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 > 第182章 差距

第182章 差距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面对梦阳的询问,紫鸢有些招架不住了。她不像洛灵溪那么淡定,被梦阳一追问,她的脸色便是有些许变化了。她可做不到那么完美掩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梦阳的问题了。洛灵溪适时的出声,问道:“梦公子这是怎么了?我们家紫鸢莫不是长得像梦公子的意中人了?怎么梦公子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们家紫鸢,可把紫鸢都看得害羞了。”洛灵溪说着,牵过紫鸢,伸手轻拍了拍紫鸢的后背。紫鸢这会心里才稍稍心安了一些,她跟着勉强的笑了笑。梦阳被洛灵溪这么一调侃,立马脸红了。心中却是在犹疑着。原来是叫紫鸢啊!和墨鸢一字之隔呢!“说起来,我们家紫鸢倒是有个孪生姐姐,不过,姐妹俩从小就失散了。”洛灵溪又是补上了一句。这一句话,犹如醍醐灌顶一般,瞬间打醒了梦阳。梦阳自然不会忘记,墨鸢是有个孪生妹妹的。这事,他一直知道的。所以说,紫鸢就是墨鸢的孪生妹妹了?梦阳想着,不由得多看了紫鸢几眼。嗯,应该是这样。毕竟,长得这么像嘛!这个时候,君宸已经走了过来,到了梦阳的身边了。洛灵溪目光扫过,刻意的移开了目光。倒是戎飞声瞧了过去,整个人一愣。“你……你不是……”戎飞声支吾了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当然记得君宸,君宸的本事,更是让他望而生畏。他来到祖龙城之后,原以为洛灵溪身边没有君宸,自己倒是可以稍微接近洛灵溪一些,哪怕只是看看洛灵溪也好。却不想到,君宸原来一直都在祖龙城的……看着君宸,他总是容易生出自卑感。也是,像君宸这样的人,任谁与之对比,都不免自卑。戎飞声看着君宸,一时之间有些无语。之前看见的君宸,是一身红色,妖孽出众。可眼下,君宸却是一身出尘的白,圣洁无双

