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十六章 :神之惩罚

第十六章 :神之惩罚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巨人芬巴巴,神通广大,可以呼风唤雨,并且还软禁了女神伊丝塔尔。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在太阳神沙玛的帮助下,和芬巴巴苦战良久,终于取得了胜利。吉尔伽美什宝库中的兵器再次挥霍一空。

    战后吉尔伽美什砍倒了神圣的杉树,来纪念自己和挚友的胜利。

    被拯救的百姓振臂高呼,眼中皆充满了炽热的崇敬之光。

    神女一直被幽禁在阴暗中,吉尔伽美什砍倒杉树,恰好那天天空晴朗,阳光耀眼非常,吉尔伽美什精致英俊的容貌就这样突兀的闯进了神女的眼中。

    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在安排被就出来的民众,并没有注意这位神女。

    伊丝塔尔整理衣衫,在河边洗干净脸,然后走到吉尔伽美什面前。

    吉尔伽美什看见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眉头皱起,显然十分不悦。

    “伟大的英雄吉尔伽美什啊,成为我的丈夫吧,我必定好好对你。”

    吉尔伽美什怒极反笑,然后嗤笑的开口,眉眼中尽是不屑,“真是自大啊,怎么,你以为本王会喜欢你这种母狗吗?不知检点,水性杨花,残忍,除了脸还看得过去外,简直如同妓||女一样,连奴隶都不如。如此肮脏的存在连享受本王荣光的权利都没有,杂碎就滚一边去,你这种母狗连给本王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吉尔伽美什高高在上,语气嘲讽,声音冰冷的将她所作所为细细的讲述了一遍,百姓听闻都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向伊丝塔尔,认为这种人竟然敢向他们的王求婚,简直太不知廉耻,王的妻子,怎能让如此恶毒的女人担任。

    伊丝塔尔愤怒而走,吉尔伽美什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恩奇都在一旁,脸色却不知怎么的沉重了下来。

    科尔温在一旁疏导好百姓,在确保他们可以安全回到乌鲁克后才返回到吉尔伽美什身边。

    两人并没多注意她的归来,又或是归来了,也无需太过介意,毕竟两人的话并没有什么需要避开科尔温的。

    科尔温在一旁生火,将抓住的鱼用匕首抛开清理干净熟练的穿在洗净的树枝上,专心致志的进行着自己的烤鱼大业。风声偶尔会把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交谈的话语送来,虽不清晰,但是却也能听到只言片语。

    “吉尔,讨伐魔物芬巴巴,是因为什么呢?这并不是神的命令,而你也看起来也不像是为了乌鲁克的众生。”

    科尔温转着手里的树枝,闻言也有些好奇。因为她觉得,吉尔伽美什应该是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所以才会一怒之下,带着自己的好友,一起来解决掉妄想染指他领土的杂碎。

    就像四战时的吉尔伽美什,自傲的觉得,圣杯是属于他的东西,而他所不满的只是那群愚蠢的英灵们,对他宝物的觊觎罢了。

    “不,就是为了乌鲁克。”吉尔伽美什轻描淡写的说道,声音传到科尔温的耳朵里很小很轻,像是会被风吹散。

    两人又说了很久,距离太远,风声太大,科尔温听不清,只是记得其中一句话。

    “……我是作为人类的守护者而诞生的。”

    科尔温的手一抖,鱼差点掉入火堆中。她隔着很远望向两人席地而坐的两人,吉尔伽美什表情平静,甚至有着她不曾见过的情绪,而恩奇都也出现一种……近似于难过的气场。

    屏幕上的吉尔伽美什的形象慢慢的碎裂,融合了科尔温自己的感受,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崭新的人,一个有血有肉,无比真实存在的人。

    科尔温将鱼递给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恩奇都道谢后接过小口的吃着。吉尔伽美什斜睨了科尔温一眼,那眼神有些古怪,看的科尔温顿时浑身不自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科尔温,你烤鱼的技术,到是还算不错……”吉尔伽美什满含深意的话传入科尔温的耳朵里。科尔温一愣,立马下意识的回到:“比起王您在宫殿里吃的实在是差太远了,荒郊野外,臣只能准备这些东西,实在是愧对王的信任。”

