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东方不败之贫僧不是秃驴 > 第26章 采花大盗(二)

第26章 采花大盗(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是,大师所持的可是红铜印啊,厉叔……”徐小姐相信拿得出赤铜印的铜印客是绝对值得信赖的,何况大师又是位慈悲为怀的出家人。

    “这个老奴知道,毕竟契书上的印记是假不了的……”厉师傅并非怀疑神秀的能耐,只是此次事关重大,牵涉到自家小姐的闺誉,知道实情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老爷和夫人的意思是秘密护送小姐回洛阳老宅躲避些时日,同时张榜缉拿那恶贯满盈的贼人,待那淫贼落马之后再接小姐回去。谁知这些日子以来竟连个沿途护卫的青铜印客都寻不到!更别提能对付那淫贼的黄铜印客和红铜印客了……那淫贼轻功不俗,神出鬼没,最近又恰逢官府人手紧缺,只怕一时也拿他没办法。

    自那日府中收到那张“拜花帖”后,一干知情之人皆沉了脸面。纵使他们再如何严加约束府中的下人,这一风声还是隐隐透露了出去。徐老爷连同夫人和几个心腹家仆彻夜商议了许久,最后当晚敲定,由厉师傅带着徐小姐悄悄前往洛阳。

    要知道,这“拜花帖”可不是各府举办赏花会的请帖。只要说起这“拜花帖”,家中有女儿的人家均是闻之变色,尤其是那些闺女容貌姣好的,那就更加惶恐不安。原因无他,全因这“拜花帖”的发帖人名叫“田伯光”,而此人是个采花大盗!

    说起这万里独行田伯光的名头,那早就是人尽皆知。他臭名昭著,常年盘踞着官府的通缉榜。且这恶贼专喜挑待字闺中的貌美女子下手,过去有好些妙龄少女都险些惨遭他毒手,多亏了那些持铜印的侠士们将他缉拿在案。

    不过此人的本事也确实了得,先不论众侠士和官差们捉了他数百次,却屡屡都叫他从狱中遁走的那番能耐,光是各家小姐无论藏得多深多紧都能让他查探了去这点,也足够叫人匪夷所思,不可置信的了。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这人虽是个采花贼,却有些古怪的规矩,采花前必先递送张风雅的“拜花帖”约定个时日,若是当日未能得手,今后便不再光顾这家小姐,从此这户人家也就不必终日提着心吊着胆,一有个风吹草动就惶恐不安了。但这也不是各家能够松口气的地方!就算最后淫贼没能得手,单叫此人盯上这一点,就已叫各家女眷的清誉蒙尘,不少桩姻缘也就此而毁。此番竟叫他盯上了自家的小姐,如何能不叫他们如临大敌?!

    不过,也正是因为此人的怪癖,徐老爷才会果断地决定,秘密送走徐小姐。他希望借着一出空城计,能够顺利渡过这一劫,既躲过了“拜花帖”上的时日,又避开了镇上的风言风语,待流言平静了之后,便能化此厄运于无形。

    唉,也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前些时候分明听说这淫贼瞧上了一个俊俏小尼姑,立誓非她不娶,追着人到处跑,似有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之兆。就在众多有女待字闺中的人家松了口气的时候,怎的突然叫这人又重现江湖了呢?

    “厉管事,倘若不同大师说明,那大师就只会送咱家小姐到洛阳,在那之后又该怎么办呢?虽说咱们千般万般地小心,可谁也保不准会不会有个意外发生,万一那贼人到时候闻风跑来了……”护主心切的小丫头在一旁忍不住插嘴,说到后头又赶紧连“呸”了三声去晦气。

    “厉叔……”徐家小姐也十分害怕这一点,殷切的目光投向了厉师傅。

    厉师傅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临行前老爷和夫人都反复交代过,要尽可能的握紧风声,不能再叫旁人知道徐家收到“拜花帖”的消息,因此他才只以请人护送的名义在沿路的城镇上发了贴榜。何曾想到如今的铜印客会变得可遇而不可求!他们也算是走了大运,才遇到这位持赤铜印的高僧,或许和盘托出才是正确选择。这事情总要有个了结,光靠自己躲着或许不是个好办法,只是这时机上……

    斟酌一番之后,厉师傅着对徐小姐说道:“小姐,不如咱们先缓一缓,好歹此地离洛阳还有些路程。待路上寻个恰当的时机,咱们再同大师提起此事,到时候也能听听大师的意见,您看如何……”

    “好,就依厉叔的意思办吧……”徐小姐明白厉师傅自有他的考量,出行前,徐老爷夫妇也曾嘱咐她凡事多问问厉师傅的看法。她自然相信厉师傅会寻到合适的时机办妥这事儿,说服大师擒拿那恶人的。

