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威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章

    裴南冷淡的望了眼面前的人:“未曾想魔尊有朝一日也能成为在下的师弟,有幸了。”

    ***

    站在对面的司尧笑意渐深,本就好看的眉眼显得越发动人,他看了裴南一会儿,开口道:“师兄谦虚了。”

    裴南燃了一道追踪符,火光殆尽,终无踪影:“我当不得你这一声师兄,灵灵呢?”

    司尧微微一笑,向后推开两步,让出一条路:“裴仙君且随本尊来。”

    那条路正是裴南来时的那条。

    裴南沉默半晌,却听得司尧又开了口,声音轻而温柔:“师兄离开玄云派这么久,不仅是我,杜灵灵也对你很是想念呢。”

    ***

    按照那条路回去,已经不见刚才在此的沈清棠一行人了。

    路过遮盖青垂简陋的坟头时,裴南静静的往远处看了一眼,那堆落叶枯黄寂寥,就如同那个死去的姑娘一样单薄。

    两人都是御剑而行,从空气中传来司尧的话语,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像是在看一堆毫不相关的腐物。

    那语气里甚至还有几分愉悦,大概是看到裴南注意到那处地方,司尧一笑,笑意里尽是朗然:“说起来,还要多谢你帮我把青垂这丫头引回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很,还死死守着那个傀儡不放,现在她一死,那傀儡也彻底完了。”

    这话说的很有意思。

    裴南许久未语,直到两人离开那里好一段路,他才顿了顿:“你杀的?”

    司尧笑盈盈的点了点头,从身后抽出自己的剑刃,光亮如新,一丝血迹都没有。此时被司尧用手握住,上面缭绕着乌沉沉的魔气,偶尔从魔气中透出剑刃的闪光。

    这把剑名为“惑世”,当时裴南很中二的觉得这名字和魔尊简直不能更加相配,详细描写了一番,顺便说了说这剑与曜偲是如何如何相配。

    难怪青垂死之前会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她大概连死也不会想到,这把原来属于自己主上的剑却用来杀了自己。

    裴南收回了视线:“魂魄也打散了?”

    含冤而死的人怨气深重,身死而魂不消,久久缭绕于身体周围。

    这世上修道,修魔,修鬼。道修和魔修虽然能将人打得神散形散,可鬼修却有招魂养鬼只能。

    可惜如今鬼修已经十分少见,原因很多,第一是人鬼终究殊途,修炼此道者难度极大;第二点鬼修可考卷宗寥寥,而鬼修法门却与道修魔修相差甚远,一个不慎便无法回头。最重要的事,鬼修的反噬作用十分强大,一旦无法压制,会产生难以想象的结果。

    裴南在原著中只开了个鬼修的脑洞,在后来自己都忘了又这么回事。直到一次两次的来到这个世界,对于灵魂的了解也慢慢加深,虽人死如灯灭,但魂魄不散,如若日后戮心戮力,说不定还有重新召魂归来的一日。

    现在司尧不仅重生于此,换了身体,甚至还有了系统加成。那么司尧还依旧只是魔修之首么?或者说……他是否已经领会了控魂之术呢?

    原著中未曾提及鬼修,裴南也一直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发现这种情况,裴南才知道剧情已经跑的太偏太偏。

    “魂魄?”司尧近乎漂亮的脸上露出一抹张扬的神色,脸上却仍旧带着笑意,在对比下显得越发残忍,“自然是神魂兼灭,难不成还要的等她的魂魄来纠缠本尊?”

    裴南看了他两眼,叹了口气:“我不曾帮你,她向我来讨‘碧影’的解药,大概是想回去寻你才选此捷径,谁想遇到了你,这药终归是不用送了。”

    司尧仍是笑,伸手挡开了前路的树叶,语气轻松:“呀,那这可真是太不凑巧了。”

    裴南转过眼重新打量了一番司尧,然后伸出手从袖中取了张符纸出来,上面写写画画一番,两只手指夹住放在额前,低声念了一句什么,符纸便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便烧的只剩灰烬。

    “师兄离开玄云派这么久,现在叫人怕是不如从前那般能力了。”司尧在一旁十分安静的看完裴南的一系列动作,嘴角似笑非笑。

    裴南静默的指了指前方:“不,我是给掌门师父传个信,若他能出关,便来看她女儿杜灵灵最后一面。”

    司尧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来,笑了笑:“也好。”

    过了几秒钟,他又补充道:“不过掌门估计是出不来了。”

    ***

    裴南曾经觉得杜义修应该是有信心能让杜灵灵和司尧在一起活的很好的,直到前几天前,他都是这样觉得。

    直到再次见到司尧,和惨死于司尧之手的青垂,裴南发现,大概能给杜灵灵收尸的只得他一人了。

    魔域森林幽深而寂寥,曜偲一手创建的“圣教”便屹立于最深处的位置,现在“圣教”掌教换了人,也不知道究竟是算篡位还是算终归原位。

    “此地比不上师兄在玄云派的屋子,但各方准备还是充足的。”司尧推开门,“师兄请。”

    裴南站在门外未动一步:“司尧,我与你前来不是为了借住的。杜灵灵呢?”

