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 > 第192章 永远也是有尽头的

第192章 永远也是有尽头的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是何人?怎么会在这里?”墨鸢忙大声问道。

    灵兮忙扯了扯墨鸢的手,抬头看看墙,想到估计是刚刚这个人翻了进来,所以才听到了声响。

    “你怎么样?”灵兮低头小声喊道。

    那个人勉强的动了动,灵兮看他受伤不轻,只得蹲下身,伸手按在他的脉,不由得眉头一紧,道:“你伤得很重!”

    那人翻身看向她,朦朦胧胧中她看见了那个人的脸,约莫十八九岁,有着一张俊美的脸庞,虽沾染了一些血污,却依然能觉出那种俊朗之气。

    “你……”那人想说话,却由于疼痛咳嗽了几声,他的声音很是温润。

    “你别说话了,我扶你先进去治伤吧!”

    墨鸢看着灵兮,自家小姐太好骗了,这样就救人了,万一人家是坏人呢?

    他起身,被灵兮扶着,一低头就看见那个十二岁少女的侧脸,要怎样的雕琢才能有这样一张单纯无邪的五官?

    他似乎是一瞬间就能被这样的干净感染。

    她扶他进屋,耐心的帮他治伤,清洗伤口,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

    “你就不怕我是坏人?”他问道。

    她一愣,抬头看他一眼,然后就继续替他包扎伤口,只是微微一笑,道:“我不怕,在我这里只有病人,没有坏人。”

    “什么也不怕?”他不相信的问道。

    “其实我怕黑!所以我睡觉都不敢吹灭蜡烛的。”她微微一笑,道,“以前有……”她说着突然停住了,笑容也收敛住了,她似乎是习惯性了。她原本是想说,以前有子宸哥哥陪我,我不会害怕。

    “有什么?”他随意一问,虽然感觉到了她的不安,却也没有说破。

    “没什么呀!”她忙一笑道,“对了,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聂紫星!”他说道。

    她点了点头,浅浅笑道:“我叫灵兮。”

    彼时,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有着一张她很熟悉的容颜。

    她不像爱染那般,记得一切,因此,她没有意识到聂紫星和叶紫星有着相同的容颜。

    聂紫星看着那样的笑容,要怎么样才能如此淡然?为何她一个十多岁的少女可以活得如此淡然?这样的她让他好羡慕好嫉妒,他真的希望可以和她一样活得如此简单。

    “大哥哥,你怎么受那么重的伤?”灵兮问道。

    “家人被仇人所害,为了报仇所以只能一直在拼命,自然也受了伤。”聂紫星惨淡一笑,道。

    灵兮似懂非懂的点头,却不肯认同道:“可是你是你家人的全部希望了,他们肯定是希望你好好活着的,你却用来报仇了,还弄伤自己。”

    聂紫星笑着看向她,她实在是想得太简单了,这个世上,并不是你不去报仇,别人就能放过你,你唯独能做的就是变强,变得比他们更强,只有他们臣服你才能永远掌握住他们。

    “已经回不了头了。”聂紫星只是淡淡的说道,“小丫头,认识你真好!你活得这么简单,一定很快乐吧!我真希望有一天我能和你一样,如此快乐!”

    灵兮笑着点头,道:“好呀!我希望那天快点到来!”

    “你有什么愿望吗?”聂紫星问道。

    灵兮笑容有些僵住,愿望是吗?她的愿望会是什么呢?

    “我的愿望可能就是可以活着陪子宸哥哥到老。”她微微笑,说道,“不过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我活不了那么久的,还是换别人陪他到老吧!”

    “子宸哥哥?”聂紫星纳闷的重复着这个名字,道,“心上人?”

    灵兮脸颊微红,解释道:“是一直陪着我宠着我的人,其实不光是他,他身边所有的人都对我很好!不过我最后还是跟师父回了凤凰城,不是我不愿意留下,只是我真的害怕死在他们面前。”

    “身子不好?”聂紫星问道。

    灵兮点头,道:“是啊,都说我活不过十六,我这病是一出生就带着的,这些年吃了很多药,师傅和叶叔叔也换了好多办法,不过都没用的!”

    “如果你真的活不过十六,为什么不能开开心心活下去呢?为什么要逃避?和他们在一起,你不是会更开心吗?或许,你的子宸哥哥根本就不介意你能活多久,或者他觉得能陪着你就好,你离开他,等他知道你不在人世,他会有多少遗憾和后悔呢?”

