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代飞仙 > 第136章 飘然而去

第136章 飘然而去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修仙界中类似《蛇眠龟息术》的法术不少,但无论哪种敛息法门,修炼起来都不可能像陈帆这般快速。

    一遍就直接踏入“形”境。

    三遍就能够将这《蛇眠龟息术》施展出来,踏入了“体”境。

    ……

    这其中固然有《蛇眠龟息术》品级不高的原因,但如果不是那灰色凉意所形成的奇异状态,使得陈帆悟性惊天、智慧高绝,他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将《蛇眠龟息术》修炼得登堂入室。

    “呼~!”

    修炼这《蛇眠龟息术》数十遍后,陈帆将元力送入丹田,接着长舒了一口气,睁开眼来。

    数十遍施展《蛇眠龟息术》,不停运转元力,让陈帆心脏处的灰色凉意消耗了许多,现在也只剩下了几缕。

    但他却将这套《蛇眠龟息术》修炼到了“势”境。

    “‘势’境的《蛇眠龟息术》暂时已经足够了,如果不修炼某些秘法瞳术,光凭《灵眼术》之类的普通瞳术,除非筑基修士,否则很难再会有人能够轻易看穿我的底细来。”

    陈帆长身而起,心中不断思量着。

    “心脏处剩下那几缕灰色凉意应该不足将《蛇眠龟息术》继续提升,就暂时先留着吧。”

    运转《蛇眠龟息术》,将全身修为气息不外泄一分,陈帆目光落在身旁那插在石板地面上的“寒雪”长枪上,伸手一翻,便将这杆不久前祭炼出三道法禁的法器长枪握在了手里,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仙师大人,您出关了!”

    推开屋门,门口站在的两个中年汉子立刻就转过身来,看着陈帆的目光露出几分喜色,不约而同兴奋叫了起来。

    陈帆点了点头,将手中长枪竖起:

    “嗯,岛上情况还好吧,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状况发生吧?”

    那两个中年汉子乃是王鲨给陈帆派来的护法之人,就是怕有人在陈帆修炼的时候随意闯进去,毕竟这里是黑礁岛,没有什么禁制阵法之类的防护,王鲨自然要有所防备,担心陈帆在修炼什么不能有丝毫打扰的法门。

    听到陈帆这话,左手边那个中年汉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仙师大人,黑礁岛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般好过了,自从您回来,斩了那头‘天青牛蟒王’,黑礁岛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如今我们是百废俱兴,一片兴旺;而且有那些‘天青牛蟒’的血肉滋补,不少弟兄的实力都有了进一步的突破。”

    右边的那个汉子也不甘落后,插口笑道:

    “没错,就连王鲨大猎头也从锻体八重晋升到了锻体九重,以后我们再出去捕猎就安全得多了。“

    说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对陈帆说道:

    “对了,那头‘天青牛蟒王’的血肉还没有进一步的处理,三位长老和王鲨大猎头都在等您出关,说是您出关后就请您立刻到祠堂去。”

    陈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去祠堂吗?好,我也正好有些事情要处理。”

    他将手中“寒雪”长枪提起,然后便向祠堂方向走了去。

    片刻后,陈帆便来到了祠堂前,抬头看过去,此时的祠堂已经不像半个月前那般破败的模样,所有破损的地方都被换了下来,可以说焕然一新,似乎也代表着黑礁岛如今的蓬勃朝气。

    “哈哈,陈帆,你终于出关了,怎么样,半个月的闭关修炼,收获应该不小吧。”

    刚踏入祠堂,王鲨看到了他的身影,几步过来拍了拍他的肩旁,高声笑着。

    陈帆目光落在王鲨的身上,虽然没有修炼过《灵眼术》,但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实力,只需一眼便能看穿王鲨的实力底细。

    王鲨实力果然有所增长,所以现在才这般高兴。

    “恭喜王叔实力更进一步,有王叔在,黑礁岛今后也应该能够高枕无忧了。”

    陈帆低声一笑,对着王鲨以及祠堂中的另外三位长老施了一个礼。

    黑礁岛百废俱兴,所以三大长老和大猎头王鲨都在祠堂中处理各种事务。

    只是二长老和三长老还好,但大长老却是两鬓斑白枯萎,面容苍白,皱纹横生,看上去已经时日无多了。

    陈帆连忙上前两步,走到大长老身旁,低声问道:“大长老,您现在怎么不好好休息?!”

    大长老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反正已经时日无多了,还躺在床上有什么意思,不如出来做一些事情,我可不想就这么在床上死去。”

    他看着陈帆,然后又将目光落在了陈帆手中拿着的“寒雪”长枪上,稀疏的白眉一动:

    “你要走了吗?!”