    “哼,是吗。”吉尔伽美什到是没多做评价。他看着手里的鱼,神色依旧很平静,不过过于平静了。他抬起头看向自己的挚友,发现恩奇都已经把一条鱼解决掉,并且接过了科尔温递过来的第二条鱼,还在吃鱼间笑吟吟的和科尔温交谈,科尔温也十分自然的小声答着,两人之间十分融洽。

    吉尔伽美什顿时觉得,自己被两人排除在外了。

    “吉尔,你不吃吗?我觉得科尔温做的烤鱼挺不错。”恩奇都敏锐的察觉到自己好友情绪的变化,故意开口问道。

    “哼,这等食物……”吉尔伽美什用鼻子哼哼着,声音模糊。

    科尔温在恩奇都一旁探出脑袋,看了眼吉尔伽美什手中的鱼,上面只被咬了一小口,嫩白的鱼肉处竖着一根又一根的刺。

    科尔温恍然大悟,立马很尽忠职守的起身,“王,这种鱼身上刺颇多,如果不是十分小心,极易划伤口腔。如果王您不嫌弃,请赐予我这份荣耀,让臣将鱼肉撕好后再给您。”

    “……既然你这么想要沐浴本王的荣光,本王就勉为其难的赐给你吧,至于原因,当然是因为我高兴了!”

    科尔温忽略吉尔伽美什犯二的话,谢恩之后熟练的拿起一条鱼,剥皮去刺,动作快的吓人。

    用干净的叶子包好后,呈献到吉尔伽美什面前,吉尔伽美什随意的瞥了她一眼,科尔温一怔,然后用手拿起一块鱼肉,喂到吉尔伽美什嘴边。

    吉尔伽美什理所当然的吃下去甚至还赏了科尔温一个眼神:真是迟钝的下人,连这点事情都需要本王示意。

    科尔温:……

    美子,二闪喊你回家吃饭。

    美子的面容奇异的出现,火光灼灼下,竟然和吉尔伽美什的脸诡异的重合在了一起。

    科尔温浑身一个冷战,立马把刚才出现的画面扔到了脑海最深处,发誓永不想起。

    恩奇都眉眼含笑,十分悠闲的在一旁看着两人,顺手摸走了最后一条鱼。

    吃完饭后,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在火堆旁坐着,也许是太无聊了,吉尔伽美什看着在一旁无所事事,盯着草发呆的科尔温,扬声道:“科尔温,给本王和恩奇都唱首歌。”

    恩奇都:“科尔温会唱歌吗?”

    科尔温:“……”

    恩奇都一脸期待,科尔温顿时觉得有点站不住,“唱歌方面,臣实在不太拿手。”她只会唱现代歌,而且还特别喜欢五月天的摇滚还有布兰妮的BABY ONE MORE TIME ,无病呻吟的情歌也会几首,但是……这个时代的语言,还真不知道怎么表述出来。

    这些歌唱出来真的不会刺爆那两人的双眼和耳朵吗?

    中华五千年的文明还是不要出现在今日了,不然被当做异端给吉尔伽美什种下怀疑的种子就彻底玩脱了。

    “臣不如吹个曲子吧,比起臣上不了场面的喉咙,还是自然的调子,拿得出手一些。”

    恩奇都闻言,立马兴奋的跑到了科尔温身边坐下。吉尔伽美什靠着树没动,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某人的囧事,脸上挂上点嘲弄的笑意,但是血红的眼睛却十分的平静,甚至还荡漾着自在的波痕,显然他也是很享受这一夜的悠然与放松。

    “臣需要去摘一片叶子。”科尔温扫视周围的树木,发现周围的叶子形状并不适合吹奏出曲子。

    “需要什么样的?”科尔温闻言,向着恩奇都描述了一下,然后就看见恩奇都手指尖绿光闪动,顿时出现了一枚叶子。

    科尔温惊讶,谢过后拿起叶子放在嘴边。

    安静的夜晚,婉转轻快的曲子流泻而出,声音细腻而轻巧,带着一股凉意,不停的徘徊在三人身边。曲子时高时低,但是却一直充满着淡淡的喜意,连演奏的人的眼底都好像是闪动着微弱的光芒。

