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四十章 :爱

第四十章 :爱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路上一直都是泽田纲吉在担任谈话的主导,安迪只是顺着泽田纲吉的话回答。并没有让人觉得不舒服,反而有一种被照顾的感觉,现在的泽田纲吉已经可以游刃有余的不让情况变得尴尬,也知道如何从人的脸上捕捉细小的变化,顺其自然的推动话题。

    在与干系不好但是又不得不进行交流的情况下,人与人说话必须进行维护,在上一句话留下线索,让对方可以抓住线索,将谈话维持下去。

    但是安迪却不善于交际,每次回答都像是在终结谈话,而泽田纲吉轻描淡写的就可以找到新的有趣的话题。这让安迪有一种被照顾的感觉,她因为泽田纲吉的体贴而有些感动,虽然知道他的温柔不是对一个人的,而是他下意识为之。随即她感到,十年后的泽田纲吉成长到了出乎意料的程度。

    他不是那个和别人说话就结结巴巴,甚至不知道说什么的青涩少年。安迪其实在和泽田纲吉交流的时候,有瞬间的恍惚,两个泽田纲吉的身影在她的眼前交替,一个是青涩腼腆微笑的少年阿纲,一个是成熟温润的成人阿纲。

    她突然在想,其实有没有阿吉,他好像依旧会过得很好,而遇见了阿吉的阿纲,反而会徒增烦恼,安迪暗暗的否定自己存在的价值,这让她的心情有些阴郁。

    走了一会儿,便到了教堂。泽田纲吉绅士的先替安迪推开门,安迪轻声道谢,她记得年轻的泽田纲吉并不懂得体贴女性,他有的是最原始而含着棱角的温柔。他不是故意的,只是那份温柔和纯粹有的时候因为少年的无知和青涩而略显伤人

    来的时间比较早,安迪和泽田纲吉坐在同一个长椅上,安迪本想去找罗娜,然后便顺势离开,但是却发现,泽田纲吉的每次问话,都巧妙的牵扯着下一个问题,让她根本说不出提出辞别的话来。

    安迪想,十年后的泽田纲吉未免也太难应付,但是她又暗自喜悦十年后的泽田纲吉能够成长,是一件十分值得高兴的事情。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泽田纲吉看见安迪手指间拿着的书,突然念出书名。

    “恩?”安迪把书放在腿上,然后摸索着书页,“怎么了?”

    “没有,只是在想,为什么向日葵会选择抛弃太阳,而不在夏天离太阳最近的时候开放。”

    “……”安迪微微的垂下头,意大利的日光从彩色的窗户射下来,而安迪的脸却在光的另一侧,她沉默了半晌才回答道,“是吗,谁知道呢。”她的手轻轻的摩挲着书皮,心绪不定。

    “……”泽田纲吉看着安迪的侧脸良久,才缓缓的说道,“你很像我知道的一个人。”

    安迪的呼吸一滞,接着自嘲一样的笑了笑。不可能是她想的那样。阿吉是一个隐晦的秘密,而阿吉不属于这个泽田纲吉。

    “我和妈妈去东京赏樱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

    安迪的手指微微一顿,接着再次摩挲着书页,静待着泽田纲吉接下来的话。泽田纲吉注意到安迪那一瞬间的变化,再次将话继续下去。

    “他十分优秀,但是性格却有些恶劣,现在想来,几乎完全是在欺负我呀。”泽田纲吉闷笑,手指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但是他的语气却有一种怀念和温柔。

    “但是……那是我第一次……收到善意。我很感谢他。”泽田纲吉微微的仰起头,日光给他的脸上镀满光晕,闪动像是带着圣光。

    那个人最初细弱的声音,难过而脆弱的气息,以及眼中荡漾开的,几乎满溢的温柔都让他难以忘怀。他察觉到他心情低落,会细心的出声安慰;以及坚定的告诉他:他是一个很棒的人。

    虽然不告而别,但是那晚他给予的温暖,却成为了他悲惨校园生活的支撑。在无限漫长的孤单和寂寞中,支撑着他走下来。他一直在想着那个人,到了意大利,他终于找到了白兰·杰索。

    但是他现在却只对他散发着点点恶意的气息,而失去了他想要寻找的那种感觉。他其实想对那个人,又或者只是他的另一人格说一声。

    他想对他说:“谢谢你当初的那句话,还有……你现在还好吗?”

