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代飞仙 > 174.第174章 什么事情

174.第174章 什么事情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到陈帆这话,徐天泽双目顿时一亮:“陈帆小友,你说你是一名炼器师,手中有些法器要出售?”

    陈帆轻轻点了点头。

    徐天泽哈哈一笑,上前几步:“陈小友,不知你手中都是些什么法器,能拿出来给我看一看吗?”

    这二楼内部空间虽没有一楼那么大,但也不小,不少修士在这二楼中挑选着法器。

    三人虽然站在某个相对偏僻的角落里,但也还是有一些人注意到了他们。

    陈帆目光一动,向四周扫了一遍,徐天泽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对着他和徐媛点了点头,而后转身就向后方走了去。

    “媛儿,陈小友,请跟我来。”

    向后不过几步,徐天泽就打开了一个暗门,率先走了进去。

    陈帆跟在徐天泽后面,略一迟疑,但也还是和徐媛一起踏入了这座暗门中。

    他现在不过是一个默默无名的低价修士,就算能炼制出几件法器,也不会太引人注目,更何况‘天涯海阁’是以商起家,不说看不上他这个小小练气四重修士的身家,就说它家大业大,也绝不会无缘无故做一些败坏自身信誉的事情。

    所以陈帆也只是略一迟疑,便随之进入了这暗门中去。

    暗门后是一间静室,摆着几张椅子,徐天泽指了指转过身来,指了指那几张椅子,然后对两人说道:“媛儿,还有徐小友,你们两个都坐下吧。”

    陈帆拱了拱手,直接从纳物囊中拿出了两口之前炼制法器飞剑来:

    “徐执事,这就是我想要出售的法器。”

    “哦?”徐天泽眉头一挑,捋了捋自己的美髯,然后伸手接过了这两口飞剑。

    “以寒铁炼制而成,手法不错,一口蕴含有两道法禁,一口蕴含有三道法禁,都是黄级下品之器。”

    仔细地将手中两口法器飞剑观察一遍,徐天泽点着头,眼中却不由出现了几分失望之色。

    “就只有这两口黄级下品的法器飞剑吗?唉,是我想多了,陈小友年纪轻轻,就已经能够炼制出这两件法器飞剑来,今后在炼器之道上的成绝对无法限量,好吧,这两口法器飞剑我们铺子收了。”

    他用手抚摸着这两口黄级下品的法器飞剑,同意收下,只是语气却低沉了几分。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徐媛柳眉一皱:“叔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她知道自己叔父的性格,从来都是八面玲珑,做生意也有自己的手段,因此才以练气九重的修为成为了这天涯海阁墨鱼坊市炼器铺子的一名执事,和守在门口的那些练气九重的门卫相比,权力不知大了多少倍。

    而以徐天泽八面玲珑的性格来说,就算陈帆现在拿出来的法器品阶低了些,也同样会十分热情,绝不会有什么脸色。

    毕竟陈帆的年纪看上去实在太小。

    这般年纪就已经能够练出出蕴含有两道法禁、三道法禁的黄级下品之器,就已经不会让人小看。

    事实上,天涯海阁之所以能将生意做遍这无尽海域,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结善缘。

    譬如现在身为天涯海阁首席供奉,名列天榜三十一的天下第七散修段飞鸿,就是因为年轻时和天涯海阁的某个修士结下了几分善缘,所以才在成就元神真一后接受天涯海阁的招揽。

    不然以他元神真一的身份,天下第七散修的实力,一身强横无比的火绝法术,再加上炼器方面的造诣,想要开门立派、称宗道祖也绝不在话下。

    要知道,当年开创玄武宗之时,玄武道人叶光纪的修为也不过堪堪突破元神而已。

    而天涯海阁那名与段飞鸿年轻时结下善缘的那名修士,如今则是天涯海阁的元婴长老,位高权重。

    徐天泽只要有几分玲珑心思,就绝对会热情地笼络陈帆,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态度。

    绝对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想起上二楼来时徐天泽脸上的愁色,徐媛心中也不禁有些担忧起来:“叔父,有什么事情你就跟侄女我说吧,也许我能给您出出主意。”

    徐天泽摆了摆手,脸上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来:“媛儿,你想多了,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说着他又转头看向陈帆:“陈小友,你这两件法器我们天涯海阁收了,按照这法器的品质以及现在的行情,我们天涯海阁最多可以出……”

    徐天泽话还未说完,陈帆就低声一笑,对着他拱了拱手:

    “徐执事,这两件法器只是样品,我说过我是一名炼器师,抽空时也炼制过一些法器的。”

    他目光一动,看了看四周和地面,然后将腰间纳物囊轻轻一拍,顿时就有数十件各种不同样式的法器飞出来落在地面上,堆在一处,各自散发着蒙蒙灵光。

    “包括徐执事你手上的这两件法器,我手中一共有三十二件法器要出售。”

