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消散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三章

    裴南也觉得无事可做,躺回床上,竟然真的如左景盛所说,很快就睡着了。

    ***

    后来三天的时间裴南过得无比悠闲,白枫再未从玄云山上下来,给两人之间减少了许多尴尬。

    左景盛虽然是个少年性子,跳脱得很,却十分顾忌裴南的身体,自从上一次出去回来裴南咳了好一阵子之后,便再也没有眼巴巴的瞅着裴南带他出去转悠了。

    裴南便不知不觉回归了睡觉吃饭,吃饭睡觉的状态。

    每次清醒的时候都看到左景盛坐在一旁皱着眉头翻动书页,一张一张看的可认真了。

    长青门与玄云派不同,玄云所处的地界充满了诗情画意的色彩,长青门则更注重实用;就拿玄云派对弟子的情感归向问题甚少过问,派内只有寥寥几条规训,弟子们自由潇洒来对比;长青门通常是不太允许门下弟子私自结为道侣的,更是认为实战重于理论,很少让门内弟子挖书钻研。

    这样一看,左景盛也算是个异类了==

    裴南睡清醒了,心情自然也好些了,他转了转脖子,觉得疲倦尽消,整个人难得有了几分精神。

    桌上摆好了饭菜,裴南走过去瞧了瞧,然后踱步走到左景盛身后,幽幽的道:“在作甚?”

    左景盛猛然被他一吓,手一抖,把手中的书扯出一道裂痕来。

    撕裂的声音清脆,裴南下意识低头看了看,桌上那本书已经非常古老了,书页泛黄陈旧,连字迹都有些不清晰了。

    左景盛刚才应该就是在补全不清晰的字迹,可惜似乎才刚刚补全到一半,就被自己给打断了,还将成果毁掉了大半。

    裴南难得有了几分良心,有些歉意道:“可是重要的书?你且等等,我去找胶水来。”

    左景盛猛地摆手,“哗”的一下合上书,咧出一个笑容对裴南说:“不用不用,不是甚么特别重要的书,我一会儿自己收拾就好,裴南前辈先吃饭吧!”

    他将手盖在那本书上,将书的内容遮了个严严实实。

    裴南这人一向对周围的事物没有多余的好奇心,所以才安安全全的活到了现在,此时见到左景盛似乎并不愿意让他看到那是本什么书,自然也不再追问,点了点头,坐在桌前用起饭来。

    左景盛又趴回了桌子前,弯下身子去粘拿到裂痕,整个人都成了一个弧度。

    裴南吃饭很慢,他才刚刚睡起来,一点都感觉不到饿,象征性的吃了几口,便将碗筷向中间推了推,等待小二等会儿来收拾出去。

    眉眼一抬,便看到左景盛认认真真粘书的样子。

    裴南楞了一下神,便看到左景盛似乎终于粘好了,站起身转过来对他道:“裴南前辈吃完饭了吗?我们现在就去玄云山?”

    今日是白枫与楚嬛的婚宴之日,三日前与白枫的对话还在裴南的脑海中历历在目,到了最后,白枫离开时,仍旧没有忘记邀请他去参加今日的婚宴。

    裴南以前一直为人情而头疼是一件十分无聊而麻烦的事情,直到今天他站在玄云山脚下,终于也体会了一把情绪无法控制的感觉。

    他在这里太久,重新回到这儿,不同的回忆与感受向他淹没过来,让他有种莫名的畏惧感。

    裴南还是穿了他那件灰扑扑的大外壳,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紧凑无比,生怕有人认出他来。

    ***

    左景盛与裴南出门的时间已经算很早了,裴南为了避开人潮,特地起了个大早,可是走到玄云山下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前来观礼的人数。

    其实说来也对,白枫与楚嬛的婚宴毕竟不同于之前举行的司尧与杜灵灵,司尧与杜灵灵基本都是玄云派内的结合,不牵扯其他利益,但白枫和楚嬛这一场婚宴之中,涉及到的利益权谋便多了起来。

    除了被正式请柬邀请来的各仙门,还有来凑热闹的散人修仙者,再加上想要一睹修士风采的老百姓们。

    总之场面要多热闹有多热闹。

    裴南突然觉得他这么打扮完全没有必要,这样人山人海中都能把他认出来,那一定是真爱了==

    略微思考了一下,裴南转过身对一旁的左景盛道:“长青门也来了,你先随你门派去吧。我随前来观礼的普通宾客一同上去就行。”

    左景盛似乎没想到裴南这样说,还走在裴南身边,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然后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裴南前辈,我和你一起上去吧!”左景盛眼底有些委屈,“我师父那边我一会儿去再去跟他们说一声就好。”

    裴南现在没有修为与灵力,与一个老百姓没什么差别了,他本就不想引起围观,若是带上左景盛在身边同路,一路上难免会被不同的人进行围观。

    这是他万万不敢赌的。

    裴南摇了摇头,声音肯定道:“婚宴结束你再来寻我吧,我在那间小客栈等你。”

    左景盛大概没想到裴南似乎没有丢下他的打算,一下子又高兴了起来,对着裴南重重点了点头:“那也行!那裴南前辈到时候见,要注意安全啊!”

