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惊宠豪门悍妻 > 苏墨染出手相助

苏墨染出手相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苏墨染达成协议,车子也便到了青草住的小区。看了一眼小区的设备,苏墨染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吾爱雨宸。

    吾爱雨宸没有说话,他们吴家欠青草的。他们心里自然比谁都清楚!

    吾爱雨宸和青草下了车,苏墨染也随后下了车,看着青草道“宥宇也回国了,他很想你,有时间还希望你能多和他亲近亲近。”说这话时他的语气很自然,自然到像一个丈夫对自己在外的妻子说,让她多回家看看孩子一般。

    青草也到没有想太多,苏宥宇是个可爱的孩子,难得他那么黏她,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恩!我会过,帮我告诉他,我也想他!”

    两人的谈话太过亲密,吾爱雨宸眉头拧巴着。宥宇?如果他没记错,苏墨染有个快三岁的儿子就是叫苏宥宇。这个孩子知道的人不多,他也只是一次意外听见的。

    但是怎么青草又和苏宥宇有什么关系了,听说那孩子的母亲生产时难产死了。这个孩子从小就跟着苏墨染。

    吾爱雨宸虽然心里好奇,但现在苏墨染在场他也不好多问,伸手看着苏墨染道“谢谢苏总裁这次出手相助,希望以后我们合作愉快!”

    苏墨染笑了笑,“合作愉快!”似有似无的看了一眼青草,希望以后他们能合作愉快。

    “希望我的要求你们能尽快商量好,背景在我看来,这吴家的产业以后不是在你吾爱雨宸的名下就是在青草的名下。既然以后也还会纠结这个问题,不如现在就提前有个了解。”

    “我想你这个做哥哥的,也不至于会和自己的妹妹争吧?听说青草在五岁的时候就被你这个哥哥带丢了,她如今吃了十几年的苦才回到了你们吴家。”

    “想来我要求你们把公司转到她的名下,应该不算过分吧!比较我这个外人觉得,这件事其实是应该你们吴家人自己提出来的,而不是让我这个外人来说!”

    说完看了看邹着眉头的青草,他了解她是个不喜欢多语的女孩。他做的这些想来她心里从来没有想过将来要接受吴家的一分一毫。想来他做得有些多余,可他就是忍不住要这么做。

    吴家可以那么疼爱自己的养女,那么宠自己的养女。为什么就不能多给这个女孩几分爱和宠溺。

    她习惯讲所有的心事放心里慢慢化解,从不劳烦别人操心,他越是了解这个女孩,就想rwcx越心疼她的善良和宽容。

    苏墨染说完了自己该说的,便和他们兄妹道了别。上了车便朝苏家大宅驶去。

    驻足看着他的车子走远,青草有些愣愣的发呆。“雨宸哥,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要求将吴氏转到我的名下,这件事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他应该也只是随便说说,毕竟这是我们自己的家事。他不会操那么多心,现在我们只要想办法把吴叔叔从监狱里带出来。”

    “以后的事,苏先生既然答应了会填补上公司的空白,他就应该会做到。公司会越来越好的!”她原本打算在日本学点东西,可是如今却什么都没有学到就又回了国。

    看来现在去日本也是一下子去不了了,不说云锦和君心现在刚回国不会想走,就是她也不想走太远了。

    她现在就想好好的多陪陪爸爸哥哥他们,毕竟那么久没有见他们,她好想他们。

    吾爱雨宸看着青草,眼睛里尽是柔情。“不管苏墨染为什么要要求我们将吴氏转到你名下,但我不敢否认。他是的是对的,我之所以一时半会没有答应她,是因为我想问问爸爸的想发!”

