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连洲御剑离去后不久,就听得心底的那个声音对自己道:“变成我的样子。”

    他足下踏着灵剑,灵剑之下是厚重雪白的云层。云层看起来十分柔软,好像是上好的锦缎,上面有金光秀作的游龙图案,将地面完全遮掩。

    可对于修真者而言,视觉从来都说不上重要。神识将周身千里之内的一切都清楚地勾勒出来,他庞大的元神之力则毫无保留的接受了所有讯息。一面御剑飞行一面快速视察一遍之后,季连洲十分肯定地得出结论,自己神识能覆盖到的地方根本没有一丝魔气。

    而普天之下再没有一人的元神之力能超过他,所有以幻象遮掩的东西在他的神识之下都会无所遁形。连他都发现不了的魔修,就算跟在自己一行人身后,又能有什么作为呢?或者是说,其实……是有什么别的东西将魔气遮掩住?

    想到这里,季连洲的神色终于严肃了些。他身边来来往往的人虽然不多,可也确实是隔上几刻就能遇到一个。这种情况下易容,恐怕很容易被发现啊。

    心底那个声音又道:“怎么了?”

    季连洲一笑:“没什么,只是在想……小哥哥怎么突然记起这个。”

    他在心里回忆着温孤烨的容颜,那张俊美的脸几乎是刻在他心尖,在经历过一次失落后,再也不能忘却。

    可他能化作温孤烨的样貌,却无论如何都学不来温孤烨的眼神。那双总是清清冷冷,仿若寒星一般的眼眸,唯有看向自己的时候能温和起来,却还是让人觉得彼此间隔了万年积雪。

    ……跟来的魔修却不会知道这些。

    他定了定神,再去看温孤烨一行人,果然,温孤烨也变作他的样子。

    季连洲心底浮起一个猜想。说不定,温孤烨能这么放心地让他在此易容,是因为他本来就知道跟来的魔修是什么相貌?

    “对,”他听到温孤烨的解释,清冽的嗓音流淌在他识海之间,“季渊原本会在海上遇到那魔修。届时他是元婴中期修为,不过身边跟了两个分神期大能,又有已至大乘期的凌霄真人赠予的一枚灵符,上面承载了凌霄真人的一击……现下你几项都没有。”

    季连洲瘪嘴:“小哥哥?”

    温孤烨道:“我原本觉得,咱们走的足够快,恐怕根本不会遇到她,现在看来却是失算了,反倒是没遇上与江颐然有渊源的那个。”

    “小哥哥说的‘她’究竟是谁?”

    “莫急,我引你去看。”

    季连洲的神识被温孤烨牵引着,落在一个离他们一行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女修身上。

    那女修的妆容打扮十分普通。容貌中上,身上的衣服没带任何门派标识,武器仿佛是一把扇子,被她握在手心,时不时展开又合上。

    而在扇子展开的瞬间,季连洲蓦地觉得,女修身边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大一样。

    “……毒粉?”他揣测道。

    温孤烨点了下头,然后似乎是觉得季连洲没有看到,又应了声:“是。她和普通的魔修不大一样,出身于西疆那边的一个小门派,后来经历一番变故……在季渊遇上她时已经颇为丧心病狂,又被能言善道的葛朗挑拨利用。当然,后面还是被季渊收了。”

    季连洲眯了眯眼。

    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与温孤烨刚刚重逢时,对方一直打着让自己去勾搭那些女人的主意。现在他倒是不会再往这个方向上怀疑,可偶然听了一耳朵季渊的情事,依然一下子想到那方面去了。

    温孤烨继续道:“她实力不高,只有元婴巅峰,但毒药使得出神入化……到海上后很多妖兽都被她炼制的蛊虫控制,现在倒是还好。”

    季连洲道:“蛊虫?倒是可以让兰伽与她斗一场。”

    温孤烨似笑非笑:“巧了,季渊也是这么想。”

    一边说,季连洲一边确定了一件事。

    那女修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这张脸,此刻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趁机往温孤烨那边去。

    他的眼神暗了暗。照温孤烨的说法,这女修倒是个极厉害的主儿。如果原本没有被季渊降服,到后面,恐怕会是魔修阵营的一员大将……给她点时间成长,还能有柯熙什么事儿啊。

    这样的人,当然不能留。

    有了这样的想法,季连洲加倍地将精力投注在那女修身上。他到底记得此刻两人之间修为的差距,于是才好没多久的皮肤又一次撕裂出血……

    女修离温孤烨越来越近,而温孤烨在他识海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声:“你又在做什么!?”