    曲子宛转悠扬 ,抑扬顿挫,高山流水,回味无穷。

    恩奇都在一旁闭上眼睛,十分享受。

    曲由心声,恩奇都现在只觉得,心里十分的轻松,一扫白日的忧愁,嘴角露出了一抹真挚的微笑。吉尔伽美什将头扬起,放松的靠在树干上,心里觉得,这家伙这几年来,到还算是有进步。

    调子戛然而止,恩奇都疑惑的睁眼,科尔温尴尬一笑,嘴唇迅速流下鲜血,伤口很小,但是却有些深。科尔温嘴唇现在被鲜血染得暗红一片,张嘴一笑,牙齿都泛着血色。

    恩奇都:“……科尔温,你还好吗?”

    科尔温:“哈,哈,哈,没事。”这一笑,伤口被扯到,鲜血顿时再次滚落。

    吉尔伽美什:“蠢货!!”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让吉尔伽美什显得十分暴躁。

    本王早就知道这愚蠢下仆的本性,刚才竟然还抱有希望的自己真是……科尔温竟然这样的辜负了王的赏识……

    恩奇都在一旁关心的问候,吉尔伽美什直接两眼一闭,眼不见为净。

    三人回到乌鲁克,几月后,神牛从天而降,在城内残忍的杀害了百人。

    科尔温站在外围关注着这场战争。

    在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苦战后,吉尔伽美什用天之锁将神牛困住,然后两人一起击杀了神牛。

    注:吉尔伽美什牛逼的用自己的王之宝藏,把可怜的天牛刺成了刺猬。

    遮挡天空的乌云褪去,露出骄阳;淹没城镇的洪水褪去,露出了欢呼雀跃,歌唱王伟大的众生。

    伊丝塔尔得知天牛被杀后,整张脸都呈现了扭曲的姿态,她丢弃了神的矜持,站来乌鲁克城墙上粗鄙的咒骂着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充耳不闻,与恩奇都在幼发拉底河洗完手,回到宫殿,召集臣子,摆宴席庆贺,并且出言讥讽伊丝塔尔。

    “母狗一样的叫嚣,真是低贱的存在,这种神明,简直让我笑出眼泪了。”

    众神为吉尔伽美什的行为感到震惊,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有的认为吉尔伽美什应该接受惩罚谢罪而死,有的却不赞同。

    众神商议后,决定恩奇都代替吉尔伽美什接受惩罚。

    恩奇都自从他和吉尔伽美什两人解决天牛后,心中十分的不安,夜晚,他做了连续的三个噩梦。

    随着这三个噩梦的诞生,恩奇都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吉尔伽美什震惊,召集所有的医者给自己的挚友治病,他日夜不离的守在恩奇都身边,却只能看着恩奇都慢慢的憔悴衰弱下去。随着恩奇都步向死亡,吉尔伽美什也在以惊人的速度瘦了下去,脸颊的骨头凸出,整个人憔悴不堪。

    科尔温见到恩奇都是3个月后,他已经躺在床上无法动作。他趁着吉尔伽美什外出给他寻找药物的时候将所有的人都屏退,独独留下了科尔温。

    这三个月很短,短到一个人可以就这么失去生命力而死去。

    这三个月很长,长到让两人想起来都无法忍受的虫噬般的疼痛与悲哀。

    “科尔温,你来这儿……我这幅样子还真是难看。”恩奇都虚弱的说道,他的皮肤很白,甚至发青,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但是还是保持着16岁的容貌。

    神捏土造出了恩奇都,他所有的一切,在诞生的时候,便已经定下,无法像一个人一样正常的生长。

    “……我就要死了,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恩奇都虚弱的向着科尔温说道。

    科尔温只是静静的看着恩奇都的脸,屋子里是淡淡的药味。

    吉尔伽美什拿出所有的收藏,命人到处搜集药物,只求可以挽回自己的挚友,也许吉尔伽美什也早已经知道了恩奇都的结局,但是他却无法接受这样悲惨的下场,唯一的偏执,唯一的执迷不悟,他不屑的人类的感情,如今正不停的在他身上出现。

