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安迪 > 第240章 利威尔:过去与现在(一)

第240章 利威尔:过去与现在(一)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城后,利威尔一言不发,径直进入了房内,法兰留下处理其他事情。

    法兰在和埃尔文报告的时候,情绪已经平复下来,但在说到莫德死亡后,依旧难掩悲痛之色。他在报告完后回到自己房间的途中,经过利威尔的房门,他犹豫了半晌,终究没有打扰。

    利威尔将莫德的头颅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脖颈断掉的部分发出了暗红,莫德眼睛微闭,嘴角有笑。即使满脸血污也没有让他的笑容褪色分毫。

    利威尔怔怔的看着莫德安详的脸,终究没忍住,落下了泪。他想从未见过莫德这种微笑,这种放下一切,再无挂心之事妥协一般的微笑。

    十几年的相处,让利威尔从莫德的行为举止中了解到,他对活着这件事情,有一种让人心惊的淡漠。

    莫德在为什么担忧,在为什么焦虑。

    终其一生,利威尔都无法明白,在他濒临死亡时,告诉他人死之后就什么都没有的人,为何会对于自己的生死,抱有截然相反的态度。

    母亲死后,莫德平静的说,“死亡不一定比活着糟糕。”

    那么现在呢,莫德?

    你是因为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才露出了如此释然的笑容吗?

    莫德,你为此而感到开心吗?

    利威尔睁大眼睛,不然眼泪模糊视线,他看着莫德残留的头颅,久久不动。

    寂静的房内,没有人回答他,而那残存的笑容,却又像是在回应他的问题一样。

    利威尔很不安。

    房中只有他和妈妈,以往亲近的妈妈在生病之后,脾气变得喜怒无常,虽然原本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每次莫德独自出门的时候,利威尔都会十分忐忑。虽说出去找食物是一件十分辛苦的工作,但是利威尔想,也许他也更想去外面,而不是独自一人留在家里,但是妈妈需要人照顾。

    母亲的脾气本来就不是很好。他和莫德生下来没有见过父亲,只有她一人维持两人的生活,十分劳累,经常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脸色阴沉,一声不吭。脸上的阴郁让利威尔感到害怕。

    自从她病了之后,一直潜藏在她心底的黑暗情绪爆发出来,利威尔首当其冲。

    在被推倒在地上的时候,利威尔一瞬间有些愣怔,他恍惚的看着地上滴下的鲜血,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妈妈?”

    “滚!”

    “你们这两个累赘,如果不是为了你们,我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孱弱的女人拿起身边的杯子,向着利威尔狠狠扔过来,利威尔此时终于反应过来,他慌忙的后退,杯子在脚边炸裂,碎片溅到他的心里,咔擦一声,心脏很疼。

    利威尔神色不安,他脚向前了一步,在触及到母亲阴鸷的目光时,又瑟缩的退了回来,额头的鲜血顺着皮肤流进了眼角。此时利威尔眼中的世界变成红色,母亲怨恨的神色也变得猩红。

    “都、都是你们……”

    “妈妈……”

    “如果不是为了你们,我怎么会……”女人脸色苍白,枯干的头发毫无光泽,如同杂草,她喋喋不休的说,怨恨着。

    终其一生,女人不会老的,只有刻薄歹毒的唇舌。特别是在伤害亲近之人时,更显锋利。

    “我当初就不该生下你们……”

    “如果不是你们,我……”

    “你们毁了我……”

    “为什么死的是我……”她眼神散发着幽光,干瘪的身体里只留不甘,指甲狠狠的拽着被子。

    “妈妈……”利威尔很小声的叫了一声,眼泪顺着下巴滴滴答答的往下落。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来自母亲的责难,愧疚和无言的伤心开始溢出,他的眼底充满了泪水。他想安慰她,但是却又怕自己的行为冒犯了她,让她更加愤怒。

    “对不起……”面对来自母亲的怨恨,他虽然难过,但是仍然想要安慰生气的母亲。

    母亲趴在床上,她的嘴唇不停的开合,利威尔不知道她说了多久,他只记得每一个字,都像是要将他的心穿碎,每一句话都刺耳的让人想要堵上耳朵,每一个表情都让他想要闭上眼告诉自己来自母亲的怨恨是他的错觉。

