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12章 阿洲

第12章 阿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杀,还是救?

    温孤烨垂下眼,手搭在“季渊”腕部,千般念头转过脑海。

    若选杀,眼下无疑是最好时机。“季渊”伤势如此之重,救不活理所当然。

    若选救……温孤烨手指压着对方腕部的力度加大几分。正如他告诉自己无数次的那样,在这里,整个世界都是为了季渊存在,对方死亡定会导致剧情颠覆,自己绝对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纵然光看眼下,这个秘境怕就是由夺舍之人的记忆堆成。

    没错,到此刻,温孤烨完全确定季渊是被夺舍。外来者不可能在最初便有用有高于主角的元神之力,记忆投影的风格也不会与他现在所处的修真界如此契合。

    总不会是来自另一个修真文明的穿越者。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在温孤烨举棋不定期间,抱着“季渊”的女人愣愣地望着丈夫口中的“仙师”阴晴不定的脸色,再抑不住心中悲戚,哭出声来:“阿洲!你怎么就……”

    温孤烨瞳孔蓦地缩小,抬起头问:“你叫他什么?”

    女人仿佛被吓到,沙哑着嗓子答:“阿洲,阿洲!”

    温孤烨的唇颤了颤,一股宿命感骤然压上肩头。这不是他的世界,自己所处的秘境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明。迟早有一天,他会离开这里,到那时候,在这里遇到的所有人都会成为过眼烟云……一句一句的告诫压下,温孤烨终于徐徐冷静。

    被众人环绕的仙师站起,垂在身体两侧的袖口沾了几点血迹。

    季青从头到尾都立在一边看他,神色从起初的期待转向难以置信,最后转向悲痛欲绝。抱着“季渊”的女人则哭得声嘶力竭,几近泣血。

    温孤烨漠然地看着眼前一切,直到女人的哭声变作抽噎,方慢慢叹:“罢了,罢了。”

    话落入季青耳中,他眸中重新燃起希望:“仙师的意思是?”

    温孤烨转身面向季青,轻轻点了下头:“我可以试试。”

    他指点季青将重伤的青年抱到屋内放在床上,在对方临走前问了一句:“他叫季洲?”

    季青答:“是的……小儿出生时,村里老人说他命中缺水,就起了这么个名字。”正是先前说到一半被打断的话。

    温孤烨笑了下:“好名字,和我有缘。”

    季青眉间一喜,情知仙师是真的会出力。

    温孤烨道:“你先出去吧。放心,令郎能好。”

    季青看他一派轻松神色,心脏跟着落回实处。他再三谢过,方走出门外,将屋门带上。

    月亮爬上中天,悬在空中,洒下一片清清冷冷的银色光辉。

    季青没有立时回屋,而是背手站于院内,不知想些什么。面上没有了方才表露出的对儿子伤情的担忧,唯剩犹疑之色。

    过了一段时间,他迈开步子,走向院中另一间屋。

    推门进去时,方才抱着儿子哭的女人正坐在桌边。她眉眼间犹带愁苦,好在早止住眼泪。见季青进来,女人朝对方点点头,运起周身灵气,启动布在屋内的阵法。

    竟是修为不输温孤烨的修士。

    等季青落座,女人开口抱怨:“你当真把阿洲交给他?阿洲若是有个什么好歹……”

    季青,或说季连青的眉头从见到妻儿开始就没松开过,此刻道:“那修士千不该万不该,偏选了这么个日子来。马上就要到时间了,不给他找点事做,日后不止阿洲会有好歹。”

    女人斜他一眼:“阿洲可是你儿子。真那么担心,干脆拿下那修士,不就行了?”

    季连青斥道:“祖宗的规矩,你都忘了?况且孩儿名叫季连洲一日,就要为季连家出力一日。”停顿一下,又道:“依我看,那修士好像认识阿洲。”

    女人闻言咬住下唇:“你就知道祖宗规矩!我倒觉得,见到阿洲时,那修士根本就是一副欲处置而后快的表情。”

    “那也是他的命。”季连青答。

    屋内,温孤烨重新看了遍床上那人的伤势。

    外表极为可怖,血流不止。温孤烨先前给他清理过,可他在短短时间内又成了个血人。

    外伤倒好解决,棘手的是,只要季渊的身体承受不住那断袖的元神一天,类似于此的伤势便一天不可能彻底消失。

    遑论元神之力溢出身体所带来的痛感,温孤烨觉得,这人根本是痛到晕厥的。

    眼下没必要根治,不打算杀人是一说,借此天赐良机摸清对方的底是另一说。

    思及此处,温孤烨按住对方左腕脉搏,将自己的灵气输进去一些,借着梳理经脉的名义将对方周身都游走一遍。做完这些,他再次肯定,没个几千年的修炼让夺舍者与季渊的身体契合起来,迟早还得出事。

