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二十五章 :PP·正餐(一)

第二十五章 :PP·正餐(一)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狡啮慎也很为难,因为安迪很少见到狡啮慎也皱眉毛的模样,那个家伙一向是有些乐观觉得什么事情努力就可以解决,偶尔皱眉也不过是因为一些小事,这次他的眉头皱的很紧,眼眸里的颜色深的让人觉得压抑。

    安迪蓝色的眼睛带着兴趣瞧着狡啮慎也和对面的栗子。栗子不是穿越女,所以安迪并没有对她起什么敌意。她也没有担心狡啮慎也把自己送到别的地方之后的处境如何,安迪如今觉得唯一有趣的就是狡啮慎也为难的模样。

    紧皱的眉头和紧握的双手,安迪觉得心里诡异的有趣,也许看到别人挣扎和为难,是她不多的乐趣之一。无论是狡啮慎也做出什么决定,安迪都会觉得很有趣。

    这和当初与坂田银时相处的情况不同,在那个时候,她不会对坂田银时狠心,不代表她内心没有恶意的想法,她知道她不应该如此,所以她会压制。

    但是无论是冒出的恶意,还是每次自我挣扎后颤抖的舒爽都让她有些着迷。安迪目光冷漠犀利的看着狡啮慎也为难的绷紧身体,手略微不安的捻动着筷子的样子,虽然他试图让气氛不那么尴尬,但是他的笑容有丝勉强。

    栗子是一个聪慧而洞察人心的女人,她喜欢狡啮慎也,不过她真的无法忍受犬类。她是一名医生,洁癖稍微严重一些,所以她最后微微一笑,那笑容极为好看,眼睛弯起来眼角和带着光似的,声音温柔而安抚人心,“真的很抱歉,肾也,也许是我太着急了。”

    狡啮慎也被栗子的微笑弄得一怔,眼神愣愣的看着栗子巧笑嫣然的脸,栗子真的很漂亮,不如那种诱人蛊惑人心的美,而是一种温婉大气的模样,所以笑起来的时候含蓄而温柔。她的微笑奇异的安抚了狡啮慎也心中的焦躁和挣扎。

    之后栗子轻巧的引开了话题,她主导着两人的谈话,一开始狡啮慎也皱着眉,看似心不在焉,偶尔会唔,嗯几声回应着,后来也许是气氛实在是太融洽,最后狡啮慎也似乎也忘记了刚才两人之间的不愉快,这个问题虽然并没有急着解决,可是已经种在了狡啮慎也心里。

    饭后栗子帮着狡啮慎也收拾了碗筷,两人共同在厨房里有说有笑,安迪觉得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觉得兴致缺缺的趴在沙发上。

    她对于栗子没多大感觉,但是坦白来说,安迪不会喜欢过于聪明的女人,不过这一切和她没关系,那是狡啮慎也自己的生活。

    狡啮慎也现在也不小了,安迪都看着狡啮慎也自己手动服务解决问题不少次了,毕竟让一个男人到28岁都没有……是在是很凄惨不是吗?

    安迪记得吉尔伽美什从第一次有生理现象后,各种男女就不断的被输入他的宫殿中,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呵呵……*丝狡啮慎也。

    后来两人坐在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栗子并不太喜欢安迪在室内,所以留了没多久,就起身告辞,在门口处,栗子突然高兴的转过头来,说是有两张影院的电影票,正是狡啮慎也之前一直很感兴趣的题材。

    栗子刚拿出票,却没有站稳向前倒了过去,狡啮慎也下意识的伸手去接,正好抱了个满怀,栗子抬起头的时候,两人几乎面贴面,顿时两个人都愣住了。

    狡啮慎也怔怔的看着栗子近在咫尺的面容,似乎没料到这种情况。栗子也是微微一愣,她睫毛颤动了几下,踮起脚似乎要去亲吻狡啮慎也。

    安迪原本趴着的,结果发现门口那边有情况之后,立马就抬起了狗头,两只耳朵倏地起来,一双一眼炯炯有神盯着那边正在进行人类交}配之前的行为,她越发觉得狡啮慎也倒霉了。

    就在栗子的唇要碰到狡啮慎也的唇的时候,狡啮慎也突然抬起了手盖住了栗子的眼睛,栗子一愣,显然并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遮住栗子眼睛的狡啮慎也表情疲惫,看起来像是不眠不休了几周,他叹了口气,气息从狡啮慎也胸腔中涌出,散落在了安静的房间中。

    栗子正困惑,不知道狡啮慎也为何要盖住她的眼睛,就在这时,她感受到柔软的唇印在了她的额头上,小心翼翼而温柔的停在她的皮肤上。

    男人亲吻的位置,代表了他对她的心态。

    狡啮慎也在亲吻栗子的时候闭上了眼睛,等他收回自己的手的时候,眼睛里面已经清楚的恢复了清明,他嘴角挂着如常的微笑,看着迷惑不解的栗子,他挑唇加大微笑,似是无奈的说道,“电影很不错……也许……我们……没办法在一起。”