    。先前离得远,他只是看见国师出场,并未看清楚国师的相貌,如今,他看得清楚了,心中便满满是惊讶。原来……君宸就是国师!那洛灵溪,岂不就是未来的国师夫人了?戎飞声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谁不知道国师大人的本事啊!这太恐怖了,太恐怖了!“这位是国师大人。”紫鸢立刻出声,打断了戎飞声的思绪。紫鸢的言语中,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见君宸扫过来,紫鸢立刻低下头去。戎飞声张了张嘴,眼中的惊愕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原来!原来君宸就是国师大人!戎飞声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要这么打击人啊!这差距哪里是一星半点啊!“国……国师……”戎飞声开口,声音都连不到一起了。洛灵溪不由得拧眉,看了戎飞声一眼。至于被吓成这样吗?君宸扫了戎飞声一眼,微微点头,随后,目光便是落在洛灵溪的身上。洛灵溪就当没看见他一般,刻意的看向别的地方,还一副看得津津乐道的模样。君宸心塞不已。梦阳看了看洛灵溪,又看了看君宸,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些什么……原来如此啊!“国师大人,您跟洛小姐是旧识啊?”梦阳不怕死的继续追问道。“看来,你真的该结束单身了。”君宸面无表情的回了梦阳一句。梦阳瞬间飙泪,忿忿不平的指控道:“你除了威胁我还会什么?”“嗯,还会将威胁变成事实。”君宸答得非常顺畅。“……”梦阳再次不想理他了。洛灵溪听着,心中早已笑开了。梦阳到底还是太嫩了!从小就被欺负到大,到现在还学不会乖!明知道自己不是君宸的对手,却还是……洛灵溪看向梦阳,扯了扯唇角,道:“梦公子,看来,你还是太年轻啊!”“啊?”梦阳一愣。他年轻吗?在场这么多人,除了洛云柯,其他的没有比他更大的吧!“国师大人既然决定帮你解决终身大事,你不是该好好想想,你要娶什么样的姑娘,有什么样高标准,然后,让他帮你找啊!”洛灵溪挑眉。“……”梦阳看了看洛灵溪,又看了看君宸,不免说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既然君宸这么“好心好意”,那他不是该好好利用一下?“洛小姐,你真是太聪明了!”梦阳不忘夸奖洛灵溪一番,转头看向君宸,道,“国师大人,你既然要帮我解决终身大事,那可要帮人帮到底的,一直找到我满意为止。”君宸扯了扯唇角:“别告诉我,你又要找你表妹。”“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要找她啊!”梦阳眯起眸子,笑得格外开心。说起表妹……梦阳心就要飘起来了……洛灵溪也听说过他那个表妹,七年前的某一天,梦阳一副鬼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赫然是被他远道而来的表妹欺负得惨兮兮的模样……鼻青脸肿不说,衣服扯烂了,头发长一截短一截,惨不忍睹!可有人就这是这么的欠虐!梦阳就是这样!他被他那个表妹欺负成那样之后,竟然心心念念满心都是他那表妹了!为了他那表妹,他宁愿单身到现在,也坚决不肯成亲,可是愁坏了他爹娘!可他那表妹呢,就来过陌上城一次,之后,便是杳无音讯,这么多年来都寻她不得。君宸听着梦阳的话,完全不理他了。他才没兴致帮他找表妹呢!洛灵溪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魔症了……明明身边有个更好的选择,却偏偏……洛灵溪想着,眸色暗了暗。她似乎又想太多了。“二哥,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洛灵溪转向洛云柯,微微笑着,说道。“好。”洛云柯点头,便是向着君宸和梦阳告别,“国师大人,梦公子,我们先告辞了。”梦阳立刻点头,道:“好啊好啊,咱们回头再见哈!”君宸的目光却是追随着洛灵溪,心中愤懑。对旁人都能笑逐颜开,为什么对他这么差!这待遇……也太不公平了!可哪怕是这样,君宸也没有拦下洛灵溪,倒是眼睁睁看着洛灵溪和洛云柯走了。戎飞声本来想追过去的,可看见君宸还在原地,想了想,还是没有跟过去。反正,洛灵溪对他本来就无所谓,他也不该再继续纠缠,哪怕他没什么恶意。

    梦阳眼见着洛灵溪离开,这才侧过头看向君宸,企图从君宸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可兴许是君宸伪装得太好,他愣是啥也看不出来。

    “哎!有些人啊,明明心中欢喜着,却偏偏装作无所谓的模样……”梦阳感叹着,一侧头,看见一旁一脸懵的戎飞声,他便是清了清嗓子,道,“嗯,那啥……戎公子是吧?戎公子不用回去休息吗?毕竟,这进入了第二关,可不像第一关那样靠运气了。”

    “……”戎飞声的脸色白了白。

    说的好像他第一关完全是靠运气一样,听起来就不爽

    。

    可在君宸面前,他真的不敢造次。

    他乖乖拱手,低低道了一声:“告辞。”

    然后,他赶紧闪人。

    可不想再面对君宸了。

    待戎飞声一走,梦阳立马敛起眸色,侧头看向君宸,赶紧追问道:“到底什么情况?是她回来了?是不是?”

    君宸看他一眼,并未回答。

    “哎哟,你倒是说话啊!什么情况啊!如果是她,她怎么好像完全不认识你啊?到底出什么事了?她不是……不是死了吗?”梦阳一脸纳闷。

    他其实是没亲眼见到她的死亡,可,当初那些事,却是从别人的耳中一点点的听到,容不得他不信。

    可眼下,她竟然活过来了!

    “不对……”梦阳也觉得纳闷,“她的相貌,好似没有任何变化……难道,真的只是认错人了?”