    “你很像他。”安迪低头,沉默不语,但是身上的气质却不再坚硬而抵触。她的嘴角微微的弯起。眼中闪动着很温柔的光。

    像是冰雪突然融化,花朵突然绽放,泽田纲吉静静的看着安迪眼角流露出着的喜悦,心脏突然收缩了一下。没错,一模一样,和当初见到的一模一样,是巧合吗?泽田纲吉难以置信的想到。

    安迪的眼睛像是隔着一层淡淡的冰霜,但是冰霜后面,如今却流露出了堪称温柔的神情,整张脸都显得温顺而满足。

    能够给与他快乐和温暖真是太好了,安迪轻轻的想到,没有给他带来灾难真是太好了。

    能让你觉得开心……真的是太好了,纲吉君。终于不是……只让你为难生气了,安迪觉得心里涌现出一股舒适的温暖,温暖的让她的眼眶发涩。我是最接近太阳的人,但是……我反而也是那个最容易被太阳烧伤的人。因为我在渴求不停的靠近。

    可是现在……

    好幸福。安迪微微合眼,真的很幸福。

    太好了啊,因为我终于没有……

    “是吗,”安迪转过头,看着泽田纲吉微笑,眼底像是带着水光,看起来眼睛十分澄澈而明亮。“不过那个人如果知道泽田很感谢他的话,一定也会很开心的吧。”

    刚说完,神父便拿着圣经走到了前面的展台上,安迪一愣,对着泽田纲吉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转过头去。

    泽田纲吉看着安迪的侧脸良久,眼中思绪很深,然后才缓缓的扭头,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开始聆听神父的Teaching.

    “爱是一个动词,大家翻到圣经第……

    “爱是温柔地、有耐心地忍受着他人的错待。”安迪静静的听着,目光有些迷茫。

    错待。

    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出现了一张无奈而生气的脸,他为难的看着她。

    安迪措不及手的低头,挡住几乎颤抖的瞳孔。

    对了,那是可以将她杀死的表情。多久没有想起过了……这宛如梦魇一样跗骨之蛆般的恐惧。

    “爱是仁慈、温和、亲切、爱是弥漫、渗透于整个性格之中,能消释粗鄙与刻薄。”安迪的睫毛猛烈的颤抖,她觉得今天来到这里,并不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

    可以有么,这种爱。她狼狈的低着头,生怕被泽田纲吉发现一点端倪。

    “能忍耐一切的事,相信一切的事,对一切的事都存着盼望,凡事愿意承当下来,不失去热心和勇气,爱是永不止息的。”

    忍耐……相信。

    我相信了……但是他还是觉得,我不应该这样的。无声的指责,和为难的眼神,行为流露出的苛责。

    看着他将她放在身后,用眼神无声的说着:你应该宽容我原谅我的,你知道,我一直没朋友。

    他不解的看着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明明大家都是朋友啊。

    不是,朋友是你的而不是我的。

    你应该知道,我的世界里只有你,而你也并没有让他们成为我的朋友。

    他愤怒的斥责:不要再说了,京子明明很好,为什么要针对京子呢?!阿吉,你明明不是这样的……

    我不是什么样呢……

    你知道京子喜欢甜点,所以你可以为了她去尝试你不喜欢的东西。

    你知道我喜欢吃辣的东西,但是我却不舍得让你难受。

    我只是一杯水,清澈而乏味,触手可及。

    京子是甜美的清酒,清淡却香味醇厚,让你念念不忘。

    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呢……

    你接受的只有温顺的我,而那个罪恶偏执的我,应该死于黑暗中,而不是出现在你的面前,引起你恐慌愤怒和不解。

    你看,你在乎我的,是什么呢。

    我应该听你的,我应该喜欢你一切喜欢的东西,我应该包容而温顺的。

    我不应该有期待的。

    安迪的情绪起起伏伏,刚才因为泽田纲吉的话而获得的喜悦瞬间被无边的阴暗所掌控遮掩。

    “爱一个人,那门是窄的,那路是长的。”

    门很窄,我以为我进入了你的世界。

    路有多长?

    15年奉若神明一般的供养和虔诚。如同向日葵一样,不知疲惫的追逐。 但是远远比不上,一块带着甜蜜气息的手帕。

    阿纲,为什么……我付出了这么多,你还是在最后的时候……因为一点点的怀疑而苛责,不相信我,而逃避我们之间的矛盾。

    为什么没有看见我呢?

    “爱是永恒的。”

    爱是永恒的,阿纲,我发现……我好像有那么点恨你。

    我不想这样。明明都是我的错,和你无关。

    泽田纲吉发现安迪的情绪似乎低落了下来,人与人之间气场的感知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泽田纲吉微微侧头颔首看着安迪的侧脸。

    安迪突然转过头了微笑,用口型对他说道,“我没事,我很好,谢谢你。”说完便回过头去。

    泽田纲吉微怔,安迪的眼睛过于明亮而纯粹,像是随时都会有眼泪掉下来。明明很坚强的语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泽田纲吉总觉得,安迪在这一刻,十分脆弱。

