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279章 :噩运(五)

第279章 :噩运(五)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沢田纲吉回到家中,便开始着手找工作。他先去浏览了专门负责招聘职工的网站。点开第一个招聘信息的时候, 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本科学历。

    重点大学学历。

    有留学经验。

    具有管理经验。

    能胜任XXXXX软件的操作。

    所有的工作都要求基本学历。待遇还算可以的工作最起码要具有大学学历, 而稍次的工作,则是必须具有高中学历。

    沢田纲吉眉头一直不曾松开, 他翻看应聘要求, 基本上都希望有适合岗位的专业技能和工作经验。

    这些看起来薪水待遇不错, 有休假日的工作都和他无缘。学历是最基本的门槛, 他显然被第一道门槛拒之门外。

    沢田纲吉突然觉得也许早早辍学工作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沢田纲吉很了解自己, 他不是那些别人口中“机敏聪慧”的人,更何况……在无数的面试者中, 他不可能力压众人。最重要的是,仅仅是学历这一条,就让他望而生畏。

    沢田纲吉深深叹了口气, 事情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和美好。

    心中暗暗期望过工作可以不那么累,不那么难, 薪水最好也不是太少, 如果能多一点更好。现在他清醒的意识到了自己和社会的脱节。

    一找工作就冲着那些轻松工作找的自己, 真是……太甜了。

    舒服又赚钱多的工作, 似乎只要想找就能找到一样, 似乎遭受了再多的苦难, 仍然怀有期望,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主角,说不定会有好运降临在自己身上。

    他可是比平凡的人,更加劣质的存在。沢田纲吉后仰这靠在电脑椅上, 手抬起,遮住了眼睛,苦笑起来,觉得自己真是天真的可笑。

    社会用更加冷酷直白的方式对人进行挑选,这比学校中“温情”的否定,更让他深感无奈。

    第二天。

    沢田纲吉换下了少年稚气的衣服,穿上了自己唯一的正装,对着镜子练习微笑,让自己的精气神好一些。

    昨天的挫败让他身心俱疲,但是第二天沢田纲吉还是振作起来去找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

    沢田纲吉站在玄关许久,才推开了门。深知自己没有任何能力无法应对任何工作的沢田纲吉,此时心虚气短。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见不得光的妖怪,马上就要被日光融化,他的心跳的飞快。

    工作不会主动上门,他被逼到死角,仅剩的一万日元一直在耳边提醒他,现在不去找工作就会活活饿死。

    沢田纲吉到了招工的广告牌处,拿着笔和纸记下了他可以去的工作的地点和联系方式。在记录的时候,沢田纲吉的心并不平静,上面列出的重重要求,他觉得自己无法满足,可是却仍然要厚着脸皮凑过去被别人挑挑拣拣,这导致他在去应聘的路上忧心忡忡,胃里有一种翻滚着想吐的**,这让他表情有点难堪。

    沢田纲吉去一家蛋糕店,结果店主一看他这幅样子,立马眉头一皱,“你没长眼睛吗,我招的成年人成年人!你一个小孩子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我真的是来工作的!”沢田纲吉看见店主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后退了一步,接着他立马站直身体,挺起胸膛,好像这样就可以让他成熟一些。

    “你多大?”店主怀疑的看着沢田纲吉的脸。

    “我14岁!”

    “走走走,我们这里不招童工,我可不想被人指责非法雇佣童工!更何况我这里招的是长期工!”

    沢田纲吉还想再说什么就被推搡着推出了店门口。

    沢田纲吉站在门口咬着嘴唇,周围的人转过头来瞧着他,指指点点或者是看着他在笑。

    也许是在谈论他,也许不是,但是沢田纲吉的脸颊火辣辣的。他想要迅速的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现在任何行为似乎都能引起别人注意,如果可以隐形就好了。他努力让自己忽略别人的目光,硬着头皮前往下一个地点。

    “请问这里需要临时工吗?”沢田纲吉不得不换了个说法。

    “我们这里确实需要,但是……”中年女人推了推眼镜,“你会弹钢琴吗?”

    “不会……”沢田纲吉的声音顿时虚了起来。

    女人眉毛一挑,“那小提琴呢?”

    “任何乐器都可以,敢来这里工作,总归要有一技之长吧?”

    “抱歉……这些我都不会,服务生的话我完全没有问题……”沢田纲吉绞尽脑汁的说,“端茶倒水打扫卫生洗盘子都可以”。

    “端茶倒水?你这么瘦,恐怕不能胜任,我们这里要求很高。”女人还算委婉。

    “我可以的,我可以先免费工作一周!”沢田纲吉为了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不得不忍下这些不利条件。

    女人勉强点了点头。

    但是他只工作了一上午就被赶走了。

    “我真是没办法想象怎么会有你这么废物的人!倒茶倒在客人的身上,盘子也被你打破了十多个,你是成心来捣乱的吧,滚滚滚!别让我看见你!”

