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2章 渡劫

第2章 渡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外界皆道魔尊百年未出潜龙渊,话传久了,连季连洲本人都听过几句。说什么老魔头做下那么多恶事,怕是不敢出渊来面对整个修真界正道,且终有一日天道轮回,会有一道劫雷将他收了去……如此种种,炼气期的稚子都不会信,偏被一群分神期修士挂在口边,纯粹是聊以自`慰。

    他不止出了潜龙渊,还隐去身份,观昆仑山巅一轮蛾眉月洒落漫山清辉,看苍原东海之滨鲛怪吞船。

    自从破除体内封印、迈入大乘期开始,季连洲看修真界众,一如看一群蝼蚁。他不再急于突破,反倒悠哉悠哉,在大乘期停留了又一个万年。

    可作为天生魔体,哪怕不再杀人夺婴,季连洲的经脉仍在一日日的自发吸纳吞吐。终有一天,他是要开始渡劫的。

    劫云降下之前,季连洲已有预感。都说大道无情,遑论魔修,他自不会留在那种地方等待天劫到来。

    苍原西疆瘴气厚重,对寻常修士伤害极大,魔修却无妨。他迎着道道劫雷,袖口鼓起,一头乌色长发散在空中,细小的电流在全身窜过。雷越来越粗,两万年来的一幕幕在眼前闪现,从炼气期到金丹,结婴,分裂元神……身处那样一个混乱的时代,不为刀俎就只能任人宰割,何况还有必须要找回的东西。魔修又如何,只要够强,谁敢撄他锋芒。

    劫云愈发厚重,大有席卷着一方天地的架势。周身瘴气被呼啸的狂风吹散,季连洲孤身一人,立于半空之中,眸中忽一片血红,忽雷光电闪。

    前三天都轻松抗过,到第四天,劫雷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反倒一道比一道蕴含能量更胜。季连洲扪心自问,自己是真的不愿待再在这修真界,既然如此,拼尽全力一次,又何妨。

    他定了心神,运转周身灵气,抵御劫雷。第五天、第六天……季连洲不再修复皮肤上迸出鲜血的伤口,只保重要经脉不要裂开。

    各样法宝在先前已被陆陆续续的使出,在扔掉三把渡法伞后,季连洲倏忽心念一动,抬首望向正在再次凝聚的雷电。

    劫云遮住所有日光,雷电的光芒却将周边照的几如白昼。

    快要结束了。

    第七天,劫雷凝聚的速度显然降了下来。与之相反的是,轰下的一道道雷电都有丈粗,将季连洲整个人都淹没在里面。

    到这一步,他终于祭出本命法宝。那是一把剑,铸于两万年前,选的是世间最为坚固的料,成后又配以数十种妖兽鲜血淬炼。

    说来可笑,正道修士将他封入潜龙渊,但很少有知道,所谓潜龙渊,正是他一剑劈成。

    他爱惜的拂过剑锋,指尖触感冰凉,一点点变得温热起来。剑柄在他手中震动,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

    “可惜,到底没给你起名字……”

    这又是一桩往事。

    季连洲微微一笑。浑身血痂,看上去就像是地狱里爬出的修罗。

    他将手中的剑抛到上空,捏动法诀,等待下一道劫雷落下。

    千里之外,季渊伴着小师妹林岚,仓皇东行。

    在他身后,遥远的地方,最后一道劫雷劈了下来。

    无名之剑碎裂,发出恰似哀鸣的响动。季连洲仰天大笑,经脉寸寸断开:“莫非是天道容不下我!”

    他陷入一种似梦似醒的境况,心绪浮动,一如万年之前,他屠了数十万人,周身都是旁人鲜血,有无数人看着他,眸中盛满恨意,一字一句道:“你这魔头,定不得好死!”

    可他还是好好地活了万年。

    有一抹暗光自缓缓散开的墨云之下浮出,连带着一个朦朦胧胧,几乎飘散于天地之间的影子。季连洲双目阖起,用仅剩一点魂力,算了一卦。

    往东的地方,隐隐,有与他牵连的血脉存在。

    潜龙渊内,稍有名头的魔修都知道,大乘期的魔尊季连洲是个断袖。不仅不喜千娇百媚的魔道女修,连颇有容色的男修都看不上。

    他最偏爱的,是被掳来的正道修士……也不知是什么怪癖。

    这样的季连洲,当然不会有血脉留下。可他的父母虽早逝,却也没忘记告诉他,他还有几个外甥外甥女存在。

    事态紧急,刻不容缓。季连洲当机立断,往东行去。

    夺舍一事,不光要看被选中身体的天分如何,还要看于己是否契合。有血缘在,哪怕再淡薄,都事半功倍。

    大乘期的底子摆在那里,就算被雷劈的快散了,弄晕一个刚筑基的小丫头仍轻而易举。随后,季连洲看着警惕地望着自己的小子,倏忽一笑。

    算他命不该绝,这小子除了犯桃花煞外,竟是极好的命格。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季渊紧紧抿着唇,不答。