    君宸不想回答,只道:“梦阳,你话太多了。”

    “……”梦阳一阵懵懂。

    他话多吗?

    不多啊!

    记忆里,她的笑容,一点都没变。

    “你还是去找找你的表妹吧!”君宸扯了扯唇角,大步离去。

    “……”梦阳懵懵的站在原地。

    表妹……

    一想起表妹,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然后,心中多了几分甜蜜。

    表妹名叫爱染,初见表妹的时候,表妹十二岁,而他,十五岁。

    ——梦家世代生活在陌上城,梦阳的父亲梦秦是当地的员外,他与夫人夜紫薰除育有长子梦阳之外,还育有一子名唤“夜小风”,而因夜紫薰的娘家茶商世家夜家无后,便将夜小风过继给夜老夫人为嫡孙,改姓夜,继承着夜家的产业。

    爱染,是天门传人,夜紫薰的妹妹夜紫慕是爱染的监护人,爱染年轻虽小,却古灵精怪,天赋极高,背景更是十分复杂。

    踏入陌上城中,爱染回头看向来时的路,只远远的看见一抹残阳,如血般的颜色,在她看来,却透着一股别样的美艳。

    她这是第一次出院门。

    她十二岁,言行举止却没有半点稚气。

    “天黑了,我们应该能到达紫薰姑姑家吧?”骑在马背上悠哉悠哉的爱染视线从夕阳上收回来,转向夜紫慕,问道。

    夜紫慕略微迟疑,道:“其实……我也没来过!”

    爱染眼皮不由得一跳,怎么觉得夜紫慕也如此不靠谱啊

    !

    “你都不认识大老远的带我来干嘛?难不成找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把我卖了?关键是就算我敢把自己卖了,也没人敢买啊!”爱染自问自答,说了一通。

    夜紫慕看向她,禁不住摇头,道:“你想太多了,敢惹你的人绝对还没出生!”

    她可没这胆子,敢卖了爱染。

    话音刚落,却见她们的前方有一个少年正背对着她们在拾着些什么,而照她们骑马的速度,极有可能会伤到那个少年。

    “小心!”夜紫慕冲那少年喊道,拉紧缰绳,企图让马儿慢下速度。

    可是来不及了,马儿像是受了惊吓般,突然狂奔起来,眼看着马蹄就要踏上那少年的背了。

    正当四周一片混乱,众人紧张的喊叫起来时,那少年忽地身形一闪,几乎是在瞬间移到了路旁,手中抱着一只灰色的卷毛小狗。

    爱染从受惊的马背上翻身而下,一掌推去,将那匹马拍昏了过去,随即转身,几步走到那少年面前,指着他一顿训斥:“为了只小狗你差点把自己命丢掉,你搞什么!你……”她正要再凶,却见那少年抬头,她一眼望进那少年的眼眸里,不由得退后了几步,脸上的表情由怒气转而变成了惊讶,慢慢夹杂着几丝沉痛。

    “南宫……”她想说出什么,可是,又怎么可能呢?即使他像,但他肯定不是!

    “姑娘,大街上骑马是不对的。”少年冷淡的开口,声音夹杂的是过分的冷静。

    呵呵,连声音都这么相像……可凭什么要她想念他?她才不会想念,她只是看见了像他的人,有些惊讶罢了!对,就是这样!

    “乔木,你没事吧!”一旁惊魂未定的人群里发出了一个清朗的声音,爱染看去,一个青衫少年急急的跑到他面前,紧张的看着他。

    这两人便是乔木和梦阳。

    乔木,同样是和君宸一起长大的。

    “嗯,没事!”乔木回答梦阳,语气也变得柔和多了。

    夜紫慕也下了马,见爱染一言不发,就这样愣愣出神,觉得有些奇怪,平常时候的小野猫早该炸毛了才对啊,怎么今天,竟然这么安静?