    “不过我想他是同意这件事的,我知道你也许心里一点都不想吴氏这个负担,但青草,你是吴家的人,你身上流着的是吴家的人血。吴氏是你这一辈子必须担任的责任。”

    他很久以前就想过,有一天他们找到了露珠儿,定要把她当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一般宠爱她。

    可是如今才发现,原来他们的宠爱她已经无力接受了。这些年有别人给她幸福,让她开心。他们吴家的宠爱太奢侈,她习惯了知冷知暖的宠爱,也体会过真情。

    所以吴家的宠爱既奢侈也廉价!她不需要了!他们能给她的,怕也只有这个看似天下最昂贵宠爱,她从不想要的。

    青草习惯了沉默应对他们的想法,她知道。一旦他们决定的事,她也没必要太用心去争取了。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为她好,她若是拒绝,无非是简单的推让罢了。

    所以她便不言不语接受了他们所有的合理要求了。

    没有继续和他争辩刚才的问题,只道“雨宸哥,我们进去吧!耽误了半天,他们应该都等急了吧!”

    吾爱雨宸点了点头,随着她一同进了杨家父子的房间。因为吴家大宅被弄得实在没办法住人了,所以青草才建议给来这边做。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艾雅可以和青草住一间。但吾爱雨宸怎么办?爸爸平时身体不好,他都是一个住一间,现在要让雨宸哥和爸爸住一间好好像不合适。但是除了爸爸的房间,也就只有哥哥的房间里了,黎秋说他今天加班,他现在都没有回来,看来可以让雨宸哥住哥哥的房间了。

    黎秋一直呆在青草家没有回去,现在看着青草又把他家的大帅哥哥带来了。心里稍微有些不爽,吾爱雨宸这样一来,青树哥不加班都要加班了。

    闷闷和青草道了别,黎秋直接奔到了杨青树的公司去了。他一个人加班都没有人陪着他。她去陪他聊聊天,说说话!

    吾爱雨宸看了看这里的环境,的确!青草过得比他们辛苦多了,这里所有的家具基本上都是陈旧的,就如同很多年前他们家不再用的老式家具。

    青草见他看着家具发呆,因为他是住不惯这里。“雨宸哥,你不困吗?”在公司熬了一天,怕是累及了吧!

    吾爱雨宸摇了摇头,“不困!倒是你,急急忙忙从日本赶回来,怕也是累及了吧!快去休息休息。”催促着她去休息。

    艾雅刚从青草房间里出来、见他们兄妹俩人正在一起推搡着,动作很是温馨。眼框不禁一软,硬是吸了一口气将眼泪逼了回去。

    这里虽然看着家具摆设简陋,地方也小得可怜。当却让人感觉很温馨,很舒服。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她期望的东西倒越发与年少时所希望的不一样了。她如今倒是希望,她的两个孩子能一生平平安安的,他们每个人都能嫁给自己心爱的人。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妈!你还没有睡呢?”吾爱雨宸见艾雅出来,连忙几步到她身边扶着她。

    今天吴家大宅的事他也听青草说了,幸好青草及时让朋友过去帮忙,否则也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了。

    艾雅一只手拉着青草,一直手拉着吾爱雨宸。拉着他们坐了下来到“公司的情况怎么样了?你爸爸那边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青草想着去杨青树的屋里给吾爱雨宸整理一下,万一哥哥的房间太乱。等下雨宸直接没法睡了。虽然她一直知道哥哥一直是一个生活自理能力很强的人,但为保万一。她还是去看看。

    让吾爱雨宸和艾雅聊着,青草道“妈,雨宸哥,我去哥哥房间里收拾一下!你们先聊着!”

    说完就脱离了艾雅的拉着她的手,直直进了杨青树的屋里。

    艾雅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笑道“这孩子,真是想得周到。”

    吾爱雨宸见她走了,有接着刚才的话题道“妈!公司的事已经解决了,苏氏集团的总裁答应帮我们将公司的空账补上。并且还许诺我们,在将来的公司发展中,苏氏与吴氏将持续保持合作关系。”

    说到这,吾爱雨宸的脸色有些变化“但是他要求我们将吴氏集团转至青草的名下。这事我做不了主,可能要等爸爸出来了才能决定!”

    艾雅邹了邹眉头,眉心露出三道川字。吴氏集团是家族企业,以后公司的事迟早都会交给他们兄妹俩人打理。

    “这苏氏集团的总裁怎么倒管起了别人家的事了,是和青草认识?还是?”艾雅看着吾爱雨宸道。这苏总裁她之前有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传言。

    传说这苏总裁黑白通吃,在商场上也是极其有手段的。他们家青草才十八岁,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商场上的大亨,怎么这苏总裁就那么指名了要把吴氏转到青草手里?

