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解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九章

    毕竟男男之事,书上都说对下方伤害很大,是要给师兄提前补好了身子才是。

    ***

    裴南想了想,伸手把那只小瓷瓶接了过来,将瓶口盖上,然后放进了袖中。

    不要白不要的东西,说到底他与杨虚易楚嬛这对师兄妹也不甚熟识,岳灵阁阁主更是只闻其名而从不见其人,姑且先收着静待日后的发展罢了。

    沈清棠脸上露出几丝高兴的神情:“师兄喜欢就好。”

    队伍四散休整了半晌,正准备再行出发,却听到前面传来一些声响,像是有人惊呼,然后很多弟子纷纷站起身来从刚才休息的地方四散开来,接着纷纷拿出符纸,脸上表情十分微妙,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

    似乎总体气氛有些凝滞,各门派弟子的表情虽然各异,但僵持至此还未动手。

    裴南的好奇心向来非常有限,仔细感觉了一下,空气中似乎也没有血腥味道,遂坐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那里。

    “师兄可要过去看看?”沈清棠靠在裴南肩膀上,一只手上还举着刚才没有放进兜里的“元央”,抛上抛下的玩。

    “无趣。”裴南道了一句,但又实在觉得沈清棠的动作过于亲昵,最终站起身来,还是向着人群的方向过去了。

    走得近了,才发现是一名身着黑色衣裙的女子绑了一名小弟子,此刻一把寒气逼人的弯刀正架在这名弟子的脖颈上,划出了一点点的血痕。

    透过站在前面的几个人,裴南看清楚了这名女子的脸,莫名竟然觉得有几分眼熟,但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看过。

    ***

    “交出‘碧影’的解药,否则我一刀就结果了他!”

    这次裴南倒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她说的话,也难怪众门派的弟子只是捏了符纸而尚未进攻,看那女子手上的人质……诶,这人质也很眼熟。

    裴南眯了眯眼睛,这名人质好像就是方才给他送青果的那名弟子。

    未被魔尊曜偲夺舍,五官也没有随之变化,此刻脸上还有些青涩和慌张的表情,眼底非常纯净,一眼就能看到底。

    站在一旁的杨虚易耐着性子解释:“姑娘,我们并未使用过‘碧影’,只是试炼偶然经此处,你误会了,你且放开那名弟子,我们放你离开。”

    离开?虽然还未动手,但这名女子一看就不是道修,无论是打扮还是使用的武器都像极了魔修。

    在场均称自己是正道,又怎会放一个魔修离开。

    裴南在心里对于道修和魔修其实是没有好恶的,反正对于他来说都是npc而已。再说这个世界的主句沈清棠可是天生魔体,最后魔道双修,成为了人生的最大赢家不是?

    这世界又不是非黑即白,怎么用追究的那么清楚。

    那名女子的双刃又往左景盛的脖颈上逼近了一些,她似乎封了左景盛的灵力,血渐渐的顺着刀口流了下来。

    左景盛一张脸有些惨白,但却梗着脖子摆手:“各位道友不要理会我!魔修皆恶,牺牲我一人不要紧,你们一定要除了这魔修!”

    裴南发现左景盛这小子还真的挺有搞笑天赋的。

    毕竟自从修炼《清净决》之后,他很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但是现在裴南发现左景盛说话实在是太逗了。

    楚嬛没有杨虚易那么深的心思,又厌恶透了魔修,此时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她沉着脸,对着那名女子道:“魔道小人!你若是放下那名弟子,我们兴许还能留你个全尸!”

    那名女子便夸张的大笑起来,手上却一点没放开:“就你们几个初出茅庐的小道士?”

    就在这一刻,裴南突然想起了这名女子的身份。

    其实也不怪他想不起来,这名女子在原著中实在是炮灰中的炮灰,甚至连个结局也没有的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全文结束的时候有读者在文下问起她的结局,裴南这才想起来原来全文中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这女子名唤青垂,原是魔尊曜偲手下的一个护法,自小在魔域长大。天赋很好,功力也很高,后来被曜偲派出去进行什么任务,就再也没写到她,写到后面文章的冲突矛盾全都放在沈清棠和曜偲身上了,裴南更加想不起来这个人了。

    没想到今天倒是十分有缘,竟然碰上了。

    “你是为魔尊曜偲求解药?”