    左景盛左叮咛右嘱咐了一番,裴南终于与他在山腰分手,见左景盛御剑而去,裴南沉默了一下,眼神有些空茫。

    以前裴南是真的觉得,有时候是真的觉得左景盛与沈清棠少年时,是十分相像的。

    但现在的两个人已经差距太远了,随着相处时间的加长,裴南开始发现,左景盛要比沈清棠单纯得多,就连性格都是纯粹无比,像孩子一般,总有天赋,但却思虑很浅,这样的人,往往都能过得快乐。

    而沈清棠则不同,沈清棠是个父不疼母不爱的娃,从小受尽世间的磨难,其实早就磨光了他心底的仁慈和善良。他之所以表现出自己的善良给裴南看,只是为了让裴南对他更好,更舍不得他罢了。

    像左景盛,至少从不会做让裴南为难的事情。

    裴南叹了口气,到底是他执念了。沈清棠是在他身边成长的,没有提早发现他思想的偏差,长成如今的样子,裴南在心里虽然失望不甘,但最后也只得认了。

    不过想想沈清棠再次醒来之后就不认识他了,裴南总还是高兴的,只要那人不再与他取得联系,裴南愿意平平淡淡的把余生度过,然后在这里自生自灭就好。

    毕竟系统已经消失,回去的希望自然也没有了。

    ***

    玄云派上山要经过严格的登记和查验,尤其是像今日的这种大场合,更是查的分外严格,仙家与散修分别去了其他更优美适宜的地方进行核实,而百姓却是在山门口登记进入的。

    裴南上一次排队是要做什么事连自己都不记得了,现在顺着人群排在中间,既然也不觉得烦,一步一步往前缓慢的移动着。

    日头缓缓的升上来了,身上也逐渐暖和起来,裴南拢了拢衣服,看了看前面长长的一支队伍。

    等轮到裴南的时候已经快要正午了,裴南站在那小弟子的桌前,心里想着如果现在赶忙进去,刚好能赶上白枫与楚嬛的喜宴开宴那一桌的时间。

    “请问您名字?从何处来?”

    两名玄云派的弟子坐在门前查对核实,轮到裴南的时候,依旧是这两个问题。

    裴南低下头刚好能看到这两个弟子手中拿着的名册本,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玄云派用来登记名册的记事本还是和他离开之前一模一样。

    两名玄云派的弟子正要登记,却看到面前的男子似乎在晃神,这对于他们都是很少见的事,刚才的登记者一个个要么欢天喜地要么拍手赞美,这个却安静的发着呆。

    这人穿着十分奇怪,明明看上去很瘦很瘦,却偏偏穿了件又灰又土的外套裹在身上,连脸都遮住大半,怎么看怎么不搭配。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两人将语气放慢一些,“何方人士?”

    裴南回过神:“……在下本地百姓而已,姓裴,名,名玉。”

    裴南冷傲惯了,无论第一世或第二世,还从未撒过谎,完全没有点满这个技能。可是他的名字却怎么也不好出现在这名册上,只好绕了个口,好歹算是想出来一个名字。

    那名弟子记录下来,向他点头道:“裴玉,今日时候特殊,来客皆需要搜查,你可有不便?”

    裴南本要摇摇头,片刻像是又想起来什么,放低了声音道:“在下面容丑陋,不便示人,其余搜查皆可。”

    搜身而已,自然搜不到他的脸上去,裴南把脸遮的严严实实,一点破绽也没有露出,检查过后,便跟着人流走进了山门。

    其实仔仔细细算来,裴南离开玄云派已近十几年,一切都大有变化,就算他现在露出脸,大概认得他的人也不多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这一种变化,只觉得神奇,似乎是时间把该冲走不该冲走的都汇总整合,然后恶意的留下了最不该留下的那部分。

    ***

    玄云派清正殿。

    此殿乃玄云山中,玄云派内最气势恢宏的正殿,若有盛事,玄云派一般都会选择在这里举行,也算是非常传统的喜庆场所了。

    玄云派山门开在半山腰上,裴南硬是生生怕了一半山,才气喘吁吁的走进了曾经轻而易举就能到达的玄云派内。

    他汗水落得厉害,整个人快要站不起身来,休息了好一阵子,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大概是身体真的跟不上了,裴南倒没觉得有什么可难过的,他早就比别人平白多活了那么些年,生生死死,人最舍不下的不是命,是留在世上的牵挂罢了。

    清正殿与裴南曾经在时仍旧保持了一模一样的格局,砖瓦墙黛,处处精致。

    裴南曾经在这里亲自为司尧与杜灵灵举行婚礼,现在那两人其中一人魔心可诛,另一人不知生死,极北荒原一事后杜灵灵与司尧之间的事自然也泄露出去,旁观者便无端为杜灵灵扣上了“贱/妇”“烂货”等称号。