    吾爱雨宸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猜想青草应该是在日本不小心认识青草的吧!”

    “他要求我们将吴氏转到青草名下,大部分原因应该是为了替青草争取一份在吴家的地位吧!”

    如果不是这些,他实在想不清楚,这苏总裁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他没有丝毫好处,对于他来说,这事直接有些多此一举了。

    艾雅点了点头,“如果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帮青草,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以后公司都会交到你们二人手上,转到名下。这都是迟早的事。”

    看了看吾爱雨宸又道“只是,如果只转到青草名下,你的想法是什么样的?”虽然她心里知道他这个儿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但吴氏毕竟是几十亿的大公司,若是就这样一句话就将吴氏转至青草名下。同是吴家的孩子,这事对吾爱雨宸不公平。

    吾爱雨宸知道他想的是什么,笑了笑道“妈,不管公司以后在谁的名下。但公司都还是吴家的爸爸的。这只是一个名头的问题,我和青草依旧是兄妹,以后一起携手把爸爸的公司治理好,所以苏墨染的这个要求,我没有意见!”

    顿了顿道“只是不知道爸爸心里怎么想的?我想等他出来的时候和他商量一下。”吴冠被警察带走,说是只是简单的拘留。如果二十四小时,公司亏空的不能确切做实,他便可以出狱了。

    苏墨染既然已经决定要帮吴氏了,想来明天就会迅速的来商量这事。

    艾雅道“等他做什么?你以为你爸爸能有什么意见,我告诉你。公司的产业他只能留给你和青草,他要敢留给外人,我定饶不了他。”可能是因为气愤,她说完脸都扯红了。

    吾爱雨宸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怎么这样说爸爸“妈!你怎么这么说呢,公司说到底还是爸这些年努力打拼来的,将他名下的公司突然转到青草名下。

    这么大的事,他一点都不知道。若是他出来看见这幅场景,心里会怎么想?”

    艾雅听完他说完,心里的气去不消反怒。“怎么想?你管他们怎么想,难道你想等他回来,把属于你和青草的东西平分给他人?”

    吾爱雨宸不解,“妈!你怎么今晚说话怎么都阴阳怪气的,爸爸还在警察局呢!你怎么能这么说?”平时妈妈对爸爸根本不会这样说话的,今天怎么这么说话,句句含沙射影的。

    艾雅冷哼了一声,“我阴阳怪气,呵呵!有些事,我等他出狱后慢慢说。这些年的桩桩件件,我和他好好理一理。”亏她这些年为他事事操心事事在意。

    她这些年来她没少看见她身边的那些女人天天跟着自己老公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她一直庆幸自己这辈子嫁了个好男人,虽然这些年他不小心丢了她的女儿,可是他这些年来一直一心一意的对她。

    十多年来时时刻刻都在找他们的女儿,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老公疼,儿子乖的。

    可是如今她错了,原来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女人,简直傻到家了。

    吾爱雨宸实在理解不了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这么说,眉头拧巴了一起,“妈!到底怎么样?发生什么事了?”

    艾雅将手中的照片放在了桌子上,“我一直以为你爸爸和其他男人不同,他聪明睿智。事事能做到最好,想得最周全,可是你看看!”

    “是啊!他聪明睿智,事事都能做得周全无比!”指着桌子上的照片,艾雅几欲崩溃。

    吾爱雨宸不解,看着照片上的一男一女。看上去很年轻,男的有些熟悉,可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女的看着和拾简有几分想像。

    但又不是一模一样,照片上的男人从女人的身后搂住了她。看上去俩人像是热恋中的情侣,很幸福。

    “妈!这张照片有些陈旧了,上面的俩人是谁啊!”他认真看着照片上的男人,很帅气,看上去二十几岁的样子。

    艾雅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总之是悲哀又是绝望的样子。

    吸了一口气道“照片上的男人是你爸爸,女人是拾简的妈妈!”当年的事她一直闷在心里,如今也应该让孩子都知道了。

    吾爱雨宸震惊不已,“拾简的妈妈?爸爸怎么会和拾简的妈妈在一起?而且还抱得那么亲密?”这个消息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艾雅怔怔看着前方,像是在看很远的地方一般,目光涣散!“二十年前我们刚生下你不到一年,那时你爸爸刚开始做生意。但他为了能找到更好的出路,希望我们的事业能越做越大。”