    季连洲温柔地讲:“我现在还没有季渊的修为高。”

    如果不是温孤烨在,季连洲恐怕早早就想法子从逍遥派抽身,重新走上当初杀人夺丹夺灵台的老路。而届时他便会一身魔气,很快不能光明正大地在外行走,说不定就伺机进入潜龙渊,找到自己从前的家当。

    他在潜龙渊内除了府邸之外还有一处隐秘的修炼之所,里里外外均用玄金打制,里面同样布下无数阵法,将灵气源源不断地引入。

    这具身体到底不是天生魔体,而习惯了从前炼化情况的他也许不会那么快注意到经脉中的淤塞。

    最后会成什么样子,到底能不能达到曾经的高度……谁知道呢。

    季连洲只晓得,从两人双修开始,他和温孤烨待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觉得浑身舒爽,好像在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

    也许近段时间来他们确实没遇到什么好的机缘,可只要有温孤烨……他季连洲骨子里依旧是潜龙渊里那个冷血残暴的魔尊,此刻仅仅是少了一分空虚,也少了许多闲来无事才做来打发时间的事情。

    夺舍至今的所有时间,他之所以没让自己双手再次沾满鲜血……

    都是因为想好好地站在你身边啊,小哥哥。

    温孤烨闭了闭眼:“这还是你吗,阿洲。”

    季连洲道:“当然是……我是小哥哥的阿洲,从前是,以后也会是。”

    他将那女修里里外外探查了一遍,又顺着女修的神识,去找几个如今已经被她控制起来的妖兽。

    温孤烨借着他的神识,也跟着将一切都看了一遍。

    事情至此,季连洲稍微放下心来。那女修大约是自持修为,于是并未额外做什么准备。想想季渊在海上遭遇的险情,九成是因为他身边的分神修士太过招摇……或许在那场大战之前,女修已经和季渊一行人有过什么接触,可惜季渊并未发觉,反倒被人套去所有信息。

    对此,温孤烨也有些赞同的样子:“说的也是。”又道,“那两只小白晴自出生以来就一直靠他们母亲的内丹养育,进来长大不少,内丹却越来越小……该让它们吃点别的东西了。”

    “比如这女修控制的几个妖兽?”季连洲道。

    温孤烨“唔”了声:“三个四阶,不错,不错。”

    话说到这里,季连洲缓缓下落。他停在一艘船上,收起自己的灵剑,身上的伤势也尽数恢复,开始和船的主人谈起价钱。

    与此同时,仍有一多半心思,放在温孤烨与那女修的动向上。

    作为曾经到达分神期,甚至有过同时操纵数个身体的经历的人,这一切对季连洲并不算难。何况逍遥宗哪怕出了先前那样的变故,也依旧是苍原第一大宗,从来不会亏待自家宗主的亲传弟子……别的不说,他们一行人最不缺的就是灵石了。

    有这点底气在,季连洲连讨价还价都不用,直接开口,说明自己一行五人,要最好的一艘小船。

    船主人见过太多修士,虽因为修为差距看不出季连洲此刻在什么境界,可光从他的谈吐和衣着上看,这都是个贵客。于是各种招待阿谀自不必说,季连洲很快拿到一个手掌大的小船和一个玉简。

    将灵气灌入玉简内,关于小船的一应信息都浮现在他脑海里。船主人朝他一笑,眉眼间有讨好,也有自得:“不是小的自夸,这方圆千里,客官你再找不到这样的船。”

    这话季连洲是信的。

    毕竟他之所以停在这艘船上,也是因为温孤烨的指引。

    事情办完,偏偏温孤烨让他晚些回去,别让那女修发现。季连洲想了一想,对船主人道:“和我一起的朋友有些事要做,你这儿有没有什么休息的地儿?”