    三十二件法器,有二十六件是他自己炼制的,五件老余头留下来的,还有三件则是他在“黑水岛”上的收获。

    包括乔人英那件能放出夺人心魄魔音的玉箫、还有他那件能够照见周围方圆数里内任何风吹草动的“圆光镜”,以及另外一件蕴含有四道法禁的奇门法器。

    事实上,乔人英的这三件法器都不简单。

    那玉箫内部法禁奇特,似乎不是以《小诸天都箓云禁法》炼制出来的,陈帆仔细观察过,这玉箫内部有四道法禁,已经是黄级中品的法器,除了能够放出摄入心魄的魔音之外,本身亦非常坚固,可以直接用来攻击,十分不错。

    可与那“圆光镜”相比,这件玉箫就差了不少了。

    “圆光镜”是一件奇门法器,不具备攻伐之能,但本身却蕴含有六道法禁,在元力的催动下,有洞彻四方之功用。

    当然,由于其本身炼制手法和品级的原因,这面“圆光镜”能够照见的范围大概也就是方圆数里左右

    可即便如此,它的价值也远远要比那件魔音玉箫高得多。

    至于第三件法器,则和那魔音玉箫差不多,也是一件蕴含四道法禁的奇门法器,但没有特殊的御器法门,只凭一般御使法器的方法难以发挥出它的最强功效,而陈帆又懒得将其内部法禁洗练而后重新祭炼,于是就干脆拿出来出售了。

    “嘶。”

    看着陈帆一次性拿出了这一堆法器出来,徐天泽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都是陈小友你炼制的?”

    陈帆摇了摇头,指了指地上那堆成一堆的法器:“这里面有二十六件含有两道法禁、三道法禁的法器是我炼制的,其他的就不是了。”

    “是吗?陈小友果然厉害。”徐天泽看向他的目光开始认真了起来,似乎精神也振奋了不少。

    “好,这些法器我们天涯海阁墨鱼法器铺都要了,不过具体价格还要估算一番。”

    随意摄起地上的几件法器,徐天泽仔仔细细地观察一遍,然后抬起头来看着陈帆,话语中顿时多了几分热情,而后继续道:

    “看到还是小看陈小友你了,既然小友你能炼制出这些法器,想来在炼器之道上已经登堂入室。”

    说着他停顿了片刻,然后突然有些迟疑地道:

    “不知道道友能不能够炼制控水或者睡属性的法器,譬如‘辟水珠’之类的。”

    听到徐天泽这话,陈帆不由双目一眯:“辟水珠?”

    他想起了匆匆离开的白晓,其身上就有一颗“辟水珠”。

    他们两人也正是借着着这“辟水珠”的力量,才以炼气期的修为,下潜数百丈的距离,避开了那些筑基修士的搜索,到了这座墨鱼坊市来。

    “徐天泽身为天涯海阁在墨鱼坊市的执事,权力绝对不低,为何突然提起‘辟水珠’来,莫非白晓匆匆离开也是与这件事情有关?”

    陈帆心中思绪转动,但面色却非常平静,只是拱了拱手,然后沉声道:

    “在下只是能够炼制一些简单的低阶法器,不说在下没有‘辟水珠’的炼制法门,就算在下知道了‘辟水珠’的炼制法门,炼制出来的恐怕也是极为简陋、辟水功能可能不及一般炼气修士自身。”

    ……

    无尽海域中的岛屿星罗棋布,不知有多少,但更为广阔的却还是无尽沧海。

    在凡人的传说中,修士几乎是上天下海无所不能。

    可事实上,对于修士来说,在半空中御风而行也许并不特别难,只需要突破炼气期,修炼有类似《御风诀》之类的法术就可以了。

    可入海比升空却是难得许多。

    同样一百丈的距离,若是升空,就算是一个炼气三四重的修士,刻苦修炼《御风诀》,将其提升到“势”境,就可以轻松达到,而若是下海,除非修炼有莫姓特殊功诀,否则就得炼气*重的修士,发挥全力,才能下潜到水下一百丈的距离。

    这是因为水面之下各种力量实在太大了。

    在半空中,除了无处不在的地心元磁之力外,只要不飞到万里高空上的罡风层中,不进入数万里外的元极星障之类,除了越飞高地心元磁之力越大之外,就很少有其他力量出来干扰。

    而在海面之下,则就有来自各个方向的力量,四面八方,全都向内部挤压而去,而越往下潜,这股力量也就越大,在同样的距离内,修士下潜海中所耗费的力量要远比升空所耗费的力量大得多。

    因此,若是有人想要下潜到海底深处,那就需要类似“辟水珠”这样的宝物。

    ……

    “是我太想当然了。”

    听到陈帆的话,徐天泽点了点头,原本有些喜色的面容也平静了下来,看着地上的种种法器,元力一动,便将地上这些法器一件一件摄起,仔仔细细地检测了一遍,然后抬头对陈帆道。

    “一共三十二件法器,普通攻伐之器二十八件,其中蕴含两道法禁的法器十件,蕴含三道法禁的法器十四件;特殊法器四件,,其中蕴含有三道法禁的法器一件,四道法禁的法器两件,六道法禁的法器一件。”

    “那二十八件普通的攻伐之器我只能出价两千五百枚灵铢币,至于那四件特殊法器,倒是珍贵许多,我可以出价两千灵铢币。”