    “我们会全国各地的去找商家和合作商,那年你还小,想着我们要是带着你四处奔波。实在不方便,所以你爸爸便一个人出去跑生意。”

    “我们往常去外面跑,也经常一呆就是半年一年的,那次你爸爸差不多也去了一年多。他走的时候你还不会说话呢,回来的时候你都学会走路了。”

    说到这里,艾雅慈祥的拍了拍吾爱雨宸的手。“我还记得那天他回来的时候,他才刚到家门口,你就结结巴巴的叫着他爸爸。他一进门就抱你搂进怀里,都把他高兴坏了。”

    “那次他回来告诉我,他这次谈到了许多大客户,以后咱们的路会越来越好了。那天晚上我们还高兴的在家里庆祝了一翻。”

    艾雅眼框有些湿润了,这些年她陪着吴冠吃过苦也享过了。可是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真正爱过她。

    “可是好事不长久,他回来没几天我就发现他不对劲,他总是出去,有时候一去就是一夜,甚至几天。他告诉我是忙生意上的事,一开始我也没太在乎。毕竟以前我们也经常忙得归不了家。”

    “可是每次他回家时我总能看见他衣服上有女人的印记,不是香水味就是口红印。我自我安慰说没事,也许是那个姑娘不小心撞到了,他扶了人家一把。”

    吾爱雨宸眉头拧在了一起,她说到这里。他也是成年人了,后面的事他大概猜出了一二。

    “那个女儿是拾简的妈妈?”看照片上爸爸和那个女人那么亲密,想来那个女人就是她了。

    艾雅点了点头,“恩!他是你爸爸出差那段时间认识的,这个女人后来跟着你爸爸一起回了A市。他们私底下一直在联系着,我虽然知道了这件事,但却一直假装不知道。”

    “当时你还太小,我只能叫你每次他回来的时候多和他亲近亲近。毕竟他和那个女人才没认识多久,他可能只是觉得一时新鲜。所以才会犯错,我和他不一样,我们已经有一个家一个孩子了。他是个聪明的男人,他知道一个家对于一个人来说多么重要。”

    “后来他可能也发现了一些不对劲,渐渐的也就没有再和那个女人联系了。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哽咽了一下,强硬将眼框里打转的眼泪吞了回去。“可是,我却没想到。原来他只是做了一个假像给我看而已,他在郊区给那个女人添置了一处房子。”

    “俩人一直私下联系,这件事说来也是笑话,那天我本来是呆你去郊区踏青的。却好死不死的看见了他们亲亲我我的在一起。”

    这些事她埋在心里已经十几年了,她一直以为,只要她假装忘记了,就忘记了!她也不会提起,不会伤心了。

    可是她是女人,是一个不太坚强的女人。吾爱雨宸轻轻替她擦干眼泪,将她拉着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妈!这些年苦了你了。”

    她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从不和他们提起半分,只是一心希望他们能好好的成长,只是!她却牺牲了一个女人的一辈子。

    艾雅靠着他的肩膀继续道“后来我和他大吵了一架,我本想带着你会你爷爷那里。我虽然是个女人,但是我相信就算日子苦点累点,我一个人也能把你拉扯大。”

    “但是他不同意,他告诉我那个女人只是个高等交际花而已,他和在一起只是因为他事业上有些东西需要她帮助而已。”

    “他和我保证会和这个女人断了联系,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你看!妈妈那个时候多笨呐!竟然也信了他,还又给他生下了青草。”

    说话间,艾雅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这些年她一直以为他已经改了,不会像以前那样了。可是现在想想,都是她太傻了。

    “青草出生那年,他借口说公司有事。不能陪我。我信了他,忍着痛把露珠儿生了下来,好在我已经是二胎了。疼痛早已经比不过生你那会痛。”