    司尧率先走进了屋,符纸在灯前点亮,整个屋子便明亮起来。他的声音从屋中传来:“我自然知道,只是灵灵现在不便待客,师兄不若等到明天同我一起前去,如何?”

    裴南走进屋子,司尧站在灯火后,浅黄的灯光在他脸上忽闪,让他整个人都在半暗半明的灯光中昏黄不清。

    “明日清晨。”裴南在椅子上端正的坐下来,白色的道袍自然垂下,不染纤尘,他的神色冷漠而寡淡,接着道,“不可耽搁。”

    司尧勾起嘴角,亲手给裴南倒了茶水,递在面前,盈盈道:“明日清晨。”

    晨鸡破晓。

    露珠还未从草叶肩上滑落,天边还是浅淡的苍白色,“圣教”所在的魔域森林少有阳光投进,裴南着一身白衣立于屋前,身姿挺拔,他目光许久未动,也不知在打量什么。

    司尧并未向昨日约定的明日清晨时分出线,直到临要正午,司尧才穿着宽松的衣服打着哈欠打开了门。

    门外便站着裴南。

    他似乎在想着什么,连门开了的声响都没有注意到。

    也未曾注意到司尧盯着他瞅了半晌。

    “裴仙君。”司尧伸了个懒腰,走到裴南面前,笑得非常无害,“起得这么早呀。”

    裴南淡淡看了他一眼:“何时出发?”

    司尧又笑了笑:”自然等本尊梳洗过后,仙君可要一同用个早饭?”

    裴南终于转过身来,直直对着司尧,脸上没什么表情,自然也毫无怒意:“司尧,你为魔尊,不要尽做些无趣之事。”

    司尧顿了顿:“我既为魔尊,仪容仪表自然十分重要,怎么马虎。仙君且等等我,本尊尽快弄好,我们一同前去。”

    “……”

    经历了一番强烈的心理摧残与被摧残之后,裴南终于见到了杜灵灵。

    裴南仍旧记得,当年自己离开玄云山时,司尧与杜灵灵刚结为道侣不久,他亲自主持,来了许多仙家弟子,还宴请了玄云山下的百姓同乐。

    那是杜灵灵正是好的年华,长相艳丽动人,连性格也是活泼不羁,她向来最喜色彩明艳的衣裳,在婚宴上以一身大红衣裳,夺目美丽,广为坊间所论。小姑娘脸上幸福甜美,告诉他以后终于不追着他跑,要去找自己的生活了。

    而今不过数年,那名女子早已过双十年华,嫁为人妇,本应是生活和满。

    然,裴南看着床上的杜灵灵,许久竟说不出话来。

    女子双眼紧闭,一头秀丽长发已然夹杂了两鬓的苍白,枯槁的失去了色泽,像是蒲草一样散在枕上;她安静的躺着,脸上没什么血色,衣服竟然也宽大的摊在了床上,可见瘦的吓人。

    最可怕的是,她躺着的床上四周竟然贴满了灵符,灵符全部以血写就,内容复杂,有些地方甚至不止贴了一层。

    要知道,不同的灵符所含意义自然不同,许多灵符的堆砌带来的更是加倍的效果,然而无论是何种情况,将如此多的灵符统统用于一个人身上,无论怎样都毫无道理。

    “你……”裴南想要说什么,却到底没说出口,他想伸手摸摸杜灵灵的脸,却害怕触动了灵符给她带来危害,“灵灵为何不醒?”

    司尧站在裴南身边,脸上表情依然轻松,他伸出手吧啦吧啦床四周的灵符:“师兄,我们来太早啦,还要再等一会儿了。”

    裴南闭了闭眼,良久后才道:“莫要喊我师兄。”

    司尧笑了笑,笑声在空荡荡的地下暗房中飘荡:“师兄生气了?我还以为自从师兄修炼《清净决》,断了七情六欲,从此再也不生气了呢,看来也不尽然。”

    裴南不再说话,蹲下来仔细看了看贴在杜灵灵周围的灵符,越看越觉得心惊。

    这分明是用来锁魂和强制灵气外泄的灵符。

    几乎是同一时间,裴南想到了之前杜义修入关时对他说的话:

    “我传司尧这些功法,终究是适合灵灵的,他们的灵根十分相配,有一天灵灵总会将司尧体内的灵气吸引过来,便可大成。”

    杜灵灵作为杜义修的独女,从小便是捧着金珠长大,天材地宝吃了不少,虽然杜义修甚少提起,裴南却知道杜义修肯定为杜灵灵留了不错的东西。

    床上的杜灵灵虽然昏迷不醒,但呼吸还算平稳,裴南顿了顿,伸出手画符,想要破了杜灵灵周围这阵,让她出来。

    还未来得及动手,却听得身后的司尧轻巧的笑声:“师兄,我劝你还是不要。她这样至少还能保住命,你要是破了这灵阵,恐怕杜灵灵很快就要去见玄云派那些故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柚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猫并收藏[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