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三章 :相濡以沫

第三章 :相濡以沫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辆飞机在昏沉的天空飞过,货仓打开,巨量的被人类丢弃的废物从天空落下,砸到了地上。周围伺机而动的人在飞机出现的时候便浑身紧绷,伺机而动。

    在食物落地的瞬间,一场抢夺与厮杀被强行的揭开了序幕。

    库洛洛黑黢黢的眼睛眨了眨,然后抬头看着将自己护住的安迪。

    “我……”话还未说完,便被安迪捂住了嘴。

    安迪的神色凝重,眉头紧皱在一起,呼吸压的很轻很轻。她双眼透过层层的垃圾望向外面,外面嘶吼声震耳,伴随着锐器插|入*的声音,让人心脏飞速的跳动,头脑嗡嗡作响。

    库洛洛把嘴抿得很紧,像是一条线。他将头靠在自己兄弟的胸膛上,听见了对方彷如擂鼓的心跳,剧烈的让库洛洛开始难受起来。他微微的抬头,看见了对方绷紧的下巴,苍白的唇色。

    他第一次看见他如此的样子,库洛洛黑色的眸子深邃而纯粹,安静的看着安迪苍白的脸。

    蓦地,安迪将库洛洛的头大力的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呼吸微弱的几乎消失不见。两人藏身的垃圾堆外,一具尸体突然倒下,将藏身的垃圾堆拉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汩汩流淌,瞬间蔓延到了两人的脚下。库洛洛感觉到有温热粘稠的东西润湿了他的袜子。他的手慢慢的向下摸索,碰到了温暖手指的液体。

    两人藏身的空间骤然变亮。

    安迪骤然将库洛洛抱的很紧,浑身紧绷,心脏怦怦跳的让他有些头重脚轻。

    外面的厮杀已经接近尾声,胜利者带着自己的食物,鲜血淋漓的离开。

    有人少了一只手臂,也有人将生命留在了这里。

    安迪觉得呼吸困难,他双手牢牢的抱着库洛洛,抬头看向那个将两人藏身处打开的人。

    准确来说是一个孩子。比起两人大不了不少,但是却一身浓厚的血腥气和杀气。

    他的眼睛还微微的发亮,里面蕴藏着杀人之后的兴奋。手上握着的刀因为杀人太多而变得钝了起来,刀锋沾着肉糜,鲜血顺着刀身上的花纹流淌而下。飞坦将和他争夺食物的人杀掉后,将他一直觉得怪异的垃圾堆踹开。

    以为会有大鱼存在的他没想到,看到的是两个白嫩嫩干净而好看的孩子。

    应该是好看的。他只会这么一个形容词。

    飞坦脑中转的飞快,最起码他在流星街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孩子。他的眉毛扬起,甩了甩自己手中的刀,将上面的鲜血和肉糜甩去。其中一个男孩在看到他的动作的时候,瞬间将怀里的男孩抱得更紧,而他怀中的那个则很听话的靠在他的怀里,艰难的呼吸着。

    “给我。”飞坦向着两人伸手。

    安迪在看清飞坦面容的时候,眼中微微闪过一丝惊愕,然后被他瞬间藏起,他的目光干净而无害,却下意识的注意着飞坦所有的动作,背脊微屈,绷的很紧。

    “……”安迪看着伸到自己面前乌黑混着鲜血混杂的手掌,很听话的将库洛洛扶到一旁,这个时候库洛洛的呼吸变得更加的厚重起来,额头上也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安迪很听话的将自己身上的毛衣还有裤子脱了下来,递给了对面一身戾气的飞坦。飞坦接过,那双狭长的眼睛阴冷的看了两人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库洛洛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衣服,两人在突遭意外的时候,恰好是晚上,因此早休息的库洛洛只穿着一件白色单薄的睡衣。

    但是如今这件睡衣已经被地上的泥土染得污浊不堪。

    安迪走到库洛洛面前蹲下,抬起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一脸担忧,“你感觉怎么样?”