    “也就是说,陈小友你拿出来的这些法器,我们天涯海阁墨鱼法器铺能拿出四千五百枚灵珠币来。”

    说着徐天泽看了陈帆一眼,眉头一扬,沉声道:“不知道友你是否满意。”

    事实上,这个价格已经很不错,他还是看在徐媛和陈帆年纪的份上,让出了不少利,是想卖陈帆一个好。

    可惜陈帆对法器价格也不甚熟悉,只是对天涯海阁的信誉还算信任,于是也就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好,那就依徐执事所言。”

    徐天泽手一挥,便将地上这一堆法器收走,然后转头对陈帆道:“陈小友是直接提走这四千五百枚小灵铢币,还是将以另外的方式。”

    陈帆眉头一扬:“哦?还有什么方式。”

    听到陈帆这话,徐天泽将手一翻,手中便出现了一块玉牌来,玉牌上云烟隐隐,上面隐约显露出“天涯”二字。

    “因为有时候灵铢币的数量实在太大,所以就用这种玉牌来代替,这是我们天涯海阁的一种凭证,上面有我们天涯海阁独门禁制,像这样的玉牌每一块可以冲抵一千灵珠币,可以在我们天涯海阁任何一处使用。”

    看着这块玉牌,陈帆突然想起了一些东西,在他的脑海深处,已经久远到已经隔世的记忆。

    “这块玉牌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有价值的是天涯海阁的信誉,哈哈,天涯海阁到现在也没有被人灭掉,也真是够厉害的。”

    “好在这灵铢币只是针对低端修为的修士,那些不同的大型宗门内部则自有其一套体系,而那些高阶修士则大多都是以物易物,就算是一般等价物也是非常珍贵的,像丹药、妖兽内丹乃至于元石之类的东西。”

    陈帆脑海中思绪转动,仅仅从这一小块玉牌,就已经隐约触摸到天涯海阁那庞然大物的一角。

    “好,就给我两块一千灵珠币的凭证玉牌,然后再取五百枚灵珠币。”

    听到陈帆这话,徐天泽点了点头,递给陈帆两块玉牌,然后又直接从自己的纳物囊中取出了五百枚灵铢币给陈帆。

    陈帆脸色不由有些古怪起来,敢在身上放这些钱财,天涯海阁的人果然不简单。

    “好了,陈小友,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两人顺利交易完毕,徐天泽也就抬起头,对陈帆问道。

    “还有什么需要的?”陈帆拍了拍额头,“在下还想问两个问题。”

    徐天泽眉头一扬:“陈小友请说吧。”

    陈帆点了点头,对面前这名中年美髯修士施了一个大礼:

    “第一个问题是,不知徐执事是否知道哪儿有炼化异种能量的秘法出售;第二个问题则是,这墨鱼坊市内有没有能够修复修士丹田的秘宝,无论是丹药、秘术还是其他什么都可以。”

    他没有忘记,自己曾经说过,总有一天会想办法让老余头恢复完全。

    听到陈帆这话,徐天泽脸上出现几分尴尬之色。

    “这个啊,对于法器这方面我还比较熟悉,其他方面就不清楚了。”

    说着他顿了顿,然后继续道:

    “不过我们墨鱼坊市基本上每个一个月就有一次小型拍卖会,每隔半年就有一次中型拍卖会,还有几天就要举行下一次中型拍卖会了,因为某些原因,这一次的拍卖会宝物会更多更齐全,也许其中就有陈小友你需要的东西。”

    “哦?”陈帆若有所思,“拍卖会吗?也好,我就还在这墨鱼坊市多留几天吧。”

    看到陈帆这幅摸样,徐天泽意味声长地一笑:

    “陈小友,你手中的两千五百枚灵铢币已经不算少了,就算某些活了近百年的炼气*重修士也可能比不上你,但若是想要在拍卖会上有所收获,那你恐怕还得准备一些东西。”

    “还需要准备一些东西吗?”陈帆默然无语,他想起自己身上的全部东西,然后对徐天泽拱了拱手,施了一个礼:

    “多谢徐执事点拨,在下明白了。”

    徐天泽收敛起点了点头:“好了,我把你们送出去吧。”

    说话间他便直接打开了暗门,然后带着陈帆和徐媛两人重新回到了二楼店铺内。

    店铺中依旧是是有不少修士在挑选着法器,也有几人注意到了陈帆他们出现,但都只是目光微微一闪,并没有什么动作。

    就在这时候,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徐媛突然对陈帆说道:

    “陈道友,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和叔父说一下,等几日后我们墨鱼坊市中的拍卖会开启之时,我再亲自领你过去。”

    陈帆若有所思地看了徐媛和徐天泽两人一眼,然后轻轻点了点头,郑重施了一礼:

    “那就多谢徐道友和徐执事了,在下就先告辞了。”

    他知道,徐媛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跟徐天泽说,不方便他在场,于是就直接告辞离开。

    看着陈帆往楼下而去,徐媛转过头来,望向徐天泽,柳眉重重一扬,而后沉声问道:“叔父,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还是跟我说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绝代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余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风并收藏绝代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