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三十章 :女性意识的觉醒

第三十章 :女性意识的觉醒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兰收敛了笑容,他的表情轻薄如水墨画,消失在了淡淡的烟雨中。这让他的脸瞬间看起来有些凉薄。在白兰表情变化的过程,安迪的瞳孔骤然的收缩。

    白兰的眼中有着淡薄和不耐,虽然一闪而过,但是不知道那情绪为何的安迪却心下一颤。

    不安和释然甚至是哀伤的情绪突然虏获了她,也许她是想抬起手淡淡的擦拭自己的眼睛的,但是她只觉得眼眶干涩而木然。

    白兰将手中毛茸茸的毯子轻轻的放下,双手插着口袋,眼神锁在安迪身上。

    “你这个时候……是希望我说什么呢,亲爱的?”白兰无奈的挑着眉毛,像是对于安迪这种忽冷忽热的态度谙熟于心,应付起来也熟能生巧,“对另一个人好是出自心意,心意是无法控制的……”

    白兰抓住安迪的手,轻轻的亲吻安迪的指尖,安迪的手指颤抖,白兰唇柔软而甜蜜,像是可以感觉到上面棉花糖的香味。安迪的瞳仁颤抖,她眼中委屈的神色更重。

    可怜巴巴的像是一只被别人欺负了的小狗。

    “……可是……我根本回报不了你什么……我甚至不能把你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你懂吗?”安迪像是憋不住一样,突然爆发了出来,她甩开白兰的手,“这样不公平你知道吗,你对我太好了,但是我甚至不能同等的回馈你……”安迪愤怒的攥紧手指,她的嘴抿的很紧,像是割人的刀锋。她的双眼焦虑而内疚。

    她说,她不知道怎么面对白兰的温柔和心意。

    她觉得这样对白兰并不公平,她甚至都不是发自真心的对白兰好,她只是,她只是出自感激。

    她痛恨自己的冷漠,她摸不到自己的良心。

    “没关系哦,原来你在担心这个”白兰听到后反而松了口气,他又兴致勃勃的挑选起了一床床毯子,只露着线条柔和的侧脸给安迪。

    “这个难道不严重吗?”安迪甚至无法理解白兰轻松的反应,她难以置信的问道。

    “哎……”白兰突然撑着下颚,整个人坐在了一床床毯子中,各种鲜艳的花色,白兰在从中白的扎眼,他抓出一大把棉花糖,把安迪拉倒身前,安迪的上半身被他拉的低下去,他一把将手中的棉花糖全部都塞进了安迪的嘴里。安迪眼睛睁得圆圆的,像是被白兰突然的举动惊到。

    “我真该说你是太有良心还是太没良心……”白兰恨铁不成钢的戳着安迪的额头,因为天气比较热的关系,安迪的额头上有了稀薄的汗水,白兰攥起一床毯子给安迪擦了擦。结果安迪眼中立马传出了“你怎么可以用别人家卖的毯子擦汗”的责怪表情。

    白兰摆了摆手,把毯子仍在一旁,大力的戳着安迪的额头,安迪的脑袋被戳的后仰,整个人像是猫一样四处挣扎起来,嗷呜的乱叫,但是嘴里塞满了棉花糖,只能听见破碎的哼哼声。

    “你这么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就不会为自己想一下吗?”白兰终于停下了戳安迪额头的手指,他把安迪拉倒身前,直视着她,“我该说亲爱的,你的缺点就是总是为别人想太多吗?难道你就不会想……啊,真好啊,白赚了一个人对我这么好,我还不用付出同等的东西,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一切吗?”

    “……”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安迪的眼中传递着清晰的信息。白兰看着安迪眼中理所当然的情绪,再次叹了口气。

    “……所以说……你是怎么得出……你就是世界第一大混蛋的结论啊,我明明都辛辛苦苦纠正过好多次了好吗?”白兰将手贴在安迪的脸上,安迪觉得有些热,想要推开白兰的手掌,好在白兰只是一触即离,他再次给安迪擦了擦汗。

    “你要让我这个世界的真·BOSS怎么混,COS圣父普济天下么……”