    栗子微微一愣,她并没有想到狡啮慎也会这么快的就给出答案,毕竟两人如果相处久了,之后狡啮慎也总会选择她的。

    她在想到自己要和一只狗并列于狡啮慎也的心中时,就觉得不是很舒服。

    毕竟宠物再喜欢相处的时间再久,也终究比不上人。只是没想到,狡啮慎也在最后一刻,竟然做出了决定。

    她察觉到了他的亲吻中包含的感情,正因为如此,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才会有些惊讶。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其实……我也挺舍不得。”狡啮慎也说的很坦率,眉头依旧诉说着他的无奈。可是他的眼神清明而坚定,不见一丝动摇,原本充斥在他眼中的宠溺和缱绻似乎被他压制在了心底。

    “不过……果然还是没办法把玫瑰那个家伙仍在一边不管,所以……还是这样吧……如果之后相处久了……”狡啮慎也微微一顿,他俯视着栗子安静的脸,笑了一下抬起手揉了一下栗子的头发,“所以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栗子挑唇看着狡啮慎也面容无奈却释然的表情,心里知道狡啮慎也已经做了决定,她笑的意味深长,最后点了点头,“那么之后尽量少见吧,狡啮君。”

    栗子说完就离开了。

    狡啮慎也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安迪原本以为会看见什么法式热|吻之类的情节,到时没想到发现了大逆转。

    狡啮慎也的果决让安迪出乎意料,她认为狡啮慎也会优柔寡断,甚至是选择逃避,知道问题严重到不得不解决的时候,才选择去正视。

    狡啮慎也比她想的要理智,他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并且成功的维护他。

    狡啮慎也双手插在口袋里,背对着安迪而立,日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他在栗子走之后表情就沉寂了下来,显然他并不是脸上表现的这么云淡风轻。

    记得他还拍着安迪的狗头笑着说,“将来说不定还会结婚……”

    如今黄了,还是狡啮慎也自己做的决定。总之狡啮慎也心里和被掐了一下似的。但是好在心里不舒服,但是他却不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

    类似于那种会犹豫会挣扎,但是其实他早已在最初就知道该选择什么……而那短暂的犹豫反而是逃避或者像消极的抵抗,但是人总是要做出决定。

    狡啮慎也皱着眉看着门,等着回过头发现安迪正用一种鄙视的表情看着他的时候,顿时心中的烦闷像是一个气泡被戳破了。

    狡啮慎也光着脚几步就跳到了沙发上,震得安迪差点滑下去,好在她一爪子勾住了沙发皮套,还未等她稳住身形,就被狡啮慎也一把捞在了怀里,两只大手揉搓上了安迪的狗头,将安迪的脸勒除了各种滑稽的表情。

    安迪:==

    就在安迪要反击的时候,狡啮慎也突然抱住了安迪,他把脸埋在安迪的狗毛里,含糊的说道,“你可让我赔了个女朋友啊,将来没人给洗衣服了……你可给我少点糟蹋,别随便把我衬衫扔在地上踩了。”

    安迪沉默不语,她的眼眸极冷的看着窗外。

    哪怕狡啮慎也这么做了,安迪心里也没有任何的起伏。狡啮慎也向她展示了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安迪不是瞎子,她并非看不见这些温柔和温暖。

    只是……人性中的温暖好与坏,都与她无关,也许她可以不愤怒的反击甚至是恶意的摧毁,可是……心里却了无波澜。无论他人是好是坏,无论温暖和希望多么美好,对于安迪来说……没有意义。她能做的只有旁观。

    她不会惊讶于自己冷漠,并觉得这才是最正常的。

    狡啮慎也和她永远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们两个相处的时间也不过是短短十几年,之后他会死去,化为一抔黄土,而安迪会继续走下去。

    安迪一手戳在了过去自己的额头上,身后的人脆弱的趴在安迪的背上,她的眼睛紧闭着,但是安迪却知道她在想什么,所以她眼眸微冷的对她说道,“你不应该去想。”

    身后的自己绑缚着巨大的锁链,也许身后的自己沉重的如同千斤巨石,但是安迪希望过去的自己可以一直沉睡着。

    我爱着你,但是……我怕你会给我带来困扰。

    所以,一直安静的沉睡下去,之后的路交给我。

    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也许前面的路没有终点,又或者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固执的行走。

