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277章 :噩运(三)

第277章 :噩运(三)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沢田纲吉哭过,他不明白其他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

    他也不明白别人对他莫名其妙的恶意。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沢田纲吉找不出原因, 下意识的问自己。

    他抱着双腿, 坐在地面上,头无力的依着厕所的隔板。

    沢田纲吉在最初的愤怒和伤心后, 已经平静了下来,眼睛流不出眼泪,过度的情绪起伏让他身心俱疲。

    好累。

    天色一点点的变暗, 厕所小小空间里的光线在缓缓的消失。

    黑夜降临。

    沢田纲吉似乎已经接受了今晚无法回家这个事实,他表情木然。

    明天总会有人来。

    今晚就在这里吧。

    家里没有人, 也不会有人担心他回没回家。

    如果妈妈在家的话, 肯定会非常着急,这个时候沢田纲吉又是鼻尖一酸。

    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 没有人会因为他的消失而惊慌着急。

    整个世界都在离他远去, 他感觉如此孤独。厕所的水龙头没有扭紧,水滴答滴答不急不缓的声音, 竟然让沢田纲吉察觉到了一丝温暖。

    身上的衣服湿透, 让他有些冷, 他只能紧紧的抱紧自己。

    没关系,沢田纲吉。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沢田纲吉一遍遍对自己重复。

    没问题的。他告诉自己。

    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也会好好活下去。

    事情一定会好起来。

    即使没有人来帮助, 没有人在乎也没关系……

    门上传来了轻微的摩擦声。沢田纲吉下意识的顺着声音抬头。

    困住他、让他束手无措大哭大喊的门,在他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缓缓打开。

    沢田纲吉的眼睛豁然睁大。

    桐原理莎站在门口,手中的手机照亮了这一小方空间。

    桐原理莎微微蹙眉, “纲吉君?”

    沢田纲吉的嘴唇颤抖,他的表情又难过又开心,看起来十分滑稽,他扶着墙缓缓的站起来。

    然后下一瞬间,他紧紧的抱住了在他面前的桐原理莎。

    “理莎……”沢田纲吉的脸埋在桐原理莎的肩膀上,他的双手用力的揽住桐原理莎的肩膀。

    “理莎……”他的鼻尖蹭着桐原理莎的脖颈,桐原理莎的体温驱逐了沢田纲吉心中的寒冷。所有的自我安慰和故作坚强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

    桐原理莎没有动,黑夜中,她的表情十分淡漠,听着沢田纲吉深切而依赖的呢喃,她的眉头更加皱了起来,嘴唇紧了紧,她闭了闭眼,伸出手,摸着沢田纲吉的后脑勺。

    “你还好吗?”

    沢田纲吉的喉咙中发出了一声压抑的抽噎。

    “嗯。”

    桐原理莎听见沢田纲吉小声的抽噎和哽咽的回应,这一刻她竟然温柔的笑了。

    她的手又再次摸了摸沢田纲吉的头发,然后也回抱了沢田纲吉。沢田纲吉感觉到桐原理莎温柔的回应,更加用力的抱住桐原理莎。

    桐原理莎笑意更重。

    她想,果然无论什么时候,沢田纲吉的痛苦都可以激起她内心深处的爱意。

    不是怜悯,不是心疼,而是一种报复般的愉悦。

    这似乎让她都觉得自己有点爱沢田纲吉了。

    爱他的痛苦和挣扎。

    爱他的绝望和沉沦。

    “理莎,你不是明天来上学吗?”沢田纲吉走在路上,询问道。

    桐原理莎代表学校参加全国中学生英语竞赛,因此请假了一周。按照时间来算,应该是明天才到学校。

    “今晚提前回来了,因为需要提交一些材料,只能用学校的电脑登录。”

    “噢。”沢田纲吉点了点头,波动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在看到桐原理莎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白日里那些遭遇都微不足道起来。

    有些人的出现,可以让你忘记一切不快乐的事情。

    “你怎么这么狼狈?”

