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38章 律修

第38章 律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连洲僵了片刻,转头去看温孤烨。

    楼下的姑娘还在哭,城主之子则满面□□,暗地指挥身侧的家丁将卖唱姑娘团团围住。周围桌上的修士皆事不关己地喝着茶,卖唱姑娘哭得越来越凄楚。

    城主之子大概是觉得万无一失了,往前一步,就要挑起那姑娘的下巴,口中讲:“小娘子随爷回府,只要伺候好爷,自有享不尽的清福。啧,快别哭。”

    季连洲颇觉惨不忍睹,而温孤烨仍面无表情。

    想了想,季连洲试探道:“小哥哥可要救人?”

    温孤烨眉尖一挑,好像诧异的看着他:“你真没看出来?”

    季连洲一怔,看出来……什么?

    他皱着眉头,重新以神识扫过楼下诸人。莫非温孤烨等的并不是纨绔调戏小娘子,而是有大能经过?

    抱着这样的念头观测片刻,连城主之子身边的家丁都被他一一扫过,季连洲仍没察觉不对。他几乎是放弃了,随意地将神识凝上热闹中的二人,那纨绔是再清楚不过的刚刚步入炼气中期,卖唱姑娘身上却是混混沌沌,好像并没有灵气。

    不对。

    季连洲蓦地睁大眼,收起轻视,仔仔细细地扫过卖唱姑娘周身。

    半晌后,他哑然:“金丹中期?身上带了能遮掩修为的法器?”

    温孤烨轻轻颔首:“对。”

    季连洲顿了良久,终于长长舒出一口气:“这真是……她到底是什么人?”

    “未央坞,沈弦黛。”

    季连洲回忆了会儿:“未央坞?律修?”

    再看那卖唱姑娘——现在该叫沈弦黛了,她怀中果真抱着一把琴。季连洲方才不曾注意,这会儿细细看了,才发觉那琴竟是一件法器。

    他无言以对,只知道一件事。城主之子身后家丁中修为最高者不过筑基中期,这在这种各大门派境外的仙城内看已经算是强者,再强的人就算愿意在仙城内停留,也不会只当家丁。

    一群人加在一起,都比不过沈弦黛拨一下琴。

    然而,“未央坞坞主不是姓沈?这沈弦黛和坞主是什么关系?”

    温孤烨答:“坞主的女儿……先前与门派师兄妹一同外出历练时偶遇四阶妖兽,醒时已在葭禄山内,且失去记忆。”

    季连洲叹:“实在不幸。”

    话说到这里,季连洲已把事情经过乃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猜出七七八八。失忆的沈弦黛多半难以发现自己身上的秘密,而律修所用法器大多都是寻常事物,看着也不引人注意。她是坞主之女,身上带着遮盖修为的法器,自己却不知道这点。如此一来,根据旁人目光,将自己判断成卖唱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是真正的季渊来到这里,定会在楼下传出声响时便出手相救。沈弦黛心生感激,跟随季渊同行,路上偶然间拨动琴弦,被季渊发觉灵气波动……

    季连洲捂着额头,莫非真是这样?

    至于温孤烨是如何知道这一切,他是半点不想知道。无非就是季渊如何,季渊又如何,季渊再如何。

    不过眼下看温孤烨的态度,显然是不准备出手相救。想到这点,季连洲微妙地察觉到一丝放松。

    自己被绑在温孤烨身边,温孤烨又怎能将注意力分给他人?

    下面的纠纷还在继续,沈弦黛泪眼盈盈,怀抱木琴,愈发显得弱不经风。不过季连洲完全有理由相信,那把琴的材质恐怕只比玄木差一个档次。

    他这边神思飞驰,温孤烨冷不丁说了句:“莫非小师弟怜惜她?”

    季连洲刹时回神,道:“怎会?”他望着温孤烨,眼神温柔缠绵,恰似一汪春水,“我眼里只有小哥哥你,至于其他人,管她是未央坞少坞主还是若羌坊圣女……都及不上小哥哥一根头发。”

    温孤烨一头墨色长发被冠起,季连洲却清晰的记得对方长发披散的模样。尤其是在双修的记忆里和自己初夺舍时在禁制外看到那次,温孤烨皮肤白,乌黑的头发垂在不着寸缕的身体上,对比鲜明,形如泼散的墨水。

    他情话说的信手拈来,温孤烨除了不信只剩不信。但他面上丝毫不显,只淡淡应道:“还有呢?”

