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然而,有这四个字便足够了。这样庞大的生气阿箫原以为是水下有灵脉,却不曾想乃是有先天灵物。须藤心若是在水底,那必然有进入的入口。

    阿箫他们便准备了起来,避水的物件需得收购,防身的宝器得预备上,卜筮的用具统统带上。如此这般用尽了几人身上所有财物,此次这般去,不成功便只能成仁啦。

    七日后,阿箫特意挑了个好时辰,便同阿玄和封年三人去了临虚湖。阿箫使了避水符,封年穿了蓝波眺荡衣,而阿玄则攒了一支碧浪簪,如此,三人便下了水找寻须藤心所在之地。

    临虚湖湖水从天上往下看,便犹如一汪澄蓝澄蓝的玉碗,泛着淡淡的幽光。水下的能见度也不算高,阿箫三人只得一点一点的找,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也渐渐的暗下去,阿箫的心里不由得开始着急起来,今日若是过去,虚湖的水位便又会升上去,这林间的凶兽就会再次在虚湖便活动起来,那时候,就不如现在这么悠闲了,而自己的身体也不知能撑几个七日。

    这么想着,他脸上就多了几分怅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心人,难道却要毁在这破烂身体上了吗?!阿玄在远处看着,心中不由得一痛,心疼起来,不再迟疑,引着阿箫朝着虚空传送阵去了。

    “咦?”阿箫于阵法上还是有些天赋的,殷玄黄将将把阿箫引到阵法附近,阿箫便发现了端倪,伸手拉住阿玄的手,阿箫停了下来,“等等,此处似有玄机。”

    阿玄嘴角挑起微妙的笑容,“哦”了一声,便停了下来。

    此处依然到了虚湖水底,黑漆漆的淤泥遍布,随着湖底的地势起起伏伏,碧色的海草随着水波轻轻飘荡。本来阿箫并未将此处放在心上,然他终究是从此处上方游过。一瞬间竟有一种温暖的气流流过周身,令阿箫不由得停了下来。既然起了疑心,阿箫便细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一望不由得大喜:“这是一处阵法!”

    又细细研究了一会儿,阿箫将封年和阿玄叫到自己身侧:“我看此阵法是一处传送阵,也不知是否是那‘须藤心’所在之地,也不知是否有危险,我三人此去只得自己小心了。”

    待准备好,阿箫左右手各拉这一个,便冲进了阵法。只见绿光一闪,三人就不见了踪影。

    定风坡中,须藤喝茶的手一顿,摇摇头,露出一个肉疼的笑:“终是进去了。”想到再过不久,那须藤图便成了别人的法宝,须藤便不由有些肉疼,这先天法宝到如今难得一寻,得一件少一件。还没肉疼完,就看见小须灵又在漫山遍野的抓小妖精玩儿,气从心起,大手一探,抓着小兔子精耳朵玩的小娃娃便被按在了须藤壶的腿上,肉肉的小屁股又挨了揍。须灵先是楞了一下,接着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叫一个凄惨。

    须藤又心疼了,赶紧抱着哄:“好啦好啦,爹跟你玩呢!跟你玩呢!”

    不管须藤壶多心疼,如今阿箫三人却是入了须藤图的阵心了。只不过若真想得了这须藤图认主,虽有现主人小须灵的帮忙,也需得自身努力。

    阿箫入了阵心,只觉得周身一空,眨眼间的功夫便到了另一个地方,只是身边没有了阿箫和封年。

    这是一处小院,院中有一株葡萄藤,尚未成熟的绿色果子满满当当的挂了整个枝条,风吹来,便滴溜溜的晃动,可爱至极,那藤下有两把躺椅,旁置了个矮几,上面摆了一坛子酒,酒香绵延,熏得人微醉。

    阿箫只觉得这小院中的场景净是如此熟悉,仿若他在此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由自主的,阿箫迈步朝那躺椅走去,一扬衣摆,便躺了上去,大小恰如其分,仿佛自己真的是此间主人。只有一点——自己其实并不好酒,若是摆上一壶茶更好。

    恰在阿箫疑惑的时候,那正对着躺椅的一间屋子忽的开了窗,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阿箫眼前。那张脸庞华美细致,一袭青衫犹如天边的云彩,华光无边,姣姣若明中月,是一个书生,那脸上带着无奈又讨饶的笑道:“好一个阿箫,便又在这里馋我!这次又叫你找着了什么好酒?!勾的玄连书都念不进啦!”

    “阿——玄?”西门吹箫疑惑的叫到。

    那书生从屋中走出,边走边笑道:“怎么啦?不认得啦?”

    然而随着他的走进,吹箫却悄悄的戒备起来,虽然长着从一张脸,然而,阿箫却不认为阿玄会对此处的境遇如此自然。唯一的解释便是自己已然陷入了幻境!