    “没事就好,吓死我了!兮儿生病了,子宸天天在家里陪着她,我们等会一起去瞧瞧兮儿吧!”梦阳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无视了一旁的爱染和夜紫慕。

    乔木点头,道:“走吧!顺便把这只狗狗送给兮儿!”

    直到他们离开好久,爱染才反应过来。

    救一只狗狗送给另外一个姑娘?哼!混蛋!

    她心中恨恨的想着,脸上的表情更是千变万化,看得夜紫慕一阵心惊。

    “走吧!去紫薰姨母家!”许久,天有些暗了下来,她才闷闷的说着。

    夜紫慕叹气,道:“没见过你这么安静的时候,害得我都不敢打扰你了!”

    她朝夜紫慕龇牙咧嘴一番,很快又敛起表情,道:“嗯,刚那个少年长得挺好看的,但就是挺讨人厌的;另外一个么,好像也挺好看,不过他居然敢无视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

    夜紫慕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那俩少年不要再遇上爱染了,大好少年啊,不能就这么没了!

    自然,这是她心中的想法,是不能让爱染知道的,否则,那岂不是连她都记恨上了?……天已经完全黑了,月明星稀,将一切映照得发亮。

    她们缓步行走,穿过一条街,在一座大宅前停下了。

    借着门前挂的两只大红灯笼,她们隐约能看见那牌匾上刻着“梦府”的字样。

    夜紫慕领着爱染上前去敲了门,一个家丁开了门,探出了个头,见是两个女子,不由得犯嘀咕:“还以为是大少爷回来了呢!”嘀咕完,他冲夜紫慕和爱染道:“两位,投宿请去别处,本府不招待外宾。”

    夜紫慕微微一笑,道:“我找你们夫人!”

    “哈?”家丁先是一愣,心中却在腹议,眼前这俩人不会是和老爷有什么瓜葛吧?那不行,绝对不能让她们破坏老爷和夫人的感情!家丁想完,当下义正言辞的道,“我们夫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定然不会认识你们这等市井流民,还是速速离开,免得我报官!”

    爱染早已不耐烦了,听家丁这样磨叽,忍不住上前一把推开门,愣是将那个家丁给推摔到地上。

    夜紫慕看向那摔到地上的家丁,无限同情。

    那家丁一见,忙大喊道:“来人哪,快来人啊!杀人啦,杀……”

    爱染狠狠的盯了那家丁一眼,月光下,她的眼神显得格外凛冽,那家丁硬生生将剩下几个字给吞回了肚子里。

    紧接着,四周开始出现了动静了,几乎是瞬间,院子里的灯,由远及近,被点亮了起来。

    爱染顺着那些灯看过去,却见一群家丁狂奔而来,有抗扫把的,有拿铁锹的,有拿烧火棍的,有拿菜篮子的……总之,一个个怒气朝天、慷慨激昂,势必要与来梦府的人决一死战啊!

    爱染抚额,看夜紫慕一眼,想说,紫薰姨母究竟是生活在如何奇特的环境中啊!

    夜紫慕见此状,不由得扑哧一笑,这些家丁,也太可爱了吧!

    那些家丁冲上前来,爱染高呼一声:“站住!”

    家丁们就真的站立了,爱染正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却见那些家丁停了片刻,立马反应过来,紧接着,鸡蛋、青菜什么的都朝爱染和夜紫慕的方向砸来。

    “哇!”爱染不由得大叫一声,慌忙让开。

    心下感叹,学过武功就是好,不然真的会被砸得不成形!

    “什么情况?”伴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一个身影自门外踏进来。

    一只鸡蛋砸过来,正好在他的额头上开了花,蛋清什么的沿着他的眉心落下……

    众家丁一下子停住了,呆呆的看着来人,半响,有人弱弱的开口道:“大少爷,你回来了

    !”

    此时进门的正是梦阳,回自己家还遭到这样的待遇,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梦阳挥袖擦了擦脸,转头看向爱染,不由得嘴角抽了抽,道:“你怎么会在我家?”