    ……

    夜色渐深,这间人烟稀少的驿站此时静悄悄的,远处的林子里隐约响起猫头鹰的叫声。驿站里的火光稀稀拉拉的,衬得外头的环境愈发幽暗寂然。今晚的月亮被云层笼住,没有火光照耀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驿卒提着灯,落上了库房的锁头,又查看了马厩的绳栓和围栏上的木楔之后,便快步走回值夜的小屋里去了。这早春的晚上还是有些凉飕飕的,夜风渗人得很,阴丝丝地直往人袍子里钻,好在最近也不是忙季,来往的百姓商旅并不多,各路武林人士也见得少,他思忖着今晚是不是能安稳地打个盹儿……

    西侧左手间的厢房里,红衣的少年左手拿着绣绷,右手五指翻飞,一朵朵桃花、李花、杏花在枝头迸现,深红映浅红,可爱惹人怜,不一会儿他便收针结线,从绣绷上取下了这块丝帕。三只花团子早就等在一旁,不时地发出惊叹的呼声,见丝帕完工便欢呼着围上前去,对着绣好的花簇东瞧瞧、西摸摸,显然是极喜爱这幅三花图。“唧唧咕咕”地围着绣帕飞来跳去,小家伙们冲着少年眨巴着崇拜的眼神,像是在夸奖他巧夺天工的手艺,傻乎乎的样子实在有趣。只是少年此时有些心不在焉,对花团子们手舞足蹈的卖萌之举也好似没瞧见一般,迷离的眼神瞟了一眼身边的光源之后,便定定地落在打坐的和尚身上。

    无尘杖上嵌上了拳头大的夜明珠倚在桌旁,柔和的光线衬得桌上油灯黯然失色。一身白衣的和尚盘腿坐在榻前的蒲团上,双眸紧闭,额首微垂,腰杆挺如座钟,眉间的红痣在珠光下愈加艳丽,衬着和尚眉宇间悲悯济世的气质,显出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

    三只小花仙见少年晃了神不理睬她们,便爬到他肩上,站定了位置之后,“唰”地一声,齐齐飞到他眼前不到三寸的地方,同少年大眼瞪小眼。少年被突然地挡住了视线,不由眨了眨眼,哭笑不得地安抚几只被他忽略的小家伙,托着她们连同绣帕放到妆盒上,由着她们自行将帕子铺在妆盒里头。

    虽说已经回过神来,但少年依旧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和尚猛瞧。一手托腮,他的视线穿过了和尚,停留在他身后的床榻上来回打量。只见他不时地咬着唇瓣,纤长的睫毛掩住了几分狡黠,眼珠在眶里滴溜溜地打转。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少年面上的红霞忽地升腾而起,粉颈香腮,朱唇轻咬,好不诱人。

    或许是少年的视线太过灼热,令和尚在入定中也有所觉察,他慢慢收息睁开了眼。

    甫抬起头便对上一对直勾勾的眼,火辣辣地视线如同透视光束,一遍遍扫射着他,登时几滴汗珠就从神秀额头冒了出来,他有些不自在地查看了一□上的衣襟,握拳掩在嘴边,轻咳了几声。

    神秀猜不透少年在肚子里又打了什么主意,只是见他一对上自己的视线,便故作无事地左顾右盼,就觉得似有情况不妙……

    其实少年在这档口也心虚得紧,就像是做了坏事被和尚当场抓包了似的,有些兴奋,又有些忐忑。细想了一会儿,他又觉得自己想的又没出错,何必要这么快移开眼呢?如此一来,才显出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吧……嗯,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开口。

    其实,此事的起因就是白日里和尚的那声“娘子”,这一声称呼叫少年的心情雀跃了一整日,到现在也没消下去。他想着,和尚同自己既已是两情相悦的结发夫妻,总不好夜夜都叫他在地上打坐过去,床铺什么的总是该分一半给他的……

    可一想到两人要同床共枕、同塌而眠……他又变得且羞且喜,心率骤快,“扑通扑通”的好似要从胸口直接跳出来,耳朵更是火烧似得热烫,只是那眉眼间挡不住的笑意分明表露了他迫切的期待。

    酝酿了一番气势,又斟酌了一肚子说辞之后,他站了起来,朝和尚迈了个步子,刚要开口就听到身后“哇”地一下传来花团子们震天响的哭嚎。这一折腾,把他腹中将将积攒起来的言辞和步调全都打乱了,他看到和尚投过来的疑惑眼神,藏在袖中的粉拳紧了又紧,最终还是顶着额角跳动的十字,转身回去看那几只坏事儿的花小呆子。

    ……

    作者有话要说:入V的第一章……码的兢兢战战……生怕后头不能改,后来才发现也是可以改的,就是字数不能比原来少。阿门,强迫症得救了……今天连发三章,希望大家喜欢,之后尽量日更,不然就隔日更。这两天码的比较顺畅,开始进入剧情了,这一卷里将会有个比较有意思的新人物登场,不过具体到(几)才能出现,我就不确定了……

    现在先这样,以后补几个小剧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东方不败之贫僧不是秃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城云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城云少并收藏东方不败之贫僧不是秃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