    剑拔弩张的气氛中,裴南不急不慢的问了一句。

    修仙的人甚少中毒,但‘碧影’是个例外,这种毒最初记载于玄云派一本古谱中,上述配制方法和解药,甚至连中毒症状也一齐写了。裴南上一世的时候有幸看过这本书,颇有几分印象。

    看青垂容色正常,魔气亦能护体,灵力运转流畅,实在不像是中了此毒的人。又联系到原书中青垂对于魔尊曜偲的百般恭顺与爱慕,她此举动便很好理解了。

    可惜这姑娘直到最后好像也没有泡到魔尊大人。

    裴南对于自己的恶趣味恶寒了一下,重新把注意力挪了回来。

    青垂似乎一愣,还没来得及开口,裴南又补了一句。

    “现在众人皆知魔尊移位,你原来的主上,曜偲,恐怕伤得不轻?”

    裴南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说话的声音也不大,他站在那里,很有几分漫不经心,“你不陪在他身旁,却来此寻解药,你又如何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

    这话说的很有恶意。

    青垂的脸色一下就难看了起来,她紧了紧握刀的手:“休要胡说!主上自能万安!”

    裴南便不说话了,左景盛的死活与他本无关系,出言劝了两句已经仁至义尽,他毫无压力的对杨虚易和楚嬛道:“你们可有解药?”

    杨虚易和楚嬛一脸茫然,然后摇头。

    裴南点了点头,又对其他弟子道:“那你们可有解药?”

    “我们从未接触过此毒。”其他弟子亦摇头。

    裴南面无表情的看回青垂:“真不巧,姑娘,恐怕你得带着左景盛回长青门去讨要解药了。”

    “你——”女子面色越发难看,眼看着就要下刀了,被杨虚易一把拦住。

    “姑娘,你又是听何人说我们身上有‘碧影’的解药?”杨虚易把楚嬛挡在身后,面色露出几分不解。

    青垂狠声道:“有人告诉我,此药最早出于玄云派,而你们此行中就有玄云派的人,必能拿到解药!快将解药拿出来!”

    一瞬间的安静过后,裴南感觉到自己站得地方突然变得众人瞩目起来。

    裴南:“……”总感觉被针对了。

    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裴南犹豫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沈清棠的声音。

    “你又如何知道那人说的是真是假?”沈清棠在裴南身旁站定,非常自然的伸手抓过裴南的手握住。

    裴南抽了抽,没有挣开,宽大的袖子倒是遮住了两人的动作。

    怕被别人看到,裴南只好停了动作,被沈清棠抓着。

    沈清棠笑了笑:“姑娘,这里只有我和我师兄出于玄云派,而你绑着的那人和我们既不同源也不同门,我们为何将解药给你。”

    说话的空档,裴南感觉到另一只手在他掌心亲昵的挠了挠,再去看沈清棠,发现他依旧笑着,心情很好的模样:“况且,那人说不定就是骗你的,我们根本没有解药。”

    裴南终于把手抽了出来,瞪了一眼沈清棠。

    “我既然来此,就是肯定你们有解药!休要多言,交出解药饶他不死!”

    眼看着那刀就要对着脖颈下去了,裴南想了想上一世曜偲的模样,虽然不清楚这个世界剧情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但是那么精彩的一个反派,竟然就要这样挂了?

    与其应付新的毫无概念的魔尊,不如将他先保下来也好。

    总之,到底还是有点不爽的。

    “姑娘,现在魔修大乱之时,你护住心切,想来也不愿与我们冲突。但此时我未曾带解药在身上,不如这样。”裴南想了想,“我将药方写于你,你现在去配制,也还来得及。”

    青垂顿了顿,警觉道:“我又如何知道解药是真是假?”