    “现在细细想来,他那天能有什么事。他急急忙忙的赶去,无非是陪那个女人生产去了罢了。那个女人第一次生产,没有什么经验。之前又打过几次胎,生产时难产走了。”说到这里,艾雅心里到解了气。

    总的来说,这个妖精总算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得了她该有的结果了。

    “所以拾简是爸爸的亲生女儿?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吾爱雨宸实在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他这些年一直对父亲尊敬有佳,爸爸几乎是他心里的偶像。

    几乎没有什么缺点,可是妈妈说的话里实在有太多信息了,他实在一下子消受不了。拾简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艾雅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些年我心里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爸爸对找露珠儿的事,一直不放在心上。却严重想着要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

    当初她的露珠儿刚丢,他就给她提议要领养一个孩子。她当时心里伤心,根本没有想过他为什么那么急着要领养一个孩子,而不是赶紧把女儿找回来。

    现在细细想来,丢失露珠儿。怕是他当初故意的。“我的露珠儿当初是他故意弄丢的,不然他怎么能那么顺利的说服我领养一个孩子呢!”

    吾爱雨宸一颗心沉了下去,丢失露珠儿那年他十一岁,他记得那天的情况。那天爸爸不知道为什么要带着他们兄妹俩人一起出去玩。

    露珠儿从小就是个吃货,那天她说她想吃薄荷味的棒棒糖,要爸爸陪她去卖棒棒糖。他们是在游乐园里,人太多了。他只记得爸爸说让他去给露珠儿卖棒棒糖。

    他一个十多岁的大孩子了,虽然游乐园里人多,但他却能准确找到爸爸和露珠儿在的地方。

    他卖好棒棒糖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爸爸一直在附近喊露珠儿的名字了,后来他才知道露珠儿丢了。

    他记得当时爸爸说他去卖棒棒糖后,露珠儿又哭着要喝水,他们出门没有带水,爸爸想着去附近卖瓶水就回来了。

    让露珠儿在原点等着他,不要乱跑。他本来想带着露珠儿一起去卖水,但是。想着等下他卖棒棒糖回来的时候没有见到他们会担心。

    就让露珠儿在原点等他们,可是等爸爸卖水回来的时候,露珠儿就不见了。

    现在细细想来,那天爸爸不是去买水,而是把露珠儿藏起来了。故意让她走丢的,他们那天在游乐园喊了一会儿,爸爸就急着叫他回家。

    他当时以为爸爸是想回去报警,却没有想到爸爸一直拖着没有报警,还迟迟不肯告诉妈妈露珠儿丢了。

    这些年他一直后悔自己没有照顾好露珠儿、害她丢了。原来这一切都是爸爸故意策划了。

    难怪露珠儿走丢后爸爸就一直提议妈妈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

    “妈!对不起,如果我当初离开露珠儿半步,露珠儿就不会丢。现在公司也不会这样了。”吾爱雨宸自责的看着艾雅道。这些年他一直努力找露珠儿,却一直没有音讯。想来这其中怕是有人故意阻止。