    当一个人得不到肯定,甚至是她不知道自己干的事情有什么意义的时候,便极易失去坚持下去的毅力。

    安迪将自己的手放在过去自己的脸上,过去的自己蜷缩在她的身旁,表情脆弱而无助,看起来柔弱的像纤细的树苗。

    没有谁可以真正的无坚不摧,区别在于……他如何处理脆弱。

    安迪知道过去的自己在想什么。

    她知道她最初是有着满心的温柔和无助,天真甜美的想着:如果遇到一个人,就要好好相待。

    她知道她无论多么嘴硬看起来多么阴骘,内心还是温柔的。因为她的壳子只要相处够久就能够被轻而易举毫不费力的剥下,毕竟她只是无助和懦弱的小女孩。

    这个世界上最多的就是容易被骗内心柔软的小女孩儿,因为她们无论多么自诩坚强无论在最开始拒绝还是冷漠,都无法隐藏内心真正的对温暖和爱的呼求。

    她想要珍重的对待每一个人,那个时候她的铠甲还没有裹住她的心脏,只是赋予了她看起来极为不好接触的外表。

    其实只要接触就知道,这不好接触的外表防御力底的可怜,几乎你轻轻一戳,就能戳进她的血肉里,让她疼得掉泪。

    这样的人是最值得怜惜的,她们充满了温柔和挣扎,还有自卑和哀伤,在冷漠高傲外表下的一颗鲜活跳动着的充满着对温情的希冀。

    可是如今在安迪看来却觉得没有意义,她最终会离开,而其他人的生活还是会继续,所以并不需要她满怀期待或者是感动的去接触。

    不是故作矫情,也不是无病□□。

    只是……没有*。

    如果爱和恨都不在,甚至连愧疚也在最后演化成一种轻微的感觉。

    她已经为白兰复仇,她也杀了很多人,杀到她现在对生命对不会有任何怜惜。

    她看着过去的自己苍白病态的面容,无声的笑了,在她说了不许她想之后,过去的自己流出了眼泪。显然是觉得如今的她过于苛刻,毕竟那些问题对于她来说是那么重要。

    她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无非是……是不是如果她等的久一些,沢田纲吉就会在犹豫过后选择她而不是京子,毕竟他们是亲人……有着京子都无法超越的十几年的相伴。

    无非是……是不是其实她也是有不被抛弃的可能,只要只要……她等的再久一些,只要她再坚持一些,付出的再多一些。

    就像……狡啮慎也,他犹豫了……但是他最后选择了她。只要她在和人相处久一些,她就不会被拒绝,只要她耐心一些,只要她多相信一些。

    这件事情对于过去的她来说是多么值得欢呼雀跃,多么的让她感动的想要哭泣。

    安迪知道有些选择从来就不是平等的,而她一直都被放在一个很卑微很卑微的位置上。

    安迪厌恶属于过去自己的软弱想法,但却不会对过去的自己口出恶言,她觉得过去的自己会这么想一定是源于如今自己的弱小和丑陋。

    如今在这些想法都没有意义,在安迪看来。

    安迪不知道过去的自己为什么如此害怕被抛弃,如同一个获了被害妄想症的病人一样,一直觉得别人会伤害她。

    她伸出双手抱住过去的自己,像是抱一个孩子一样,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看的见她身后巨大的锁链。

    “你……为什么害怕被抛弃?”安迪也许并不了解自己。

    [是不是其实她也是有不被抛弃的可能,只要只要……她等的再久一些,只要她再坚持一些,付出的再多一些。]

    第二个问题安迪不知道过去的自己在问谁,她像是在质问所有抛弃她的人,可是安迪并不觉得自己经历过很多次抛弃,那么……她是在问谁,又是想要得到谁的肯定?

    她没有得到答案,但是她直觉的意识到,这并不局限于沢田纲吉。

    当然她没有得到答案,所以她突兀觉得自己问的问题有些多余,毕竟天性中的没有安全感是无法改变的。

    因为只要关于抛弃的情绪,过去的自己就会绝望的颤抖。

    安迪将这种性格中的敏感和残缺归结于天性如此。

    在安迪背负着过去前行的时候,并不知道她错过了这一次探究的机会,而蛰伏在心脏中的暗伤悄无声息蔓延,将自己的领地扩大了不少,黑色的液体从根茎流入了那开的妖冶的恶之花中。

    之后狡啮慎也安静了几天,便立马又恢复了常态,话也多了起来。说他工作里的一个前辈很照顾他,人也很好。

    两人齐心协力破了不少案,抓住了不少色相浑浊的人。

    可是好景不长,狡啮慎也回来的越来越晚,眼圈下的黑色也越来越重。

    安迪看新闻的时候,发现最近经常出现各种失踪人口的报道,更有趣的是,没几天,失踪的人就被发现尸体。他杀,且死亡方式十分的……具有艺术性。

    又过了几个月,狡啮慎也回来的时候脸色苍白,整个人心神不宁,看起来似乎也有些不对劲,他的衬衫上带着点血迹,黑色的制服裤脚沾了泥土。

    狡啮慎也第一次抽烟,他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微弱的火光在黑暗中格外的亮,狡啮慎也第一次抽的时候咳嗽了几声,可是后面几根就慢慢的习惯了香烟的味道。

    狡啮慎也靠在沙发背上,坐了一晚上。这一晚他不眠不休,地上落了几个烟嘴,等黎明的光射|入室内的时候,狡啮慎也将嘴里的烟嘴扔掉,这个时候房间里已经充满了烟味。

    他表情憔悴,声音嘶哑,“佐佐山光留……死了。”

    安迪日记第九十六页:

    我不会感激狡啮慎也做的一切。

    ……

    如果有一天……我有能力助他,在不伤及自己利益的情况下,我不介意顺手为之。

    如果威胁到我……

    狡啮慎也……还是你去牺牲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