    这里已经不是银色沙漠的中心地带,各样妖兽算的上少,季连洲不大担心女修会见机不好直接在路上找出五阶妖兽控制,再转脸对付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看重的那人。再说他方才探到的东西虽让温孤烨满意,可不经对方意见就直接行动,温孤烨……或许还是会有点不开心。

    船主人弯眼笑了一下:“自然是有的,只是不知道,仙君想怎么休息。”

    船上亦有阵法,而且颇为厉害的样子。加上是温孤烨指的地方,季连洲也就没想过要探查一番。

    此刻听到船主人的话,他起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你这儿成色最好的鼎炉是什么模样?——别去叫人,我就问一问。”从前他总喜欢学做鼎炉的样子腻在温孤烨身上,这具皮囊的确好看,无论做出什么姿态都自有一番风韵,不过到底不比人家专业。季连洲当初也是比照自己用过的鼎炉去模仿,但到现在实在过了太久,他有些记不分明。

    船主人琢磨了下贵客的心思:“是夫人也在吗?”见季连洲没有否认,了然地点点头,“出门在外,与夫人一起的话,确实连个消遣的时候都没有……”像是同情的样子,一面说,一面引季连洲往一个房间去。

    “这房子里有一个机关,就是给像您一样境况的贵客准备的。”船主人讲道,“客官见到这柱子呢吗?雕在画柱上,十分不显眼。可只要灌一点灵气进去,就……”抬眼看向季连洲,示意对方一试。

    季连洲有点漫不经心地抬起手,一股金光自他掌心隐隐浮现出。而那金色光芒刚一出现,便像是收到什么力量指引一样,自发的流向画柱上镶着的一颗珠子。

    珠子的模样有些类似海妖之泪,流光溢彩的,不过却是浑圆的一颗。

    此刻他又分出第四分心神,开始思索,季渊在船上又遇到了什么呢……

    季连洲可不信,季渊会和自己一样,安安心心看画。

    船主人出去了,只留季连洲一人,在装修精致的屋子里。

    他也不客气,脱了鞋子,躺在床上,姿态悠闲的看这眼前扭动的人影。设计这机关的人仿佛很懂得男修心思,幻象里的女修各个雪肤花貌,男修却不然。

    季连洲看着看着,一丝*都没有生起。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天生喜欢男修还是在遇到温孤烨之后才喜欢,总归在现在,面对女修白花花的身子,是真的一点感觉都无。想想季渊用这具身体夜御数女的场景,甚至觉得有些恶心。

    小哥哥说,季渊对那些女人都是真爱……

    季连洲根本不信。

    利用就是利用。看季渊遇上的那些女修,林岚江澜沧乃至昆仑圣女之流自不必说,路上救下的卖唱姑娘能是沈弦黛,过会儿要与之大战的魔修又天赋异禀。无非是口上多一些甜言蜜语哄哄她们,居然还能信。

    像他的小哥哥,无论他说多少,都总是冷漠以待……进来才总算好些。

    季连洲的视线依旧定格在眼前浮动的人影上,心思却早已飘远。

    女修离温孤烨的距离越来越近。另一方面,他的小哥哥没有像自己这样关注这边,但也很快清楚船上发生的事情。纠缠在一起的人形在温孤烨眼前闪过一瞬,他的神色便是一沉,转眼又恢复,仿佛方才那一瞬不过幻觉。

    冉舜英明知故问:“毓泽师兄,怎么了?”

    顶着季渊面孔的温孤烨道:“……无事。”

    冉舜英是觉得不满。温孤烨虽然说了,来人只是元婴巅峰,几个帮忙的妖兽也是四阶……他和江颐然对付一个,剩下统统交给温孤烨便可。

    不过温孤烨明明是在阐明一件事。他将季渊放在最安全的地方,却让两个女修与自己留下来直面危险,做得实在不够厚道。这次敌人能对付也还罢了,如果以后遇到什么无法抵抗的敌人,温孤烨岂不是要直接把他们推出去给季渊挡箭?