    陈帆沉了片刻,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大长老目光中流露出几分伤感,但却还是哈哈一笑:

    “好,好,看来你此次回黑礁岛要做的事情应该都已经做了,浅水难养蛟龙,这黑礁岛、云水三岛不是你该待的地方,甚至灵龟门对你来说都小了些,你的天地应该是玄武宗,应该是这无尽海域,是沧澜界,哈哈”

    在大长老的笑声中,陈帆将手中“寒雪”长枪双手捧起,对着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以及王鲨转了一圈:

    “这是一杆蕴含三道法禁的黄级下品法器,与此前我们黑礁岛的镇岛之宝‘鲸王枪’相差无几,‘鲸王枪’是我折断的,我曾说过,在一年内,下次鲸潮回溯之前,我一定会重新还一杆‘鲸王枪’回来”

    说着他将手中长枪竖起,而后沉声说道:“这杆三道法禁的黄级下品长枪,便是我还给黑礁岛的。”

    看到这一幕,二长老和三长老不由得面面相觑。

    他们当然知道陈帆曾经说过这一句话,但却从来没有想过陈帆会真的完成这个承诺。

    毕竟一年时间太短了,就算陈帆身具不死道体,就算陈帆可能身具高品质的灵根,一年之内如何能有什么法器还回来。

    他们所想的,也不过是陈帆身具不死道体,在修仙路上可能潜力不小,在数年乃至数十年后,有极大的可能踏入筑基期,以后便能对黑礁岛照拂几分。

    可是现在,陈帆却主动要将一杆三道法禁的黄级下品法器长枪还给黑礁岛。

    而且还不到一年,只有区区半年时间。

    “这个…”

    正当二长老和三长老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时候,王鲨却上前几步,有些不喜地对陈帆说道:

    “陈帆,你这是什么意思,哼,就算那‘鲸王枪’是你折断的,你也用不着这样啊,这杆长枪应该是你在灵龟门的掌门赐下来的,是给你使用的,若是给了我们,你该怎么办,该如何和那名赐予你这件法器长枪的前辈交代。”

    说着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

    “更何况那‘天青牛蟒王’已经被你击杀,黑礁岛没有了多少威胁,并不需要这东西来镇守,你还是自己带着吧,等你修为再增长一些,以后再回来时手中有其他什么用不上的法器再说吧。”

    听到王鲨的话,二长老和三长老都沉默无语,表示默认。

    陈帆却低声一笑,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对大长老道:

    “大长老,这个还是您做主收下吧,我既然能拿出这一件三道法禁的黄级下品之器来,手中自然也不会缺少使用的法器。”

    说着他将手一伸,把手中这杆“寒雪”长枪塞入王鲨的怀中去。

    “王叔,这杆‘寒雪’长枪虽也是三道法器,但比原先的那杆‘鲸王枪’还是有些差距,主要表现在其中禁制的崩解逸散的时间,如果没有元力温养,大概三百年内,这杆‘寒雪’长枪中的法禁就会逐渐崩解。”

    说着陈帆顿了顿,然后又继续道:

    “不过王叔你放心,这长枪内的法禁虽然会逐渐奔爵逸散,但时间比较长,只要随便有修士用元力祭炼一下,它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三百年,足够黑礁岛再出几个炼气修士了。”

    把“寒雪”长枪塞入王鲨怀中,陈帆微微舒了一口气,而后便对在场四人道:

    “这次我回来的确是有几件事情要做,现在这事情都已经解决,我在黑礁岛上也待不了多久了,就陪大长老走这最后一段路吧。”

    说着他便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大长老的身旁,开始帮着大长老处理各种事宜来。

    见陈帆如此坚持,大长老目光含笑,对着二长老、三长老以及王鲨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将这杆“寒雪”长枪收下。

    二长老、三长老两人对视了一眼,小心从王鲨手中捧过“寒雪”长枪,便往祠堂密室而去。

    看着两人进入祠堂深处,王鲨不由摇了摇头,转过身来对陈帆问道:

    “好,既然你这样说,那这杆法器长枪就先放在我们黑礁岛吧,不过现在也正好有几件事情需要你来决定,一是那‘天青牛蟒王’身上的各种材料和血肉还如何处理,二是云水岛方家派人过来送了一份大礼,我们收下还是退回去。”

    听到王鲨的这两个问题,陈帆抬起头来,眉角一扬。

    “第一件事情,那‘天青牛蟒王’身上的角、目以及胆就留给我,其他的你们自己处理把,血肉分给大家,吃不完的及时处理好,不要坏了浪费。”

    “至于那一身鳞皮,对我来说用处不大,就先硝化鞣制,以后再请一个制甲师傅过来。”

    “那头孽畜一身鳞皮足有近百丈,足够制出数百件鳞皮甲了,黑礁岛也留着吧,”

    “天青牛蟒王”虽然晋升了黄级下品妖兽,但毕竟时日尚浅,一身鳞皮的品质虽要比一般普通凶兽强,但却并没到达真正黄级炼器材料的门槛,对于陈帆来说没有多少用处,留给黑礁岛反而还有大用。

    “至于方家送过来的礼,我就不看了,岛上就留着吧,方家的方昌也同样晋升了炼气期,和我有几分交情,以后找个机会我们也送‘天青牛蟒王’的鳞皮过去就是了,礼尚往来,保持关系就行,不要太靠近,也不要疏远。”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云水三岛也是一体的。”