    “……我被别人锁在厕所里了,可能是我白天做错什么事情惹到谁了吧。”沢田纲吉无奈的说着,“反正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

    “这样吗,那平时要好好和朋友相处,”桐原理莎笑了笑,“只要你能够表现出足够的价值和反抗,他们应该不会太过分。”

    “……反抗吗……”

    “揍他们,或者是大声的质问,让他们知道你不会沉默不言。”

    “……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果然太困难了。”沢田纲吉深深的叹气,他也知道应该大声的说出来,但是他不敢,他怕会遭遇更艰难的处境。

    他也不对老师抱有期望,因为老师的关注只在他取得好成绩的时候……

    那个时候老师,朋友喜欢他,欺辱他的人也收敛了不少。

    可是……

    现在不一样了,毕竟他们喜欢的从来不是沢田纲吉这个人本身。

    沢田纲吉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他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一颗星星也无。

    他知道自己软弱又没用。

    总是逆来顺受,不敢对别人的行为说出拒绝。

    他害怕自己的行为会招致更可怕的后果。不是没有反抗过,可是只能让欺辱越演越烈。

    他想他终归无法理解为何有人的会以别人的痛苦为乐,为此而故意的伤害别人。

    他也讨厌自己的这种无能和懦弱,可是他又无法改变,无法踏出第一步。

    毕竟他不具备反抗拒绝的勇气。

    忍一忍,再忍一段时间,就好了。

    “是这样吗……”桐原理莎没有恨其不争,只是平静的说,“没关系……纲吉君,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如果能够忍受别人对你造成的伤害,那么……就这么沉默不言也是一种应对方式。”

    沢田纲吉抿唇笑了笑,可是笑的时候,眉头却一直没有松开。

    “不过……纲吉君……你真的可以一直沉默,甚至是能够忍受失去重要之物吗?”桐原理莎的语气如此温和,可是她的眼神却又如此宽和而冷淡,直接刺进了沢田纲吉的心中。

    “……我……其实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沢田纲吉垂眸回答。

    沢田纲吉茫然的伸出手,“我感觉现在只要好好活着就很好了……不想要再考虑更多的事情,别人的讨厌……虽然确实会让人难过……但是……就这样吧,只要多忍耐一些,就会过去吧,其实也有想过反抗,但是每次也只是想想,从来不敢真正的实施。”

    桐原理莎没说话,她转过头,沢田纲吉眉宇间有着若有若无的苦闷和忧郁。

    这是一个没有勇气维护自己的懦夫。

    这种无能软弱难看的模样,反而更让桐原理莎喜欢。

    “是吗……”桐原理莎浅浅的回应,温柔的说,“希望纲吉君可以赶快摆脱这种处境,幸福起来。”

    你还有很多可以失去的东西,沢田纲吉。只是桐原理莎没有指出来。

    对于这种软弱的人,激烈的指责批评会引起巨大的反弹,只有他自己真正的意识到了后果,才会发自内心的却改变。

    而桐原理莎并不希望沢田纲吉可以变得越来越好,她虽然不会去踩一脚,但是还是乐见他在错误的路上停驻。

    更何况,她也是提过建议,只不过所有的一切,都是沢田纲吉自己的选择。

    桐原理莎莫名的期待起沢田纲吉痛哭流涕的醒悟她才是对的的样子。

    -----

    之后的日子别人仍然对沢田纲吉冷暴力,不算是刻意针对他,只是他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大家上心的地方。

    “理莎,你先走吧,我要去超市买些东西。”

    桐原理莎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沢田纲吉作势向便利店走去,实际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在桐原理莎消失在拐角后,沢田纲吉才小跑着向着目的地跑去。

    他一边跑,一边看着时间,生怕晚了点白挨一顿揍。

    “真可惜,还差一分钟,就能揍你了。”老大惋惜的说,听得沢田纲吉敢怒不敢言。

    现在是夏天,但是沢田纲吉却不敢露出自己的胳膊,生怕上面的伤痕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忍耐如此的痛苦,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痛苦才会终止。

    夜深人静,几个人从沢田纲吉家离开,为首的男人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步子,接着他的眼神一变,有些惊惧,随即才走过去。

