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吾辈是攻 > 第十章 洞房花烛夜

第十章 洞房花烛夜

作者:玻璃仙人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红灯笼泛着喜气的光芒,投射出一圈圈如梦似幻的光影,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沦其中。

    苏园伸手触摸那犹如实质的红幕,调皮地想象着那光芒会变成一颗颗红玉珠子跳跃在她的手心当中。

    若是阿爹知道她竟和一个女子成了婚,会不会气得从地下跳出来啊?想象着那情景,她忍不住轻笑出声。

    柔和的红光照映着她的脸庞,浓密的睫毛在眼睑处映下一弯阴影,仿佛形成一层薄雾,遮去了她眼中的色彩。此时的她看起来有种不真实的美感,好像她随时都会融入画中,永远定格在这一瞬间……

    一只手突然抓住了苏园的胳膊,用力之大让苏园不禁皱眉,紧接着便是下意识的出手攻击,却意外地被挡了下来!

    “我只身冒险上山贼窝救你,你就这般待我?”带有些醉意的暗哑声音,少了平日里的清冽如泉,却多了几分迷人的浓醇。

    苏园抬头看着唐少,眼眸微微眯起。这家伙对于气息的掌控如今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她竟然没发现他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你还敢说!”她抓住唐少的衣领,对着他低声吼道:“你简直疯了!这里是你能来的吗?”

    唐少被苏园一扯,加上有些醉意,脚下有些不稳,但很快便缓了过来,扣住她的腰,竟也丝毫不示弱,“你能来为何我不能来?就许你成婚,还不许我成婚了?”

    苏园咬牙切齿,“你这白痴!这是闹着玩的吗?”

    “你也知晓这不是闹着玩的吗?那你今日是真的打算同她成亲。然后在这儿当压寨夫婿?”

    “我这是权宜之计!”

    唐少的眼睛被醉意浸染出些微水光,在暗色中显出几分莹亮,仔细看还能从那晶莹中看到苏园倒映其中的脸庞,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倔强,眉宇间那抹英气一如初见时的飞扬。仿佛永远不会有犹豫,永远不会为谁停留……

    “你是不是总想着,反正身后没有可担忧的,没有放不下的,你的命总是你自己的,所以你不曾考虑过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否危险,是否会让自己丢了命,是否会让某个人伤心难过?”

    苏园听得一怔,他眉目间全是说不尽的忧虑,她明明想要平静地说出一句感激。但话到嘴边却成了埋怨,“那你又是否想过你贸然出现会打乱我的计划,会让我更加难以离开这里?”

    唐少目光黯了黯,背着红光的脸让人看不清表情。

    终是叹息了一声,将她揽入怀中。“你知道我一向胆子不大。为了上这千峰岭我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可你现在还这样跟我生气,你让我如何自处?”

    苏园别扭地推了推唐少,却被他抱得更紧,鼻间全是他身上的幽香。

    唐少的怀抱总是让她感觉到一种深刻的孤寂,让她忍不住想好好安抚他的心,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总是无法推开他。

    “阿苏,你穿红衣真好看。”唐少在她耳边咕哝了一句,突然身子一歪。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苏园的身上。

    “喂喂喂!你倒是站稳啊!”苏园急急忙忙地扶好他,好不容易才站稳。

    唐少双手搭在苏园的肩膀上,看着她乐呵呵地笑了起来。他本就长着一张祸害的脸,此时一身红衣为他增添了几分张扬不羁,连着让那笑颜也带着些邪魅。

    苏园看着看着,不知怎么的就咽了一下,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他的脸看,心想这妖孽果真是……妖孽!

    毫不犹豫的,苏园抬手就一巴掌拍在唐少的脸上,那一瞬间仿佛世界都静止了,唐少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苏园的巴掌底下,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掌心处温热的吐息像是一根羽毛轻轻扫过,一股怪异的感觉从脚底板开始往全身蔓延,痒痒的,让苏园浑身不舒服!她猛地收回自己的手在身侧使劲地擦了擦,这才让那怪异的感觉退去一些。

    “你干什么……”唐少蹙眉,摸了摸被拍疼的额头,动作带着些孩子气。

    苏园闷哼了两声,顺带瞪了他一眼之后才伸手扶住已经摇摇晃晃的唐少,“喝醉了就乖乖待着睡觉,出来乱跑什么?就爱给我添麻烦……”

    又将唐少扶进了石屋,大概是醉的不轻,唐少一沾床就闭上双眼,像是睡了过去。

    说回来,今晚可是他们和怜的“大婚”,这洞房花烛夜可是少不了的。怜与她成婚也许真的是因为寂寞,希望有个人陪伴,那唐少呢?