    阿玄像是没感觉到他的戒备一般,自然的走到自己身旁。伸手便取了酒坛,到了两杯,不待阿箫邀请,便一饮而尽,神情露出些许满足:“啊,是黄渠酒呀……自上次喝已然过了好久个月数了!唔,口感绵软,细细醇香,十年黄渠,好酒!”

    阿箫如今不知现下是什么光景,只是顺着眼前的说:“是吗?如此箫也要好好尝尝了!”话虽如此,阿箫却不曾动手去取,谁知这酒水中有没有什么玄机。好在这个殷玄黄也并不在意,自己躺在椅子上一杯杯的品尝,不需多少时辰,便下去了半坛子。俊美的脸上一片闲适舒服,淡淡的笑容叫人看着心中泛起微甜。阿箫虽知这必然不是真的殷玄黄,然看到一模一样的脸上泛起如此悠然恬静的神情心中也不由的放松几分,口中不自觉便出了声:“酒可就只一坛子,阿玄若是喝光可就没有啦!”

    那书生手便一顿,颇有些不情愿的放下:“阿箫也真是,不知打哪里得来这么多美酒,只给看不给喝,那阿玄多可怜!”

    这人居然还撒起娇来了!西门吹箫目瞪口呆,然看着和心上人一模一样的脸上带着全然的亲近,阿箫又不由得心软。

    还没等阿箫再说什么,那个殷玄黄便珍惜的把酒盖重新覆上,珍惜的放了起来,又道:“玄可是听阿箫说,要给玄酿新酒的。这黄渠不给多喝,那酒阿箫可要多酿些!”

    我哪里会酿什么酒!阿箫口中笑应着,心中却道。

    随后,这书生又拉着阿箫作画,手把手的教,口口声声说着是阿箫叫的,乃是酒钱。

    一开始西门吹箫是抱着戒备又玩笑的心态应对这个‘殷玄黄’的,然而随着两人的相处,阿箫心中的疑惑却越发的多了。不论其他,这幻境中的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仿若自己是真的在这个叫做大雍的王朝,和一个叫做殷玄黄的书生相交甚笃,甚至于如同爱慕自己身旁的阿玄般爱慕着这个书生‘殷玄黄’。

    他心中不其然间忆起自己对于和封年表兄弟身份的怀疑,对于自己记忆中来临虚城之前生活的怀疑。一种寒气自心中升起,难不成,如今自己正在经历的‘幻境’才是自己真正的经历吗?

    不,不对,若是这幻境中的事情才是自己的真实经历,阿玄又怎么会是一个书生?阿玄分明是有修为的!修士修为可以消失,但灵根却不会从无变有,眼前这个‘殷玄黄’绝对是没有灵根的普通人呐!然而,自己心里的感觉,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熟悉,甚至于有时候,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事情他都能说出…….这又如何解释?!还有一事,此处若真是守护灵物‘须藤心’的幻境,为何到如今却又没有一丝危险到来?

    越想阿箫越是心中烦躁,气脉中的生气涌动,翻涌的阿箫心中难受,不由狠狠的拍在桌上,那书桌微微颤动了下。接着,却产生了叫阿箫震惊的变化。那木色的桌子从桌角开始变成了绿色,一种生命的气息蔓延开来,那绿色缓慢却坚定的朝着整个桌面蔓延开来,然后到桌脚,一个小小的嫩色小芽自桌腿伸出,颤巍巍的伸展了身躯,慢慢越长越大,一个枝条从两片叶片中伸长,然后一个小小的青色花苞羞涩的在枝叶中长出,慢慢的变了颜色,淡粉色的花瓣绽开了。慢慢的,一盏茶的时间,眼前的桌子竟换发了生机,仿若是真的树木长成桌子的形状,且仍在茁壮成长。

    阿箫慢慢的瞪大了双眼,看看自己的手掌,闭了闭眼,想起方才那一掌中的雄厚生机,这是自己不曾有的境界,他心中不由一颤。就算是在幻境中,一个人的修为也不能从无变有,从少变多,唯一的解释便是,也许他现在出手的才是自己真正的境界!那么,也许这并不是‘须藤心’的守护大阵,而是须藤心的功用,助人破除幻境!

    换句话说,在临虚城生活的日子,很有可能是假的!

    假的!那么,阿玄也是假的?!这个书生‘殷玄黄’才是真正曾经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人物?临虚城那个是幻境假造的吗?是自己太过思念心上人的缘故吗?!那么,这个书生‘殷玄黄’究竟……有没有爱慕自己!临虚城的阿玄与自己相恋是……自己的妄想吗?

    阿箫思及此,身形竟不由得晃了几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