    “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吉尔。”恩奇都说道这里,眼泪突然从眼角滑下,他整个人都沉浸在浓浓的哀伤中,科尔温被这沉重的悲哀惊到,立马转开眼。

    “科尔温……吉尔他……太孤独了。”

    恩奇都躺在床上默默地流泪,泪水沾湿了枕头以及落在枕头上毫无光泽的发丝。

    恩奇都向着科尔温动了动手指,让她靠过来。

    科尔温走过去,将耳朵凑近恩奇都。恩奇都的声音温柔而坚定:“我是萤火虫,你是花。”

    科尔温再次听到这句话,想起一年前听闻这句话的情景,那人脸上光彩照人,谈笑间自信流露,心下突然被旷古的凉意和无奈充满。

    科尔温觉得满目的苍凉,像是看一朵花的凋零,像是看新生儿的夭折,像是看到一件精致美丽的玉石骤然摔碎而尖锐的疼痛。

    她坐在床边,很温柔的将恩奇都的发别在耳后,手指轻柔的拭去他不断滚落的泪珠。

    “死亡,你怕么?”

    “怕。”恩奇都闻言,勾起了一个病态的微笑,眼泪还是不停的滚落,“……但是……我更不放心下吉尔。”

    正因为他一直不曾走出王的身份,正因为他一直不自知,所以才更加的难过。

    如果,我走了……还有谁能理解他呢?还有谁能陪他一同前行呢?……一想到他今后将孤独地活下去,他就忍不住的想要呜咽。

    王的承担,王的背负,他所选择的注定只有一人行走的道路。

    就像他说的:守护也分种类的。只会一味的防备和保全并不是守护,时不时也该需要残酷和苛刻吧。

    他不屑去解释,他人的言语,他不曾在乎,他所坚持的事情,必定会做到最后。

    而你,又是否真的……能够……陪在他的身边……

    “科尔温,你的目光到底落在了哪里?”恩奇都在垂泪半晌后,突然开口问道,声音因为太小,科尔温并没有听清。她低下头,示意恩奇都再说一遍。

    “……”恩奇都合了合眼睛,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看向科尔温近在咫尺的红眸,像是想要看穿那双纯粹眼睛中所孕育的世界。

    那里面他看见了面色苍白狼狈不堪的自己,但是看得太清晰,才像是……好似什么都可以进入那眼睛,又好似什么都无法在那眼睛中留下痕迹。

    “恩奇都,你知道吗?”科尔温看着恩奇都形容枯槁的脸,声音温和的开口,“如果你死去,王必定不会忘记你。王只有一个朋友,那个人就是你。死去比被遗忘好的多。”

    有人会一直记得你,回忆与你的点点滴滴,会在千年后,毫不犹豫的说出:吾友古往今来都只有一个人。

    虽然失去,但你还是如此的幸福。

    “……”恩奇都睫毛颤抖了几下,闭上眼睛不再说话,眼泪肆意而落,不曾间断,像是要将所有的悲愤哭泣出来。

    他不想死去……

    他在科尔温的耳边呢喃:“我是萤火虫,你是花。”

    你的眼中,装有的是什么呢?

    你是否,搭了一座桥,让人走进你的心中。

    在最后的时间,吉尔伽美什将所有的下人全部赶出殿内,只留下了他和恩奇都两人。

    科尔温将所有的人都遣走,让他们离开王的宫殿,100米之内不允许出现任何人。

    天空阴沉,厚重的乌云霸道的盘踞在整片天空,黑压压的一片,吞噬了所有的光亮。整个宫殿都显得十分的压抑沉闷。天际突然闪过一道银色,紧接着,雷声轰然而至,随着惊天的雷声,雨水倾盆而下,转眼间雨水鞭挞地面的声音连成一片轰鸣,墨色的天空骤然像被撕裂开了无数道口子,暴雨汇成瀑布,朝大地倾泻而下。