    “藤中警官……”他如今不再张牙舞爪,反而有些懦弱。

    男人隐藏在阴影中,嘴里叼着的烟在黑夜中如同恶灵的眼睛。

    “照片呢。”男人的声音低哑。

    “全在这,你看看满不满意。”刚才还凶神恶煞的混混现在乖的像只绵羊。

    手机屏幕亮起。

    里面的照片十分丰富,虽然主角只有一人。

    照片里的沢田纲吉十分狼狈,用凄惨来形容最好不过。

    他被别人用脚踩着脸的照片,被人按住头压在满是水的浴缸里的照片,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照片,跪在地上一脸屈辱的照片……

    “很好,这几天没收到你的消息,我还以为你在偷懒。”

    “怎么会呢,老大,这点事,我还不是手到擒来。”混混笑了笑,把照片发到了男人的手机上。

    男人点了点头,拿出一个信封塞到了混混的手中。混混拿出去钱来,露出了个贪婪的笑,点了点头走了。

    藤中警官看着邮箱里的照片,点了转发。

    这封邮件漂洋过海,在被发送的下一秒就到了意大利某个气势辉煌的建筑物中。

    一个正在喝酒的男人点开邮件,看见之后,露出了一个畅快的笑容。他站起来,对着贴在墙上,脸已经被飞镖炸的千疮百孔的照片,“沢田家光,我说过,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自以为保护的好的儿子和老婆,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把他们一点点的折磨死。”

    “哈哈哈哈,沢田家光,你他妈的活该!”

    男人说完,掏出枪,对着墙壁开了一枪,顿时沢田家光的脸上便爆开了一个大洞。

    沢田纲吉结束了一天的学校生活,上学的日子像是煎熬,他每天都要告诉自己很多次,坚持一会儿,坚持一会儿,事情一定会好起来的。

    半夜沢田纲吉醒来,胃疼难忍,可是家里没有止痛药,他捂着胃,勉强的爬起来穿上衣服往外走。

    他扶着墙,缓慢的走向唯一一家在夜晚开的小诊所,他走的很慢,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渗出,之前没有好好吃饭结出的恶果如今让他痛不欲生。

    他走到一处拐角,突然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

    “把钱交出来!”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围着一个中年妇女,威胁对方交出钱包。

    “不行……这是给我儿子看病的钱……”女人咬着嘴唇,眼神闪躲,但是却仍然的这么说着。

    几个混混逼近,沢田纲吉躲在墙角,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要抢我的钱,求你们放过我……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女人哭着恳求,一转眼,女人看见了沢田纲吉,立马露出了求救的眼神。

    沢田纲吉下意识的垂下眼,可是女人的眼神触动了他,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是不是……妈妈在面对凶手的时候,也是这么无助……

    沢田纲吉犹豫的没多久,他握紧拳头,向前走了一步。

    “喂……你们住手,我已经报警了。”沢田纲吉举着手机,强作镇定的说。

    “哈,我很久没见过这么大胆的人了。”对方回过头来,丢下了女人,“长得像个弱鸡一样,还想学别人逞英雄?”

    沢田纲吉后退一步,一人突然逼近,抢过了他的手机。

    “老大,这个家伙根本没有打电话!”

    沢田纲吉被一群人摁在地上痛揍了一顿,沢田纲吉只能尽力保护自己。常年挨打,他已经知道如何避过致命的攻击。

    沢田纲吉忍着痛,在拳头的缝隙中,看见了那个他想要帮助的女人

    那个女人紧紧的捂着钱包,趁着这些人在痛殴沢田纲吉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后退,瞬间毫不犹豫的转身跑了。

    沢田纲吉眼睛怔怔的盯着那个女人逃跑的身影,拳头越来越重,在拳打脚踢中,他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这场殴打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他有些发蒙,看着满天繁星,茫然的想发生了什么。

    胃里突然又是一阵绞痛,他疼的蜷曲起了身子。

    沢田纲吉终于想起了晕倒前的一切,他突然笑了一下,又有点想哭,他在地上躺了很久而揍他的那些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那个他想要保护的弱势女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沢田纲吉坐起来,摸了摸头发,头发湿漉漉的,张开手一看,刺鼻的血腥味就传到了鼻尖。

    沢田纲吉看着手里的血,心中一片空白。风一吹,他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心脏冷的颤抖的声音。

    他有些想哭。

    沢田纲吉自己忍着痛走到了诊所,医生看他狼狈的样子,也没多问,给沢田纲吉剃了头发,露出了一块头皮后,又给他缝了几针,缠上白色绷带后给他拿了些胃药。

    这个过程中沢田纲吉也没叫痛,而是一直忍耐着,他的眼神暗淡,不知道在想什么。

    要付钱的时候,沢田纲吉摸遍了口袋,发现口袋中的钱包被人拿走了。他面色讪讪,想要用手机付钱,结果手机已经被别人踩碎了屏,难怪没被拿走。

    在医生冷淡的目光下,沢田纲吉忍着头晕,勉强的笑了一下。

    “那个……我开机然后……网银转给你可以吗?”