    沢田纲吉一直在弯腰道歉,但是只换来了中年女子不耐的驱逐。他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心情去在乎别人看热闹的目光,他这一天出师不利,不仅没有赚钱,反而还因为自己的毛手毛脚赔偿了不少钱财。

    沢田纲吉抱着自己西装外套,后悔的想着,如果小的时候妈妈让自己去学习乐器的时候,没有拒绝就好了。最起码现在也有一技之长,不至于什么能力都没有。

    沢田纲吉去了许多地方,但是基本都遭到了拒绝。

    “年龄太小。”

    “不符合岗位的需求。”

    “太矮了。”

    “形象气质不佳。”

    ……

    …………

    ………………

    沢田纲吉面如土色,觉得自己就像是货物和其他人一起被摆在柜台上,被别人挑挑拣拣,他不停的被别人拿起放下,然后对方犀利的告诉自己他到底有多差劲。

    这种感觉和以前老师同学的嘲笑截然不同。成年人的否定直指内心。他们高高在上又或者是冷静客观的拒绝沢田纲吉,甚至直接明了的告诉他,他们对他并不满意。

    你一无是处。

    你很差劲。

    你比不上别人。

    沢田纲吉无法反驳,因为他知道他们并不是有意针对,只是在陈述事实。

    这一点更让他难堪。

    过早进入社会的他,本以为摆脱了学校就能轻松活着但是社会对他迎头痛击,嘲笑他有多么的天真可爱,美好的幻想被打的支离破碎,发生的一切让他郁郁寡欢。

    无数次的否定,让沢田纲吉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似乎都要消耗殆尽。

    沢田纲吉回到家,脱下自己的皮鞋,又把西服外套脱了下来随便的扔到了沙发上。

    他整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过了一会儿,他又突然站起来,着急的把西服外套捡了起来,发现上面没有太多折痕,才松了一口气,他把西服挂好后,换上了一身家居服,这才敢瘫软的靠在沙发上。

    第三天。

    第四天。

    ……

    …………

    ………………

    沢田纲吉一无所获。

    他被很多人赶走,被很多人当面的嘲笑。他能做的工作不想要聘用他,愿意聘用他的工作,他做不了。

    同一个岗位,明明也不是多么好的工作,却有不少的人去面试,他因为个头矮,长得瘦弱,也不如其他人自信,因此总是在第一关就被刷下来。

    本来有把握的面试,去的时候他问前台工作人员,前台几个年轻美丽小姐姐在聊天,直接告诉他进去吧,就在那个房间。结果他敲门进去后却发现里面的人正在开会,负责人立马站起来皱着眉说,“谁让你进来的。”

    “对不起,我是来面试的。”

    “你先出去吧,还没到面试时间!”对方看似温和,却能看出眼神中的不满。

    非常差劲的第一印象导致了他在面试中备受刁难。

    这个时候的解释听起来如同狡辩,更何况别人没有必要选择相信他,哪怕他觉得这件事情并不是他的错。即使相信了又如何,别人仍然会觉得是你自己粗鲁无礼,不会因为是别人的错误就选择谅解。

    他被面试官犀利嘲讽的话语打击的黯然伤神,离开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一直在笑着,那么的温婉可爱,纯洁无辜,可是他却觉得那张脸不再美丽。

    也有侥幸应聘成功的时候,坦白说连沢田纲吉自己都觉得惊讶。

    送外卖的时候,同事找他帮忙,好说歹说,他无法推拒,只能为难的应下,他对同事负责的区域并不熟悉,结果走错了路,好不容易用导航找到了地点,却因为耽误了十分钟被辞退。

    打印文件的时候,负责复印的人员对他置之不理,自己忙着看电视剧。他茫然无措,一边寻问一边操作,对方连头也没回直接点头不耐烦的说“啊啊就是这样。”文件复印错后,对方第一个站出来揭发他玩忽职守,打印文件的时候根本不认真忙着打电话。沢田纲吉百口莫辩,毕竟他只是一个看起来不可靠的实习生。

    被开除还要倒贴钱,他的钱不多,解释如此苍白,即使他知道自己并没有犯错,但是重要的只是别人怎么想,他们都不相信他,也不听解释,他只能被迫交上钱然后黯然离去。真正犯错的人在背后喋喋不休的数落着他是多么的不认真工作,他听了却只能忍下一切。