    库洛洛的呼吸声越来越大,甚至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的。

    “我……我……呼吸……不…………了……”库洛洛断断续续的说着,胸膛起伏的十分厉害,他感觉到自己的胸腔里像是有火在烧,口鼻是浓浓的血腥味。

    安迪的眉毛打成了一个结,他摸着库洛洛的脸,眼中有些无措以及不安。

    库洛洛的身体很虚弱,更何况现在两人无意间到了流星街。

    流星街空气中的腐蚀物质,昏暗的天空带来的辐射物质,这一切都对所有流星街的居民进行着严苛的审核。

    身体虚弱的人会早早的死去,活下来的人都是经过优胜劣汰,体质超出常人水平很多的挣扎者。

    安迪眼底浮现着郁色,脸上也被灰色沾满。

    “无法呼吸吗?”安迪脸颊鼓动,语气沉重。

    “……”库洛洛大口的喘息着,他现在头很沉,他觉得他可能要晕过去了。库洛洛的手无措的抓着安迪,像是在求助。

    安迪脸上越来越凝重,她扫视周围的环境,不远处躺着的是抢夺食物失败的尸体,空气里面奇怪的味道让他觉得不适,但并不是不能忍受。他苦苦的思索着解决的办法,不然他担心库洛洛会坚持不下去。

    蓦地,他的眼睛一闪,然后眉头再次皱起。

    他深吸一口气,身体里的晴属性火焰顿时席卷而上,口中被蒸腾而出的刺鼻的气息腐蚀着,激烈浓郁的气息让他呛出了眼泪。安迪将口中的空气净化后,低头吻上了库洛洛的唇。

    库洛洛的眼神迷离,他这个时候大脑已经严重的缺氧,他只觉得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唇上软软的东西贴过来,他下意识的用舌头试探着,然后纯净的空气便被挤入口中,他立马渴求的索取着安迪的嘴,大力的吸取着他口中的空气。

    安迪在渡完一口气后,立马抬头看着库洛洛的脸,他语速很快的对库洛洛说道:“慢慢的吐气,然后先不要吸气。”

    库洛洛闻言将气体慢慢的从鼻子中呼出,顿时整个身体轻松了不少。一口气呼完,安迪又再次将一口气送到了库洛洛的嘴中,库洛洛张口接住安迪的唇,近乎贪婪的吮吸着渡过来的生命。他的舌头笨拙的舔舐着安迪的嘴角,将她嘴角处裂开的口子给润湿。

    虽然流星街没有晴朗的天空,但是却可以分得出昼夜,安迪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喂气。等她回神时,天已经暗了下来,整个流星街都呈现出死一样的安静。

    像是平静却蕴含了无数危险的森林,隐藏着骇人的凶兽,狰狞的等待着猎物刹那的放松。

    库洛洛的唇变得红润,但是脸颊还是一样的苍白,流星街严苛的生存环境正时时刻刻的威胁着库洛洛的身体。

    安迪握住库洛洛的手,晴属性火焰不停的从他的指尖冒出,然后环绕在库洛洛身上。库洛洛的呼吸频率已经慢慢的变得规律,但是精神状态却不是很好,他用那双纯粹干净的眸子,有些不解的看着安迪:“我们在哪里?”

    安迪将一口气喂到他的嘴中,然后用手摸了摸库洛洛顺滑的黑发,“流星街。听到之前打架的人这么说的。”

    库洛洛趴在安迪的怀里,双手抱着安迪的腰,脸和安迪凑得很近。他正吸取着安迪口中的呼吸,咕哝的说着,“那个抢走我们衣服的孩子?”

    安迪自觉地将一口气吸入,火焰在口中净化,然后被库洛洛吸走。他的面颊有些酸涩,长时间的用嘴吐气让他脸部的肌肉有些使用过度。好在后来库洛洛学会了自己主动凑过来吸取他口中的气体,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安迪闻言有些反应不过来,然后才慢慢的反应过原来库洛洛说的是飞坦,他没什么表情的开口答道“是,那是个很厉害的人。”回答的时候,库洛洛正在自然而然的从他口中吸取着空气,他说话的时候,两人的舌不小心碰在了一起。安迪一愣,下意识的将舌收回去,库洛洛却追上他的。