    灵兮听聂紫星这番话不由得心中一痛,是啊,她的状况子宸哥哥早就知道。

    “大哥哥,谢谢你说的这番话,等我身体好一点我就去找他!”她扬起脸,说道。

    聂紫星看着她,真的有一种冲动,想把她藏起来,一辈子宠着她,可是,那样,该是多么自私!现在的自己,是不是还没有那个能力保护她,给她一辈子的安心呢?

    聂紫星在铺子里呆了几天,身上伤好转了点便离开了,他不愿意把麻烦带给灵兮,在他看来,这个如雪的少女,不该因他而卷入这江湖纷扰中。

    “小丫头,希望下一次见你,你是幸福的。”

    临行时,站在铺子门口,聂紫星低声说着。

    有时候,就那么一丁点的好,却是永远记入了心中,就这么铭记着一生一世,到最后,更是变成了上瘾的毒,让他无法抗拒。

    很久很久以后,他才明白,原来,她于他而言,注定是一场劫,一场无法躲避更是甘之若饴的劫。

    九月,凤凰城中一场瘟疫袭来,一时间,凤凰城上下死气沉沉。

    云彩儿于八月去了陌上,九月未归,而朝廷的账款、药物也迟迟未到,眼下凤凰城的百姓根本等不了这么久,灵兮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帮城中百姓。

    瘟疫蔓延三天之后,因感染瘟疫而去世的人有十多人,但疫情已被控制住了。

    三日之后,灵兮将解药配制出来,熬成汤药装入大瓮,然后将自己的血滴了进去。

    墨鸢进后院,正好看见她的左手腕的血往下滴,慌忙走过来,顺手要拉住她道:“你干嘛?”

    灵兮没有抽回手,只是微微一笑,道:“我的血能解百毒的,用我的血做药引效果会更好。”

    “可是那么多人,难道要耗干你的血来救他们吗?”墨鸢说着要拽回她的手。

    “很快就好!”她另一只手按在墨鸢的手上,道,“我真的没事!”

    墨鸢看着她苍白而倔强的脸,无奈的甩了甩手,又恼又心疼。

    她只是微微一笑,收回了手,拿起石桌边的药涂在伤口上,然后绕了几道白纱布,转向墨鸢道:“好啦,墨鸢,这个可以拿出去给大家喝了,一小碗就能好。”

    墨鸢点了点头,道:“去休息,剩下的我来做。”

    那一剂药过后,凤凰城的瘟疫才真算是解除了,一时间,她成了凤凰城的活菩萨。

    凤凰城的神医“凤凰姑娘”的美名传遍四方,对此,她不过是置之一笑,她只是希望,自己的医术可以救济世人,悬壶济世,自然是她心中所向!

    ……

    再回陌上,已是快过了三年。

    这三年里,她帮百姓治病的同时,并努力的医治自己,总算将病情控制住了。眼下,她才敢去陌上。

    来到百草堂,这里的一切如旧,她站在门口,却迟迟不肯走进去。

    “小姐,你不进去?”墨鸢问道。

    “进去吧!”灵兮道。

    她其实就是太久没来,觉得有些紧张。

    此时她面上系着一层薄纱,隐约中却还是给人一种无可比拟的美感。

    柜台上,苏静正认真对着账,见有人走来,便抬头看去,愣了愣,疑问道:“兮儿?”

    灵兮点头,轻快的道:“静姨,好久不见啦!”

    苏静不由得笑容满面,看着灵兮的同时不由得赞赏道:“兮儿已经出落成大美人了,真是便宜了子宸那小子!”

    灵兮忍不住笑,道:“子宸哥哥和小白妹妹呢?”

    苏静收回笑容,道:“哎呀,瞧我一高兴给忘了!你不在,子宸那小子就没一天听话过,前些天跟知府儿子打了一架,还捅了个马蜂窝,把夫子蛰得满头包!夫子不高兴了,一下子把他赶出学堂了!你凤姨啊,一狠心把子宸送去灵隐寺了,梦阳和小白也去了。还有乔木,乔木也走了,不过不知道去了哪里!”

