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818皇室那对汪男男 > 第41章 道四十一声万岁:

第41章 道四十一声万岁: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准和高阳赶过来的时候,雷加正在亲自带着闻澈参观他的其他珍藏,各种只有闻澈想不到,没有雷加整不来的奇葩生物,一一呈现在了闻澈眼前。最奇葩的是它们都还很漂亮,让闻澈多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雷加区长的审美了。

    好比雷加最引以为傲的一只鹦鹉和一只鹩哥的组合,外表的羽毛真的是色彩艳丽、油光水滑,正应了那句色白还应及雪衣,嘴红毛绿语乃奇,绝对算是鹦鹉界和鹩哥界男神级的外表。

    但是吧……

    这对鸟中男神的日常爱好是斗嘴:

    鹦鹉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鹩哥。”

    鹩哥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鹦鹉。”

    总觉得这话背后很引人深思有木有!不过,咳,再一想想,这是人为故意教的,你就会很容易的觉得……它们的主人多半有病了。

    最有病的是,当闻澈和雷加离开鸟类区,去参观别的神奇物种时,鹦鹉和鹩哥会一起抬头,冲着闻澈的方向说另外一句话,在证明了他们不只会一句话的同时,也加深了他们主人有病的印象。因为鹦鹉和鹩哥齐说的是:“大爷常来玩啊~”

    “……”

    “为什么不教人鱼说这句?”闻澈的思路总是特别的有种不同。

    “因为鹦鹉说这句,不会让被别人觉得我很禽兽,但人鱼太过类似于人类的外表,就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奇怪想法了。”

    你竟然还有这样的觉悟?!这话几乎没有任何掩饰的展现在了闻澈的表情上。

    恰在此时,一只灵长类哺乳动物,正举着一个特制的“冷漠.jpg”的表情淡定而过。雷加的动物园里有很多这样的动物,被训练的总爱举着各式各样的表情小牌,好像它们真的有情绪似的。

    闻澈觉得,区长里大概很难再找到一个比雷劫更会玩的了。

    很显然的,等顾准和高阳闻讯赶来“救驾”的时候,他们都很诧异,闻澈竟然能和雷加相处的如此愉快。

    “怎么?以为我会欺负他?”雷加似笑非笑的看向顾准,那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区长,“别担心,我肯定会欺负他的,就像是你故意占高阳便宜一样。”

    “……请不要说这么引人误会的话,谢谢。”顾准对高阳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只想趁着雷加不在,哄高阳签字而已。

    雷加比高阳更早的发现他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所以他很快就从军部回来了。不过,脑回路不太正常的他,在得知自家爱人已经签过字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既然你顾准欺负了我喜欢的人,那我就去欺负你在意的人。

    咳,所以,才有了闻澈遇到金尾人鱼的意外。

    闻澈一开始确实被那只人鱼吓的不轻,整个人都懵逼了。但是后来嘛,咳,不要忘了他也是脑洞boy啊,他很快就喜欢上了雷加的创意,甚至开启了自己的脑洞,他决定也养一只人鱼,只会说一句话:“这里、这里是哪里?”

    一定能吓到不少人=v=

    雷加难得遇到闻澈这种脑洞精奇到和他很合拍的人,于是……他就开始变本加厉了呗。结果,闻澈是越看越高兴,让雷加都开始很认真的思考起他要不要和嫡子澈交个朋友了。

    “雷三岁,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无论闻澈怕不怕,雷加这种想法都很不合适。高阳彻底火了。作为一个很喜欢小朋友的人,他真的是难理解雷加这种不管对方多少岁,都一定要计较到底的幼稚。

    顾准站在了闻澈身后,轻轻覆上了他的眼睛:“接下来是家庭内部战争,少儿不宜。”

    闻澈在眼前一片漆黑,双耳也被捂住听不到什么声音的情况下,终于感悟到了一件事:“高阳区长和雷加区长是兄弟?”