    “很软。”柔滑而软绵,还带着甜意。

    安迪一愣,然后下意识的回到:“确实。”库洛洛的嘴里带着药汁的苦涩,以及孩童的甘甜。

    他扶着库洛洛,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库洛洛点了点头。

    安迪拉着库洛洛凉凉的手,举目四望,到处都吃垃圾,触目皆是。地上还有水声。

    比起水声,鲜血低落在地上的声音更为恰当。

    黑暗中一切都看不清晰。安迪只能试探的前行着,库洛洛被安迪拉着手,很听话的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安迪带着库洛洛走了一段时间,在差点被绊倒4次后,才转头对着库洛洛说道“我们先到挡风的地方休息吧,明天再找地方。”

    库洛洛点头,一双黑色的眼睛安静而又温顺。

    安迪叹了口气,坐在角落里,然后对着库洛洛伸手,库洛洛走过去抱住安迪,一同坐下,脑袋蹭着他的脸,然后攫取他的唇。安迪闭上眼睛,库洛洛额前的头发总会碰到他的眼睛,他只能闭上眼睛防止库洛洛头发的骚扰。

    第一夜过得并不容易,安迪只在三次元知道过流星街的事情,但是对于真的身临其境,却心下茫然和无措。

    他从别人表述的流星街知道的是:残忍,冷酷,杀人不眨眼。

    这里的人会为了争夺食物大打出手,很容易丧命。

    那么真正的流星街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

    随便救个人,那个人就会感恩戴德的跟着他?

    随便说几句话,别人就会被震撼从此为他马首是瞻?

    随便的来到这里,就可以轻易的适应流星街的生活,并自诩为流星街的居民?

    安迪不清楚,他现在心里很烦躁,因为库洛洛身体虚弱随时可能死去而烦躁,因为传闻成一个恐怖的地方而烦躁。

    安迪晚上睡不着,他很不安。他定时的向着库洛洛的口中渡气。每次都会很少量的减少净化的程度,让库洛洛的身体努力的适应流星街的空气。他刚到这里的时候,对这里的空气也感到很不适应,更不用说是库洛洛了。

    库洛洛睁开眼,眼角还有点泪水。他打了个哈欠,抬头自然的去从安迪的口中吮吸着空气,然后才问道:“我们现在做什么?”

    安迪看着库洛洛消瘦的脸,用下巴蹭了蹭他的额头,“我们先去找吃的,然后再找个地方休息。”安迪从地上抓了一把土,然后抹到了库洛洛的脸上,库洛洛睫毛颤了颤,大眼睛一直看着安迪,安迪专心的将库洛洛精致的脸,还有露在外面的白皙却苍白的肌肤给遮起来。然后他又将自己身上同样抹的脏兮兮的。

    “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我不会走远,你可以看见我。但是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出声,不要动。努力的用你的鼻子呼吸,努力的适应这里。库洛洛,听话。”

    库洛洛抬着脸看了安迪很久,才缓缓的点了点头。安迪看到库洛洛答应后,脸上一松。

    库洛洛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他比任何孩子都要早熟,重点是……他很听话。

    安迪凑过去将净化的不完全的气体渡到库洛洛的嘴中,然后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用手顺了顺他有些乱的头发。

    “祝我好运吧,库洛洛。”安迪说完,转身离去。

    库洛洛被大堆的垃圾埋的严严实实的,他开始尝试着自己呼吸,每次吸入的气体都像是带着火焰,烧的他胸腔疼的厉害。

    但是他答应了安迪,他要好好的用自己的身体去适应这里,所以虽然难受,但是他还是努力的呼吸着。

    开始只呼吸一点,然后慢慢的扩大气体的总量。他黑黢黢的大眼睛透过垃圾的缝隙,一动不动的看着安迪的背影走远,慢慢的视线被遮住,他一愣。

    刚想要动动手脚将周围的垃圾拨开,但是却想起了安迪的话。

    不要乱动,不要说话,努力的呼吸。

    他垂下眼帘,脸上十分的复杂而纠结。黑色的眸子有着困惑的光闪动。他最后慢慢的抬起手,用自己没几量肉的手悄悄的拉开了一片垃圾袋,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洞,恰好让他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色。

