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46章 更新

第46章 更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殷玄黄见他如此,便知道阿箫定是猜着了些许端倪,也并不急于解释身份,只拉着他直直往玄黄精矿山上飞去,不久,眼见着那赤黄赤黄的山体就在眼前了,阿玄的弥天云却并停下,竟直直的朝那坚硬的山体撞去,阿箫虽吃了一惊,但并未失态,阿玄又不是傻子,难道还会还会做自己撞山的蠢事吗?

    果不其然,当弥天云接触到玄黄精矿的瞬间,阿箫便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浇了一层凉水,薄薄的附着在身上,然后,那山体便像是不存在一般,一行人便轻而易举的融入了进去。

    西门吹箫眼前一暗,接着又是一亮,便已然立在一座空旷的大厅中,说是厅堂,倒不如说是个小小的广场,四周仍旧有凹凸的矿体,头顶是根根直立的玄黄精矿笋,只地面宛若镜面一般平坦,赤黄的一片,人走在上面便能看到自己的身影。此地一片空旷,唯有这小广场正中,凸起一个小小的台子。

    殷玄黄收起了弥天云,放开了一只抓着吹箫臀部的手,牵着他朝前走:“此处乃我的府邸,你体内有玄黄印,在此处,箫即便不需玄黄印,也可行动自如。”

    吹箫低头一看,身上的玄黄衣果然已经褪去,既然阿玄说此处安全,那吹箫也不客气,直接朝着小广场中央的台子走去。一边走,一边惊叹,如此旁大的玄黄精矿脉,若叫世人知晓了,即便这里是无边海的最深处,也少不得宛若飞蛾扑火般而来。而与此同时,他甚至发现,这地面上的玄黄精矿随着同小台距离的缩减,颜色越发的深邃,而那小台颜色更是浓郁的近乎赤红,进了吹箫才发现,这小台子竟是一个碗状,那最凹处,色泽竟赤红的近墨色。

    阿玄走近,用手触摸那下凹处,微微一笑,转头看向阿箫:“这便是我诞生的地方。最初,这里就只是海水,我落在无边海的最深处,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有了这小小的石台,托着我,接着就是这个洞体,而后,慢慢的,慢慢的有了这座山,这个过程很漫长,无边海的霸主都不知换了几凡,这周遭的境况也不知变幻了多少,唯有此处不变,这里是整个立林界的最低点。所以,我便只能诞生在这里,负责镇压天地煞气,稳固刚成型的立林界。”

    吹箫浑身一震,一眨不眨的盯着阿玄看,心中有所猜测是一回事,如今亲口得到验证又是另外一回事!那可是开天九宝之一的玄黄石啊,要是拿上辈子来说,那就跟盘古的开天神斧是一个级别的存在。可如今,这人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身旁。

    吹箫忍不住伸手去碰触阿玄的脸,温热而真实。

    阿玄却被吹箫此番傻乎乎的样子弄的发笑,他握住吹箫的手:“箫可别摸了,是真的。”

    吹箫这才如梦初醒,不确定的问道:“阿玄便是玄黄石?”

    殷玄黄笑着点头:“我是。”他牵着吹箫,将阿箫的手按在那石台之上,“阿箫随我来。”

    去哪?阿箫还未问出口,眼前便忽而闪过一道白光,便失去了知觉。

    ……好黑,好暗……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些又是什么?讨厌的感觉……

    一年又一年,冰冷无比的气不断的涌进来,越来越冷……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吹箫清醒的时候,实际上是有些慌乱的,他所处的境地似乎有些诡异,他能清醒的记得自己是谁,可却又有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感受,仿若体到了旁人的人生。但,没过多久,他便平静了下来。

    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真的是在体味旁人的人生——这应是阿玄的人生,那样懵懂而纯白的意识,正是刚开了灵智的玄黄石。

    日复一日的生活枯燥到极点,吹箫只觉得阴冷,过了也不知几许,玄黄石的意识越来越激烈,随着修为的增长,它放出神识,整个立林界的大地上一片生机盎然,无数物种萌芽,又有无数物种死亡,悄然生长的绿苗,枯萎*的花朵,生物们争夺大地的资源,彼此厮杀、有相依相存,这世上每一刻都迸发着生命的绚烂花火。天地间诞生的无数生灵,或沉寂下去,或崛起,立林界的霸主换了一代又一代。