    每次听到,裴南总觉得像是在拿竹筷子戳自己脊梁骨,一下一下疼得厉害。

    现在看到白枫和楚嬛结姻,裴南便产生了一种幸好不是我为他们主婚的庆幸想法。

    ***

    吉时未到,但太阳明晃晃的晒在高头,灼热的阳光铺在地上,让人觉得晕眩。

    又过了几分钟,大概是还剩小半个时辰便到吉时的时候,司仪便出来了,穿了一身喜庆的衣服,上来就给大家鞠躬,满面红光的开口道:“今儿仙家正门,修仙散士,百姓皆聚会于此,为的是庆贺这玄云派的大师兄白枫与岳灵阁大师姐楚嬛之间的婚宴!容小的给大家介绍介绍……”

    裴南早就给自己找了个阴凉处站着,远远的听那司仪说话的声音有些眼熟,不禁仔细瞧了瞧,便有些好笑。

    这不就是当时帮他递纸条的那人,倒是挺有缘分的。

    现在裴南重回自由,便对当时帮助过他的人颇有些感激之情,他打量了那司仪一番,准备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古代讲究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若是双方高堂不在此处,便需要一个证婚人来证明此事,当初杜灵灵和司尧成亲时本来想过婚宴上要请一位证婚人,可是后来着实太忙,便将此事忘了。

    大概也是因为如此,因为惨烈的结果,无论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心,裴南倒是希望白枫认真对待自己的人生大事,他与楚嬛也是双亲不在此地,当找一个证婚人才好。

    可惜现在不方便说话,周围毕竟是寻常人家,偶入仙门,难免有所相谈。

    提醒不到,裴南便也不再多求,看人群慢慢汇聚起来,便也离开了原本的位置,找了个相对来说比较宽阔的地方站住。

    吉时已到。

    白枫平日的衣服早已换下,一身大红色新郎袍,上绣金丝牡丹纹,明明是喜宴,他却整个人显得越发冰冷挺拔,甚至带了一丝金质的凉意。

    他站在清正殿门口耐心等待。

    楚嬛在山下的客栈中准备就绪,妆容精美,然后再由岳灵阁的其他师兄师弟将楚嬛交给白枫手中。

    一对新人两相执手,新郎挺拔英俊,新娘美丽端庄,家室般配,两人也互相都给予了同意。

    这一场婚宴之后,仙门之间气氛必定起微妙变化,随着微妙而来的,便是藏在更深处的波澜。

    裴南站在不远处沉静的看着。

    白枫本要牵楚嬛进清正殿拜堂了,没想到两个人没走两步,白枫却突然转过身来,对众人笑道:“突然想起,我与嬛儿父母皆不在身边,这样的情况,是需要一位证婚人的,之前却忘记请了。”

    他的笑容嘴角与之前变化很少,只是整个人褪去了原来那种气息,显得笑意不达眼底,像是透着深深的寒意。

    一言出去,现场有些哗然,大家都纷纷表示这是一件大事,要赶快找到合适的人选,解决了才好。

    不少人便说找玄云派的长老最合适,附和者很多,似乎这个主意不错。

    白枫却伸手握紧了楚嬛的手,两人一同跨出最外面的门框,又站回了所有人面前。

    “不必麻烦长老了,”白枫轻而易举的便拦住几个要去向长老汇报的弟子,然后走回原位,“其实我一直有一位合适的人选。”

    他低下头笑了笑,然后抬起头向远处看去,随即,朗声道:“师兄,既然你不愿回玄云派,那此次为我证婚吧,你愿意吗?”

    白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坏了现场的许多人。

    能来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点玄云派曾经的历史,也自然知道白枫只喊一人叫师兄,那人就是七年前极北荒原一战中与沈清棠一同失踪,至今未还的——裴南。

    现在白枫提起,莫不是,裴南回来了?

    就在他们身边?

    与人群一同愣住的,还有站在不远处的裴南。

    他被光线晒得头疼,只得找个地方休息,却没想到还没靠在树上休息好,便被白枫这石破天惊的一嗓子吓得魂都飞了。

    裴南抬手遮了遮阳光,准备想想对策,如果实在不行,便实力装死算了。他身上有那么多洗不清的污点,而白枫一路上都较为平顺,裴南到底不想让自己现在的名声去染脏了白枫的婚宴。

    过去这么久,裴南终于学会将自己放得很低很低,只要再低一点,心里就不会存在落差,不会存在从高处摔下来的痛苦。

    低进了尘埃中。

    裴南还没有想好办法,站在殿前的白枫却又开了口:“借此时机,也想向大家澄清一件事。”

    “我师兄——裴南,之前被杜义修以掌门之名义逐出玄云派,后经调查,杜义修滥用禁,书阁中功法坑害弟子,现已被几位长老联合废除掌门之位,关入后山不得再出。故而,杜义修之言皆不属实,我师兄也未曾离开玄云派。此事玄云各长老皆知,那么在此广而告之,望大家铭记于心,勿要忘记!”