    在发现那个小小的背影后,库洛洛才舒心的放松身体,用口鼻呼吸,纯粹如宝石的黑瞳一直锁在安迪身上。虽然呼吸很艰难,甚至他觉得自己要被这气体给烧死了。

    但是他说了,让他好好呼吸。

    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鼻子下面流出了红色的液体,他盯着红色液体看了好久,脸上有些痛苦还有些压抑,但是最后这些都在他扁了扁嘴,看了眼远处的身影后消失,他把鲜血蹭到地上。

    安迪脚步很轻,他弓着身体,黑色的双眼谨慎的打量着周围。安迪不知道孩子会不会在流星街里有特权。官方给的资料太少,同人又太多,各种资料真假难辨,对于流星街,安迪真的是十分的苦恼和惴惴不安。

    但是小心行事,这点一定没错。

    安迪从地上找了根铁棍,上面还沾着白色的脑浆。他压下想要呕吐的*,在尸体的身上擦了擦。他猫着步子,小心的走着。周围是一座又一座的垃圾山,这里没有路,安迪不敢走远,他怕会有人发现库洛洛。

    他将棍子放在身边,右腿伸直,左腿蹲着,这样可以防止别人从后面偷袭,棍子被放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双手不停的翻找着垃圾,想要找到一点食物。突然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他浑身一僵,立马抓起棍子回身防备着。

    一个廋骨嶙峋的中年人,蓬头垢面,身上沾着黑褐色凝结的血块。他用暗沉的目光看了眼安迪,安迪骤然冷汗直冒。

    他从没有见过这样一种目光。

    冰冷,残酷,充满了死寂的眼神。那种从灵魂透露出的味道,让安迪顿时如坠冰窖。

    那人看了安迪一眼,发现只是一个小孩子后,慢慢的走了。没走几步,顿时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那人一头短发,脸上有着狰狞的疤。

    疤脸男分给了面容死寂男人半块腐烂的苹果,在注意到安迪的目光的时候,对着安迪威胁一笑,一口黄牙闪着阴森的光。

    安迪骤然把脸扭开,然后继续自己的找寻食物大业。

    还是有人性的吧。安迪一边翻找着,一边想着。

    他找到了半块面包,上面长满了绿色的霉,安迪松了一口气,眼中浮现了点点的喜悦。她小心的将面包压的很小很小,然后攥到手中。安迪拎起棍子,步子很平静,但是浑身却绷的像是要断掉的弓。

    有迎面遇见的人,那些人都用他们幽深不见底的眼睛审视打量着安迪,安迪每次被那视线扫过,都会起一层鸡皮疙瘩,那目光像是刀一样锐利而刺骨的冰凉。

    也许他们注意到了安迪手中食物,也许没注意到。但是都在看了安迪半晌后继续行走。

    只有一个人,也许是饿惨了,看到安迪的时候,眼中绿光闪烁,向着安迪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

    安迪吐了口血,牙齿被打断了几颗,小块的食物被抢走,他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胳膊上滴滴拉拉的淌血,她狼狈的摸了一把脸,然后再折回垃圾堆里去翻找着食物。

    库洛洛神色很安静,黑珠子的眼睛沉寂一片,他将垃圾拉扯了几下,将自己埋的更紧,浑身蜷成一个小团。

    他看到有人在踢他的肚子,他看见有人踩着他的脑袋,他看见被撕裂的伤口处鲜血蜂拥而出。

    食物被一次次的抢走,他一次次的从地上爬起来。

    现在是冬天,天气很冷,他将手指伸到嘴里哈气,眼睛酸涩而难受。

    安迪再次从地上爬起来,右腿轻微的骨折。

    他觉得自己应该还算有防身的技巧,但是没想到却这么弱。

    他们的攻击没有任何繁琐的招式,一招一划直逼要害。

    他身子骨小,力气小,完全不如在FATE世界中有吉尔伽美什的神力加成时厉害。

    他现在不过是身体强健,天资好一些而已。

    他忍着疼,再次爬起来。他没有时间休息。

    在找到半袋被老鼠啃过的饼干后,他急急忙忙的往回走。一转身便遇见了刚刚打劫过他不久的人。

    飞坦手里拎着半块火腿肠,眼睛看向安迪手中比他大了不少的饼干,突然一笑,然后抬起了手中的刀。

    安迪心下复杂滋味难以言喻,流星街第一次寻找食物十分的不顺利。

    安迪认命似的将饼干扔过去,这倒是让飞坦一愣,但是飞坦立马拿起食物,警惕的看着安迪。安迪摆了摆手,“我打不过你。”

