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17章 缠斗

第17章 缠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金蟒拔地而起,几乎与它身后的山头等高。一身金色的鳞片映着阳光,愈发显得熠熠生辉。在它身下,庞大的阴影笼罩在龙首村诸人身上。

    血红色的竖瞳中迸出满怀恶意的光芒,在众人身上扫过。蛇信嘶嘶吐出,涎水不时滴下,腐蚀出一个个深坑。

    季连青在短暂的惊怔后回过神,大喊:“这畜生破了封印!”

    话音未落,金蟒已甩起尾巴,重重砸在身后山头!霎时间,山崩地裂,巨石滚落,冲的一众修士四下逃窜!

    季连青躲过滚向自己的巨石,招出本命法器,跃至空中,将法器向金蟒掷去!元神灯快速变大,灯芯之火摇曳着烧在金蟒身上,瞬间燃遍全身!

    他眼中浮出一抹喜色。众修士看到这边的状况,也不由停下步子,看向被元神灯之火烧灼的金蟒。火焰跃动间,色泽变换交织,在金蟒鳞片上灼出道道焦痕!

    季连青操纵着灯火,豆大的汗水自鬓角滑落。他的妻子站在地面上,双手摊平放在身前,掌心之上三寸处浮着一条绸缎。绸缎柔韧地飘摆在空中,逐渐飞至上空,在季连青周身绕做一个圈。

    季连青的神色骤然轻松许多,睁眼看向眼前那金蟒。

    整个蟒身都被淹没在火焰中,连空气都染上焦灼。其他修士看情况似不严重,同样招出法器,用在金蟒身上。

    金蟒的尾巴再一抽,身体倒了下去,在火焰中翻滚嘶吟。这次无人躲避山石,一个个都浮至上空,细细观察着金蟒的举动。

    季连青看时机差不多,开口吩咐身后一众修士:“准备再次封印。”

    众修士称喏,大部分都忙忙碌碌地准备起来。数人则被分出,回到村中取出古籍,查询封印的具体步骤。

    这金蟒是被季连家先祖封在龙首山中,说来也有数千年。传闻它当年在山外作乱,扰的龙卧原不得安宁。然则当时修真界中大能尽数飞升,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好不容易有一修士出头,与它苦战整整三年,在付出无数代价之后,将它打落山崖,就此封印。

    修士元气大伤,意外发觉打斗中沾在自己身上的蟒血蕴含充沛灵气,服用之后效果堪比极品丹药。可他根基已伤,飞升无望,便想着至少要福泽子孙。于是在打落金蟒的山崖附近住下,繁衍了一代又一代,成为此时的龙首村。

    陨落之前,该修士在一枚玉简上记下自己与金蟒打斗的经过与封印方法,并叮嘱子孙后代,每隔十五年,可来封印之处取一次蟒血,炼化之后为己所用,提升修为。

    山路转弯处,季连洲看着眼前一片混乱的景象,神情莫名。温孤烨已不在他身边,而是藏身于金蟒不远处的一棵树上,观察情况。

    三日前温孤烨喂给他的那颗让人力气尽失的丹药药性散得差不多,不过季连洲还没恢复到能参加这种场面的程度。两人一路来时,他没找到合适的时机提起,温孤烨也好像忘记了,全然没有给他解药的意思。只在走前对他说了句:“你别出来。”

    之后有村中修士自他身边匆匆赶过,季连洲隐去身形,那几人本就心焦,全然没有发现角落里藏了一个人。

    他在这里远远观望,另一边,金蟒再次发难!

    元神灯的火焰是灵火的一种,烧起时对灵气的消耗极大。季连青丹田渐空,金蟒身上的焦痕却不再增加。他当局者迷,温孤烨则看得清清楚楚。

    温孤烨仍旧没有出手的意思,而是抱着剑站在树上,看着身前一切。

    夺舍者告诉过他,金蟒是分神巅峰修为。那以后温孤烨一直在想,秘境会如何制造出平衡的局面。金丹巅峰与分神巅峰相差之大,堪称天堑,让他去斩杀对方,无异于自寻死路。

    这个秘境是历练人的,绝非杀人。

    那夺舍者在潜龙渊出现前就活着,修为至少也该是分神期。是以当时温孤烨脑海中浮出的第一个猜测就是,秘境中进入者的修为是以元神之力为准。偏偏他能轻易压制夺舍者,对方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难道是削弱金蟒修为?温孤烨在否决第一个猜测后,就想到这里。

    但看眼前这一幕幕,他又不确定了。从金蟒身上传出的威压实实在在,对龙首村诸人的压制显而易见。温孤烨的大脑知道,那份威压代表了远高于自己的修为,偏偏……他不会被影响到。

    这又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夺舍者说先祖记载中金蟒是分神后期,它被封印太久,龙首村中人十五年取一次血,金蟒又没有补充灵气的地方,说不定早滑落境界……不,或许是有的,否则它怎么能骤然突破封印?