    如果说裴南之前还有些其他想法,现在却也被白枫这一番话炸的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那个原来只会倚靠他的小豆丁终于也成了今天独当一面的人物,甚至也能还自己的清白,而且也没有提出非要裴南回去的要求。

    裴南是不愿意回去的,就算如今白枫是真的希望他回去,回到原来的位置上,但时间不久,白枫就会觉得不公不利,付出了这么多,却最后全便宜了他。

    这太危险。

    裴南不会做这种渔翁得利,自欺欺人之事。

    ***

    “师兄,我知道你必定来了此处,”白枫说完那一番话之后,声音又放大了些,“今日我也有了道侣,师兄,你便来为我做个见证吧。”

    众人被刚才的一件事炸懵的脑子还没有清醒过来,却纷纷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好。”

    男子身上还是一身灰色衣袍,此时将帽子摘了下来,一头黑发披散在肩头,皮肤近乎不健康的苍白,与发色相配,更衬出五官俊朗。

    前来这里有点阅历的人便一眼认出来了。

    却是裴南。

    裴南回来了。

    ***

    看到裴南从人群中缓缓走出来,白枫一张脸上终于有了些货真价实的笑容,他带着楚嬛向前走了两步,要过来接裴南:“恭迎师兄!”

    隔着剩下的人群,裴南仔细打量了一番白枫,然后温和的笑了笑:“客气。”

    裴南终于从人群中走出,向清正殿的方向走了过去。

    但他向前走了两步,还没有走近白枫与楚嬛,却被一道气息生生挡在了原地,立刻全身上下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几乎是瞬间的,裴南登时白了脸色,像是所有血色顷刻间都从他的面上脱离开去,整个人苍白脆弱的厉害。

    这种气息阴戾肃杀,包裹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察觉到一阵冷意,像是要冻入骨髓。

    几年相处……他太熟悉这种气息。

    更可怕的是,裴南抬头去看面前的白枫与楚嬛,又看其他人,分明都还是刚才的状态,一点都没有被影响,甚至连这道气息的存在都不知道。

    “师兄,怎么停住了,快过来吧。”白枫眼底有些高兴,裴南今日不但来了,还愿意为他证婚,之前吵得那一架白枫也不再放在心上了。

    裴南张了张嘴,他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掉入了一个怪圈,一切都是幻觉?

    可是现实很快就告诉了他,这不是幻觉。

    那道屏障撤了开去,随之而来的是遮天蔽日的森森鬼气,如此喜庆的时候,如此众多的阳气,却都阻挡不了鬼气的弥漫。

    天色昏暗,刚刚还是婚宴氛围的场所立刻就变为了另一片场景。

    百姓们哪里见过这副阵仗,立刻四散奔逃,玄云弟子既要负责位置秩序,又要负责保证百姓的安全,一时间忙乱不堪,混乱无比。

    其余修士和仙门子弟多了些沉稳,但也仅仅是多了些而已。

    奴魂役鬼已经成为陈旧书籍中的内容,有些仙门人士甚至根本未曾接触过,今日一见,吓得脸色比裴南还要苍白。

    随着鬼气一同降临的是孤魂的哀嚎之声,强烈的怨念和悲切,愤怒,使得在玄云派中生长茂盛的植物迅速枯死衰竭,人在魂魄的哀嚎咒骂中更是得不到宁静,有些修士竟然已有崩溃之像。

    白枫迅速让新入门的弟子躲避,灵力高的则流下来,然后将手旁边的楚嬛推入了清正殿,又跑过来一脸慌张要拉裴南。

    裴南对白枫摇了摇头,转过身淡漠道:“沈清棠,你既然知道我在此处,又知道玄云乃我生长之故土,何必弄出如此一幕?”

    一时间鬼气未散,而哀嚎却停了下来,虽然总体环境还是不怎么舒服,但总比刚才好一些了。

    隐隐绰绰中,一人身着黑衣,从竹林后缓慢走了出来。

    那人五官生的极好,桃花眼顾盼风姿,嘴唇淡粉,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那人终于在裴南面前停下,眼睛里神采飞扬,却是有些不解的神色,然后他笑得更为好看,灿烂又明朗,说出的话却是森寒而怨恨:“师兄,我都可以让你杀我了,为何,你还要离开我呢?”

    ***

    来观礼的宾客皆知形势不好,百姓恐惧的尖叫声盘旋在玄云山的上空,修士纷纷拿出了武器,做出一副准备御敌的样子。

    沈清棠在阴暗的雾气中缓缓而来,身上没有背负任何武器,走了几步,他皱了皱眉,看了看奔逃的人群,伸出双手捂住耳朵,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吵死了。”

    随着他三个字脱口而出,隐没在雾气中的傀魄们顷刻而出,桀桀怪笑着朝人群的方向涌了过去。

    傀魄自然比不得黑影,他们没有自己的意识,战斗力也并不是很高,但能成为傀儡的魂魄身上都具有着浓重的对于人世的怨气,炼制成功后怨气加重,杀伤力自然提高。

    这些虽然傀魄不像黑影一般敏捷,多数都维持了惨死前的模样,眼中没有瞳仁,四肢扭曲,但对活人的气息却很敏感,而且还知道挑软柿子下手。

    他们没有意识,自然也不会感觉到恐惧,毫不畏惧修士的兵刃符纸,鬼修一道消失多年,前来参加婚宴的又多是些新

    只要寻常百姓被傀魄追赶上,那些傀魄便会附着于百姓身上,吸取骨血精气,然后活人就生生成了一具尸骨。

    “孽障!”白枫气得发抖,大喝一声,“竟然敢来我玄云挑衅!”