    玄黄石都一一见证,它产生了强烈的愿望,承担了立林界绝大部分煞气的它,也渴望能在这多姿多彩的世界中走上一走,亲自参与到那些物种当中去。

    那种对于世界单纯的期盼和喜爱叫吹箫震动,纯白且干净,玄黄石几乎是主动去吸取那些叫他难受的气来,日复一日的阴冷,而后又不知过了多少年,吹箫都几乎迷失在这种单调而枯燥的生活中时,而后忽然的,他醒了。

    吹箫张开双眼,一股沧桑的气息自他眼眸中散发出来,仿若行将就木的老人。阿玄看着他,握住他的手,轻声的唤他的名字:“阿箫,阿箫,阿箫……”

    宛若刚缓过神般,吹箫怔楞了一下,那股叫人心惊的沧桑迅速的从他的眼中褪去,长长的睫毛扇了扇,他露出一个恍然若梦的神情,然后终于恢复成之前的样子。但阿箫清楚的知道,自己终究是有什么不同了,他的心境修为增长的厉害,他能保证,若是生气足够,他便是一只修炼至出窍期都没有任何隐患。这是非常非常巨大的颈部,一时间,他不由的错愕至极,然而当视线接触到殷玄黄的脸时,他又隐约明白了什么。

    这人的额头上有隐约渗出的汗珠,眼中也有着疲惫,似乎刚才和什么人经历了生死之战似地,要让一个大乘巅峰的强者露出如此疲态,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有一种感觉——刚才那种奇妙的旅程,正是玄黄石做的。

    虽然阿箫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他的手触到那石台的时候,简直就像是进入了轮回,但只有灵魂经历了无尽的时间洗礼身体却停留在原地。

    这对他来说,完全有着说不尽的好处。修士修炼,若想走得长远,需的心境修为和灵气修为并重,甚至对于天赋者来说,心境修为更为重要,但心境修为,并非一日之事,许多时候,得需要时间的堆积,如今他却在短短的时间内做到了。这里除了开天之宝玄黄石又有谁能做到?!

    吹箫反握住殷玄黄的手,微微用力。那老妖怪一时间眼睛都亮了,阿箫可是原谅他了?不再计较了?!是吧?是吧!

    吹箫看他这副不自觉期待的样子,便由衷的想笑,此时此刻,非常奇怪的,那些对于殷玄黄不坦诚的怨恨,因被隐瞒而产生的痛苦,似乎都已经远去,再想起来,虽然仍旧觉得那时候的玄黄石非常的欠揍,可却不再产生强烈的痛苦,甚至于阿玄的身份,他的反常、可疑,都仿佛不再是问题。

    因为他的心很坚定,他的眼看得前所未有的清楚——这颗臭石头,不论最初的目的是什么,现在,他心仪自己,深刻的。并且,他不会伤害自己。

    也许,曾经的吹箫需要知道所有真相,才会安心,可现在的西门吹箫不用。

    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吹箫神色淡然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问了对方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而后呢?”

    而后?殷玄黄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吹箫说的是什么,便接道:“后来,天地圆满,天道降下大功德,依着多年的修为,靠着这些功德,我便化形了。”他虽有些遗憾没能带着吹箫接着经历自己的过去,可也明白护着一个人的神识在记忆中回溯是多么困难的事情,若非身处自己的诞生地,有玄黄金气护身,哪怕有大乘巅峰的修为,他也万万不可能带着吹箫经历如此之久的历程。

    可是,好像都没有什么用处。殷玄黄有些沮丧,他还以为吹箫的心境增长许多,兴许能将以前的事情放开,好叫他一亲芳泽。如今看来,他的心上人可比想象中的更加记仇。这可如何是好呀!

    吹箫敏感的察觉到玄黄石的忐忑,不由愉悦极了,如今心境修为的增长,最明显的好处便是,他现在能更加敏锐的察觉到周围的变化,尤其是在他刻意留心的时候。

    这颗臭石头不安了。

    西门吹箫伸手轻抚那石台,轻快的想,这种占尽上风的感觉,好极了,唔,还需继续保持,这块石头,得偿还自己曾经的痛苦。

    ……从某方面来说,殷玄黄想的没错,西门吹箫还就是一个小心眼爱记仇的家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