    这种事,他怎么能答应。

    冉舜英看看江颐然与邱若华毫不在意的神色,更加小心地隐藏起自己真正的心思。他不会忘记,季渊出入自己识海时是多么轻松随意,一个修为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人都能这样,何况是和他关系亲密,境界更高的温孤烨呢。

    冉舜英实在放不下心。

    接下来,不过是等待罢了。季连洲悠哉悠哉的倒在船上,看了一场又一场戏。最后觉得腻歪,见到女修的身子都有些厌烦。几个轮转的男修幻象倒是还好,他在里面瞧见一个有几分像温孤烨的,白衣胜雪,神情淡漠的站在那里。

    可紧接着那男修面对女修时又化作惨不忍睹的样子。

    他撇了撇嘴,紧接着,神色蓦地严肃起来。

    要遇上了。

    季连洲识海中讲。

    温孤烨淡淡回了句:“我知道——戏看得怎么样?”

    季连洲道:“我只喜欢看小哥哥。”甜言蜜语信手拈来。

    温孤烨没再回他。

    第一个妖兽已经攻了过来。那女修极有自信,她控制妖兽的法子是蛊虫,而察觉蛊虫真正主人无疑是一件十分难的事情。原本她是打算在海上多收点妖兽在动手,可现在恰巧遇到,那群人中修为最高的一个又不在。如此天赐良机,她怎么可以不去试上一试?

    这里毕竟不是海上。

    虽说没有遍地妖兽的便利,相应的,对她来说也安全许多。哪怕此次失败,女修也有自信,自己可以安然离开。

    正是这份自信,让她在身边仅仅留了一个机敏的三阶妖兽作探查用,外面一有风吹草动,这个妖兽就会长鸣一声来通知她……接着,就将所有心思,都投入到外面的战场中。

    就和她想的一样。她用的是四阶妖兽,在旁人看来只能粗略得与元婴修士画上等号。可元婴修士还分四个阶段呢,妖兽怎么可以被这样粗暴的划分?

    女修隐秘一笑,鲜红的唇弯起,柳叶眉也弯弯的,垂下的发丝被风吹动,挡在她眼前,让她在某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刹那有些分心……

    不过没关系的。

    她的心思重回战场,却惊讶乃至惊恐的发觉,原本三个生猛无比、可以与元婴巅峰修士划等号的四阶妖兽此刻只剩两个,还重伤在身,被冉舜英与江颐然拖住。

    她当然知道那两个人的名字,好歹是来杀人夺货的,怎么能那么点心思都不花在其中?她还知道那个极厉害的修士和他师弟是一对,啧,男修女修原本是天造地合,怎么会有这种断袖好好活在世上。

    还有那娇娇怯怯一直没有出手,只躲在后面远远看着的丫头……操纵着蛊虫的女修原本是安排了一个三阶妖兽去偷袭她,现在妖兽都快潜到那丫头脚下了,女修却突然迟疑起来。

    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怎么会这样?她明明看着温孤烨远走的!

    “这么容易分心,到底是怎么修炼到元婴巅峰的。”

    女修听到,有什么人在自己耳边叹了一句。

    那个人的声音很轻很冷,让女修一下子就想到自己去潜龙渊时见到的一个强大魔修。对方仿佛是叫什么余温的,外表看上去温柔亲切,可魔修哪有一个好相与。

    她接触的妖兽太多,是以哪怕境界相差甚大,还是一眼看出余温身上的不对劲。后来果然得知,那人是个妖修。

    妖修啊……

    “没错,可他已经死了。”

    那个人又说了一句。

    女修的眼睛一点一点睁大,瞳孔慢慢涣散起来。

    她的脖子很痛,比那更痛的,是丹田。

    有一股凌厉的灵气顺着两人接触到的皮肤涌入她的身体,将她奇经八脉搅的乱七八糟,最后冲入她的丹田。丹田之内,那个顾盼生辉的小人儿第一次接触到不属于自己的灵气,然后就永远的失去了生气。

    涌入她身体的灵气像是变成一把剑的样子,直直插入小人心口。

    女修直到死亡,都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季渊……不是说,他还没有到元婴中期吗?怎么会。

    温孤烨松开掐着女修脖子的手,看着她直直落在地上。

    季渊后宫内,到后期能比肩昆仑圣女修为的人物,乔倚鹭,就这样死在还没来得及成长的时候。

    乔倚鹭挑了个洞穴躲在其中,洞穴内的光线很暗,从洞口看去,只有一个白色的,雪一样的身影。他站在那里,回过头看,眼神冰冷中带着一丝轻蔑……

    那只乔倚鹭眼中最机敏不过的三阶妖兽悚然一惊,极速向外跑去。

    但它怎么可能快得过分神期修士呢。

    温孤烨只是一个闪身,妖兽就被他攥在手心里。他从芥子空间里招出两只小白晴,小家伙在他的芥子空间内待了许久,已经对温孤烨的气息十分熟悉。兼之基于求生的本能,对掌握自己生命的人多有讨好……两个小家伙在温孤烨手上蹭了蹭,一身雏羽白白嫩嫩,柔软非常。