    沈清棠抬眼向这边看过来,眼底意味不明,皆是杀戮张狂之色,本就俊朗的脸在阴森森的鬼气中显得惑人又残忍,他伸手掐了个心诀,傀魄便突然纷纷停住了动作:“白枫师兄,许久不见,看来你过得不错。”

    然后,沈清棠的一双眼移到站在白枫身旁的裴南身上,面沉如水,看不出喜怒:“过来。”

    白枫立刻伸出手挡在裴南面前,厉声道:“孽障!你休想!”

    他毫不犹豫的挡在裴南身前,呈一个倔强的抵抗姿势,如果不是距离过于接近,裴南根本不会看到白枫的颤抖。

    是的,白枫在微微的颤抖,手掌紧紧的捏住成拳,冷汗顺着额角落下,却半点没有要推开的预兆。

    沈清棠微微挑眉,眼底掠过一丝兴味,他看着裴南,咧开嘴角笑了笑:“师兄真是勾人,前有左景盛带你不远万里来此,后又有白枫全心护你,难怪师兄你总是不愿意乖乖呆在我身边。”

    似乎低头思考了片刻,沈清棠兀自点了点头,自问自答一般道:“那若是我将他们都杀了,师兄是不是就该轮到我了?”

    裴南生生打了个寒颤:“沈清棠,你欲何为?”

    沈清棠看向裴南的眼底似有百般缱绻,他几乎温和的微笑:“自然是想师兄回来我身边了,师兄且等等,待我料理了这一切,我便带你回家。”

    随即,沈清棠启唇,一道命令送出,刚才僵死的傀魄便立刻又有了动作,重新怪异的朝人群的方向扑了过去。

    前来此地的都是自称正道的仙门修士,此时看到这副场景,纷纷变了脸色,一边让百姓不要乱跑,另一边则纷纷前去保护快要被追上的百姓。

    傀魄看不清人形,只要降低了活动的速度,并不容易被发现。

    可是这时候的人们哪里会听这些修士的话,他们一直以为仙门之地和乐安宁,修仙者们更是有无限神通,而现在却连一个突兀的闯入者都无法对抗。

    不多时已经有两三个人横尸在地上,只剩下一副骨架,苍白又刺眼。

    那是康城的百姓,其中一个裴南几天前才见过,他不过是想上山来看看仙家的风采,若能在喜宴上吃个饱腹,便最是满足。而现在却横尸于此,死无所葬。

    白枫在裴南周围画出一道结界,立刻加入了战局。

    人影惶惶,修士与百姓奔跑和刀剑声传入裴南的耳朵里,只觉得恍然又苍凉。

    这一切是真的吗?

    这一切不是真的吗?

    他是犯了天怒亦或是惹了天罚,还是必须背负罪孽,才能勉强的度过一生?

    可是这一生实在是太长了。

    ***

    裴南一脚踏出了白枫给他画的结界圈,此时他只是*凡胎,无数傀魄从他身边奔跑而过,却没有一个想来吃了他。

    眼看着又一名百姓即将被追上,裴南脸上早已没有丝毫的血色,苍白着脸,高声道:“沈清棠!沈清棠,你停下,你停下吧,我与你回去。”

    尖叫声,兵戈碰撞声,脚步声。

    没有了灵力的裴南这一句话就算刻意提高了声音,也显得弱小低沉。

    可沈清棠却听到了。

    他重新停住了傀魄,对着裴南冰冷的笑道:“可是师兄,你前科累累,我该如何信你?”

    裴南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握住,指甲刺入肉里,清醒又疼痛,他放开已经咬出血的下唇,冷声道:“我愿意立生死之誓,你放过这些人。”

    沈清棠摇了摇头,表情在阴影中看不明晰,声音却有些难过:“师兄,在黎安寺,你也说你愿意一生伴我,让我放过那些人。现在你又如此说……”

    “可是我不争气,”沈清棠自嘲的笑了笑,“师兄,你立誓吧。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你若立生死誓,我便放过他们。”

    白枫刚刚斩杀了一只傀魄,听到此言,猛地转身摇头道:“师兄!不要立誓,这孽障怎能是好东西,你不要随他走!”