    飞坦闻言,眯着眼睛上下的打量着安迪,像是在确信安迪的话的可信程度一样。

    然后他慢慢的退后了几步,转身就要离开。

    “对了……你毛衣穿反了。”安迪在后面幽幽的说,黑洞洞的眼睛盯着飞坦身上属于他的毛衣,语气平淡。大红色的毛衣将飞坦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那一排装饰的纽扣却穿在了身后。

    飞坦的身子一顿,回头恶狠狠的刮了安迪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跑走了。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见不着人了。

    这个时候,安迪和库洛洛4岁,飞坦6岁。

    天黑的差不多了,安迪才慢腾腾的走回了库洛洛藏身的地方。他用手拨开腥臭的垃圾,看到库洛洛脏兮兮的小脸的时候,扯了一个轻松的微笑:“公主大人,我回来了。”

    “……”库洛洛没有说话,他那双眼睛安静的吓人,像是无云的夜空,脸上的表情寂静却带着点深刻的东西。安迪皱了皱眉,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怎么了?太饿了?”

    库洛洛摇了摇头,然后对着安迪张口,“我已经可以自己呼吸了。”

    安迪微微一笑,“恩,很好。”

    安迪将藏的很隐蔽的面包拿出来,撕下一块喂到库洛洛嘴边,“吃饭。”

    库洛洛张嘴含住,脸颊动了动,在咀嚼食物。库洛洛的眉头皱起,但是他还是在很努力的将味道古怪的食物吃了下去。

    安迪叹了口气,手想摸摸他的脸,看到自己血肉翻滚的手的时候,将手放下,“忍着点吧,这里没有我们以前吃的食物。”

    库洛洛将食物咽下去,然后黑色的眼珠专注的看着安迪,“没有关系。”

    库洛洛注意到安迪的眼睛很亮,黑色的眼睛像是发光的琉璃,带着水光,他抬手去摸他的眼睛。安迪一愣,“怎么了?”

    “很疼。”库洛洛看着安迪身上的伤口,血已经结痂,但是还是能想象出当初的战斗是多么的惨烈。

    “恩,很疼。”安迪点了点头。

    库洛洛有些疑惑的抬头,“我以为你会告诉我,你不疼。”

    “确实很疼,我都想要哭了。”安迪说着。库洛洛闻言一顿,手抬起摸到他的眼角,有一滴晶莹在他的指尖闪烁。

    安迪觉得她永远都不会习惯疼痛,而她也会永远恐惧着疼痛。

    安迪将食物全部喂给库洛洛后,自己靠在墙边休息,他今天很累很疲惫,呼吸厚重。他提醒着自己别睡过去,但是还是止不住的犯困。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库洛洛爬到安迪身上,用自己细弱的胳膊环住安迪j□j的背部。

    他的声音很轻很小,甚至带着浓重的喘息,他在安迪的耳边絮语“为什么是我们呢……”

    安迪迷糊的想。

    为什么是我们呢……

    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遇到这种事情……

    安迪睡得时间很短,但是对于他来说,这段时间的睡眠却足够他支撑很久了。

    他背起库洛洛,打算找个定居的场所,最起码一直住在垃圾堆里,并不是一个长久的办法。

    路上有死去的人,尸体被暴晒,发出恶臭,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土地。路边还有这一个死掉的婴儿,身上的皮肤已经裂开,整个身体呈现着扭曲的姿势。库洛洛沉默的趴在安迪的背上看着周围的一切。安迪在看见这些,错愕后也保持着沉默。

    “他们死了。”

    “恩。”

    库洛洛环住安迪的身体,头发落在安迪的脖子上。

    “害怕吗?”