    先前看似安然无恙,仅仅因为元神之力有小心翼翼地去寻找一个能与身体和平共处的平衡——说不准还真的找到了。结果一朝受到刺激爆发出来,成了这副德行。

    在他陷入沉思、对灵气的控制稍有放松的时候,那缕灵气悄悄游到了季连洲丹田附近。

    温孤烨瞬间回神,那断袖的丹田像是在吸收……他阖着眼感受了下,果真如此。

    温孤烨笑了声,收回手。

    据季渊的经历来看,他还有很长时间,足够慢慢来。

    动手太早,外面的村民难免会觉得先前他在藏拙,太装,人设圆不回来。

    温孤烨在季洲房中打了十天坐。直到第十一天凌晨,屋门一次都没被敲响。

    他还记得那女人先前哭的有多惨不忍睹,现在竟这般沉得住气。

    想起一直没有醒来的夺舍者,温孤烨释然了。秘境设定之一,在战斗模式没有开始前,不止环境,人物也同样是进入者记忆的投影。简单来说,季洲觉得自己父母面对重伤的自己是什么反应,门外那对夫妻就会是什么反应。

    不这样,怎能让进入者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现在的季洲,恐怕没有足够的精力来“觉得”。既然这样,自己和两个npc较什么真?

    屋子一直封闭着,温孤烨从窗户透出的光亮分辨出,晚间天上星空月色一样不少,不知日后那夺舍者会怎样醒悟。

    或者一开始就把情况捅给对方……

    时间差不多了。温孤烨弹弹袖子,走到床边。

    十日前,他给夺舍者喂了颗玉灵丹吊命,补足了灵气的身体自会本能疗伤。

    伤口一时无法全部消失,温孤烨不愿屋内血腥气太重,于是在对方身边布了个小阵,将夺舍者与外界隔绝开来。至于对方会不会由此伤了根基,与他何干?

    现在去看,夺舍者外观令人目不忍睹。若非季渊的身体底子不错,血怕是早流干了,而非现在这样不时地往外冒。

    不过,他再不出手的话,对方怕也撑不了多久。

    温孤烨清掉夺舍者周身的污浊,一把灵火烧掉污得不忍瞻的衣衫,撤去阵法。眼下对方□□,蜜色的皮肤暴露在外,一身肌肉紧实却不夸张过分,哪怕躺在床上都能看出线条优美流畅。

    温孤烨视线在某处转了一圈,扯扯唇角。

    种马男的资本当然不会小,不然怎么能让一群妹子在明知对方风流花心的情况下还不忍离开。

    当然,好友笔下,妹子们为季渊所折服所为的原因有且仅有对方过人的风采。

    至于现在,身材再好,也架不住上面一道道还在往外溢血的裂口着实碍眼,让他一眼都不想多看。

    温孤烨取出自己芥子空间内所有疗伤丹药,不论外用内用,都捡好的用在眼前这具身体上。皮肤愈合的速度超过了伤口撕裂速度,温孤烨扶起夺舍者,定住对方的身体,将灵气大量输入并加以引导,帮对方修复经脉。

    他与季渊同样拜入逍遥宗、师承林惊白,且季渊也一心修剑。如此一来,两人的修行方式相仿,灵气运转方式相同,全然不用担心输入的灵气会受到排斥。

    等经脉修复完毕,余下的灵气尽数被夺舍者收入丹田。

    温孤烨心下一片雪亮,自己所做的一切皆治标不治本。他为夺舍者摒除所有干扰,让对方能专注于再次寻找元神与身体的平衡。接下来,对方能不能醒,还看夺舍者自己。

    对方花费的时间比温孤烨想象的短很多。在他为其护法整整六日过后,夺舍者睁开了眼。

    温孤烨第一时间注意到。解开对方周身禁制后,他语气平平地说:“先活动一下。”

    季连洲自然应下。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自己被封良久的四肢实在酸软无力,没了温孤烨帮他支撑,竟直直向后倒下,落进温孤烨怀里。

    背后的躯体有着和温孤烨外观全然不似的热度。季连洲的头枕到了温孤烨一侧肩上,温暖的气息洒在他的耳廓。

    两人一时怔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