    季连洲从床上坐了起来。

    相比于先前那个女修,这两只白晴给他带来的威胁感,竟大上许多……实在不可思议。

    想想又觉得这很正常。整个修真界内,除了“阿洲”以外,能让温孤烨表现出一点温情的东西,好像就是这些扁毛畜生了。

    季连洲的眼神变得有些危险。

    另一边,白晴撒够了娇,听温孤烨道:“饿不饿?”

    小白晴啾啾地叫,黑溜溜圆滚滚的小眼珠瞅向温孤烨手中的妖兽。

    温孤烨笑了笑——他居然笑了!季连洲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将床榻一掌打塌——把妖兽递到小白晴身前。

    这个时候,那妖兽还是活的。

    小白晴身子小,喙也小,唯独胃口不小,吃东西的速度也很快。它们从妖兽腹部开始吃,没几下就将软乎乎的肚子肉吃的一片鲜血淋漓,还兴致很高的蹦蹦跳跳,像是想往温孤烨身上再蹭一蹭。

    不过这一回温孤烨没有允许。

    小白晴只好回去继续吃东西。妖兽的血肉于它们而言是再寻常不过的食物,三阶虽不太高,但作为吃的,也算够格。

    它们毕竟还小,一整个妖兽吃下来,勉强饱了肚子,又跳到温孤烨肩上,开始啾啾啾。

    温孤烨随意摸了摸其中一个,就听另一个以更高的声音叫起来……别无他法,只好在另一个背上也摸一摸。

    小白晴的身体那么小,被吃下的东西到底去了哪里?

    再有……“季连洲。”

    “小哥哥?”

    “这么点事就把别人的床砸了,一点气性都没有,以后还想怎么做事。”

    “小哥哥……”季连洲只恨自己现下没法挤到温孤烨身边,“那两只畜生实在太过分,莫忘了当时那只妖兽是怎么对你的。”

    温孤烨挑了挑唇。

    季连洲更怒:“小哥哥都没怎么对我笑过……”

    温孤烨道:“只想瞧我对你笑吗?”

    季连洲顿了一顿,缓缓开口:“还有好多事,想和小哥哥一起做。”

    温孤烨道:“那不就对了……小白晴也有你一只。你的那只要怎么对待,我不管。”

    这话一出,他肩上的小白晴更加卖力地叫起来,各个都在卖力地撒娇,就好像担心自己会被送给那个对自己充满恶意的家伙一样。

    看着这副情境,季连洲反倒是不气了。他微微一笑:“有小哥哥这句话,就好。”

    冉舜英与江颐然总算将最后一只妖兽解决。江颐然抬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哪怕是两个元婴前期修士一起对战,还是有点勉强啊。

    “毓煌师兄呢?”她收起灵剑,看着眼前如同小山一样的妖兽身体,有些出神。

    冉舜英道:“大概……又和毓泽师兄一起说什么玩笑,忘了回来吧。”

    站在后方的邱若华闻言扑哧一笑,江颐然也弯了弯唇角,像是很赞同的道:“是啊。我还记得毓煌师兄与毓泽第一次相见的样子,毓煌师兄的剑直接架在毓泽脖子上。这会儿再看他们,却是完全想不到当初的景象了。”

    他们又等了一会儿。期间出身器修世家的冉舜英望着妖兽尸体琢磨片刻,取出十数个人偶,操纵着他们将妖兽尸体上有用的部分扒下。内丹是重中之重,皮毛也很有用。还有筋脉,一条条都是做法器的好东西。

    邱若华看他动作这么熟练,再想想那些人偶的制法,有些恶寒。

    江颐然在她身边,搂着师妹的肩,笑盈盈的看。看着看着,原本柔美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忧虑。