    裴南看了一眼白枫,温和的笑了笑,然后转身,仔仔细细的看着沈清棠,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裴南,在此立生死之誓,一生一世陪伴沈清棠身边,若死后魂魄尚存,也当归于沈清棠身旁,此誓天地为证,日月为鉴,用不违背。”

    他把自己彻彻底底,连人带魂的卖给了沈清棠。

    誓言一出,不得反悔。

    白枫的灵剑深深插入土地,他抹了一把眼角,指着沈清棠骂道:“妖物!你立刻滚出玄云!”

    裴南转身看了看地上的三具尸体,低声对白枫道:“不必恼怒,你且将这几人好生安葬,先给宾客行礼,然后送他们下山。”

    被派来观礼的修士都是些门派年轻的小辈,自知无法对抗沈清棠,不如早日回去禀报情况,见此情景,纷纷告辞离去,而百姓早已经在刚才就被玄云的弟子护送下山。

    清正殿前热闹不复,裴南向前走了两步,看着沈清棠道:“你可满意吗?”

    沈清棠的眼底幽深之色慢慢转浅,他也看着裴南,眸中神色复杂,似有满足,难过,委屈,喜悦,一言难尽。

    最终他点了点头,对裴南一如既往的笑了一下:“师兄做的很好。”

    裴南正要再说什么,却被沈清棠打断:“对了,刚才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师兄刚才还没有见过。”

    本来好不容易变好一些的神色似乎突然因为这件事又阴沉了下去,沈清棠看了一眼裴南,嘴角勾起一个莫测的笑容:“这人师兄应该很熟悉才对。”

    玄云山顶鬼气未消,隐隐幢幢,黑影出现的如幽灵一般。

    他的手中倒提着一个人,那人垂着头,不知道是生是死。

    若是以前,裴南大概是认不出来这人的,但是这一段时间一直在一起,裴南对他已经非常熟悉了。

    “你抓他作甚?”裴南皱了皱眉,心底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沈清棠笑得非常柔和,他从黑影手中接过了左景盛,轻松的像是提起了一只兔子,然后他将左景盛扔在地下:“师兄果然很担心他。”

    裴南冷道:“此事与他无关,你不必牵累。”

    沈清棠伸出脚踹了踹地上的人,无谓道:“怎么可能与他无关,若是他不从我身边带走你,又怎么会有今日之事?”

    “师兄,”沈清棠的眼底残忍冰冷,“我在黎安寺受罪的时候,你却与他一起谈笑风生,你说,我会不会放过他?”

    裴南猛地想起沈清棠本应该失忆的,现在却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他惊道:“你将黎安寺的人怎么了?”

    “呵,”沈清棠的声音低沉,笑得有些苦涩,“师兄谁都会关心,却从来不关心我是不是痛苦。师兄且放心,你喜欢的地方……我总是不忍心弄坏的。”

    听到沈清棠这句话,裴南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他的确不怎么关心沈清棠,他是主角,不会死,就算伤痛,日后也自会天赐补偿。

    地上的左景盛被踢醒了,不自觉的呼了声痛,他躺在地上看到裴南站在不远处,便挣扎着想站起身来。

    沈清棠却在他即将站起身的那一瞬间,拔剑而出,动作优雅又凌厉的刺入了他的心脏。

    裴南眼眸一睁,不可置信的呆在当场。

    “渊息”泛着冰冷的寒光,从左景盛的胸膛贯穿而出,剑尖落下一滴血,很快就没入土地中寻而不见。

    左景盛的动作瞬间愣住,他下意识看了看胸前的那把剑,然后扭头,看清了沈清棠。

    沈清棠唇角一勾,将“渊息”从左景盛胸前拔了出来,瞬间鲜血涌出,溅在沈清棠的衣上脸上。

    左景盛的身子缓缓的向下倒了下去,他努力扭身,望了远处的裴南,嘴唇张了张,像是说了什么,然后整个人便瘫软下去,停止了动作。

    裴南的双手下意识向前伸了伸,却发现整个人都在颤抖,竟然说不出任何话来。

    沈清棠的脸上还染着鲜血,却笑得艳丽:“好了,师兄,这下没人会带走你了。”

    他走上前来,将裴南搂在怀里,沾着鲜血的唇吻住裴南的唇,然后将裴南抱起来,无比温和的说道:“师兄,看,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

    从刚刚起就一直站在旁边的白枫自然也目睹了这所有的场景,他神□□裂,拔出剑就要向沈清棠砍来:“沈清棠!你这个疯子!”