    “你会死吗?”

    “我认为不会。”

    “噢。”

    路上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背着一个5、6岁的孩子,那个孩子脸色不正常的红着,呼吸微弱。少年脸上神色复杂,随即将小小的孩子扔到垃圾上,头也不回的离开,后面的孩子睁开眼,眼神迷茫的看着少年的背影。

    语气微弱,“哥哥……”

    “他不要他了?”库洛洛沉闷的问道。

    “这里可以丢弃一切东西,包括尸体和婴儿。”

    那个青年和安迪库洛洛两人擦肩而过,并且狠狠的瞪了安迪一眼,那目光像是在说“你也会如此。”

    库洛洛倏地搂紧安迪的脖子,安迪呼吸困难,立马用手拍了拍库洛洛的手背,让他放松。

    安迪继续往前走,但是库洛洛却盯着那个被抛弃的孩子看了很久很久。

    “你还没放弃你弟弟?他身体这么弱,是无法适应流星街的生活的。你会厌倦的。”声音嘶哑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这些药管用吗?”

    “哼,我等着你放弃的一天。”

    安迪推开门,库洛洛正坐在一旁,看着安迪出来后,他抬起头,脸色恬淡。

    “我们回去吧。”

    “恩。”

    来流星街3年。安迪已经快速的学会了如何从别人手中抢夺食物。

    每天他们都重复着相同的生活。

    库洛洛在离安迪很远的地方看着他浑身是血的抢夺食物,然后背着他寻找落脚点。

    他只需要等在后面,像一个累赘一样,看他每次行走在死亡的边缘。在他每次生病的时候,答应各种严苛的条件,换取过期的药物。

    库洛洛看见不少人丢弃了自己的母亲,孩子,兄弟姐妹。

    看到不少手足相残的画面。

    看到不少饿死的婴儿和幼童。

    你会厌倦的。

    库洛洛的眼睛很深很深。

    他是无法适应流星街生活的。

    据说活不过10岁。

    是你的累赘。

    安迪沉默的走在路上,怀里揣着给库洛洛的药。偶尔有步履匆匆的孩童跑过,他们都形影单只,看到背着库洛洛的安迪,冒出蠢蠢欲动的表情,却在安迪一脚踹飞一个孩子后安分了下来。

    “……扔掉我的话,你会容易一点。”库洛洛开口。

    “是这样没错。”安迪语气平淡。

    “……”库洛洛呼吸一顿,然后不甘心的说着,“很讨厌。”

    “讨厌什么?”安迪没有停下步伐,继续平淡的问道。

    “……我活不过10岁……医生也这么说,”库洛洛声音带着点难过,“……为什么……要这样……”

    “你会扔掉我……”库洛洛尾音有点颤。也许他想说的是,你会扔掉我吗?但是他却害怕知道答案。

    “你死了,我就扔掉你。”安迪面色淡漠,黑色的眼睛深沉不见星光,一如既往的纯粹。

    谈话间,安迪已经带着库洛洛回到了两人的落脚处。他将库洛洛放在地上,库洛洛顿时缩成一团,脸固执的抬起,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我没有办法战斗,我只能看着你,即使再坚定的感情,也会有耐心被消磨尽的那一天。安迪,你会扔下我。”

    安迪拿出药,想了想配方,然后全部塞到库洛洛嘴里。库洛洛僵硬的把所有的药片咽下。

    “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安迪看着库洛洛努力装淡漠的脸。

    “你和我说过很多话。”

    “……好吧。”安迪黑色的眼睛深邃,“如果你想要什么,告诉我。不要在我的面前,有任何的隐瞒。你想要的,告诉我,你想做的,告诉我。”