    季连洲轻轻笑了笑。他只剩魂魄,反倒将本来的眉眼显出。眼梢上勾,弯成一个撩人的弧度,看得季渊胆颤心惊:“无妨。总归,要知道的事太多,全由你告诉我,得等到什么时候。”

    季渊拼死抵抗,终不敌眼前元神实在太强。他的魂魄被生生揪出体外,痛不欲生。有一股力量扫过他的三魂七魄,接着,他又听到先前那个声音。

    “逍遥宗?啧,你这小子,怎么净吃着碗里望着锅里。也罢,虽然是筑基,凑合着用用吧。”

    那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搜魂之后,季连洲干脆利落的打散了季渊三魂七魄,自己飘入对方的身体。

    从此以后,天下便再无季渊此人,只有一个以筑基之体,承载大乘期元神的季连洲。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在季连洲将自己投入新的身体时,天都没有亮,刚才被弄昏的小丫头睡得正香。

    他继续翻看着季渊的记忆,一面思索自己以后当如何。被劫雷打碎经脉的瞬间,他就决定要找人夺舍……果真,还是不甘就这样死去。

    逍遥宗是苍原之上第一大派,林惊白对这个三弟子十分看中。

    而他,现在不过筑基。想要离开逍遥宗,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总归是有季渊的记忆。而季渊天分虽高,却不像他自己的身体那样适于修魔。季连洲拧了拧眉,莫非要走稳固道心、炼化天地灵气一路?

    想到这里,他的眉拧的更紧。他连道心都没有,一生都活的恣意妄为,何来稳固一说。

    何况方才看这小子那些小心思,同样不是能安稳的主儿。连最初时没有打下基础,哪里有以后。

    季连洲当了万年魔尊,自然不愿夺舍之后碌碌无为。再说他元神之力尚在,说是再次修炼,不过是将身体提升到可以适应元神的程度。

    净瓶焉能载汪洋之水。荒废光阴,迟早出事。

    以逍遥宗的名声,叛宗的弟子想要继续在苍原行走……

    他尚未想出一个结果,那边,林岚倏忽嘤咛一声,就要醒来。

    神识扫到林岚的动静,季连洲低头看一眼新身体上的伤痕,闭上眼睛,倒在地上。

    林岚寻到季渊,看着对方的惨状,险些哭出声。她在过往人生中都是被娇宠的一个,长辈们怜她疼她,二师姐对她也很是关切。至于季渊,待她温柔的好似凡间话本中那些翩翩公子。林岚不知自己对对方算不算喜爱,可不管怎么说,她都不想看着对方就这样死去。

    传言说自己还有一个大师兄,在百年前的正邪之战中失踪,让父亲哀婉良久。要是毓泽师兄也没了,父亲该有多难过?

    林岚哭了一阵,抹一抹眼泪,神情坚定起来。她扶起季渊,试着捏出御风诀,感觉了一下,觉得还能承受季渊的重量,便继续赶起路来。

    她不再逞强,直接去了千山坞,亮明身份,希望得到帮助。

    苍原之上,数得上的大派有十三个,逍遥宗排在首位。至于千山坞,则要被列入其中最弱的几个。

    面对这样送上门来的人情,千山坞金氏自不拒绝。大道无情没错,他们当然可以趁火打劫。然而逍遥宗还好好地戳在那里,和千山坞就隔了几重山,他们会算账,看如何行事最为划算。

    他们不仅好好的安顿了林岚和季渊,还按照林岚的请求,着弟子去逍遥宗报信。此外,千山坞坞主琢磨一下前两天西边的动静,大概猜到,林岚是遇到了什么。

    无非就是被渡劫的老魔头波及。

    万年以来,修真界内除了季连洲,竟再没出过一个大乘期大能,修为最高者不过分神巅峰。在苍原之上有这般修为的还只有一人,即林岚的师叔,逍遥宗凌霄真人。

    凌霄真人闭关至今已有千年,不知何时,或说还会不会突破。

    至于其他大陆上,昆仑的掌门倒也是分神巅峰。还有,就是散修盟的一些元老,各个神龙见首不见尾。

    先前那般动静,除老魔头突破以外,不做他想。可惜动静实在太大,没有修士敢去一探究竟。

    季连洲究竟是飞升还是陨落,这兴许,会成为修真界一个被热议良久的话题。

    十天后,逍遥宗来了人,接林岚与季渊回宗。

    林岚看到对方,便委屈的扑了上去:“丁师叔……”一通撒娇诉苦,然后才问,“我爹怎么没来?”

    丁星璇抚了抚林岚的头发:“都快两百岁的人了,怎么还这样小女儿态度?毓泽还没醒吗?”

    林岚点了点头,眉梢眼里带了些愁色:“都不知道是怎么了。”

    丁星璇叹口气,又想到什么,语气轻快一点:“别太担心,回去看师兄看看,会好的。毓华,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林岚眨了下眼睛。

    “你毓煌师兄,回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