    “我……”安迪抿了抿嘴,像是不知道怎么反驳。也许这可以理解为称赞的话,让安迪更加不知所措起来。安迪坐在白兰的怀里,想要挣脱却被白兰牢牢的固定住腰。

    “啊呀……脸红了……”白兰手指戳了戳安迪的脸颊,笑嘻嘻的说,看着安迪顿时僵硬的表情,他接着又笑眯眯的补充,“绝对是天气太热的缘故。”

    “恩、恩……”安迪含糊的应着,希望自己的脸可以降温一些。

    虽然知道这种显而易见的谎言蠢得吓人但是为了避免尴尬安迪果断的蠢了一次。

    后来就是安迪和白兰手牵手回了家,桔梗早已经把所有买好的东西放在了客厅里。安迪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把所有的东西归置。白兰想插手帮忙但是鉴于安迪怕自己需要的时候找不到,就把白兰推到一边,自己忙活起来。白兰不置可否,抱着棉花糖悠哉悠哉的打开电脑玩游戏。

    夕阳爬进屋子里给地面涂抹一层暖热的红。黑色和橘红交织,白兰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将桌子上一堆棉花糖袋子收起来扔到垃圾桶里,捂着咕噜叫的肚子上了楼。

    安迪听见推开门的声音,回头就看见白兰有气无力脚步虚浮的走了进来。“怎么了你?”

    安迪立马将衣服扔在床上一阵小跑到了白兰身边,白兰看到安迪跑过来,像散了架一样整个人向前倒过去……安迪吃力的撑住比自己高了不少的白兰。

    “喂,怎么了?”安迪用力的背着白兰,行动迟缓如同乌龟。安迪嘿咻嘿咻的把白兰往床上背。白兰笑嘻嘻的趴在安迪背上,把脚拖在地上努力给安迪添加麻烦,看着安迪脸颊通红气喘吁吁的样子,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他家小安迪有的时候真的是单纯的吓人。

    明明有的时候敏感理智的像狼,但是却很容易相信别人,虽然后直觉的会怀疑,但是第一反应还是相信。

    他真怀疑,安迪最初的样子要单蠢到什么程度。肯定是那种看了就想被人一脚踩在脸上然后进行人道主义毁灭的过于耀眼的光彩吧。

    明明好像经历了很多的样子但是还是下意识的选择相信别人,随后世故的情绪才会突然包裹住那份单纯的信任。那种突然想起来要防备别人的眼神。

    经历了什么才会将那份柔软磨灭成如今这样呢?

    白兰双手垂着,任由安迪拖着他往床上拖,他手长脚长,安迪被压得弯着腰小小一坨。

    白兰躺在床上,安迪坐在床边摸着白兰的头,“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吃了过期的棉花糖?”

    “……没有呢~”白兰气若游丝的回答道,双眼病恹恹的看着安迪,“今晚突然好想吃东西……”

    “吃东西,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安迪闻言松了一口气,梳理了下白兰额前的发丝,白兰一个翻身趴在安迪腿上,脑袋恰好靠着安迪的小腹。

    安迪顿时屏气,小腹一下子紧绷了起来,过了半晌她才慢慢的呼气,白兰的头发蓬松而凌乱,热意从小腹传来,安迪觉这炎热的夏天,像抱了个火炉。安迪觉得这个姿势格外不妥……

    “……我们今晚出去吃吧……”白兰脸靠着安迪的小腹,撒娇一样的说着,“我们去餐厅吃牛排好了~”

    “……那个……你要不要把头拿开,我给你拿个枕头……”安迪觉得越来越热,意大利的夏天还是挺热的,特别是在如今这个最热的时候。安迪觉得,每天夕阳的光都是烫人的。小腹上另一个人的体温让她觉得像是要被烤熟了。

    “……才不要……这里刚刚好……”白兰拒绝到又翻了个身,后脑勺靠在安迪的腿上,仰面看着安迪红彤彤的脸。“你这么怕热呀……”白兰抬手给安迪拨开黏腻的发丝,安迪觉得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烦人的热意。

    “……不是热不热的问题……”安迪觉得她都快要哭了,她挫败的嘟囔着……“你就不会闻道奇怪的味道吗?”