    陈帆侃侃而谈,立刻就决定了这两件事,看着他处理这些事务,一旁大长老不由轻轻点了点头。

    将这两件事情处理好,陈帆又开始协助大长老处理其他一些七七八八的事情来。

    黑礁岛百废俱兴,正是忙碌的时候,事无大小都需要他们这几个人来拿注意,因此陈帆也十分忙碌,甚至没有能够停下来休息的时候。

    但他却就感觉十分充实。

    知道父亲没死,他暂时没有那股想找李元昊报仇雪恨的急切心态,而父亲和母亲都没有什么消息,他想寻找父亲母亲也无从寻起。

    因此他在黑礁岛上的心情暂时恢复了平静,是那种淡淡的平静。

    暂时没有那种急切逼着他不断向前前进的压力,暂时没有修仙界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他没有再刻意去修炼什么法术战技,也没有表露出任何一丝修士的力量来,就如同一个普通的黑礁岛之人般,以凡人的身份、视角来帮着三位长老和王鲨处理岛上的种种事务。

    而后,十天过去。

    大长老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陈帆也轻声一叹,心中有一些悲伤,但更多的却是某种莫名的情绪。

    他知道,属于自己平静的生活要结束了,或许今后他再也不会有这种平静的生活。

    他始终是一名修士,一名孜孜以求、逆天而行的修士,是一名超脱世间、不愿沉沦的修士。

    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他要去寻着父亲母亲的线索,他也还是要去挑战李元昊。

    无论前方有有多少困难险阻,他都必须要走下去。

    大长老逝世,在黑礁岛风光大葬,方家带着云水岛上的其他一些小型势力一同前来吊祭,灵贝岛的的几个大型灵贝养殖场主也一个都没落下。

    这一次,黑礁岛破而后立、浴火重生。

    三天后,随着大长老葬礼结束,陈帆也就没有了再留在黑礁岛上的理由,于是便和王鲨以及另外两位长老知会了一声,带着三人的叮嘱与口讯,直接驾御“凌波渡”舟,飘然跨海而去。

    确定了父亲生死,解决了黑礁岛的危机,留下了那杆三道法禁的“寒雪”长枪。

    至此尘缘尽断,

    一片蔚蓝色的大海上,陈帆站在那“凌波渡”舟,四周苍茫无际,他驾御的一片孤舟浮在海面上,急速而行着,远远看过去,如一道白线跨开蔚蓝色的纸面。

    =极目而去,看着那万里无云的天空和一望无际的大海,陈帆只觉得天高地阔,忍不住一声长啸了起来。

    “神通:狂涛!”

    心念一动,触及丹田处元力种子上的符文,体内元力便猛地汹涌了起来,他高声一笑,,一拳化枪,一拳就向身后的海面轰了去。

    “轰隆隆~!”

    这一拳轰出,带着一种无法抵御的力量,轰在身后的海面上,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卷起了一片数十丈高的巨浪,直接飞到了半空中去,而后又从半空中落下来,重重地砸在海面上。

    “凌波渡”舟也被直接掀起,如果不是他竭力稳定,恐怕也会非常狼狈。

    此时他心脏处也有丝丝灰色凉意生成;张目而去,方圆近百丈内有着无数鱼虾海兽浮了起来,这些都是被他这一拳直接震死的,

    陈帆不由哑然失笑,然后将元力收回,继续催动“凌波渡”舟向灵龟门方向赶过去。

    已将《狂涛三击》练就神通,威力也强横无比,只是先前再击杀那头“天青牛蟒王”时,他才刚刚突破,虽然一击就杀了那头“天青牛蟒王”,但也不清楚这一式神通威力极限有多强,如今身体各方面的状态都是最巅峰,自然要试一试这式神通威力到底如何。

    结果让他非常满意。

    现在他的战力可以说比离开灵龟门前提升了数十甚至上百倍,要是如今汪肃春还在他面前,他不用直接出手,用元力就可以震死他。

    事实上,他现在修为虽只有炼气二重,但元力凝实深厚,再加上这一式神通,就算炼气五六重的炼气修士也不一定能在他身上讨得了什么好去。

    可惜这式神通消耗元力实在太,饶是陈帆丹田如海,最多也就轰出三击。

    “回灵龟门后首先是晋升内门弟子,然后赚取一些小灵铢币,再就是去兑换各种法术来修炼,我现在缺乏应付不同状态的手段,而且战斗手段太过单一,神通虽然厉害,但也不是什么时候都用的,修炼其他一些法术战技还是很有必要。”

    “更何况,这对修为提升也有帮助。”

    在这次回来,陈帆深深感觉到自己的手段实在是太缺乏,无论是疗伤用的《回春术》或者《小甘霖咒》,还是其他一些技能,他都必须要多加修习。

    而这也是道业积累的一种,能够拓宽拉长他以后的修仙之路。

    “回去后除却修炼法术战技外,就是按班就步的提升修为,等待时机拜入玄武宗,只有修为越高,接触的层面越高,才更可能找到父亲和母亲的线索。”

    看着眼前一片茫茫无际的大海,陈帆心中思量着。

    然而他却绝对想不到,灵龟门中会有一场怎样的变故等着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绝代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余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风并收藏绝代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