    “……”顾准突然很担心闻澈连什么叫谈恋爱都不明白,幸好他良好的记忆力让他想起来闻澈的业余爱好是看狗血肥皂剧,他不可能不知道什么叫谈恋爱,只不过他印象里那种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你了你又不爱我了的狗血恋情,和现实里的不太一样。

    当“战争”平息,高阳区长脸红心跳、衣领微敞(对,你没看错,确实是本来要教训人,结果,咳,被逆袭了的高阳区长)的时候,顾准告诉闻澈:“他们是合法的夫夫,不是兄弟。”

    “但是他们长的很像。”

    顾准一愣,进而心里很开心的发现,闻澈的脑回路还算是蛮正常的,从容貌角度推论的话,高阳和雷加确实挺像的。幸好闻澈并没有真的被狗血肥皂剧带歪三观:“这叫夫妻相。”

    当天的午餐是高区长亲自下的厨,餐后甜点还特意选择了气球布丁,因为顾准说闻澈喜欢。

    高阳区长对小孩子是真的很喜欢,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和雷加区长申请去培育一个孩子。

    闻澈吃气球布丁的时候,幸福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就像是一只午后正在慵懒的晒太阳的大猫。不过,在内心深处他也在奇怪一件事,为什么皇太弟和他这么相似,从性格到喜好,再到别人口中皇太弟曾经的日常。

    愉快的午餐结束后,高阳区长尽地主之谊的陪着闻澈去看狗血肥皂剧,留下雷加和顾准在书房“恳切”深谈了一番。

    具体内容简述如下:

    你个傻逼。

    妈的智障。

    呵呵。

    冷漠.jpg。

    有时候,成年人的相处就是这么让人难以理解。特别是当这两个成年人,一个是蛇精病,一个是精分狂的时候。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他们在书房里谈了差不多两集电视剧的时间,不过真正谈正事的时间其实只在最后五分钟。

    雷加眼神死的对顾准伸出手:“拿来吧。”

    顾准挑眉,一脸你说什么我不懂诶的恶心模样,他是故意的,显而易见。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真的放心让高阳一个人拉仇恨值。把同意书给我吧,多来几份,我会让我的老朋友都签字的。你满意了?”

    顾准当然很满意。这就是他和闻澈说的来自高阳的特殊力量,只要他签了,雷加就不可能放着他不管。

    “……你怎么就这么小气呢?!”雷加一边狠狠的签字,一边狠狠的吐槽顾准。哪怕他是个恶趣味的蛇精病,他也还是拿顾准没辙。每次看到顾准,他都习惯性的胃疼,这是在当顾准直属上司的那些年留下来的病根,至今未愈。他想着,在顾准去世之前,大概都好不了了。

    顾准坐在华丽宽大的扶手椅上,叠腿,环胸:“是你先欺负阿澈的。”

    “明明是你先挑起的!”要不是顾准从高阳很难拒绝人这点上下手,骗高阳签了字,雷加也不会想着去欺负嫡子澈了,那是个十四岁的孩子,他还不至于真小气到这种程度。

    “我说的不是今天。”顾准还是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悠闲模样。

    雷加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这事确实是他们理亏,毕竟整个狮鹫军团都曾向皇后加布里埃提出过效忠,但是最后……

    “君辱臣死。你们又是怎么做的呢?欺负陛下留下唯一的儿子。”

    “我们没有欺负他,也很想帮他。但是……谁都有谁的难处。”雷加是阿加雷斯的区长,隶属于东方亲王麾下,这位亲王可是出了名的暴虐。他是闻澈和明帝的叔叔,先帝同父异母的弟弟,私生子,在皇室没有直系血脉的情况下,他就成为皇位的顺位继承人。

    “那就杀了他,难道你就甘心一辈子都当个小小的区长吗?我当年认识的雷大校,可不会如此的自甘堕落。而我很愿意为我曾经的长官伸出友谊之手。”

    四方亲王并不一定非要是皇族的血亲,总是有能力者居之,竞争十分惨烈。

    “你知道明帝当年登基后的血洗事件是所有区长的雷区吗?”雷加皱眉,他不断转动着手中的钢笔,花样越多,代表着他的内心越挣扎。面对顾准的提议,雷加不可能不心动,但同时他也很害怕明帝当年的事件重演,因为他很清楚,如今的区长们是绝对无法再容忍有第二次的,因为他们就是当年血洗事件受益者,他们又怎么可能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我当然知道。”顾准晃了晃他翘起来的腿,一副尽在掌握的嚣张态度,这是他在闻澈面前绝对不会展现的一面,因为……那太轻佻,也太血腥了,他微笑,说了一句闻澈在场一定会背后一凉的话,他说,“所以我会赶在阿澈登基前,来一次势力洗牌。”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顾准其实一直都很有当暴君的潜质,他只顾得上闻澈生前的太平盛世,却绝不会为闻澈死后的世界多考虑一分。

