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跟我走 > 第51章 醋坛子

第51章 醋坛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小丘之上,阿箫已然不在,阿玄甚至连玄黄石都感应不到,仿若阿箫整个人从未到过这里,半点痕迹全无。阿玄脸色阴沉,脑中不断过滤着同他有仇怨的大能,计算着这到底是何人能在他和须藤二人眼皮底下将人掳走,随着时间推移,一个个人选被推翻,阿玄再也压制不住对阿箫的担心,悍然出掌,“砰”,一掌削去了远处一座山头。心中郁气稍减,阿玄双拳紧握,脸上恨色十足——道:“若叫我知道是哪个鼠辈……!!!”

    这厢阿玄关心则乱,倒是须藤在一旁瞧着,略有些纠结的得了一个结论来——能神不知鬼不觉入了他定风坡的,这世间不超过一掌之数;而能断了这臭石头和玄黄石之间关联的手段这世间也不超过双掌之数……再者有缘由做如此之事的……三者加之,须藤只想到一人。

    这惹事的小混蛋!!!须藤甩了袖子,叹了口气——果然是讨债的!罢了,这臭石头只是一时未将小混蛋放在心上,所以并未察觉到不妥,然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不若主动承认,臭石头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倒也不会如何。

    于是,小须玲被须藤拎了过来,小家伙满以为自己做了大大的好事,欢乐的将自己如何干脆利落的将‘那脑子缺根筋敢在我家门口找茬’的家伙收进须藤图之事说的活灵活现的,末了,还要补上一句:“说不得已经化为尘土啦!”

    须藤忍不住捂住额头,看看老友脸上的脸色,果断的将小混蛋拎到腿上,‘啪啪’给了一顿竹笋炒肉。小须玲还是头一回受如此皮肉之苦,也不明白为什么,霎时间哇哇大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叫一个可怜。

    阿玄哪里还有时间在这里瞧这场大戏,那须藤图中时日与外界不同,可谓外界一天,图中一年,多耽搁一时,那里面便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啦!!!且算来,阿箫如图已然有五六个时辰,如今也算有五六月啦,更遑论尚不知他入的是图中哪一界,如今如何啦!

    须藤瞧了瞧殷玄黄的脸色,只得将功补过,将阿箫的位置问了个清楚,待须玲抽抽搭搭的将阿箫的位置讲出,连须藤的脸都绿了——临虚界!到此界者,应是幸,也是不幸。幸之在于,此界地广物稀,危险性实不大也,然不幸于入此界者再不得出也。因临虚界吞的乃是人的精、气、识。精乃修为,气乃气运,识乃记忆。若强行将人带出,修为大减,气运低下,前尘往事俱忘矣!哪一条都犯了这石头的大忌!!!

    瞧了瞧立在一旁一手抹泪,一手还不忘紧紧抓住自己衣摆的小东西,须藤叹了口气,将小家伙抱起来,无奈做起了军师,主动割肉:“为今之计,若想你那道侣平安出来,便只有助其成为须藤图之主方可,此事不易,需玄黄入内相助,此处有我阵法精讲三九之数,都给了你了,待你那道侣学通,便可破临虚阵眼,入得真图中枢,带到那时,我会令须玲将那处神识抹去——”到时候,须藤图便是无主之物,虚位以待啦。

    “只一点,如今你那道侣怕已然将外界之事全然忘记,许同旁人……你此去——可要珍重!”

    殷玄黄心中一沉,他明白须藤未尽之言,怕阿箫同旁人生了情愫!咬了牙,阿玄握拳,便是又如何,阿箫爱什么模样的,他还不清楚吗?

    如此,这老妖怪便不要脸的定下了色·诱的计谋。

    不说这边阿玄动身之事,只说阿箫。

    西门吹箫背着药篓悠悠闲闲的走在布满露珠的山间小道上,修长的手指尖把玩着一颗紫红的果子,不时朝朝日瞧上两眼,计算着百炼莲成熟的时间,看时间尚早,他便随手将路旁的并蒂菊采了放入药篓。

    稍稍抹了抹额间的汗珠,阿箫嘴角含笑,来这里五个多月了,虽说离了故土,可算起来他在那世界也是死了,说起来也算是赚了,重活一世,这身体的原主不仅是个相貌俊秀的人物,还给留下了活命的一技之长,甚至连原主一直不明白用途的功法也让他白白捡了好大一个便宜——《九转回生诀》!这可真是逆天的神功法,他还从来都没想过世界上还有专门修炼生气的功法,这要是修到大成之境,那可真就是气运之主,天道宠儿啦,什么跳个崖拣着绝学,跳个湖挖到极品灵石矿脉,跳个坑都能拣着个绝色美女……都不在话下!