    “你不希望我扔掉你。”安迪笃定的说道。

    库洛洛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安迪。

    安迪叹了口气,然后拥抱住库洛洛,手抚摸着他的后背。

    “我觉得,不需要说些事情去保证什么。但是你记住,你对我最重要就够了。”安迪声音平淡,却含着深厚的感情。库洛洛同样抱住安迪。

    “我不会放弃你,也不会丢掉你。我们是一体的,有我的地方,就会有你。所以,你不会死去,你会活得很久,甚至比我还要久。”他的声音温润好听。库洛洛却眼眶湿润。

    “你只需要努力的活着。因为……我也在努力的活着。”安迪脸上露出了一个很单纯的微笑,眼睛中荡开纯纯的光波,像是有光在他脸上闪烁。库洛洛看见安迪的微笑,整个人愣住。

    “猜猜我有多爱你?”安迪转过头看着库洛洛苍白的脸问道。两人这个时候正躺在地上,小小的纸盒子将两人的身体从凉风中分离出来。

    “……”库洛洛摇了摇头,黑色琉璃一般的眼睛静谧如夏夜,不过抓着安迪的手却紧了起来。

    安迪将库洛洛的手拉起,放在自己的脸上,用同样漂亮而明亮的黑眸回视着他,手摸着库洛洛的耳朵,让他认认真真的听,“我爱你有这么多。”安迪张开手臂,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大的圆。

    “……”库洛洛看着空中的圆,然后又回望安迪。

    “我爱你,像我的手一样高。”安迪站起来,将手举得很高。

    库洛洛抿唇。

    “我爱你,从流星街的一头直到另一头。”安迪笔画完,静静的躺回到库洛洛的身边。

    “我爱你,你是我的一切。”安迪亲吻库洛洛的额头,库洛洛黑色的眼睛骤然颤抖了一下,然后紧紧的抱住安迪,豆大的泪水不停的掉落在安迪的衣衫上。他将头埋在安迪的胸膛上,无声的哭泣。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恩。”安迪答道。

    “我不想离开。”

    “不会的。”

    “对不起。”

    “没关系。”

    安迪的手顺着库洛洛的背下滑,顺着他的腿移动,然后握住了他冰凉的脚趾。

    “你爱我,正如我爱你一样。”

    额头相触,窒息的拥抱,滚烫而湿润的泪水

    有眼泪滴落在安迪的脸上,有人不停的在他的耳边诉说着。

    带着苦涩的药味以及巨大偏执的占有般*。

    深沉而病态的亲吻。

    安迪日记二十二页:

    3日。

    该如何才能确认另一个人的存在?

    亲吻他,拥抱他,让他说出爱的话语。

    抚摸他,渴求他,和他融为一体。

    用爱占据他的心,完完全全的将他的心脏浸泡在我的鲜血里。

    用我的所有包裹着你。舔过你的每一寸肌肤,占据你身体所有的地方。

    怎么才能安心?

    用你的温度来捂暖我的心房。

    让我有可以沉溺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不是爱情啊……不是BL啊……【说好控制字数的,又飙到8000+了OTL

    那啥,这是兄弟间彼此依赖的感情。不过因为到了流星街,这种感情就变得有点偏执了。

    之所以亲吻是因为我觉得,亲吻和拥抱是让人安心的一种方式,这里无关爱情。

    拥抱亲吻自己喜欢的人,无论是男是女,都会觉得喜悦。这里包括家人和朋友。

    团长他出生只有安迪在身边,两人一直形影不离,团长只认得安迪一个。到了流星街,一切突兀的改变,但是他却依旧和安迪在一起,所以这种感情因为流星街种种的因素变得有些疯狂了。感觉是更加压抑更加纤细敏感而坚韧的感情。

    我是觉得,流星街里的感情,都会有一些疯狂的【个人看法……勿喷。

    抱歉留言没回复完!我会每条都回复的,亲爱的我真的有认真的看,不过只能手机回复,所以有点慢。

    怀瑾扔了一个地雷 亲爱的……我好像明白你说的错过的时间的意思了OTL

    耀辰落天扔了一个地雷 落天宝贝你终于回来了,窝想死你了嘤嘤嘤,摁倒来一发。

    离兮羽扔了一个地雷请允许我温柔的舔你的羽毛,经常看到你扔雷,亲爱的让我为你疏离你柔软的毛发吧!

    渣渣呆扔了一个地雷 好萌的名字,新萌物HO~~不过叫渣渣还是呆呆都是个问题OTL果然叫呆亲吧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