    “……”嘎?白兰的表情一僵,眉头跳了起来,他有种安迪一定会说出一些超级不浪漫的事情。

    “……就是……双腿之间的异味啊……之类的……”安迪破罐子破摔,面无表情的盯着白兰突然僵住的表情,“你想想啊,每天嘘嘘的时候就算擦干净了还是……”安迪想继续,就突然看见白兰一脸疼痛的痉挛起来,她立马住嘴。

    “……亲爱的……”白兰表情像是被风吹飞了几秒,他一脸复杂而无奈,“你就不能不在这么浪漫的时候……说出这么……这么……”

    “啊,不过真的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么……”安迪扶了扶自己额前的头发,“就算再浪漫,也要考虑卫生问题吧……万一做膝枕的女人是个好多天不换内裤的女人……嘿嘿嘿嘿嘿……”安迪突然笑了起来,白兰浑身一个激灵,他看着安迪脸上骤然浮现出了暗黑的神色,“那个男人绝对会嗅到浓郁的女人味的哈哈哈哈,叫他们秀恩爱!”安迪突然神清气爽的握拳,双眼充满了亮晶晶的光。

    白兰看着安迪暗搓搓爽的表情,突然轻笑了起来,他猛地抱住安迪的腰,用力的嗅了一口,原本张牙舞爪幸灾乐祸的安迪立马浑身僵硬,双手定格在空中。

    “哎呀,真是美丽而诱惑的女人味啊~”白兰感觉到安迪身体的僵硬,用脸颊蹭着安迪的小腹,笑眯眯的看着安迪。安迪反应过后立马把白兰推到床上,手忙脚乱的跳到一旁,整张脸骤然变得通红。

    “变态!”安迪手指颤抖的指着白兰,白兰笑呵呵的单手枕着胳膊,侧着身看安迪的窘迫模样,笑嘻嘻的应道,“嗯呐~”

    “……”安迪眼睛倏地睁大,像是受到惊吓的小梅花鹿,“……没节操!”

    “嗯~”白兰继续吆喝道。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单手撑着脸看着安迪。

    “嘶嘶……嘶”安迪无法面对如此掉节操的白兰,她倒吸了几口气,说了一句,我要上厕所,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门。

    “哈哈哈哈哈哈——”白兰立马大笑了起来,整个人笑成一团躺在床铺上。

    白兰笑够了才从床上起来,站起身敲了敲浴室的门,浴室的门打开了一条小缝隙,安迪睁“防备”的看着白兰,“你要拉屎么……”

    “哦呀~”白兰一愣,紫色的眼睛微微睁大,他俯视着安迪阴测测的脸,“真是直接而又坦荡的用词啊……”白兰单手扒住门框,安迪骤然抬头瞪着白兰,眼中传达着“你要干嘛,快点松手”的意思。

    “我们出去吃饭啦,你看我肚子都饿扁了,小安去洗个澡然后换身衣服一起出去吧。”

    “……噢。”安迪听了听,眨了眨眼,觉得好像确实有点饿了,她点头答应道。白兰主动让开位置,站在浴室门旁边等着安迪自己走出来。安迪拿了条浴巾又拿着一身衣服走进浴室,白兰笑眯眯的看着不说话。

    安迪洗的很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身清爽,她穿着海绵宝宝的黄色短袖和牛仔短裤,她刚打算换鞋就看见白兰拿着一身浅蓝色的长裙等着她。

    “……要穿这个出去么……”安迪看着白兰一丝不苟的西装,“我要穿这个裙子么?”

    “嗯,特地给小安迪定做的呢,惊喜哦~轻薄透气不热呢!”

    “…………”安迪犹豫了会儿,接过裙子,走进了浴室。安迪穿上后突然发现后面的拉链简直是难拉的吓人,安迪挣扎了一会儿后,果断的拉开了门,“白兰,过来给我拉下拉链。”

    “好呀~”白兰轻飘飘的走近浴室,过了半晌。

    他牵着安迪从浴室里出来……安迪有些不适的跟着白兰,她觉得手底下的料子高档的吓人……她有种麻雀穿上了凤凰羽衣的矛盾感。

    白兰带着安迪做到梳妆台前面,手轻轻的梳理安迪的发,给她带上了一条蓝色的项链,安迪看不出材质,只知道很像库洛洛耳朵上的蓝色珠子,好看的有点吓人了。

    “亲爱的,很好看吧?”白兰站在安迪身后,安迪有些不太敢看镜中的自己,一切都有种不真实感。

    白兰站在身后,对着安迪弯腰“出发吧,我的安迪。”声音低沉而魅惑,却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