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代飞仙 > 第158章 乱斗之始

第158章 乱斗之始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石林内某条高约丈许的石柱上,一名麻衣青年就这样大大方方地随意站着,脸上表情非常平静,双目中似乎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是白晓,他怎么在这儿,他不是散修吗?!”

    陈帆眼前一亮,不由低声自语道。

    “是了,金鳌岛就是散修联合的一方势力,看来白晓是金鳌岛的人,所以才参加了这一次的‘黑水之会’。”

    得见故人,陈帆心中自然有些高兴。

    虽然白晓和他并没有什么交情,反而还战过一场,但相比此次参加‘黑水之会’的其他人来说,白晓无疑和他更近一些。

    所谓不打不相识,经过半年前的那场战斗,陈帆也大概了解了白晓是个什么样的人。

    实力强大,身份神秘,还颇有正义感。

    而且和陈帆一样,白晓身上的秘密似乎也不少。

    至少陈帆知道,在白晓的身上潜藏这一个积年老怪,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泯灭白晓的意识然后夺舍,反而是白晓占据着主动权。

    “咦,上次和他战斗的时候他虽然实力远超同阶,并且将我轻易压制住,但想要参加这一次‘黑水之会’,实力应该不够吧。”

    “莫非在这短短半年之内,他的实力又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

    陈帆有些疑惑,然后心念一动,元力流转,双目都陡然放出了一道精光来,就向那站立在石柱上的白晓看了过去。

    “嘶,竟然是炼气五重?!这、这怎么可能?!”

    全力催动已经踏入‘意’境的《灵眼术》,陈帆终于勉力将白晓的实力层次看清楚了,但这也让他倒吸了一口气凉气。

    半年前,白晓实力虽然远胜同阶,甚至将他压得死死的,但修为也不过只是炼气二重。

    而现在白晓已经踏入了炼气五重修为,并且气息稳定,看上去没有丝毫修为不稳的迹象。

    短短半年,连跨三个修为层次,这比陈帆修炼的速度还要快。

    陈帆也只是从炼气一次修炼到现在的炼气三重而已,

    这绝对是真正天才会有的修炼速度。

    陈帆心中暗暗咂舌。

    他自己是有了诸般辅助,譬如从不缺少的“聚气丹”,譬如那《太虚莲华通玄御法经》统御的《小龟蛇变》与《灵龟藏道诀》,再加上练就神通“狂涛”时引发的天地元气反馈,以及艰苦不辍的修炼,也只是在这半年里将修为提升了两个层次。

    炼气一重到炼气三重。

    而白晓却是从炼气二重到炼气五重。

    在这一瞬间,陈帆突然感觉到异种自惭之意来。

    他知道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天才,他能够修炼这么快,能够领悟战技法术那么快,都与他身上的秘密有关。

    而白晓,可是就是真正的天才人物。

    陈帆的《灵眼术》虽然已经修炼到了“意”境,一旦催动就能够看出大部分炼气期修士的具体修为层次,但因为暂时还没有完全熟悉,所以在催动这《灵眼术》观察别人时极易被所观测之人发现。

    因此,在陈帆施展《灵眼术》的瞬间,白晓便转过头来,眉头一扬,就准备出手教训哪个敢随意施展《灵眼术》观测自己的小子。。

    但一看是陈帆,他微微愣了愣,然后冷哼了一声,又转过头去。

    两人在“紫英岛”上为了淫贼一事打过一场,虽然双方都没有留手,但也算是有了一丝交情。

    所谓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有些人只需要见过一面,便可以托付生死。

    白晓和陈帆虽然还没有到达这个程度,但却勉强算是认识,在那场战斗中也互相对双方的性情和手段有了几分了解。

    陈帆在施展《灵眼术》窥测,白晓虽有些不爽,但也只是冷哼一声,便别过了头去,不打算教训已经有了一丝交情的陈帆,但也不想搭理他。

    看到白晓这个样子,陈帆不由得低声一笑,然后身形一纵,踏风而起。

    随着陈帆这一动,石林中那些个或显或隐修士俱都一惊,几乎同时将目光落在了飞身而起的陈帆身上。

    “这小子是谁,哪个门派的,看上去竟然这么年轻。”

    “嘶,他好像是我们灵龟门的,只是我没有怎么注意过他,啧啧,他竟然敢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入石林,不怕群起而攻之吗?!”