    灵兮顿时语塞,没想到才几年不见,席子宸居然闯这么多祸。

    回到城主府,灵兮告诉云彩儿说想去灵隐寺,云彩儿也没有阻止她,只让墨鸢陪她去,并给了她一封亲笔书信,让她交给灵隐方丈无为大师。

    灵隐寺是陌上城的修行大派,能进入灵隐寺,可见沐清凤是为席子宸费了不少心思的。

    她的身体一直虚弱,墨鸢照顾得无微不至,从陌上到灵隐,马车行了十日才到了灵隐。

    去往灵隐寺的山路很清静,路上只有些许行去寺里烧香的香客,偶尔也会遇见几个下山化缘的僧人,但凡见到灵兮和墨鸢的路人,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小姐,是不是你蒙着面纱大家都觉得奇怪所以要多看几眼?”墨鸢跟在灵兮身后,忍不住小声问道,在她看来,小姐虽年幼,纵然蒙面却依然遮不住倾城之颜。

    灵兮止步,回头看向墨鸢,轻轻一笑道:“墨鸢你不觉得他们在看你吗?”

    “小姐,你取笑我!”墨鸢鼓起嘴,吐了吐了舌头,兮儿却只是眼角含笑的转过身去。

    她们一路打打闹闹没多一会就到了灵隐寺门口,守门僧人见到她们俩走来,便上前行礼,礼貌的道:“两位女施主,本寺不招待女客,还请尽早下山。”

    墨鸢一听不高兴了,道:“哪有寺庙不许人烧香的啊?”

    守门僧人不好意思的低头道:“真对不住,这是寺里的规矩。”

    “天都快黑了,你不让我跟我们小姐住寺庙里,我们若是遇上野兽怎么办?”墨鸢不依不饶。

    灵兮从包袱里拿出那封信道:“这位小师父,麻烦您将这封信交给无为大师。”

    那守门僧人听罢,双手接过那封信,点头道:“两位女施主请稍等,小僧这就去。”

    “多谢小师父。”兮儿礼貌的道。

    没多一会,那守门僧人就回来了,带他们进了寺中。

    禅房中,无为大师已在等着灵兮和墨鸢的到来。

    守门僧人将她们俩送进去,便自行离开了。

    灵兮抬起头打量了那无为大师一番,白胡子的老人家,看上去很是慈祥。

    “兮儿见过大师。”兮儿礼貌的行礼。

    “快快请起。”无为大师忙上前一步,伸手要扶起兮儿。

    灵兮纳闷的看向无为大师,为什么这个大师看上去一点架子也没有,和蔼可亲。

    “你叫兮儿是吧?”无为大师问道。

    灵兮点头,无为大师微微笑着,接着道:“你师傅的信老衲已经看过了,后山有几间茅屋,你暂时就住在那里吧!有什么事尽管来寺里找老衲,要照顾好自己。”

    “多谢大师。”兮儿轻轻应声道,声音格外温柔。

    无为大师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

    第二日清晨,灵隐寺的后院中,席子宸、梦阳以及女扮男装的苏陌白同三个年纪相仿的少年盘坐在菖蒲上做早课,给他们上课的是一个中年僧人,看上去十分严厉。

    修行的同时,早课也是不能落下的。

    走来一个小沙弥,对那中年僧人行礼道:“慧空师傅,住持请您过去一趟!”

    “嗯,就来!”那中年僧人起身,转向那六个少年道,“好好温习功课,等会为师来验收!”

    “是,师傅!”众少年答得很干脆。

    慧空同那小沙弥离开,他们一干人等就开始活跃起来了。

    那三个少年皆是江湖名望家族的子弟,江南慕容世家慕容轩,涡阳张家张馥,柳州皇甫家皇甫少卿,各有各的性格,与他们四人相处倒也融洽。

    “听说今天来了两个姑娘!”慕容轩最先起身,激动的喊着。

    皇甫少卿没好气的看向慕容轩道:“不就一个姑娘么?喊什么喊什么呢!”

    慕容轩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道:“我是好奇嘛!我听那些六根不净的小沙弥说起,说那两个姑娘一个蒙着面纱,另一个是丫鬟,那丫鬟都美得跟天仙一样,那小姐指不定美到什么程度呢!”

    “再美又如何?总会年长色衰的嘛!”苏陌白头也不抬,只是咕哝了一声。

    张馥看向苏陌白,不由得一笑道:“我觉得小白是女孩子的话,肯定也是个大美人。”

    梦阳见状,不高兴的向张馥道:“你说什么呢!哪有人把男人比喻成女人啊?”