    “那位殿下不需要知道?”雷加挑眉。

    “他当然不需要知道,他的世界充满了爱与和平,谢谢。谁毁了他的理想国,就是明着对我挑衅,相信我,没人会想尝试和我敌对的。”

    这点雷加还真是无法反驳。他这个年轻的前下属,当年狠起来的样子,仍是他今天的噩梦。虽然雷加区长和顾准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朋友了,但这些年来他其实从未停止过对顾准的担心,他是说,如果某天早上起来,他就听到顾准中二的在星网上宣布要毁灭宇宙,他是一点都不会觉得惊讶的。

    不过,目前来看,宇宙大概是安全了。

    拯救了宇宙的那个人对此一无所知,他此时正坐在和顾准一起回到枫丹白露宫的悬浮车上,兴奋的和两个本应该在校上课、但很显然逃课了的好友联线聊光脑:“我拿到了高阳区长和雷加区长的同意书。高阳区长是顾准拿下的,但是我想雷加的同意书应该是我自己拿到的。”

    “你怎么做到的?”禾和&苏半夏。

    “和他培养了共同的爱好,吧,我猜。”闻澈其实也有点小质疑的,但顾准就是这么告诉他的,顾准说他去了书房之后,雷加就给了他同意书,剩下的时间他们基本只是在回忆当年的战友情。

    “你真是太棒了!我就知道你能做到的!”苏半夏毫无疑问的相信了全部。

    “是的,你真是太棒了。”禾和没全信,但他的智商让他很清楚的觉得,他还是假装自己全信了比较安全。

    “你们看星网了吗?今天整个学校都在讨论昨天的事。”

    圣女候补海灵彻底完了。

    禾和埋下的伏笔被逐一按照他期望的挖掘了出来,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好吧,他自己套着无法让人追查的小号,在其中的煽风点火也是出力繁多。

    先是证实了圣女候补放出来的视频有误导性的剪辑,和她恶意给闻澈设陷;

    再就是圣女候补前半年对禾和的各种校园霸凌,这可和她对外的温柔善良的形象一点都不符,尖酸刻薄的可怕;

    最后就是圣女候补早年更多的黑料了,都是禾和早就查到的。

    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能恶劣到那种程度。但现实往往就是如此残酷,最残忍的人,很多时候反而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她们不知道什么叫责任,也不会明白自己做某件事时会对别人造成多大的影响和伤害。好比海灵害的另外一个圣女候补一辈子都背负上了对光明神不贞的名声,那位年纪稍长一些的圣女候补自杀了,但海灵却从未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

    不过,真正压死海灵的,还是她渎神的那根稻草。

    “这不是我诬陷她的,是她自己说的,我为了拿到那段视频可是花了不少钱。”在某次喝high了的派对上,海灵一直在狂喊着什么这个宇宙里根本没有神,如果有,最先该制裁的就是光明神教。

    这简直就是在作死了,信民不会放过她,光明神教更不会放过她。

    当然,因为这么几句话就杀人是肯定不可能的,但人人喊打却已经成为了现实。据说海灵在闻澈请假的今天,也没有来学校,退学手续已经在办理中了。

    “说真的,我觉得她唯一说对的就是这句话,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有光明神的话,它最应该消灭的就是光明神教本身。”

    闻澈在禾和说完这句话之后,猛然想起禾和有件事还没有告诉他:“那天你对媒体说的光明神教的恶*件到底是什么?”