    苏园一把捏住唐少的脸,“该不会就是为了你这张脸吧!”她心中有几分闷气,拿捏的力度也就重了些,唐少脸上生疼,咿呀着痛呼出声。

    苏园冷哼一声放开他,却又忍不住为他揉了揉被捏痛的脸颊,可能是舒适了一些,唐少哼哼了两声又睡了过去。

    “怜要是知道,今夜与她成亲的两个人,一个其实是女子,一个还是断袖,估计会被气晕过去……”苏园一边轻轻揉着唐少的脸颊,一边轻声嘟囔着,目光停留在墙上贴着的大红囍字,并没有注意到唐少皱起的眉头。

    唐少此时简直恨不得将苏园的脑袋敲开来,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构造,难道他对她的所有关心和担忧都抵不过他随口的一句话?那一次之所以会对墨薇说自己是断袖根本就是为了拒绝她而说出来的一个借口,而且,连墨薇一个旁人都看得出他对她的不同,何以她自己从来不曾深入想过?

    在她心里,他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唐少心中叹息,抬手覆在脸颊上苏园的手背上,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眼眸深处是化不开的情意,精准地捕捉着苏园的目光。

    苏园歪了歪脑袋,对于唐少的突然“醒过来”有些莫名,“你这人怎么说睡就睡,说醒就……啊!”话还未说完,就感觉手臂被人用力一拉,突然间天旋地转,原本躺在床上的唐少不知怎么的……成了在她头顶上方,而自己则躺在了铺就红色喜被的大红木床上!

    唐少俯视着一身红衣的人儿,指尖情不自禁地划过苏园的脸颊。

    燃烧的红烛落下一滴滴赤色泪珠,飘散出一阵阵特别的芬芳香气。火光跳跃间,在地上和墙上投射出旖旎的光影。此情此景,唐少都不禁要想象今夜是他们两人的婚礼,这儿是属于他们的喜房,红木床上的喜帘是只为他们两人而挂……

    唐少的触碰让苏园感觉一阵颤栗,她总感觉今日的唐少和往常大不相同,平日里哪怕是她看他久一点都能让他脸红好一阵子,每一次他拥抱着她的时候总是面红耳赤,可现在的他不但没有难为情,眼中更是多了些她看不懂的东西,她暂且将那理解为……*?

    脑中闪过“*”一词的时候苏园只觉得好似有什么在脑中炸开,双手撑着床板就要起身,但还未来得及动作,双手双脚就被唐少禁锢住,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放开我!”苏园在唐少身下挣扎着,但是她不知道,唐少现在的内力与她相当,他的身体又因为曾经受过极致的折磨而变得比常人坚韧许多,连同力量也强出许多。从前是因为经脉被封,他怕在不经意间冲开经脉而不敢动用内力,现在他已经没有这个顾忌,虽然武功他无法和苏园比,可比力量的话,苏园是如何都比不过他的。

    难得今晚蛊虫因为酒而沉睡过去,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即使是短暂的拥有他也不愿意放过,甚至在一瞬间他脑中闪过和苏园一同死去的念头……绝情绝情,只有人死了才能彻底绝情,只要他还活着,这个人就无时不刻存在他脑中刻在他心里,要如何绝情?

    “唐少!你看清楚,我是苏园!你可是断袖!你若是真需要,我可以带你去找小倌,你别……唔……!”

    看着苏园的嘴巴张张合合说着他不爱听的胡话,这一次他毫不犹豫地封堵她的嘴巴,唇瓣厮磨,没有一点留情,带有些不甘心,还有些不舍得……

    和上次一样,苏园脑中一片空白,只能感觉到唇上一片温热,方才那种麻麻痒痒的奇怪感觉又一次蔓延全身,心口处的跳动第一次让她感觉到害怕,那种失去控制的无力感汹涌而来,夺去了她所有的呼吸。

    唐少将脑袋埋在她颈窝处,下巴在她肩膀上蹭了蹭。那里曾经留有一个深可见骨的齿印,大概在她第二次喝下他的血之后便消了吧,可那个痕迹却是刻在了他心尖上……

    苏园睁大了双眼盯着绣满精美花纹的锦帐,心里就像那繁复的绣纹一样,既是明明白白绣成了花纹,却让人摸不着那绣线究竟从何而起。

    正恍惚间,一阵凉风突然拂面而来,让苏园清醒了许多。

    苏园猛地将自己的手从唐少的手中挣脱,作势要推他,口中随即大喊:“表哥!你起来啊,被子在那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吾辈是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玻璃仙人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玻璃仙人掌并收藏吾辈是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