    但她很快又转过心思。原因无他,温孤烨回来了。

    回来的温孤烨看起来和去时毫无分别,纯白的衣衫上一滴血都未沾到。哪怕是冉舜英都必须承认,这得是多么登峰造极的剑法……先前温孤烨接连斩杀两个妖兽的场面在他眼前一遍一遍重演,对方的动作快的几乎都无法用神识分辨。

    连第三个妖兽都受了伤。

    再接着,温孤烨就不见了……

    冉舜英摇一摇头。

    温孤烨道:“毓泽已经找好出行船只,这就走吧。”

    江颐然与邱若华自无意见。冉舜英也跟着她们,一起御剑。

    邱若华照例是速度最慢的一个,不会这会儿也不知温孤烨是怎么想的,动了恻隐之心,一路都带着她。

    他们一路经过许多大船,数数数量,虽不如季渊讲述中那样规模盛大,却也不算少。

    也不知道季渊是怎么选的。难道温孤烨是叮嘱他,让他只管走,远离是非之地,找最远一个船落脚就行?

    冉舜英觉得这很有可能。

    不过让他有点失望的是,待见到季渊停留的那艘船时,邱若华眼里是怎么都藏不住的惊喜。而他看那船,却觉得不过尔尔。

    船上的很多装置都让他觉得熟悉,细细一看,似乎就是出自七星坊。

    船主人见到他时更是眼前一亮:“这不是少坊主?”

    冉舜英矜持地点了点头。

    船主人大笑:“我说方才那修士怎么如此阔绰!少坊主的朋友果然不是凡辈。这样,方才那修士房中出了点意外,我正要赶去处理,少坊主与诸位朋友不如与我一同前去,正好休息。至于先前收的灵石……少坊主也等等,我很快叫人送来。”

    “意外?”冉舜英狐疑地看了眼温孤烨。

    温孤烨仍旧面无表情。

    冉舜英若有所思,不过倒是不会替逍遥宗省钱:“灵石就不必换了,你们在此经营,也不容易。”

    船主人还是笑:“那怎么行,这船就是从七星坊出来的。做生意啊,不能忘本才是最重要的……少坊主且等一等,等一等,灵泉佳酿立刻就到,不过不知道几位有没有什么特别偏好的口味?”

    冉舜英道:“那倒没有。既然如此,我们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在七星坊时,这种与人交际的活儿怎么都轮不到他做。虽说七星坊内门实际上就只有他和他爹两个人组成,但外门弟子众多,堂堂少坊主怎么都不缺一个小厮。

    这会儿……本来季连洲是心甘情愿地为温孤烨跑前跑后。现在季连洲不在,温孤烨不说话,冉舜英实在不好开口让两个女修来应付。

    四人一路被船主人带着到了大船深处。路上,船主人隐秘的打探起,和少坊主在一起的这几人是什么身份。

    床被砸就算了,要命的是连画柱上的珠子都有所损坏,也不知道那修士到底是怎么出的力。

    要知道,那颗珠子的价格,比一些出海小船都贵许多!船主人刚听到消息时,可以说是心疼的不行。做他们这种生意的,往往养了一批打手,虽然自己修为不行,却有打手能帮忙出气。他点了两个元婴期的,正要上去要个说法,就见冉舜英往这边来……别说这艘船是从七星坊订的了,以七星坊在苍原上的地位,他也不能怠慢了去。

    于是船主人干脆利落地做了决定,让几个打手暂且回去,自己先去迎接少坊主。

    再有就是,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像先前那修士一样出售阔绰的主儿,说不定几个人是一起的呢。

    现下得到答案,船主人略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没有一时冲动。

    船上的房子分作许多中。一路前行的过程里,除了各样装饰之外,他们还遇到几个来往的修士。

    而在有些修士旁边,还有依偎着的、柔若无骨的女修。

    江颐然一眼看出那些女修是什么身份,然则邱若华还不甚明白地讲:“我原本以为琼华坊内的师姐们已经足够好看,没想到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脑回路神奇的和季连洲跑到一块儿去了。

    冉舜英的嘴角抽了抽,就听船主人低声问自己:“我听先前那个客人说,他夫人也跟着一起来了。少坊主,能透露下他夫人是那一位吗?”