    爱染看着他如此狼狈的模样,不由得开怀大笑,道:“不如你猜猜?”

    “懒得理你!你出去!”梦阳不乐意的道。

    爱染笑得畅快,道:“哎呀,我可是你表妹哦,你居然要赶我走啊?”

    梦阳一头雾水,道:“什么表妹?我哪里来的表妹?”

    夜紫慕忍住笑意,道:“梦阳,带紫慕姨母去找你娘亲吧!”

    梦阳顿时有一种被雷劈过的感觉,看着夜紫慕,愣了愣神,道:“你是紫慕姨母?”

    夜紫慕微微一笑,点头道:“是啊!我带着小染来见你娘,结果,被你们家的家丁们当成了坏人,都来不及解释,这才害得你被误伤了!”

    梦阳摇了摇头,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我带你们去见我娘!”梦阳叹气,却是给了夜紫慕一个阳光的笑容。

    黑暗中,爱染却清晰的看见了梦阳笑时的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再一看那张脸,哎哟,不由得乐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露出几丝狡黠的笑容。夜紫慕带着爱染与夜紫薰相见,夜紫薰自然是欢喜得不得了,尤其是当知道爱染是爱怜的女儿时,她更是难掩激动。

    梦秦也是个豁达的男人,对夜紫薰更是深爱,但凡夜紫薰做出的决定,他从不会反驳。

    “紫慕姨母,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见紫薰姨母?”深夜,爱染和夜紫慕同居一室时,爱染有些不解的问道,她总觉得,夜紫慕好像有事瞒着她。

    “你紫薰姨母恐怕是将来唯一疼你的人了!”夜紫慕低声道。

    “你在说什么啊!你就不疼我了?还有我爹,还有绿芜姑姑,他们都会很疼我!”爱染摇了摇头,说道。

    夜紫慕微微一笑,借着烛光,爱染总觉得夜紫慕的笑容有些凄然。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爱染紧紧盯着她,问道。

    夜紫慕眼眸微微一颤,看向爱染,浅浅一笑,道:“怎么会呢?”

    “紫慕姨母,骗人是不对的!”爱染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夜紫慕。

    “好啦好啦,很晚了,睡觉吧小染!”夜紫慕伸手捏了捏爱染的小脸,道。

    “好吧!”估计问也问不出什么结果,那就不问了,自己去查,总会知道的啊!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梦府再一次鸡飞狗跳。

    原因是,梦府的大少爷顶着个奇形怪状的发型出现在府中。

    花园里,梦阳和爱染遥遥相对,梦阳看见爱染,转身便打算离开,岂料爱染一个瞬移拦住了他,甜腻腻的说道:“表哥,你别走呀

    !”

    “我上辈子肯定是造孽了!”梦阳哀嚎。

    爱染轻笑,道:“其实,我帮你修的这头发也挺好看嘛!还有啊,表哥,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在煌颜大陆,不好好修行的人是会被欺负的啊!”

    梦阳看向爱染,却发现这一眼看过去,恍若看见了世间最美的画卷,少女浅浅而笑,竟是那么迷人,再一想,自己比她长了三岁,比她高了一个头,居然还被她欺负得这么惨!想到这里,便觉得,爱染是披着仙女外衣的小魔女。

    “你到底想干嘛?”梦阳委屈的问道。

    爱染继续轻笑,道:“嗯,以后呢,我要是跟你那朋友,哦,对了,那只好像叫……叫乔木的烂木头打架,你不许帮他!明白没?”

    “只?”梦阳惊讶的重复着爱染所用的量词。

    “可不就是只么?”爱染笑着,伸手理了理自己额上些许凌乱的发丝。

    “啊?你这么折腾我是因为你要跟乔木打架?不行,你打不过他的!”梦阳劝道。

    爱染不由得扑哧一笑,还真是单纯好骗啊!她能告诉他,她捉弄他只是因为他像一个人吗?至于像谁……即便她说了人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嗯,没事了!”她拍拍手,转身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余下梦阳一头雾水,再看看自己的头发,他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难道命里注定,他要遇到这样一个小魔女?