    禾和表示:“等你晚上回来我和你说。”

    顾准在一边挑眉,很显然禾和不是不想告诉闻澈,而是不想其他人知道这件事,至于这个其他人是谁,显而易见的,不是吗?目前悬浮车里只有他,还有闻澈的侍卫。闻澈至今都不肯选择专属骑士,这也就导致他没办法拥有自己的骑士团,只有侍卫队。但是闻澈却一点都不介意。

    顾准……好吧,顾准其实也不想让除了他意外的任何人,成为闻澈的专属骑士。

    于是,事情就这样被耽搁了下去。

    下午六点,顾准亲自送闻澈去了三等学习星,等在外面的狗仔很多,闻澈对这个他请个假也会成为星网头条的世界简直绝望了。

    今天的晚自习是月考卷反思。

    禾和以理论第一的成绩,理所当然的得到了一晚上的休息时间;苏半夏……她已经没办法抢救了,年级倒数到教官都已经习以为常了;闻澈意外的成绩还不错,没有特别好,也没有特别烂,最起码每门功课都及格了,加上实战考试的成绩,他排了不前也不后的名次。

    “我们真应该谢谢海灵,要不是有她的破事,我和半夏绝对会成为头条的。”

    一个理论第一,但是实战全扑;一个实战越级挑战了高年级测试还是第一,但是理论年纪倒数,偏科成这样的也算是少见了。

    月考卷其实白天上课的时候,教官已经讲了一部分了,晚自习的时候也就没有教官监督了,毕竟大家只是在……被罚抄错题而已。在禾和不需要罚抄,苏半夏根本抄不完,只有闻澈需要抄的情况下,三人组理所当然的一边一起帮闻澈罚写着错题,一边随意的在教室后排聊了起来。在没有了海灵之后,后面两排就被他们三个包圆了。

    他们聊的主题,自然就是禾和答应告诉闻澈的有关于光明神教的辛秘,他根本不怕别人听到,因为……他开了干扰仪。而且,班上的其他人,在没有两个帮手同时帮忙抄卷子的情况下,他们要是还有心思走神,明天之前是肯定别想写完的。

    第一军校不管对理论还是实战都抓的很严,堪称变态。在教官眼里,禾和这种全部满分的,也只能算是正常状态,哪怕只扣一分都是不应该的,都必须手写一直写到这辈子都不敢忘的。

    在几乎很少有人会用光脑以外的工具记录事情的现在,第一军校这种抄卷子的传统真的是蛮变态的。

    “还记得我和半夏之前求你同意批准的一部上映电影吗?”禾和正在给闻澈抄语文,在一边解答的时候,一边还不忘吐槽,“光明神在上,为什么你能记住所有的诗词,却总是写错字?”

    看闻澈的卷子时,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些卷子上的诗他其实都被背,只是……就是因为错字,而没办法给分。

    “我也不知道qaq”闻澈也很郁闷的,明明他考试的时候自我感觉特别良好,他想到了很多觉得自己肯定错的地方,去怎么都没想到会错字背诵上。

    苏半夏抄的是数学卷,她几乎一路都是在怪叫“卧槽,这题竟然是这样答的”和“卧槽,这题这样答也行啊”,她的数学卷基本就只蒙了选择题和填空题,后面的应用大题一道没写。闻澈倒是乖乖写了,虽然错的不少,但也有对的,有些题虽然结果错了,但前面的步骤对了,还会给一半的分。

    禾和很努力的才把话题从变态的月考卷上,转变回了他说的电影上。

    闻澈依稀是记得有过这么一个事的,那还是在九月底的时候,他和苏半夏、禾和刚成为朋友一个月,禾和说他和苏半夏投资了一个电影,但因为题材比较敏感,希望闻澈能够帮忙过审。保证不会涉及到什么政治问题,只是,咳,电影尺度较大。

    闻澈自然是同意帮忙了。毕竟这事真的不算大,在电影审查严格的帝国很常见,闻澈就没怎么往心里去,当时只随口说了句电影上映记得告诉他去看,这事也就过去了。

    作为,咳,众所周知的狗血剧十级爱好者,闻澈还是很期待自己朋友投资的作品的。

    “它和光明神教有什么关系?”闻澈停笔,一脸困惑。

    “关系大了。”因为禾和和苏半夏投资的电影,其实拍的是毁灭双子不足十岁血洗教堂的往事。这是光明神教绝对不希望被公布出来的秘密,却也是让禾和与苏半夏开始彻底厌恶光明神教的开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818皇室那对汪男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十并收藏818皇室那对汪男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