    “看来这个年轻人是对自己实力有着绝对信心,这石柱上站着的,哪个没有两把刷子。”

    ……

    石林中那些弟子或者暗中议论,或是互相传音,都将注意力落在飞身而起的陈帆身上。

    陈帆没有注意到这些,就算他注意了因为根本不会将这些事情放到心上,只是御风而起,然后落到了白晓所立的那跟石柱上。

    “白兄,我们又见面了。”

    落在石柱上,陈帆停止运转《御风诀》,然后将对白晓拱了拱手,笑声道。

    本校转过头来淡淡地看了陈帆一眼:“你怎么也来了,以你的实力,这‘黑水之会’绝不是你所能代的地方。”

    说着他突然想到了神了,目光猛的变得锐利了起来,如两柄刀子落在陈帆脸上。

    “莫非你修炼了那张兽皮上的邪道禁术,所以才将修为提升得这么快,得以参加这一次的‘黑水之会’!”

    白晓这话中带着几分凛冽之气。

    很显然,如果陈帆一个回答不好,说不得白晓就要直接出动斩杀他。

    看到白晓这般模样,陈帆连忙摆了摆手,苦笑道。

    “小弟是因为犯了大错,价值又得罪了一门中长老,所以才被命令参加这次的‘黑水大会’,白兄千万不要瞎猜。”

    陈帆顿了顿,然后又继续道:

    “再说小弟的修为哪里提升快了,没记错的话,半年前白兄的修为不过是炼气二重,可是现在却已经是炼气五重,同样来参加了这一次的‘黑水之会’,要说修为提升快,白晓的修为提升速度可要比小弟快得多。”

    听到陈帆这话,白晓皱了皱眉头,上下仔细看了陈帆两眼,而后点了点头。

    “好,我暂时相信你,但若让我发现你有任何修炼那兽皮上的邪道功法的倾向,或者将这套邪道功法修炼传给其他修炼,那就休怪我剑下无情。”

    陈帆拱了拱手:然后肃容传音道:

    “无论什么东西,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那《摄阴聚灵*》的确是典型的魔道法门,我亦绝对修炼此法门去害人,但这套法门肯定会成为我的道业积累,还请白兄放心。”

    听到陈帆这话,目光不再那么锐利,然后随口说道:

    “那三滴‘阴冥黑水’就在这寒潭底下,我已经瞪了两日了,估计再等几日,就是那三滴‘阴冥’黑水出世之时,到到时,就是一翻龙争虎斗了,你实力不够,就不要参与进来了,还是赶紧离开,这岛上其他地方应该也会有些收获。”

    石林中的寒潭面积不小,方圆数丈,四周都是或明或暗的修士,没有一个人轻举妄动。

    事实上,在一次又一次的“黑水之会”里,曾经有不少人直接潜入这寒潭中去,想要夺取那三滴“阴冥黑水”。

    可这些人除了被寒气侵体外,全都一无所获。

    因为那三滴“阴冥黑水”是这寒潭自然凝结而出,与这寒潭本身并无多少关系。

    所以此刻寒潭四周那些或明或暗的修士全都静静等待着,等待那三滴“阴冥黑水”出现,然后第一时间出手抢夺。

    到那时必定是一场乱斗。

    因此白晓才劝说陈帆暂时离开这儿,否则就可能卷入这长乱斗中去。

    在他看来,陈帆的实力虽然有所进步,但也只是被灵龟门惩罚才参加这‘黑水之会’的,根本无法和此次参加“黑水之会”的那些强者相提并论,一旦被卷入这场乱斗中去,那性命恐怕难保。