    一面说,一面隐秘的看向江颐然与邱若华。

    而他的声音虽说低……还似乎用了什么秘法遮掩,但在温孤烨的修为面前,一切都仿佛没有一般。

    冉舜英对此心知肚明,眼睛一眨:“这个啊,你觉得呢。”

    船主人有些心急:“少坊主,求您不要为难小人。咳,先前那位客人的房子,可不能让他夫人见到。”

    温孤烨:……其实他什么都看过了,不用担心的。

    他见冉舜英还是没有说出来的意思,而船主人愈发焦急起来,终于轻咳了声:“我家夫人在外总是有些……见笑了。”

    这样一句话,配上他冷冷淡淡的神色,听得船主人身子一抖。

    待他琢磨清温孤烨话中的意思,再看看剩下三人似乎同情的神色……

    船主人僵硬的推开一间小屋,磕磕绊绊道:“两个姑娘住一处?”

    冉舜英道:“是,两个姑娘一间,这位,咳,师兄,和他家夫人一间……”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几乎听不清,又道,“我单独一间。”

    这样安排,大家都没有意见。

    船主人很懂冉舜英的尴尬,于是岔开话题:“既然如此,少坊主便再隔壁,方才客人与这位仙君在再隔壁……待小的给那位客人递一份传音,这位仙君先进屋子等吧?”语气非常的小心翼翼。

    江颐然看得有点想笑,一路上越来越沉郁的心情总算轻松起来。

    风尘仆仆三个月,到今日,总算能有一个好些的住处。哪怕身体对休息的要求不算高,几人依旧商量着,不如暂且在船上停留几日。

    再加上魔修被除,邱若华悬在心头那根弦跟着被放下。她其实不大相信前来追杀的魔修只有今日不过现下的环境,堪比一个小型门牌了,想来魔修也没有那样嚣张。

    于是终于能静心歇下。

    此时已到晚间,一轮明月悬在天空。

    季连洲被从另一个地方带来。船上像是分了很多个区,正常住宿在一部分,有特殊要求的又在一部分。

    他们住的这地方,虽没什么特殊服务,各样装饰摆设却精致了一个档次。

    此外每间房都有禁制保护,也不排斥别的阵法,将顾客*保护做得极好。

    进了门口,季连洲意外又不意外的看到,温孤烨在擦自己的头发。

    “我帮小哥哥?”他笑着走过去。

    温孤烨抬眼看看他,指尖一动,在屋里又加了一重阵法,这才点头。只是他的眼神里还含了什么深意,季连洲却并未发觉。

    一直到走到近处,一阵劲风袭来时,季连洲才幡然醒悟。他翻身躲闪至一遍,看着温孤烨清冷如昔的双眸:“……我倒是不知道,小哥哥居然也来了兴致。”

    温孤烨看看自己双手。他没下力气没错,但也不曾想到,居然被季连洲躲开了。

    季连洲舔了下唇角,俊朗的容貌中带出些隐隐约约地暧昧:“小哥哥想要我?”

    温孤烨看着他:“你觉得呢。”

    季连洲叹口气:“小哥哥实在是不坦诚……”

    温孤烨抿了抿唇。

    季连洲忽而一笑,眉眼一如灿烂春花:“可谁让我心悦小哥哥呢。”

    他一步一步,朝温孤烨走近。身上的衣服一点点滑落在地上,等走到床榻边时,已是不着寸缕。

    “难得小哥哥这么主动……”季连洲低下头去吻温孤烨,很快主动权就被对方夺过去。他难得没有生出什么与之争强的意思,而是在亲昵的接吻间,在心底对温孤烨道:“小哥哥一直很宠我,这一回,我也宠小哥哥。”

    温孤烨的手插在他发尖,圆润的指尖在他头皮上轻轻摩擦。虽然对方没有答话,可季连洲依旧觉得,自己已经听到了温孤烨的答复。

    “……乖。”

    海水一下下涨起落下,大船平稳依旧。

    船体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飘飘摇摇,月辉洒在桅杆上。

    有一只白皙的手执起一杯酒,轻抿一口盏中佳酿,再微微弯下手腕,将剩下的酒液都倾倒在身下之人的身上。

    “小哥哥好心思。”季连洲咬着下唇。

    温孤烨看着他,低下头,一点一点吻去他身上的酒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师兄太高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铃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铃九并收藏[穿书]师兄太高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