    “嗯。”医生点了点头,没催促。

    沢田纲吉试图打开手机,尝试了几遍,都没有成功,他不禁觉得十分的尴尬。

    “算了,你下次来的时候再给我吧。”医生不耐烦的说,“我要下班了,反正你也是这里的常客了。”

    沢田纲吉万分感激,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这里。

    沢田纲吉回到家,叹了口气,不死心的再次开了机,重复多次后,他生气的把手机砸到了沙发上,过了了会儿又后悔的捡起来看看有没有摔坏,再次不死心的试图打开。

    手机震动了一下,终于缓缓打开,耀眼的光芒洒在沢田纲吉脸上,让他顿时松了一口气。

    手里亮了后,隔着蜘蛛网一样破碎的手机膜,沢田纲吉的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

    “短信?”沢田纲吉好奇是谁这么晚会给发短信,他看了看收信人。

    是……银行?

    平时沢田纲吉用网银付账,只要□□里的钱减少,他的手机都会收到短信提醒。

    沢田纲吉疑惑的点开短信,因为他今天并没有花钱。

    细碎的屏幕分割了他的视线,这让他无法准确的理解屏幕上显示的内容。

    沢田纲吉瞪大眼睛,来来回回的看了很多遍。

    “什么……”沢田纲吉荒诞的呢喃,“这肯定是发错了吧?”

    他不死心的又再次把短信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您的账户余额只剩100日元。]

    沢田纲吉觉得十分可笑!

    根本不可能!

    银行怎么可以工作这么马虎!给人发错了短信!

    ……毕竟他的□□里,可是有着巨额的保险金。

    一定是假的,沢田纲吉笑的十分勉强,他的手哆哆嗦嗦的,“现在的诈骗短信都这么高级了吗,竟然会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肯定是假的!”他心中充满了说不清的不安,他的手拨打了银行的人工服务号码,一定要问清楚才行,哪怕是好脾气如他,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工作失误。

    “请问……我的账户,没错,我的卡号是……我的身份证号码是……”

    “您好,您的账户里的余额为100日元。”

    “不可能!”沢田纲吉立马大声的反驳。

    “里面明明有五千万日元啊!!”沢田纲吉大喊,“你是不是查错了?对不起,摆脱再忙我查一遍。”

    “不好意思,请您再说一下您的账号,我再帮您查询一下。”

    “确实只有100日元,系统显示您在今天晚上将存款全部提取了出去。”

    “我没有!”沢田纲吉眼睛充血,他的手紧紧的握住手机,但是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颤抖的手,“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今天并没有取钱,我真的没有取钱!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不好意思,这里显示的是您本人操作的……”

    “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有取钱,你们真的没有查询错误吗……”沢田纲吉心里仍然抱着一丝希望,没错,一定是别人的账户,一定是系统出了问题。

    “……请您冷静,我再去给您询问一下。”

    “……谢谢……”在等待的过程中,沢田纲吉心惊胆战,觉得自己呼吸都不顺利,他只能张开嘴,大口的喘息。

    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沢田纲吉觉得整个世界摇摇欲坠,他死命的抓住手机,让自己不至于晕过去。

    “不好意思……您的账户余额确实是……”

    啪。

    沢田纲吉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喂,您好?您好……?”

    声音越来越小,周围的一切都在退出沢田纲吉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  被人欺负,被人殴打是最痛苦的吗?

    根据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

    如果生理需要无法满足,那么其他的需要都是次要的。

    如果你无法生存,便顾不得对尊严的伤害了。

    失去父母,失去一切金钱,年仅14岁没有任何谋生技能的沢田纲吉,你该怎么办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