    听到白晓这话,陈帆淡淡一笑,对白晓拱了拱手:

    “多谢白兄,不过小弟既然到了这儿,自然也是为那三滴‘阴冥黑水’来的,怎么可能试都不试就退走,白兄放心,小弟自有保命的手段。”

    说话间,他上前一步,可白晓并排而立,衣襟在风中微微飘到。

    不少修士的注意力落在了他们两人身上。

    “这小子,看上去太年轻了,我竟然看不出他的具体修为层次来,他背后到底是哪个门派。”

    “看他头戴金冠,应该是灵龟门弟子,可是灵龟门弟子什么时候如此高调了。”

    “和他站在一起的哪个,修为只有炼气五重,竟然就敢直接站出来,也不怕被人当作靶子,看其他显露身形的,哪个修为不是炼气*重。”

    “嘶,我知道那个麻衣青年,是我们金鳌岛的,可他怎么和灵龟门的人混在一起了。”

    ……

    陈帆与白晓两人站在在同一根石柱上,对周围或隐或显的动静都没有在意,只是等待这那三滴“阴冥黑水”的凝炼出来。

    ……

    两天后,原本平静无波的寒潭突然无风自动、起了几分波澜。

    这让一直关注这寒潭的众多修士俱都精神一振,陈帆和白晓也不例外。

    “那三滴‘阴冥黑水’要出现了吗?!”陈帆喃喃自语道。

    白晓点了点头,面容严肃,沉声道:“嗯,没错,这是要凝聚‘阴冥黑水’的征兆。”!

    就在这时,石林底下一道身影突然急窜而出,就向那寒潭上空疾奔而去,是想要夺取那马上就要凝成的“阴冥黑水”。

    看到这一幕,白晓顿时眉头一挑:“蠢货!”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前方也传来了一声响亮而愤怒的声音:“蠢货!”

    话音还未落,就见一道巨大的剑光升起,将那个准备夺取“阴冥黑水”的身影斩成了两截。

    “哼,‘阴冥黑水’还为凝聚出来,谁再敢出手干扰,这人就是他下场。”

    这是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脸上带这几分阴鸷,同样站在一根高高的石柱上,身周剑光吞吐。

    很显然,刚才那道剑光就是他斩出来的。

    陈帆双目一眯,低声问道:“这人是谁,看上去实力不弱。”

    白晓点点头:“他是金鳌岛这次参加‘黑水之会’修为最高者何鹏,也是金鳌岛参加这次‘黑水之会’弟子名义上的领袖,修为已经踏入炼气九重,为了及早换取一粒筑基丹,才来参加了这一次的‘黑水之会’,实力不弱。”

    听到这话,陈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炼气九重?!”

    他现在修为才只是炼气三重,就算是全力轰出神通“狂涛”,战力也不过与炼气七八重修士相当,而由于修为限制,“狂涛”也轰不了几次出来,想要从炼气九重修士手中夺走那三滴“阴冥黑水”的难度不小。

    “连炼气九重修士都来参加‘黑水之会’,这下有些棘手了,难怪二十年前……”

    陈帆心中思量,然后又抬起头对白晓问道:“白兄,此次参加这‘黑水之会’的修士中有那些高手。”

    白晓淡淡地看了陈帆一眼,然后目光微动示意,开始介绍起来。

    “那边站着的就是巨浪门的秦涛,此人修为也高达炼气九重,而且是坐在炼体路子,一旦被其近身,那恐怕很难缠;不过在所有人中给我感觉最危险的应该是那边的乔人英,乔人英是玄冥派的人,修为也是炼气九重,但我总觉得他不简单。”