    像是整个世界都扭曲变形,向他压了过来,母亲的脸也开始扭曲,她的脸无限的拉长,最刻薄的如同一条线,眼睛是渗人的黑色。

    利威尔不敢闭上眼睛,不敢堵住耳朵,所有的咒骂像是一把刀要将他搅碎,他的眼睛关不上,生怕合上眼睛会有更大的灾难向他扑过来。

    女人一直在咒骂,她咒骂这个世界,憎恨地下所有的人,痛恨抛弃他们的父亲……

    母亲的愤怒和憎恨如同海水,扑面而来,利威尔几乎要被淹没,但是他努力的站在原地,哪怕海浪再猛,他也没有后退,他努力的接纳一切,试图让她可以不再生气。

    “对不起……妈妈……”他瞪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床上的女人,不让眼泪模糊了视线。

    骂了太久,女人突然开始哭,她哭的歇斯底里,涕泗横流,呜咽声压抑而钝重。

    “对不起,利威尔。”女人喃喃的说,“对不起,利威尔……不是你们的错……”女人呜咽的说,“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原谅我,原谅妈妈,好不好,利威尔?”

    “恩。”利威尔被母亲抱着,他抬起手抹去女人流下的泪水。他已经习惯了母亲在暴怒之后道歉,他也习惯了母亲都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习惯了母亲突然的暴力。

    妈妈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她只是无法控制自己。利威尔这么告诉自己。

    所以每次在女人情绪失控的时候,利威尔都没有逃走。

    这些莫德并不知道。

    每次莫德在的时候,母亲都在睡觉,而莫德又很少过来看沉睡的母亲,因此这些只发生在利威尔身上。而有的时候,莫德像是能巧妙的捕捉到暴风雨的前兆,一点声响莫德就会立马出门。

    每次莫德主动离开,利威尔就知道,母亲又要失控了。

    曾经利威尔羡慕过莫德这种察言观色和对危险的未卜先知。

    莫德总能够通过任何蛛丝马迹中,敏感的捕捉到女人的情绪欺负,特别是带有攻击性或伤害意图的变化。

    白天拿着毛巾给母亲擦脸的利威尔,会担心床上的女人是否会突然醒来,对他拳脚相向。

    利威尔胳膊靠近肩膀的地方,有着青紫的掐痕。在做完这一切后,她也会同样的道歉。最后利威尔已经可以做到不再因为母亲刺耳难听的话哭泣。

    有一次女人力气太大,利威尔的头直接撞到了桌角,顿时血流如注。他只能用水将鲜血洗净,过了很久伤口才停止流血,受伤的地方已经失去了知觉。只是伤口旁边一圈都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疼,利威尔的眼睛也受到了影响,他觉得头上像是有一个巨大的肉球,压迫着眼皮,让他无法睁开眼睛。

    利威尔在镜子前看了很久,额前的头发巧妙的遮挡了额头的伤口。他下意识的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遭受了这样的对待,他潜意识里觉得,即使莫德知道,除了笑话他之外,不会做其他事情。

    利威尔以为莫德如同往常一样,不会发现异常。但是这次从外面回来的莫德盯着他的脸看了很久,直到利威尔不安的转开目光。

    利威尔显然并不知道莫德对于血腥味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敏锐,也低估了他对自己领地内一切生物的熟悉和观察。

    莫德走过来掀开了他的额前的刘海,头发蹭过伤口,顿时让利威尔一阵抽气。

    “疼吧?”莫德幸灾乐祸的笑道。

    “……”

    果然。

    利威尔抿唇,一声不吭转身。

    “利威尔。”听见莫德叫他,他转头,看见一个黑影向他抛了过来,利威尔被吓了一跳,慌忙的接住,接住后一看是一小瓶酒。

    “消毒会吧?”

    利威尔愣愣的点了点头。他想那个时候他的表情一定很傻,因为莫德嗤笑了一下。

    莫德笑完,转身回了房间。

    利威尔低头握着瓶子,突然眼泪啪嗒一下滴到了瓶身上面。

    利威尔用手背蹭了蹭眼睛,努力瞪大眼睛,不让眼泪滴下来,他无论如何努力,都控制不住从心底涌出的温暖。

    他以为莫德不会知道,他以为他不会关心,但是在摸到这小瓶酒精的时候,利威尔觉得心里火热。

    谢谢你,哥哥。

    利威尔所遭受的暴力并没有持续太久。

    妈妈死的时候,利威尔依然感到难过。

    在她还活着的时候,利威尔曾经想过,什么时候妈妈才能停下对他的伤害。得不出答案,想到未来将要一直遭受暴力,他就觉得有种无法诉说的压抑。

    是不是她死了……

    虽然这种想法曾经闪过他的脑海,但是在真正失去她的时候,利威尔还是哭了,他想其实在自己心里,他虽然怨过母亲的发泄和咒骂,但在她真正闭上眼睛的时候,利威尔反而觉得难过要远大于他的委屈和不甘。