    也许很多事情都不是刻意的针对或者是刁难,也许每个人只是对你的事情漠不关心,又或许只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他只是无辜的不小心站在了别人需要清理的道路上。

    无人替他保驾护航,无人顾虑他的心情,很多事情也不是简单的对错说的清楚。没犯错不代表不会承受恶果,但是犯错了却一定会受到惩罚。

    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而伤害别人,所以无法理解别人为何可以轻而易举的损人利己。

    如此的理直气壮,如此的光明正大,如此的毫无愧疚。

    这种无法理解让沢田纲吉感到痛苦。而他一辈子注定得不到答案,除非他成为这样的人,也许那个时候他才能明白。

    沢田纲吉不再试图辩解什么,他只是不停的告诉自己,下次一定要小心谨慎,再小心谨慎一些。

    即使这样,沢田纲吉仍然觉得身心俱疲。他口袋里的钱所剩无几,只够明天一天的饭钱,他这几天都只吃饭团,生怕钱不够没法吃饭,毕竟没有力气,更别说要找工作了。

    小说电视剧里的主人公们,即使工作遭到不顺,也只是为接受之后更大成功而做的准备。即使沢田纲吉会因为他们短暂的痛苦而难过,可是他仍然知道痛苦只是暂时的,一切一定会是圆满的HE。

    可是现实中哪有那么的一帆风顺,哪有那么多幸运的巧合。

    沢田纲吉独自一人走在路上,天色已黑,他此时却对黑夜没有一点畏惧,周围的人忙忙碌碌从他身边穿过,年轻人嬉笑打闹着要去哪里玩。他们的生活看起来是如此容易。

    沢田纲吉走着走着抬起了头,然后他停下了步子。

    满天星辰下,桐原理莎躺在屋顶上,仰头凝视着无边的夜空。

    沢田纲吉突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狼狈不堪,而桐原理莎确实那么的美好。

    他仰头看了桐原理莎很久,桐原理莎终于像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转过头,看见沢田纲吉后,笑着坐了起来,对着沢田纲吉挥手。

    “嗨,纲吉君,要一起上来吗?”

    沢田纲吉爬上梯子,来到了桐原理莎身边,桐原理莎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这里已经打扫干净了。”

    沢田纲吉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小心的放在一旁,然后才躺下。

    星辰入眼,白日的不顺和沮丧在这一刻暂时消散,沢田纲吉的心中安宁,甚至是觉得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

    桐原理莎没有说话,果然等了很久,沢田纲吉还是自己主动打开了话匣子。

    “理莎……”

    “嗯?”

    “我这几天什么工作都不是很顺利……”沢田纲吉面露苦涩,那么多的不公,那么多的委屈,他说不出来,只是化作了这一句。

    “嗯。”桐原理莎轻轻的回应。

    “……很痛苦,好难……”沢田纲吉皱起眉头,除了生活的艰辛,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冲击着他的认知,现实和自己固有认知的差异让他有一种被撕裂的痛苦。

    他觉得自己像是在被火烤,又像是被一只大手残忍的扒下血肉,打磨掉身上所有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地方。

    桐原理莎转过身,静静的望着沢田纲吉痛苦的模样。她动了动,主动贴了过去。

    桐原理莎将头温柔的靠在沢田纲吉的胸膛上,突如其来的亲近让沢田纲吉微微一愣,将他从翻滚的痛苦中惊醒。他有些错愕,随即棕色的眼眸闪动了一下,他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桐原理莎,好像只要这样,就能远离一切的痛苦。

    “刚开始总是会很困难,但是我想,只要多努力,准备一下,就一定会找到工作,毕竟要积累面试和工作经验不是吗?”

    沢田纲吉的下颚抵着桐原理莎的发窝,没有说话。

    他闭着眼睛,双手紧紧的抱着桐原理莎,他的脸颊贴在桐原理莎的发旋上,让桐原理莎清雅的香味充满鼻尖。

    过了许久,他才挣扎着松开了手。

    “我先走了。”

    “不再多留一会儿吗,我以为你会喜欢我在你身边。”桐原理莎拉住他的衣袖,纯真的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为何要急着离开独自去面对痛苦。

    “我是很喜欢这样……”沢田纲吉有些脸红,随即又纠结的笑了一下,他的手攥紧,看着桐原理莎说:

    “如果能一直和理莎在一起就好了,什么也不用想,也不用那么痛苦。可是……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只会让事情更糟糕。等我工作稳定了,我再来找你,理莎。”