    在卧室门后的青草,手里的被子没有握好。一时间直直的摔了下去,原来当初他们是故意丢了她的,不是什么走丢。

    不是什么意外,是吴冠故意不要她的。手里的东西掉落,连忙弯下身子去捡。

    眼睛里的泪水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哗哗的,根本停不下来。

    “嘶!”玻璃杯碎片毫不犹豫的把她的手划开了重重的一个伤口。

    艾雅和吾爱雨宸听见动静,连忙朝卧室走去。

    青草看着手指上直冒鲜血的地方,都说十指连心,不知道是她的心疼还是手指疼。

    俩人进了卧室,看着她静静的蹬在地上捡玻璃碎片,一颗小脑袋脑袋垂在双膝盖之间。

    仅看见她微微颤抖的身子,强忍着哭意。“青草…。爸爸…”说到这,吾爱雨宸便没有继续讲下去了。

    如今事情都发生到了这一步,他们谁都改变不了什么了。

    艾雅擦干了眼泪,蹲下来身子拉起青草受伤的手,“雨宸,快去找药箱子!”这孩子心里定是苦及了。

    吾爱雨宸反应过来,刚才他只顾着她哭。却忘记了看别处,没有发现她受伤的手指。如今看到她脚边的血迹,才惊醒过来。急急忙忙地跑出了卧室给她找药箱。

    看着青草,艾雅静静抬手给她擦干脸颊上连连不断的泪珠。“我的珠儿不哭,不哭!”轻拍着她的背部,吴冠这些年压给他们母女的,她要一点一滴给讨回来。

    “妈药箱来了!”吾爱雨宸提着药箱急急忙忙进了卧室。

    艾雅扶起青草,扶着她慢慢到床上。坐了下来,吾爱雨宸和艾雅俩人一个负责给青草清洗伤口,一个负责给她包扎伤口。

    不一样俩人便处理了她的伤口,“下次别那么大意,我的露珠儿细皮嫩肉的。怎么能随意伤了。”看着青草包扎好的伤口,艾雅心疼道。

    青草点了点头,“恩!”看着艾雅道“他真的是故意丢了我的吗?这些年他也是故意不找我吗?”她以为他们只是不小心丢了她。这些年他们也一直在找她。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故意丢了她,即便他心里惦记着他的女儿,可是他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故意丢了她。

    他明明可以有很多种选择,为什么选择了最残忍的方式!

    艾雅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搂在怀里。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那么放心把你交给他,不该一次又一的信了他的鬼话。”

    抱紧了她,艾雅心疼的拍着她的背。吾爱雨宸站在一旁不语,看着抱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的母女。

    垂在双腿间的双手握紧了拳头,这些年,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从来不在找露珠儿这件事情上花半点心思,却对拾简的宠爱毫无底线。

    在知道青草差点被拾简毁了,他只是简单的一句子不教父之过就原谅了拾简的错,知道拾简骗了他们所有人她怀孕了,他依旧只是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明明知道了拾简对公司动了手脚,他也把所有的一切都揽着自己身上,如今所有的一切事情联系在一起,他对拾简的爱。

    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对青草和自己的爱,难道那个女人就真得比他们母子三人还要重你吗?

    这一夜,所有人都没有睡好,青草迷迷糊糊到天亮才睡着,而艾雅和吾爱雨宸几乎是一夜未眠。

    次日,艾雅见吾爱雨宸收拾好了要出门便道“昨天那个苏总裁的要求,不管他是单纯的为了帮青草还是有其他目的。你都只管答应他就是了,我今天会去警察局把他保释出来。”

    “你想办法让他签了转户合同,吴氏他别想着给那个贱人的女儿留一分钱。我不允许,我这辈子辛辛苦苦跟了他。这是他欠我们的。”

    他想要留给拾简一分都别想,“你去查查拾简拿着公司的那笔钱去了哪里?把公司的账务处理出来,尽量把账单做的明显些,让人一看就知道我们公司走到这一步是有人故意背后使坏。”

    “尤其是警察,联系好财务部的人。等吴冠签了转户合同,苏总裁也正式宣布与吴氏合作开始,就把你准备的这些东西散播出去。”

    “但不要让吴冠知道是你做,你现在年纪还轻,斗不过他。他在商场打拼那么多钱,心狠手辣的事做多了,我怕他知道会伤了你。”以前她从不怀疑他的为人,可是这一次她却不敢信了。

    吾爱雨宸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妈!你不用担心,有些事我知道怎么做的。”做错事的是他们,该有报应的也是他们。

    拾简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人兽不如的事。如今就让她这么拿着一比巨款在外面逍遥法外,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该有的惩罚!