    最主要的是,他还生不起来气啊!

    他想,远离爱染,珍惜生命啊,所以一定要离爱染远点才是!当梦阳如此出现在席家时,自然引起围观。

    席家,是那时的君宸的家。

    那时的君宸,不叫君宸。洛灵溪,也不叫洛灵溪。

    院子里,君宸和乔木正在认真的比划着招式,等到梦阳突然出现在两人身侧,两人一同不经意的转头看去,接着,两人就那样盯着梦阳的头发,纳闷着。

    “子宸哥哥,乔大哥,凤姨问你们明天去学堂的东西准备好没?”洛灵溪自屋中走出,对君宸和乔木说道,随后,目光落在梦阳身上,不免惊讶的道:“梦大哥,你的头发怎么了?”

    君宸和乔木此时才反应过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梦阳,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解释。

    梦阳哭丧着脸道:“我们家来了个混世小魔女!”

    乔木忍不住笑道:“你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惹得那小魔女如此待你啊!”

    梦阳看向乔木,难免有些埋怨道:“还说呢,都是你的错!”

    “怎么成我的错了?”乔木指了指自己,一头雾水。

    梦阳重重的叹气,道:“若不是你在街上惹到她,她又怎会针对我呢?她竟然是我的一个远方表妹,你们不知道我娘有多喜欢她,即使知道她那么恶劣,还是对她特别特别好

    !郁闷的是,我竟然讨厌不起来她,你们说说,这是为什么?”

    君宸抬头看了看天,随后看向梦阳道:“春心萌动了吧?”

    梦阳没好气的道:“你才春心萌动呢!”

    洛灵溪此时已然走到君宸身边,君宸伸手牵过她的手,对梦阳道:“谁不知道我多少年前就对我们家兮儿情根深种了啊!还用得着春心萌动吗?”

    洛灵溪大窘,无奈的看君宸一眼,君宸只是看着她浅浅笑着。

    梦阳摇了摇头,道:“我看将来兮儿必定是你的弱点。”

    “错!兮儿肯定是我的优点!谁也别想从我身边夺走她!”君宸如是说道,语气中透着一种坚定、不容动摇的信念,令他们震撼,令她心动不已。

    “不如带你们去见见小魔女?”梦阳提议道。

    “好呀!”洛灵溪高兴的道,乔木和君宸见洛灵溪如此回答,倒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得点点头,认同了梦阳的提议。

    洛灵溪看着梦阳的头发,倒也没觉得这头发有多难看,只是好奇的想见见那个小魔女。

    到达梦府之后,才知爱染已然随夜紫慕离开。

    洛灵溪隐隐有些失落,总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一般。

    这也就是为什么,洛灵溪等人只是知道梦阳的表妹,却并未亲眼见过这位混世小魔女的风采。很久以后,洛灵溪才知道。

    当年的当年,她到底错过了多少。

    梦阳每每想起这些,总觉得有些遗憾。

    明明,他遇见爱染,不过短短一天的相处,可,却成了他一生的梦魇,怎么也挥之不去。

    以至于,如今谁要跟他说终身大事,他都在耗着……

    更可怕的是,每次这个时候,他总是会想起爱染。

    他想,他就该喜欢爱染这样,充满活力,古灵精怪的女子。

    他就那么一直念着爱染,却忽视了身边……一直的存在。

    ……

    洛灵溪和洛云柯回了尚书府,同洛云柯告别之后,她便是回了小院。

    刚关上门,一转头,便是瞧见君宸坐在窗边。

    “……”

    洛灵溪一阵无语。

    这家伙,真当这里是自个儿家了啊,想来就来?

    ------题外话------

    表妹……嗯,很重要,你们应该懂的。嘿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画并收藏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