    温孤烨紧抿着唇,思绪纷飞。

    在他身前数十丈的地方,金蟒张开大嘴,腥风所过之处,所有修士面色皆是一变!他们分明察觉到风中夹杂的腐蚀毒素,稍有不慎,粘在皮肤上,就是深入骨髓的剧痛!

    季连青当机立断,分出部分精力加固护体灵气。可如此一来,元神灯的火焰开始颤颤巍巍,忽明忽灭。

    金蟒许是看出那攻击自己的男人已后继无力,蛇信吐出,在嘴角的鳞片上一卷而过。元神灯的灯火,竟被它吞入口中!

    季连青大惊之际,原本就闪烁不定的灯火,倏忽灭了。

    金蟒犹在吞火。火焰顺着它的鳞片聚往头部,被蛇信卷到嘴里。看着眼前这一幕,众修士原本稳定下来的心神又有了动摇迹象。有人不着痕迹的后退,趁前面的人不在意,一下子退出正在上演人蟒大战的山谷。

    那人是一名刚筑基不久的修士,着实不想在这种地方陨落。他没想到的是,刚一走过拐角,就见一人冒出头,笑盈盈的看着他:“堂哥,这是要往哪里去?”

    龙首村中人大多带点或远或近的亲戚关系,大半村的人都是堂亲。那人见到季连洲,根本没反应过来对方是谁,心虚之下反客为主道:“你怎么在这儿?叔伯们那样艰难,你却在偷懒!”

    季连洲摇摇头,叹:“居然有人无耻至此……不过也好,也好。”

    解决不了温孤烨是一说,要连一个刚筑基的修士都打不过,他算是愧对戴了万年的魔尊名头!温孤烨对他有绝对的力量压制,眼前这人,可没有。

    何况这具身体的主人是真不负天才之名,同等境界之下,比旁人不知强了多少去。哪怕季连洲还有几分手脚无力,这样的开胃小菜对他来说吃起来轻轻松松。片刻后,一面吸收对方的修为,季连洲一面叹息。自己还是太弱小太弱小,等结丹之后直接杀人夺丹,不知容易多少。

    这点小插曲完全没有引起前方那些人的注意。等季连洲处理好那人的尸体,抬眼一看,温孤烨终于加入战局!

    这是他第一次见温孤烨将剑指向自己以外的人,葭禄山上的梦靥不做数,那小妖在当时根本没露面,对方劈碎的不过幻境。

    剑锋在一片暖光中泛出冷冰冰的色泽,好像温孤烨这个人一样。他练的是逍遥宗内传剑术,又好像掺杂了些别的门路,剑气劈散金蟒吐出的毒气,直向对方柔软的口腔!蛇信缩不及时,被剑气掠过,直接断裂!

    季连洲丹田内一片滚热,舒服至极。他将一只手贴在小腹上,眼神带了点沉醉,夺舍之后忍了太久,已经很久没有这般滋味……可惜,可惜。

    眼睛略略弯起,季连洲以一种可以说是好整以暇的态度,看着温孤烨在金蟒四周游走。对方身姿矫健,姿态轻盈飘逸,白衣衣摆扬散在空中,沾上自金蟒口中喷出的鲜血。细看去,还有几滴血液溅在他脸上,让白皙的皮肤带上一缕污痕,带出一种奇异的美感。

    不想看着披了父母皮的人死去,不代表他对那两个假象能生出什么感情。温孤烨不让他出手,季连洲乐得轻松,看对方替自己解决一桩憾事——进秘境之前,他早忘却的憾事。

    金蟒不知何时起已将龙首村诸人抛至一边,专心致志的对付温孤烨。后者验证了自己的想法,原来他在面对金蟒时攻击力会升高数倍。他专挑被烧出焦痕的地方下手,几剑下去,鳞片被撬起,露出其下细嫩的皮肉。不用温孤烨说,季连青已携人往那皮肉之处攻去。

    金蟒吃痛,发出一声哀吟。吟声震于山间,在场所有人脑中不约而同的浮出一个模糊的直觉。

    也许有一天,这条金蟒,真的会跃上九天,成为在云层里游走的金龙!

    不过眼下,它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龙首村诸人内有人认出,那突然出现的修士就是前段时间来村内借住,后来又被季连青邀去为他独子疗伤之人。当时看对方是一派小门小派作风,与现在这个全然不似一人。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众人齐心协力,斗得不分昼夜。百日转瞬即过,金蟒身上伤痕累累。它瞳中的恶意早变作哀痛与恐惧,七寸处的鳞片被剥落的差不多,就要丧命……

    一阵光自它腹腔爆出,灼热的温度扑面而来。季连青脸色一变:“它要自爆内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