    沈清棠紧紧抱住怀中的裴南,挥出一道鬼气,将白枫打出很远。

    他歪了歪头,竟然笑了一下:“你说的没错,我的确疯了,所以不要来招惹一个疯子。”

    经历过刚才的一番动乱,此时的玄云派上下显得分外安静,就连弟子都不敢再活动,只剩下沈清棠抱着裴南在白枫的注视下准备离开。

    白枫心里是无论如何也不甘愿让沈清棠再带走裴南的,正要追上来,却看到沈清棠怀中的裴南摇了摇手。

    “算了,”裴南的声音似乎是已经疲倦极了,就连字句中都透着苍白,“白枫,去葬了那些亡人,你还有许多事要忙,别再管我了。”

    白枫听惯了裴南的话,狠命一跺脚,却到底还是没再动手,只是保持着距离跟在两人身后,面色沉如冰块。

    ***

    出乎意料的是,沈清棠竟然没有带裴南下山,而是熟门熟路的来到了裴南曾经在玄云派内的住所。

    白枫一直将裴南视作大师兄,就算裴南不在玄云派内了,他的房间一直空着,而且还是天天打扫,每日都有人来清理收拾。

    现在却是成全了沈清棠。

    沈清棠难得对白枫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情,抱着裴南走了进去,顺便还用脚踹上了大门。

    裴南在沈清棠带他进屋的时候就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整个人猛的僵了僵,眼眸定定的看着沈清棠。

    沈清棠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微微笑了笑,低头吻住他,在裴南耳边低声道:“师兄,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裴南扭开脸,没有说话。

    站在屋外的白枫在原地后知后觉的思考了半天,终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满是恐惧的大喊:“沈清棠!你想对师兄做什么!你滚出来!妖物!孽障!滚出来!”

    沈清棠却早在进屋之前就毁了原来玄云派内在屋外设置的结界,而用鬼气重新画了结界,屋外的人根本无法进入,屋内自然也听不到屋外的声音。

    沈清棠将裴南放在床上,然后自己压上去。

    裴南没有反抗,他从不做毫无意义的事,只是一双眼毫无情绪的看着沈清棠,无喜无悲,像是死水微澜。

    沈清棠吻了吻裴南的眼睛,然后用柔软的布条绑住了裴南的四肢,随即温柔的亲吻他。

    两人赤诚相对,沈清棠身上的压迫气息越来越强,呼吸紊乱,吻落在裴南身上的每一处,每一寸都没有放过。

    他将裴南整个人严严实实的控制在手中,把玩逗弄,丝毫也不见着急之色。

    裴南无法反抗,甚至连退后也做不到,在沈清棠的手中解脱了几次,他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动作,几次下来,整个人脸色越加苍白,呼吸急促,全身都在颤抖。

    沈清棠用裴南的东西润滑,进入的时候,他拉过裴南的脸颊吻上去,眼神中全是爱意,话语却逼仄凌厉:“师兄,记住这种感觉,你痛你快,都是我才能给你的。”

    巨大的疼痛在裴南的脑海中久久不散,一根崩了许久的弦终于断了,发出清脆又残忍的声响。

    ***

    沈清棠与裴南在屋中呆了三日。

    沈清棠早已辟谷,而裴南却已是常人,需要进食饮水。

    而这三日中每当休息的时候,沈清棠除了为裴南输送灵力,便会咬开手指,将血液喂入裴南手中,直到裴南苍白的嘴唇染上了红艳的颜色,沈清棠便满意的吻上去。

    裴南眼底一片沉静,动作也十分乖顺。

    两人是在结界终于快要被外面的人攻破之时出去的。

    裴南笑得有些讽刺,不愧是主角,随手画的结界都要让仙门高手花这么久时间才能击裂,最后还是沈清棠揽着裴南出去,自己松手破了结界。

    突然从寂静无声的世界走进喧嚣的尘间,裴南颇有些不适应。

    却在不适应的同时感觉到一阵难得的鲜活。

    各大仙门的掌门带着弟子齐聚于玄云山,高喊“匡扶正道”之名,讨伐沈清棠。

    喧嚣声入耳,裴南吵得有些头疼,这些人声中还有些人口齿伶俐的质问他曾经玄云派的大师兄为何会与这种妖物混在一起,却被白枫冷声回击回去。

    沈清棠笑得放肆,他揽紧了身旁的裴南:“众位今日来此,想必都是为我而来。”

    裴南被他硬是拉在怀中,也不挣扎,眼睛不知道在看何处。

    沈清棠见裴南的样子,笑了笑,当着众人的面,转身在裴南唇上亲了一下,然后转回去,朗声笑道:

    “我也不想与诸位为敌,今日我师兄在此,我也答应了我师兄不会伤及他人,你们若愿意祝福我和师兄,之前的恩怨我亦会赔礼道歉,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妖物!道歉就能抵消你所做的荒唐之事么?!”

    “你勾结你师兄一起坑害仙门正派,狼狈为奸,行龌龊之事,此时见势不妙,便想就此了事?哪有那么容易!?”

    “裴南,你曾经为玄云派大师兄,我真是看错了你!竟然真的为了活命不惜伺候沈清棠此等妖物!”

    “沈清棠与魔尊司尧甚是熟知,大家先杀了他,再一同去杀了司尧,肃清仙门!”