    裴南不置可否:“你若是信了,现在去配还来得及护你主上一命,不信的话,动手便是。”

    ***

    青垂离开之后,左景盛重新获得了自由,除了脖子上多了几道红痕,倒也没什么其他伤口。

    纵然保下了左景盛,但有些小弟子从小就厌憎魔修透顶,看到魔修竟能全身而退,还拿到了想要的东西,纷纷有些议论,看着裴南的眼光也多了几分争议。

    裴南早已经习惯性无视这种目光了,他到水边冲了冲手,又将衣服整理一番,身上便一点都看不出刚才的混乱。

    楚嬛也有几分闷闷不乐,左景盛去冲洗伤口之时,楚嬛便来到裴南身旁:“裴师兄,为何要放那魔修离开?”

    裴南没什么表情:“这一路上多见血光,不想再见了。”

    楚嬛还想再说什么,未来得及开口,便听到一旁沈清棠开口:“师兄,你是想要是让老魔尊养好了伤,与新魔尊对上,岂不是更有意思?”

    闻言,楚嬛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崇拜的拍了拍手:“裴师兄果真深谋远虑!楚嬛佩服!”

    ==他还真没这么想这么详细过……

    然而裴南没有说话,良久之后摆了摆手:“此事就算过了,莫要再提。”

    ***

    经此之后,队伍的气氛便自然不如之前那般活络,一路上都有几分沉默。

    包扎好伤口的左景盛第一件事就是跑到裴南面前,一脸真诚:“谢谢裴前辈救命之恩!”

    沈清棠就走在裴南身边,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左景盛。

    “不必。”裴南脚步未停,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左景盛也没有受到打击,很快就又跟上来,语气有几分小心翼翼:“我刚刚已经告诉其他人了,让他们不要再议论您。”

    裴南终于看了看他:“吵了一架?”

    左景盛似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脸上飘过一丝不自然:“没有啦……”

    裴南不再说话,左景盛似乎也不觉得尴尬,一直跟在裴南身边,走走停停。

    沈清棠出奇淡定,竟然始终没有说什么话,后来走到了楚嬛身边,和楚嬛聊起天来。刚开始裴南还能感觉到沈清棠看过来的眼神,后来便没有了。

    远远看去,沈清棠和楚嬛两人倒也挺般配。

    裴南心里想着,看到左景盛又递过来一枚青果,摇了摇头:“我不喜这些,你留着吧。”

    左景盛怯怯的收回了手,眼底飘过一抹失落,似乎舍不得吃那青果,犹豫了一下,又将果子放回了袖中:“那裴南前辈渴了的话要告诉我!”

    裴南没有说话,他突然发现一件事,这大概也是他觉得左景盛有趣最关键的原因。

    左景盛的性格,在有些时候,像极了上一世小小的沈清棠。

    有些怯懦,有些胆小,又有些自卑,舍不得吃好的,甚至连对于魔修的正义感都相像。

    而沈清棠却天生魔体,终究没将这些单纯保留下来。

    可惜左景盛不是沈清棠,总归少了一分灵气。

    ***

    离极北荒原越远,便离魔尊所居的地方越近,树木浓密,透不进丝毫的阳光。

    队伍再次停了下来,这次传来的却是唏嘘声。

    裴南已经有些感官疲劳,他让左景盛回去,然后走近一看,顿时有几分惊讶。

    树上半挂着一人,头朝下,身子绕过树枝,搭在枝头。看上去死了没多久,喉咙□□净利落的一刀割开,还有血液滴滴答答的躺下来,在地上汇聚成一个小滩。

    一名弟子正是感觉到有液体滴在身上,向上一看,这才有所发现。

    长长的头发也披下来,脸上还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双刀至死都握在手中,看上去并未打斗过。

    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

    裴南听到不远处,楚嬛正跟沈清棠说话:“魔修就是魔修,遭天谴了吧,这解药还是送不到她主上手里了。”

    血逐渐滴下来的少了,那人面色惨白,眼睛未闭。

    正是青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柚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猫并收藏[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