    陈帆顺着白晓目光看了过去。

    首选入目的是一个壮硕汉子,身披灵甲站在一根石柱上,气息深沉,如渊似岳,他就是巨浪门的秦涛。

    接着便是乔人英,他是一个青年模样的修士,身穿白袍、手拿玉箫,嘴角留着几分淡笑,颇有几分潇洒气度。

    看着这两人,陈帆心中渐渐沉了下来。

    这三人都是炼气九重的修士,实力强大,再加上一个积年老怪俯身的白晓,陈帆若想要夺取那三滴“阴冥黑水”,难度无疑高到了极点。

    虽然心中渐沉下去,但陈帆的面色却依旧十分平静。

    “看那乔人英的椅子,应该不是用了什么驻颜手段,如此年纪就修炼到了炼气九重,绝对是天才级别的人物,玄冥派怎么会让他来参加这一次的‘黑水之会’,若是出了什么意外……”

    白晓依旧点了点头,远远看着那身穿白袍,颇有几分潇洒气度的乔人英:

    “只有三个可能,一是同你一样,也是触犯了什么规定,这次参加‘黑水之会’是戴罪立功,自然要承担一些风险;二则是他个人执意要参加这次的‘黑水之会’,玄冥派众人拦不住;三就是玄冥派对他有着绝对的信心,相信他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

    “此人给我异种十分危险的感觉,因此他的实力绝对很强,说不得能以一人之力压服在场所有修士。”

    听到白晓的推测,陈帆眼中顿时显露出几分异色来。

    “以一人之力压服在场所有修士吗?二十年前老师似乎就是如此,借助‘五劳七伤丹’的药力,单人独剑,力压其他三派修士,这才夺得了那次的‘阴冥黑水’。”

    “想要从这些人手中夺得那三滴‘阴冥黑水’,看来也要服用那‘五劳七伤丹’了啊。”

    陈帆伸手一翻,便从储物袋中拿出了那个装有“五劳七伤丹”的玉瓶,,然后张开口直接吞服了一粒“五劳七伤丹”。

    “五劳七伤丹”能爆发潜力,但却是先伤己后伤人。

    “阴冥黑水”马上就要凝聚出现,如果不使用这“五劳七伤丹”,陈帆根本没有可能从战场这些修士手中夺走那三滴“阴冥黑水”。

    “呼,药力开始发作了。”

    随着那粒“五劳七伤丹”吞入腹中,陈帆浑身气血突然开始加速起来,紧接着就是体内五脏六腑传来了一阵有一阵的剧痛,让他的脸上顿时有些发白。

    “嘿,这‘五劳七伤丹’果然是先伤己后伤人。”

    在这短短片刻,陈帆的心肝脾肺肾全都收到了药力重创,但也因此他体内元力品质急速增长,刹那间便跨过了炼气四重,而后又稳稳停留在了炼气五重的层次上。

    “五劳七伤丹”能提升炼气六重以下修士一到两重修为。

    陈帆修为早已经是炼气三重后期,随时有可能踏入炼气四重。

    在这一颗“五劳七伤丹”药力激发下,他竟然直接越过了炼气四重,直接踏入了炼气五重境界里。

    炼气五重修为,就算是不动用神通“狂涛”,他也可以与秦涛、何鹏等人争雄。

    只是短短片刻时间,陈帆的五脏六腑就受创甚重。

    如果是一般人,那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但陈帆有那神秘金珠,心脏处还剩有不少血色热流,都是上次炼化“天青牛蟒王”剩下来的,随着“五劳七伤丹”药力催发,不断逸散开来,修复着体内伤势。

    就在这时,寒潭水面波动越来越剧烈起来,接着寒潭中央逐渐出现了一个凹面。

    凹面中就是那三滴“阴冥黑水”。

    “阴冥黑水”凝聚出来了。

    “动手!”

    不知谁大吼了一声,然后就有七八十到身影同时跃起,无数剑光、法术、符箓、法器等等漫天飞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绝代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余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风并收藏绝代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