    他有一点恨她,但是他还是爱她的,而且爱比恨多。

    虽然她对自己不好,可是利威尔此时还是由衷希望母亲能够活着。哪怕她躺在病床上什么都无法做,但是作为唯一的长者,她就像是家中的支柱。此时她一丝,除了对亲人死亡的悲恸,还有对未来的迷茫和恐慌。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小的蒲公英种子,风一吹,就不知道会飘散在哪里。

    “妈、妈妈……”

    利威尔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断断续续的呼喊着她,也许这样他就可以拒绝母亲不在的事实。

    女人弥留之际,经常会用怨恨复杂的眼光盯着自己和莫德,利威尔习惯了她施加在身上的暴力,常常忐忑而畏惧,只在母亲昏睡的时候才敢靠到床边。但是他还会惴惴不安,生怕她会突然睁开眼给他一个耳光,打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利威尔很后悔,他想如果他能多在她身边就好了,是不是她打他的时候他不躲开,骂他的时候他不装作不在乎的模样,她就能快乐一点,就可以活的久一些。

    “对不起,利威尔,原谅我,还有莫德……”话没说完,就断了气。

    利威尔猛地抓紧她失去了力气的手,眼泪汹涌而下,他把脸贴在母亲的手背上。

    “呜——”

    “呜呜——”

    “不要死——”

    “妈妈,不、不要死……”

    那个时候他在哭,莫德站在他身后,安静无声。

    利威尔想妈妈还是很爱他,虽然她怨恨自己。

    在她责骂打自己的时候,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如果她爱他,还会恨他,还会打他。

    但是现在这些对于利威尔来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不想要妈妈消失。

    利威尔转过头,看见莫德盘腿坐在凳子上,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他下意识的向他求助,泪眼模糊间看见莫德表情淡漠。

    莫德没有说话,平静的回视。

    利威尔被他这么一看,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莫德就淡定的被他这样看了很久,在利威尔认为莫德不会理会他的时候,莫德伸展开腿,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他走到母亲的床边,用被子将女人的尸体卷起来。

    “过来搭把手。”莫德对利威尔道。

    利威尔不解的看着莫德。

    “埋了土里。”莫德话音声音过于平静,就是这如同冷漠的平静,让利威尔眼睛中又蓄起了泪水。

    莫德蹙眉,不再指望利威尔。

    最后利威尔忍住眼泪,帮着莫德一起把母亲的尸体搬到了房间外埋了。

    那时莫德无论发生什么都十分冷静的形象,便深深烙印在了他心中,并且随着两人相处年月日益增加,这一形象也越加深刻起来。

    利威尔每逢母亲忌日的时候,都会到埋葬母亲的地方去看看。

    “今天是妈妈去世的日子,莫德,我想去看看。”

    “哦。”莫德这个时候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口,听见利威尔的话头也没回,“拜拜。”话落另一只脚也出了门口。

    “你不去看看她吗?”利威尔有些生气,沉着脸问。

    这个时候莫德依旧没回头,平淡道,“尸体没什么好看的。”察觉到了自己被他的冷淡激怒,莫德转头,表情十分淡漠,眼眸漆黑,如同黑色深潭。

    “人死了就是死了,她早就消失了。即使去看也没用,还沉溺在过去吗,利威尔?果然小鬼就是软弱。”

    利威尔被莫德堵的说不出话。

    莫德对于生死总是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冷静和理智。他似乎更加清楚死亡意味着什么,那时利威尔无法反驳,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莫德的话虽有道理,但是利威尔仍觉得有违和之处,可惜那时太小,他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去回答莫德这种过分客观理智的说法。

    利威尔那时只觉得,和莫德相比,自己在处理事情上仍然太过软弱,例如面对伤痛。利威尔忍耐了很久,才渐渐的走出母亲死亡的悲痛,但是莫德似乎在母亲呼吸停止的瞬间,就立马理智的接受这个事实,顺带将死亡这件事抛之脑后。

    后来利威尔想,莫德置之身后的可能不仅仅是死亡这件事本身,还有死去之人在记忆中的存在,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删除。

    我无法做到,莫德。我终究无法忍心将过去埋葬,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个人的心究竟要有多坚硬,多坚强,多冷漠,才能将生命中的人,一点点的擦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漫]安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凹凸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凹凸蔓并收藏[综漫]安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