    苏陌白抬起头来,转向席子宸道:“这个世上没有比我姐姐更漂亮的女孩子了,对不对啊姐夫?”

    席子宸本在认真看书,被苏陌白一问,纳闷的抬起头,然后点了点头,道:“那是那是!”

    梦阳禁不住摇头道:“哎,某人没救了,到现在还在对过去念念不忘啊!”

    “要你管!”席子宸瞪了梦阳一眼,继续埋头看经书。

    苏陌白见席子宸如此,便将目光转向梦阳,只见梦阳手上捧着书,却托着腮专注的看着一个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由得摇了摇头,也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书。

    “姐夫,我问你几个问题。”苏陌白刚看书又忍不住合上书,抬头看向席子宸。

    “问吧!”席子宸也并未抬头,只是顺其自然的回答道。

    “你说,为何老天爷不给所有女子美丽的容颜?”苏陌白托着腮,痴痴的问道。

    席子宸抬头,看向远方,微微一笑,道:“容颜只是昙花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终究会随着年纪增长而消散,这世上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的心。”

    苏陌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姐夫,那为何人有善恶之分?”

    “人无善恶,善恶存在各自的心中。”席子宸淡淡的回答,道,“你怎么问这些奇怪的问题?”

    苏陌白吐了吐舌头道:“没有啦!这问题我以前问过姐姐,没想到你的答案跟她的答案一样呢!看来你们真的是心有灵犀,难怪是天生一对呢!”

    “你这鬼灵精!”席子宸轻笑着摇了摇头,道。

    慕容轩不由得朝席子宸这边挪了挪步子,道:“喂,席子宸,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漂亮不?”

    “我觉得她是最美的就好。”席子宸只是淡淡的说道。

    “听你们这么说,我真对那个女孩子很好奇啊!”慕容轩无限憧憬道。

    梦阳忙道:“可别!慕容你要是想被打你就尽管想那个女孩子吧!我们子宸对别的都不在意,唯独对那个女孩子,谁觊觎都是找死!”

    张馥不由得瞪大眼睛道:“没看出来席子宸你这么痴情啊!”

    正说着,墨鸢走了过来,众人抬头,慕容轩、张馥不由得发愣。

    墨鸢打量他们一番,虽是一眼认出来席子宸,却还是狡黠一笑道:“谁是席子宸呀?”

    众人一愣,慕容轩反常的指向席子宸道:“姑……姑娘,他是席子宸。”

    墨鸢点头,手背在身后,朝他们走了几步,在席子宸面前停下,打量一番道:“席公子,麻烦你去后山一趟!”

    “做什么?”席子宸纳闷的问道。

    “是无为大师让你去的,慧空师傅已经准了呀!”墨鸢笑嘻嘻的说道。

    席子宸被墨鸢搅得头发昏,不知道墨鸢究竟要干嘛。

    墨鸢忙收敛起笑容道:“哎呀,我不是要害你啊!你去就对了,我家小姐在等你呢!”

    “你家小姐?”席子宸更是纳闷的问道。

    “真笨!”墨鸢禁不住气道,“我家小姐啊,特地从凤凰城那么远的地方来找你的!”

    席子宸先是一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脸上换上的是惊喜,忙道:“我马上去,马上!”

    没等余下的人反应过来,席子宸已经朝后山奔去了。

    墨鸢看着席子宸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偷笑,苏陌白这时候记起来了,忙问墨鸢道:“你是说,我姐姐来了?我姐姐真的来了吗?”

    墨鸢点了点头,道:“是呀是呀,我们家小姐去陌上找你们,得知你们来了灵隐,便也来了这里。慧空师傅说等太阳落山你们都可以去后山找她,我现在去山下买东西去。”

    苏陌白听罢更是高兴了,梦阳也不由得笑了。

    ……

    后山山下有几间小茅屋,依山傍水,景色优美,置身其中如入梦幻之境。

    席子宸从山涧木桥上跑过去,远远的看见那几间小茅屋,他一步都不敢停歇,怕迟了一步就看不见她了,所以他拼命的跑,拼命的寻找她的踪影。

    小茅屋里是空的,他顿时心慌了,难道她走了吗?

