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书]师兄太高冷 > 第54章 镜中人

第54章 镜中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以季渊的身份与温孤烨相遇之后,季连洲心底,过去那两万年的事是越来越渺远。

    以至于到这会儿,他用了很长时间来回忆,自己建这座演武场时究竟在想什么。

    为什么偏偏要选这个地方?真的是随兴为之,还是那时候,他发现了什么东西?

    “……我真记不起来。”季连洲揉了下眉心,倏忽一笑,“不过无妨,挖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总归他们现在有的是时间。

    先前被召出的无名剑还绕在季连洲身边,上面沾着一点温孤烨的血。灵剑依旧在翁鸣,仿佛是不满季连洲让它做出的事情。

    温孤烨的本命法器则被收了回去,在他丹田内快速旋转。

    季连洲没有理会无名剑,而是心底默念剑诀,让剑尖朝着演武场刺下。他当初选的料子是最好的,再有阵法加持,按说哪怕是另一个大乘期修士来,都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将地面撬开。可这里到底是他的地盘,阵法在他剑下失效不说,连地面的料子都显得不那么有用。

    很快,地面上出现了一道白印。紧接着,那白印渐渐扩大,变成一块凹痕。

    在他做这一切的时候,温孤烨只在一边看他,不知在想什么。

    有很多次,季连洲都以为温孤烨就要开口制止自己。他也不知自己是哪里来的这个念头,兴许是因为元神之力强盛,而在三年的水□□融中,温孤烨的识海已经成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可对方究竟是没有开口。

    既然如此,季连洲便继续挖了下去。

    温孤烨的心情其实很微妙。在好友的大纲里,季渊对魔尊府邸的探索并未到这样深。季渊取走了府邸中密室里珍藏的功法及天材地宝,认真探索过周边阵法,还和后宫在那张玄玉榻上滚了不知多少日夜,受益匪浅。

    唯独没有挖开演武场,一探究竟。

    温孤烨直觉季连洲真挖下去的话可能会出事,却又有些踌躇是否要开口阻止。这儿毕竟是季连洲的地盘,不说隐在暗处的机关兽,连花草树木都要听从魔尊调遣……能有什么问题呢?

    他站在演武场边上,看季连洲操纵灵剑,一举一动都刮出风来。顶着命运之子面孔的魔尊时不时朝他的方向看一眼,最后干脆是抛着灵剑在场上,自己缠过来问他方才的伤如何。

    温孤烨自然答无事。这是实话,他根本没将方才的意外放在心上,反倒是在季连洲说了前面几句话后才记起,就算是主角光环,也得有个合适的理由才能存在。

    不错季连洲并不相信。或说,他只想找些借口,来逗弄眼前之人。

    季连洲的手指搭在温孤烨破碎的衣服上,用莹润的指尖轻轻摩挲已经变成一条浅浅的白线的伤口,猩红的舌在唇上舔过一圈,柔声道:“小哥哥打我骂我都行,就是不要骗我。”

    温孤烨不大在意地点了下头,态度是十足的敷衍。

    季连洲的眼神暗了暗,正要再说什么,面色倏忽一变!

    他只来得及在识海中喊一声“当心”,身体就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撕扯着将他与温孤烨扯开。好像有一股风暴,将他拉入什么地方。

    那股力量之大,让季连洲的所有攻势都在其中失去效用。

    在昏迷之前,他用最后的力量睁开眼,望向风暴卷来的方向。

    ……是被破开一条缝隙的演武场砖石,无名剑还插在当中。

    而温孤烨,已不知身在何处。

    再有意识时,季连洲眼前是一片空茫茫的世界。他花了些时间,才发觉自己依旧躺着。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季连洲心一沉,翻身站起,第一时间便想到自己当初跟着温孤烨一同去过的龙首村秘境。

    秘境的形成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众修士只知秘境中的时间流速常常与外界不同,而一旦进入,所面临的情景也各有差别。运气好的,说不定能得大能传承。运气差的,陨落在其中也是常有。

    季连洲活了两万年,别说是听说,就是自己去过的秘境都有几十上百。然则龙首村秘境是在他所知当中的唯一一个,会根据进入者来形成其中内容的。

    他还记得当初自己飞到龙首山最外围,所看到的一点点消失的世界。那一幕与眼前场景何其相似,唯一的不同之处,不过是现下根本连需要消失的东西都没有。

    演武场下居然有这种地方?实在是……没道理。

    季连洲的眉头拧起,就算不记得当初演武场建成之前的模样,他也能想象得到,无非是一块布满瘴气的荒地罢了。

    怎么会一把剑插下去,就飘出一股风暴?