    几句话下来,沈清棠的脸色已经越发不好看。

    这些攻击自然不全是朝着沈清棠而来,更多的是对一旁裴南的指责。

    人性本就如此,裴南曾经站得多高,现在被拉了下来,看热闹的,嘲笑的便有多少。

    这些人汇聚于此,除了要讨伐沈清棠,自然也不会放过裴南。

    语句越来越难听,沈清棠面沉如水,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的裴南一眼,却发现裴南面色苍白的看着远处,眼神游移,似乎对眼前的事情并无任何关注。

    长青门的掌门冷哼一声:“沈清棠!你想赔罪,却还要看我们给不给你这个面子!你害死我长青门最优秀的弟子,怎可不以命相抵!裴南,景盛在我身边经常提及你,之前回长青门还带走了好些修缮灵力的书籍,满心满意的想给你补回金丹,没想到啊,却是你害他惨死玄云!”

    裴南抖了抖,看了那掌门一眼,像是开口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来。

    沈清棠却已经怒气中烧,“渊息”出鞘,直奔着掌门而去。

    长青门的掌门慌忙避开,却还是被剑锋削下一缕白发,缓缓落地。

    沈清棠笑起来:“左景盛便是被这把剑穿心而过的,你既然如此不忿,那我便也用此剑送你上路,与你的徒儿去做个伴可好?”

    那掌门气得指着沈清棠:“孽,孽障!裴南!你也曾是玄云大师兄,如今境况,你怎么还有脸攀附于沈清棠,苟活于世?!”

    沈清棠一听此言,脸色如铁,剑锋上扬,就要朝那人而去。

    却被一旁的裴南拦住了。

    裴南推开沈清棠的手,站直身子。

    他今日出来时候不知想起了什么,从屋中找了一件曾经在玄云派时穿过的白衣换上,却发现这件白衣已经过于宽大,不再适合于他。

    当时裴南愣了许久,却最终还是穿着这件衣服出来了。

    此刻见裴南如此,沈清棠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伸手要去拦,裴南却拦住他的手,摇了摇头。

    玄云山上风大,尤其是清晨,扬起了裴南的衣袍,让他整个人多了几分仙气,依稀中似乎又有了他当年在玄云派的风姿。

    “我裴南自小于玄云长大,一生干净磊落,从未行不义之事,却不想到了今日,却害众人受苦,更有人因我而亡,”裴南的神态是他一如既往的冷清矜贵,他瘦了许多,但此时面对众人的讨伐,气势上竟然一点也不显逊色。

    “沈清棠之祸却是由我而生,因我而起,是我控制不及,才酿下了今日这等错事,如今错事已成,悔之晚矣。”已失金丹修为,裴南说话声音不大,而众人竟出乎意料的安静。

    他们没有想到裴南竟然这么好说话。

    简直像是在念自罪书一般。

    裴南浅浅的笑了笑:“裴南自知罪孽深重,万死难辞,今日于此定当给大家一个交代。”

    沈清棠面色难看,伸手就要去拉裴南,却依旧被裴南拦住。

    裴南十分平和的看向他,语气平淡,毫无怨怼:“阿棠,我教过你许许多多,今日再给你上一课,听完好么?”

    “玄云派禁。书院中,有一南唐流传下来的秘术,此法简单快速,只需要最基础的一点灵根配合口诀,便能达到效果,多用来给渡劫失败,修为尽失的修士使用,能达到身死魄散的效果。”

    裴南的最后一个字淹没在唇齿间,他看向面前的众人,声音平淡温和,终于没有了以往的高傲冷清之色:

    “沈清棠曾经乃我玄云弟子,将他培养成今日这般,是我之大罪,在此,便以死向大家请罪吧。”

    裴南自决了?

    裴南自决了!

    这件事发生的太快,刚才还站着说话的那个人此时却闭眼倒了下去。

    他已经很瘦很瘦了,就连倒下去的时候也只占了很小的一块地方,墨色的发铺散在地上,有一种绝望的苍凉。

    沈清棠已经完全愣住了,他如同被风化了的石像一样站在原地,看着裴南倒下,就像是在看一场上演的悲剧。

    最后还是白枫上前将裴南抱了起来。

    裴南已经没有呼吸了,面色依旧苍白,在白枫的怀中,只占了半个怀抱。

    白枫的眼泪顺着眼角落了下来,他喊了一声“师兄”,然后抬起眼充满厌恶的对沈清棠道:“妖物!你口口声声说着你爱师兄!却将师兄害成今天这般!师兄那样的一个人,都为了你离开玄云,灵力尽失,你还不满意!你还不满意!沈清棠!你良心何在!你于心何忍啊!”

    前来的各仙门人士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本来是前来讨伐沈清棠,尤其是那些仙门小辈,只是想口头上损损裴南,占些便宜。

    却没想裴南竟然这么容易……

    沈清棠整个人就像是被抽走了活力,他站在原地,良久才朝白枫怀里看了过去,像是不可置信般的低低喊了一声:“师兄?”

    “师兄?”

    “师兄你怎么不说话啊?”

    “师兄,我不逼你了,你与我说说话吧?”

    “师兄……”

    沈清棠终于哭了出来,像是孩子因为不小心终于失去了他最宝贵的东西一般,声嘶力竭的哭了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柚子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猫并收藏[穿书]主角你肿么变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