    青草迷迷糊糊在床上躺了一天,苏墨染也倒是说话算数,吾爱雨宸答应了他同意将吴氏转到青草名下。

    苏墨染也实实在在将公司答应投给吴氏的十五亿资金空缺补上,补全了吴氏的资金。

    吴氏为空壳公司这样的说法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吴冠也自然能平安吴氏的出来了。

    艾雅去警察局接吴冠,原本说是要会吴家大宅,但因为哪里已经被毁得面目全非了。经历了这么多事,艾雅也没心情再继续回去住。

    后来干脆搬去了庄园住了,庄园是吴冠之前给吾爱雨宸准备结婚时用得婚房,打算等他以后结婚了就给他们夫妻二人过二人世界。

    但这些年他一直也没个动静,如今大宅那边也没办法住了,只好暂时先去庄园住。大宅那边先让人修正修正。

    艾雅原本打算把青草一起接过去,可青草以前不愿意现在就更加不愿意了。她还是想和爸爸和哥哥住在一起。

    说说日本的东思奕,原本打算今天回国的他,机票都已经订好了。可是在机场遇见了刚到日本的拾简。

    说来也是巧,拾简刚下飞机就遇见刚到机场的拾简。

    拾简自然是激动的,她来日本就是为了来找他,现在才刚下飞机就遇见他,不激动才怪!

    “思奕哥哥,好巧啊!我们这样都能相遇,真的是太巧了!”吾爱拾简推着行李箱,一副含羞待放般站在东思奕的面前。

    外人看来实在容易想入非非,好在东思奕也没有太想理她,但顾及她这些年来一起长大,也定着性子和她道“你来日本做什么?出差么?”

    拾简甜甜笑了笑,“没有!我是过来旅游的,现在日本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我来看樱花呢!你这是要回去了吗?”看了看他带着的行李,还在机场,看来他真的要回去了。

    东思奕点了还头,“恩!青草昨天有事回去了,我有些事没有和她一起回去,今天才赶回去。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回国见!先拜拜了!”看了看时间,朝拾简道了别,便提着行李朝安检出跑去。

    拾简急得直跺脚,他怎么这样啊!她才刚来他就走,真是气人!

    “呜…。”包里的手机想了起来,接起道“喂!李叔叔,我到日本了,也见到思奕哥了,我们在机场见的,他现在可能已经上飞机了,他今天回国!”

    心里气及了,她这刚来,他就走了。对着那头的电话有些孩子气道,“我不想呆在日本了,我要回国去了!思奕哥不在,我也没心情继续呆下去了。”

    那头的李洪沉声道“小简,不要胡闹!你现在还不是回国的时候,我好不容易送你出来国,就是要你出去避避风头!”

    “你以为吴家的人都是傻子吗?他们会不知道公司出了那么大的事,都是你做的!吴冠已经进了警察局,吴家乱成了一团,他们现在是光顾着公司,没有找你麻烦。你等着他们处理好了这些事,你的麻烦就来了。”

    “吴冠虽然替你顶了罪,但是这么大的公司。不可能没有其他人不会去查,你做事我还不了解,仗着自己聪明,做事马马虎虎的!这要有心一查就查出来了。”

    李洪的话倒是给了拾简当头一棒,是啊!吴家现在还在乱,要是他们理清了思路,她的麻烦就来了。

    如果她现在回国,只是给自己添麻烦。还不如先在日本待些日子。也好散散心,只是可惜思奕哥今天就回去了。

    对着电话道“好吧!那国内的事叔叔你就自己留心点,等过了些日子我再回去。那不多说了,先拜拜!”

    挂了电话,看着东思奕刚才急急忙忙跑进的安检处,心里不禁冷哼,杨青草到底有多好,值得你朝思梦想、马不停蹄的回去见她。她只不过是有对有钱的父母长得漂亮些而已。

    只不过是个软弱的绣花枕头罢了,一无是处,真不知道这些为什么事事惦记着她。

    东思奕上飞机前给青草发了短信,告诉她他也回国了!

    但青草整天都迷迷糊糊的,一直不在状态。根本没有看见他发的信息。

    吴冠和艾雅回了庄园,看着这里不同于大宅的装饰,吴冠不禁感叹。“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不如大宅里熟悉,还是习惯在大宅里。”这才刚离开那边一天,心里就百般的不好受了,其实这人呐,还是在家好。他在商场打拼了那么多年,习惯了奔波劳累。习惯了以大宅为自己停脚的地方。这样换了地,心里还是有诸多的不适应,总觉得,这里没有家的气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惊宠豪门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璐遇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璐遇曦并收藏惊宠豪门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