    他正不得其解,忽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季连洲蓦地转过声,看着眼前,瞳孔快速缩小。

    与此同时,温孤烨定定看着眼前鲜血淋漓的场景,神色一丝波动也无。唯有细细看去,才能发觉,他紧抿的唇角。

    有人对他说:“浔阳宫出了这样的事,你当真问心无愧?”

    温孤烨面无表情看他。

    对方笑了下,柔和了冷硬的面部轮廓,生出几分恰似诱哄的神情来,对温孤烨道:“路知处与曲之沁原本是天作之合,然则季渊从中生插了一脚,把曲之沁一颗芳心夺过……路知处悲愤之下主动请缨往西疆,不巧在瘴气中身受重伤,只得回浔阳宫养病。曲之沁到底是季渊的人,又是浔阳宫宫主之女,季渊发现灵脉,怎能不带她……”

    “经此一事,浔阳宫只余下曲之沁与曲之悠姐妹俩。啧,这种惨案,明明只是你一句话的事儿,为什么不说?”

    温孤烨的眼神出现一丝波动。

    那人见状,更是步步逼紧,继续道:“天道这种理由,也就季连洲那魔头才信……你不会真把他当阿洲了吧?人是会变得,现在让你回去,你能适应得了吗?何必这么执迷不悟。阿洲早死了,现在留下的只有一个魔头!”

    温孤烨抿了下唇,齿间溢出一个几不可闻的字:“不……”

    那人又道:“也别说不想改变未来了,真那么不想,就别和那魔头滚到床上啊。让他上了曲家姐妹,让路知处伤心欲绝的走,你当真做不到?”

    在他面前,温孤烨的手抚上腰间的灵剑,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

    “……实话说吧,你其实也不觉得阿洲有多重要。现在在季渊身体里的就算不是季连洲,只是一个普通的断袖,想和你双修,你被缠上一千多年,不也一样会答应吗?”

    这分明是强词夺理。

    温孤烨触碰剑柄的动作加重了点,然则刚一准备握上去,他身前的人便仿佛发现了什么,笑了下:“急什么?我说的哪点不对?”

    温孤烨摇了下头:“你说的都对。”

    一边讲,一边抽出灵剑,就要朝对方刺去!

    对方却不躲避,甚至直直地迎了上来,面上带着嘲讽地轻笑:“温孤烨,你也就只会这一套。伤我就是伤你,你可想清楚点。”

    温孤烨面无表情,将剑送地更深。

    见他这副模样,对方“嗤”了声,“不信?那我就让你看看……”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的手臂送到剑锋之处!

    下一瞬,温孤烨的手臂同等部位出现一道血雾。这种程度的伤口远远没有到能造成疼痛的地步,可他还是停了下来。

    那人道:“我就是你啊,逍遥宗宗主首徒毓煌,从外面的世界来的人,温孤烨!”

    温孤烨抬眼看对方。

    对方赫然长了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一模一样薄薄的淡色唇瓣,一模一样的眉与眼。连身上穿的衣服,都一般无二。相同的位置被割伤,流出的血把衣袖染上一般无二的污渍。

    两人相对,彼此之于自己就好像一面镜子,唯有神情带着一丝不同。那人看温孤烨停下动作,不由拍一拍手:“信了?可惜啊可惜,实在太迟了。”

    温孤烨:“迟?”

    那人道:“对啊,你伤了我一次,我怎样也该还回去。分神期修士一击的威压,你自己是不是都没尝过?”

    温孤烨:“……可你并非我。”

    那人一笑:“有什么区别?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你有感觉的我都感同身受,你受伤了我也会被伤到……可只要我就是你,这种伤口总会复原,有什么值得担心。”

    说到这里,他甚至召出一把灵剑来。

    温孤烨一眼看出,那正是原本应该躺在自己丹田内的本命法器,是他亲自搜集材料,炼制而成的剑。

    然则实际上,眼前那把剑与他一丝关联也无,甚至在他眼前闪着冷光,好似下一刻就要袭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