    绕过小茅屋,远远的看见一条河,河岸是绿绿的草地,他隐约看到一抹白色,那颗慌乱的心才安定了下来,他放慢脚步,一步步朝她所在的地方走过去,每一步都是他的思念。

    近了,他看见了她,她就那么躺在草丛中,闭着眼,阳光洒在她的脸上,看上去那么恬静,他在与她相反的方向静静的躺下,这一刻,一切都仿佛停止住了。

    “你说,这世间为何会有那么多遗憾呢?”灵兮的声音轻轻的飘了过来。

    “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是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灵兮听完他的回答,不由得睁开眼,翻过身,朝他靠近了一点,他能清晰的看见她的脸,伸出左手轻抚在她的脸上,这一刻才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存在。

    她温柔一笑,抬手按在他的手上,道:“这样,是不是才发现我真的存在?”

    “你说呢?”席子宸只是淡淡的反问,心中却是无尽的想念。

    他起身,坐在草地上,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所有的语言在此时都变得苍白。

    风轻轻的扬起,将草地上的蒲公英吹得漫天飞舞。

    灵兮看着那飞舞的蒲公英,忽而一笑道:“子宸哥哥,你说人死后是不是会像这蒲公英一样飘呀飘,一直飘到天堂去?对不对?”

    “可能吧!”他伸手想抓住蒲公英的种子,却扑了个空。

    “子宸哥哥,要是我死了,你可不可以忘了我?”她有些忧伤的侧头,道。

    “不许死。”他的吻落在她的额上,语气是那么的强硬。

    “我身体不好,你知道的。”她有些无奈的道。

    “那也不许死。”他看着她,又是一吻落在她的额上,他轻轻一笑,道,“有人说,吻在额上是代表许这一生的承诺,我多吻几次,就把生生世世的承诺都许下吧!老天爷不会跟我争的,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遇见你而已,老天爷不会那么残忍将你从我身边带走的。”

    她朝他的怀里靠了靠,心中满满的感动。

    他们各自讲述这几年的故事,包括那份浓浓的思念。

    “我跳舞给你看吧!”日落西山的时候,她起身,看着他俏皮的道。

    “好啊!”席子宸也起身,与她面对面站立。

    她拿出腰间的玉笛,递给他道:“你,吹笛子!”

    他轻笑着接了过来,一脸宠溺的表情。

    悠扬的笛声响起,而她随着那笛声翩然起舞,浓浓的花香在这河岸弥漫开来。

    她轻轻舞动,如同一只翩翩欲飞的蝴蝶,朦胧中透着柔美。她的舞是一种梦幻,给人感觉很不真实。那轻盈的挥舞,每一个动作都让人痴狂。

    几只蝴蝶飞了过来,绕着她旋转,慢慢的蝴蝶越来越多,将他们俩包围,构成了一副绝美的画面,一声嘶鸣,竟是一对凤凰鸟落地,在草丛中随着她和那些蝴蝶起舞。

    那对凤凰一只浑身有着冰蓝色的羽毛,另一只有着火红色的羽毛,凤凰起舞中,更是一道奇异的风景,如同水火交融,透着别样的风采。

    一曲终了,席子宸停住,她停住,凤凰也停住,蝴蝶依旧绕着他们飞舞。

    她朝凤凰走去,那对凤凰却似乎一点也不怕她,反而亲昵的用头蹭着她的身体,她不由得惊喜的看向席子宸,席子宸也被这奇异的现象惊呆了。

    入夜,席子宸留在了小茅屋,陪在她的身边。

    他们并肩躺在床上,月色从窗里透过来,映照在屋中。

    “才发现,我已经很久没看见过月色了。”灵兮道。

    “你怕黑,我不在,你不会敢这样睡觉的。”席子宸轻笑道。

    “我每天睡觉都会点着灯,不然会害怕得睡不着。”

    “以后,我都会陪你,永远陪你。”

    “陪我到永远吗?”

    “当然。”

    “可是,永远是多远呢?”

    “只要我在,那就是永远。”

    “呵呵……”

    她满足的笑着,在他的怀中沉睡。

    是啊,只要他在,那就是永远,她永远都不会孤单。

    只是,永远也是有尽头的。

    到头来,留下的,便只有一场虚空。

    ------题外话------

    回忆就写到这里了哈,明天进入现实,加快节奏,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画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画画并收藏纨绔医妃之国师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