    科尔温用手捂住耳朵,像是承受不了这震耳欲聋的雷声,狂风卷着暴雨,粗鲁而残暴歹毒的撞在科尔温身上,她的衣衫骤然湿透。

    她听到隐隐的啜泣的声音,紧接着,那声音变得清晰。

    悲痛的哭声,响彻天地的哀嚎悲鸣,王的悲哀与悲恸,穿破苍穹,混杂着嘶哑的哭喊,压过雷声,在宫殿上方,久久徘徊不去。

    站在殿外的科尔温突然心如刀割,她情不自禁的用手捂住心脏,心底传来的几乎悲痛欲绝的感情,压抑的让她难以呼吸。她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任由雨水打在身上。

    那属于吉尔伽美什的情绪,属于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英雄撕心裂肺的疼痛,两人之间特有的感应,让他的情绪穿过墙壁,传达到了科尔温这里。

    仿若雷鸣的王的嘶喊,殿内的人含泪悲痛大哭,殿外的人默默垂泪,为心中无法承受的厚重的悲哀。

    安迪日记十六页:

    我不会安慰人。

    我没有经历过死亡。

    我不知道说什么让你好受一些。

    我只觉得,你应该不会想让人看见你哭泣的脸。

    我不希望有人看到我狼狈脆弱的一面。

    但是……也许那份悲痛太过磅礴,以至于,你已经无法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因为……那是比尊严还要重要的友人。

    我无法想象我失去良子的样子。

    所以,现在,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OTL……

    ↑↑↑↑一直觉得这个表情像是拉了一坨坨的便便【泥滚

    唔……一天三更,窝累趴。

    用留言治愈你们的夫君窝吧。

    第一入V的小真空窝炒鸡忐忑不安,茫然不知所措肿么破,我不会卖萌也写不出炒鸡欢脱的段子,我只是很用心的在刻画我心中的故事,我一点都不萌,你们真的会一直跟我走下去吗【不安脸。

    更新时间公告:我一直很努力想要定时更新,不让亲们浪费流量,不让亲们在刷新后没看到更新而失望。关于周三失约的事情我很抱歉,明明说好更新的,但是周二突然被BB敲,和BB商量后决定周四入V我没有存稿,所以两天赶着写的,真的十分抱歉。

    1,没有人工榜单情况,周三,周六,如上午7点还未更,则证明作者桑突然发生了十分紧急的事情,亲亲们可以等下次的更新,我一直很乖很听你们的话的四处滚动。

    2,如果申请了榜单并且成功怀孕,那么……你们可以期待一周三更了OTL。这个时间可能无法确定,亲们晚上刷一次如果没有就不要浪费流量了,窝很心疼你们,舍不得看你们难过。

    我打算今天下去去申请榜单,看看能不能中,中的话一共有三更吼吼!下周四等我的好消息吧!下周四更新么么,我梳理下大纲,不想要写水,一定要认真写!!

    那啥,我作收就差4个到100了,拜托,让小真空我感受一下100的微妙感觉吧!!!!

    13711029扔了一个地雷 耗子酱,久违的第一颗地雷,当初看到到处猜测名字是谁来着,啃你。

    镜司扔了一个地雷 哇哦,新名字,~~新萌物心萌物,鸡冻的到处跑,亲亲你已经进来了就不要想要逃跑了!!赶快投入我的怀抱。

    鬼畜蓝染扔了一个地雷

    鬼畜蓝染扔了一个地雷

    鬼畜蓝染扔了一个地雷

    鬼畜蓝染扔了一个地雷 蓝染亲亲你的钱包好好吗?这么凶残的刷屏你夫君大人窝好感动,难以置信的竟然有人愿意为窝刷屏,鼻涕抹你一脸QAQ,亲亲绝对不是手误绝对不是手误,绝对是爱我才刷屏的对不对,我就知道蓝染亲亲你炒鸡爱我!!!【抱住吮吸。

    13711029扔了一个地雷 哇哦,耗子酱又是你的地雷,嘤嘤嘤,偷偷背着老师来炸我的你还好吗,没有被老师打人抓到蹂躏吧,这样让我有种你和我偷、情de 禁忌的赶脚好羞涩X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