    “等我。”沢田纲吉目光坚定的看着桐原理莎,他真心这么觉得,同时他也不想辜负桐原理莎温柔的对待,想要回馈她,配得上她的陪伴和爱意。只有这样,他才能抬头挺胸的来到她面前。

    桐原理莎有些惊讶,以前的沢田纲吉从来不会说这些话。

    他一直都是在逃避,在自怨自艾,试过反抗却被痛击因此再也不曾站起来。

    她也十分清楚,并不是因为她,所以他才有此决心,他……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去改变。

    桐原理莎静静的看着沢田纲吉,然后身子前倾,蜻蜓点水一样的亲了一下沢田纲吉的额头。

    沢田纲吉刚才志气满满,结果现在瞬间被打回原形,羞涩起来。他受宠若惊的捂着额头涨红了脸。

    “来自最好朋友的祝福之吻,加油,纲吉君。”

    沢田纲吉心潮澎湃,憋着一口气伸出手用力的抱了一下桐原理莎,真诚的看着她说:“谢谢。”

    桐原理莎神情冷淡的看着沢田纲吉渐行渐远的背影,目光深邃。

    沢田纲吉心中充满了力量,他上网查询了面试需要注意的问题,仔细的抄到纸上,然后又根据要求,将自己的面试介绍语整理出来。他在父母的房间了翻找,拿出了录像机。

    他把录像机摆在客厅,正对着自己,开始了面试的自我介绍,结束后他拿着录像机看自己的样子。

    沢田纲吉露出了不忍直视的样子。难道他平时就这样畏畏缩缩看起来被吓到一样吗?

    沢田纲吉突然觉得桐原理莎真是善良,这样都没有嫌弃他还一直和他做朋友。而他这么怂蛋竟然还期望理莎会喜欢自己……沢田纲吉再一次被自己的傻白甜打击到了。

    沢田纲吉把第一遍录像中出现的问题记下来,然后又进行了练习录像。

    泽田纲吉排练了很久,直到再也从录像中找不出问题后才松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竟然已经凌晨一点了,他赶忙跑去睡觉,这次和以往不同,他的心里十分充实,甚至对明天的面试充满了勇气。

    泽田纲吉看着店主审视的神色,心中打鼓,在店主终于缓缓露出了一个微笑后,他内心激动,但是却不知道不能太外露,可是一双眼睛还是熠熠生辉,盈满喜悦。

    “不要小看这份工作,平时装货卸货都要靠你亲自去搬,轻点货物,打扫卫生也需要你亲自做。”

    “是,一定会努力做好。”即使他对自己不信任,但是这个时候也要说能做好,而且沢田纲吉打心底里想要好好努力,一定要做好。

    沢田纲吉换上工作服,在店主的命令下去卸货,这是一家便利店,但是因为客人很多,所以很多商品供不应求,运商品的货车来的勤快,沢田纲吉满头大汗,货物很重,他不像别人可以两三次搬完,不过没关系,如果没有力气,他就分成多次拿,多跑几遍。

    一天的工作结束,店主对沢田纲吉的工作状态还算满意,大概是一开始不抱期待,结果现在观察几天后,反而对沢田纲吉感觉比较好,“小伙子工作很认真啊。”

    听到这句认可,沢田纲吉的疲惫一扫而光。

    “明天早上早点来,明早会来几车货。如果迟到,以后可就不用来了。”

    店主叮嘱完,就让沢田纲吉下了班。

    沢田纲吉很喜欢这么份工作,老板虽然严格,但是也很体贴,知道他的情况后,同意每天的薪水日结。

    沢田纲吉一天都在搬货,整理仓库的货物,手累的通红,胳膊也有些哆嗦,可是心里却十分高昂,他很高兴。

    沢田纲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想到桐原理莎曾在这里印下一吻,心中又一次喜悦起来。

    理莎是我的幸运女神。

    他美滋滋的想,不知道告诉理莎自己找到工作还干得不错后,她会不会再一次奖励自己然后……沢田纲吉脸红彤彤的,面露向往。

    虽然是友谊祝福之吻,但是这可是理莎的亲亲啊,沢田纲吉不好意思的边走边笑,引起路人的侧目。沢田纲吉沉浸在自己美好的幻想中,没有注意到路人看神经病的眼神。

    作者有话要说:  沢田纲吉真是可爱。他本来还想写他懦弱来着,可是写着写着发现,其实沢田纲吉不是那么懦弱的人,他温柔坚定,即使有的时候会痛苦,可是依然含有期望。

    好希望看他希望全部被剥夺时候的样子啊。

    比如桐原理莎在他面前惨死什么的←我开玩笑的,我想写的内容从来不会说出来的嘻嘻。理莎一定会十分安全的活到最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