    季连洲极顺溜地接下去:“小哥哥待我那般好,我也会待小哥哥好……小哥哥不要抛下我,我要和小哥哥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哪里。”

    这倒像是阿洲的话。

    温孤烨眼神一暗,袖子轻轻甩动一下,房间的窗户便朝两边打开。

    楼下,城主之子扯出沈弦黛衣袖,沈弦黛的手指将将要擦过琴弦。

    温孤烨道:“还等什么?走吧。”

    这时候季连洲反倒觉得遗憾,现在就走,不是白白将一个让未央坞欠自己二人的人情送出?虽说以沈弦黛的修为,在这仙城中本就不会出什么大事……

    温孤烨已站在床边,回头看他,一缕风吹乱他额前的碎发。

    他逆着光,面上便带出些阴影,将面上的线条变得模糊柔和。眼神又明又冷,像是天上星。

    季连洲心尖一动,顿时抛却先前所想之事,甚至下意识帮温孤烨找好借口。

    温孤烨此前从未见过沈弦黛,把人救了也不能直接将她带回未央坞。如此一来,日后还有可想而知的无尽麻烦。

    两人还要去西疆探灵脉,哪有那样多时间用来浪费。

    他快步走到温孤烨身边,朝他笑了笑,眼神清澈,色若桃花:“小哥哥,咱们走。”

    御风诀在之间捏动,灵剑早已等候在外。季连洲在踏上去的瞬间冒出一个想法,断掉的无名剑是否还有被修复的一天?

    说起来,真要修复,也只能由自己或温孤烨动手。

    无名剑是温孤烨在他金丹巅峰时炼制,虽是自己曾经的本命法器,却对温孤烨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近。

    他心思转来转去,转眼,已行至仙城最外的城墙。葭禄山在前方若隐若现,山巅藏于云端。

    季连洲若有所感,开口讲:“小哥哥……”

    才说了三个字,两人身后,突然暴起一阵刺耳的鸣音。音波如有实质,荡在空气中,愈来愈远,愈来愈轻。

    在他们足下,仙城中来往的修士听闻此音,大多都身形一滞,紧接着便一口血呕出。

    血腥味在城中飘散,反倒是不能做到引气入体的普通人不觉有碍。此外,便是修为在金丹中期之上者。

    在他们先前住的那间客栈大堂,沈弦黛咬着下唇,迷茫地抚弄琴弦。

    唯有她一人,依然站立。

    音波越来越远,连仙城外的林中飞鸟都被惊起。温孤烨看着这一幕幕,侧过头问季连洲:“你怎么样?”

    季连洲摸了摸心口,道:“丹田震动……刚才那一下,大概把沈弦黛所有灵气都用光了。”

    温孤烨拧眉:“受伤了吗?”

    季连洲笑了笑:“那倒没有,小哥哥放心。”

    毕竟离事发之地远,他的修为又只比沈弦黛低了一阶。

    温孤烨“唔”了声,拧着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

    季连洲见状,略一沉吟,便道:“小哥哥是想回去?”

    温孤烨道:“不……罢了,罢了。”

    他原本是觉得,如果季渊在此,这一城的人也不会受伤。

    后来转念一想,那些自己在逍遥宗内练剑,季连洲流连苍原各处的日子,早有多少本该由季渊遇到并拯救的妹子芳华早逝。

    眼下这情况,与之也并无不同。

    季连洲等了会儿,温孤烨始终没再开口。他略觉诧异,温孤烨不像是为了这点事就多愁善感的人……到底怎么了?

    城中已有人往客栈赶去,温孤烨踩着飞剑立在城墙上空,铺展开的神识清晰的向他展现出沈弦黛被来人捉住质问的场景。

    他阖上眼,指尖跃动,捏出一只传信小雀。

    小雀很快被放飞,往一望无际的蓝天去。温孤烨想起些什么,问季连洲:“听闻渡劫时若有什么心魔执念在,便会失败?”

    事实上,这句话并非听闻,而是好友做出的设定。

    眼下恰好有一个经历过渡劫的,他便直接问出口。

    季连洲显然是没想到温孤烨会一下子把注意力转向自己。他从小雀消失的方向转回视线,想了想,道:“小哥哥,咱们边走边说?”

    温孤烨轻轻道:“好。”

    浮云在两人身边掠过,葭禄山上的葱葱绿茵映入眼中。季连洲深呼吸了数次,终于道:“你不问,我还没想到。”

    渡劫失败来的太突然,之后他一心只有寻找合适的身体夺舍。再往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季连洲一直没有机会细想自己为什么会失败。

    按说他在大乘期停留万年,最后劫云到来还是因为灵气自发溢满经脉,根基再扎实不过。身为潜龙渊内至高无上的魔尊,他有堪称整个修真界最好的资源。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渡劫失败?

    “我那时候,我想看到了什么人……”季连洲一点一点回忆。

    在最后一道劫雷劈下时,他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虽然不甚分明,却确确实实,让他分心了。

    所以劫雷劈下之时他没有来得及抵挡,所以他被劈碎灵剑劈毁身体,连魂魄都飘飘忽忽,好像要被风吹散。

    “……那个人,大概,就是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