    可惜啦,只一点不好,这个身体内居然凝结了厚重的煞气,他修炼出来的那点生气都用来阻抗煞气以求活命啦!这身体的原主也不容易,居然在这谷子煞气下熬了二十余载,想想隔段时间便爆发一次的煞气,吹箫不禁打了个寒战,那滋味……哎,不提也罢。

    这厢‘真原主’西门吹箫已然忘却前尘旧事,在心中吐槽自己,那石头殷玄黄倚在树旁暮光贪婪,瞧着心上人飞扬的神色,只觉阿箫比之前更活泼可爱了些,唔……是了,之前好不容易给他攒的心境全喂给须藤图了!若不是如此,阿箫现如今只怕连活命的技艺都不剩下,全给那贪吃的玩意囫囵吞下啦。且还能见到阿箫少年飞扬之模样,阿玄一直郁郁的心情终是好了不少。

    本想装作偶遇,可瞧着这模样的阿箫,他一时间倒是也不舍得出去,隐去身形,站在人旁边,贪婪的瞧了好一会儿,伸出手虚虚的碰触眼前人的轮廓。

    阿箫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在方才那一瞬,他体内的煞气似乎乖顺了许多,仿若遇上猫的老鼠。狐疑的将现下坐的地方来来回回的翻了好几遍,阿箫也没看到让人虎躯一震的宝物,只得叹了口气,将药篓重新背上,离了此处。阿玄站在原地,看着吹箫一袭青衫的背影,眼角神色带着怅惋。

    阿箫采齐了所需药物,也不耽搁,将前些日子刚从晚市上淘来的代步法宝祭出,不需一盏茶的功夫便回了住所。如今,他和封年表兄弟二人一人习武打猎,一人坐堂看病,一来二去赚了不少钱,便将先前租住的小院买了下来,权作是之后的容身之所。

    时辰已近正午,阿箫归家之事,那封年正在烧饭,阿箫见了,也顾不得处理药材,忙洗了手,进了厨房,实在不是他如此勤劳,而是封年他做的饭,那根本是不能入口的!!传闻中的厨房杀手,封年实该榜上有名!!!偏这人还非常有理:“君子远庖厨!”阿箫恨不能吐他一脸……某乃大夫,不比你个武夫君子来的?!可奈何刚来投奔这个远房表兄之时,心中忐忑,少不得做些妥协,如今两人相互扶持,某些事确实卸不下来来,好在封年比之前好了不少,还知道将菜洗净,烧上饭,而不是做甩手掌柜,坐等上菜啦。

    这厢炊烟袅袅,那边阿玄看着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格外贤惠的阿箫,心都酸成一团啦,时年至今,阿箫都还没有给他准备过一顿饭食,倒是让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男人给吃了,着实可恨!!!

    于是,这老妖怪做了一件非常没品的事——根本不顾自己不需用人间烟火多年的事实,他将阿箫做好的饭食在两人众目睽睽之下,给隔空摄走了!!!

    给野男人做饭!也没饭吃!!!

    所以说老妖怪迁怒起来,也是相当奇葩的。

    封年和吹箫被这突如其来的祸事弄的一僵,相顾无言,末了,只能叹口气:“怕是哪位前辈饿了吧?”得了,饭没了,还是下馆子去吧!

    于是,两人香喷喷的吃了一餐。午后,阿箫又将采来的药材炮制了一番,小道:“待药材制好,便可做蒸浴之用,七天之后,你体内暗伤便能痊愈,修为定能再上一层!”

    提到这茬,封年一直平淡的脸色也泛起微笑,黑眸盯着阿箫,轻声道:“此番还要多谢箫弟辛劳。”

    “不碍的,自家人,不说两家话!”

    自家人……‘砰’——阿玄咬牙捏碎了手中石块。

    日暮渐渐降临,阿箫将一应事物准备完毕,伸了个懒腰,将自己埋进浴桶,在热水中舒舒服服的呻·吟一声,微闭了双眼。

    然不知从何时,阿箫突然察觉一震凉意,还在疑惑当中,一股子冷气却猛然从骨子中爆发出来,他方才意识到——糟了!不知怎的,阴煞爆发提前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道友,跟我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未玄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玄机并收藏道友,跟我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