    他轻轻的叹气,像是怕惊动她。他觉得女人真是一种复杂的生物,无论是京子,小春,还是眼前这个未成年的少女,好吧虽然她不算女人,但是她眼睛中的浅淡和沉寂,却很容易让人忽视她的真实年龄。

    这个少女像一个谜,像是妖冶的玫瑰,但是却带着让人说不出的纯粹干净的气质。但是总体来说,还是……过于天真了。

    安迪在听完神父的Teaching后,便找到了罗娜,将她的项链还给了她。她觉得无法和泽田纲吉相处,本打算离开,但是没想到三言两语,便被泽田纲吉带入到他的节奏中去,半推半就下,则形成了泽田纲吉以女生一个人回家危险为由,答应了他送她一段路的请求。

    安迪在路上低着头,有些妥协的想着。

    送就送吧,毕竟……她的目光看着远处的大海,自言自语道,以后就不会再见面了。她轻轻的闭上眼,最起码,现在能见到,真的已经是一种意外之喜了。她突然有点想白兰了。

    白兰,你怎么还不回来?

    她觉得,也许她可以陪他一起吃棉花糖,她突然迫切的喜欢棉花糖甜腻的气息。

    没走几步,便碰到了一个拎着重物的老妇人,那个袋子有些薄弱,没几步便裂开了一道口子,里面的苹果蹦蹦跳跳的滚了一地。

    正在和泽田纲吉说这话的安迪一愣,立马快步走过去,帮着老奶奶捡起了果子。送走了老奶奶后,安迪的目光还是没有收回来。

    泽田纲吉在一旁浅笑同样目送老妇人离开。他觉得安迪虽然气息神秘,性格……古怪,但是本质却温软而细腻,在帮助老妇人的瞬间,他注意到她眼底流露着很温柔的颜色,一种发自内心,柔软而安静的心情。

    安迪收回目光,心情变好了几分。她转头便看见泽田纲吉浅笑盈盈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些窘迫,“在笑什么?”

    “没有,只是觉得你对待老人十分温柔。”比对待一般陌生人的态度,还要温柔。

    安迪一顿,顿时红色爬上脸颊,她侧头看向别处。她确实对老人有着一种出乎意料的耐心和宽容,特别是年老的妇人。这总会让她想到她奶奶。

    她是对她最好的人,年幼父母的缺失让安迪几乎满心眼里都被她的爱灌满,而安迪也觉得,那位老人包含了世界上所有的优点。

    但是她不如她想的那么好,奶奶的爱只给与了她,对待她的朋友,并不如对她一般热情而宽和。她第一次意识到的时候,只是略微惊讶的看了奶奶一眼,便保持了沉默。

    她突然又想起年轻的时候,因为心中的正义和公平而与同学大动干戈的事情。

    如今细细想来,倒不是真理有多重要,而是对方并没有重要到与你自己的认知抗衡。

    年幼虽然天真而懵懂,但是却早已将远近亲疏划分的清清楚楚。

    对位置早有定位,清晰而不容逾越。

    阳光再次被乌云遮住,安迪看着手掌上的光线慢慢被吞噬,抬头的瞬间,一滴雨水便落在了她的额头

    “下雨了?”安迪皱起眉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泽田纲吉拉住手腕,“我们先去那边的咖啡馆躲一下吧。”

    “哎?”安迪睁着圆圆的杏眼,看着泽田纲吉的背影,泽田纲吉只是很坚定的握着安迪的手腕,向着不远处的咖啡馆小跑过去。

    叮铃声后,泽田纲吉便推开了门,“呼,好险哈哈,趁着雨还没下大之前冲进来。这样衣服就不会湿了。”安迪撩了撩额前湿掉的刘海,看着泽田纲吉一脸“好险好险”高兴的脸,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白兰抬头看了看不断下坠的雨水,悠闲的挠了挠头,“哎呀,下雨了呢。真是如同女人心一样多变的天气。”旁边的二哈甩了甩尾巴,兴致缺缺的看着周围,他现在只想吃肉。

    白兰走了几步,站在屋檐下,无聊的吃着棉花糖,远处的海水的声音混杂着雨声,空去中充满了湿意。“不知道小安有没有带伞……”话还未说完,便突然停住。

    眯起的眼睛缓缓的睁开,里面冷漠的紫色凝结,他看着远处的咖啡馆透明的落地窗,似笑非笑。

    “真是看到了,让人不悦的东西呢。”蹲坐在一旁的哈士奇突然汗毛倒起,浅蓝色的眼睛恐惧的盯着他的主人。

    安迪日记七十二页:

    三十一日

    希望爱与恨同在。

    望你永远刻入我的灵魂,用我的全部鲜血去献祭你。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觉得,安迪好悲剧【扭头。

    她真的想念白兰了。

    白兰觉得安迪在回见老相好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