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东方不败之贫僧不是秃驴 > 第29章 采花大盗(五)

第29章 采花大盗(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也……”依旧卖着关子的某和尚,摆出一副莫测讳深的模样,轻摇着头念叨。

    这时,只听“啪”的一声响,光溜溜的脑袋顷刻又挨上了一记“拂花掌”。少年虽舍不得真拿了绣花针扎这和尚,但那招干净利落、响声清脆的“拂花掌”或者叫“拍瓜连环击”早已是炉火纯青地熟练。

    后来,就连那三只花团子也是有样学样,巴在神秀脑袋上的时候,也不时地“噼噼啪啪”乱拍一气,若见少年嘴角上扬,就愈加卖力,甚至“唧唧咕咕”地配上几段旋律。有少年做靠山,她们对这收服了无数精怪的大和尚有恃无恐,踩着那光洁的脑袋转圈跳舞也是常事,为了讨好少年,牺牲下受美人大王管束的大和尚又不是什么大事。而通常那些时候,少年多半会在一旁坐看和尚无可奈何的表情,指着他滑稽的脑袋,笑得花枝乱颤……

    ……

    驿站外某处无人的空地上,少年趴在和尚肩头,等着他凭空变出一匹马来。和尚那袖里乾坤的能耐对他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可是大变活马的戏法他还真没见和尚施展过,不知会是如何一番景象……

    莫非也是从袖子里掏出来的?嗯……那究竟是先拉条马腿出来,或是牵着马头,还是抖落出一匹小马驹让它瞬间变大?

    想想就很有趣不是么?

    看上去气度不凡,俊秀出尘的白袍和尚,“哼哧哼哧”地从袖子里摸出一截马腿,费力地往外扯……

    “噗嗤”几声,少年在和尚身后捂着嘴,笑得直颤颤。

    背上传来一阵阵轻微的抖动,耳边是少年隐忍的笑声,弄得神秀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何事引得少年如此高兴。

    少年见和尚呆愣愣地没了动静,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使劲儿忍住笑意:“快变,快变!你那‘威武’的座驾呢?”说完就一脸期待地望向和尚的袖子,想着是不是该从木桶里跳出来看,或许能瞧得更清楚些。

    神秀仍旧不明所以,不过还是依着少年意思,即刻召唤了须弥珠里的坐骑。他大袖一挥,顷刻间梵音袅袅,白雾骤现,两人眼前的空地上祥云弥漫,五彩霞光穿梭其间。

    少年撇了撇嘴,有些失落于不仅没看成和尚的笑话,反倒为他广袖流风,潇洒不羁的架势所迷,兼之眼前这幅美轮美奂的景象,叫他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待云雾散去之后,一头壮硕的青牛出现在了两人眼前。那青牛体态威猛,头上的一对犄角又高又大,似两把利刃直指天际,皮毛又密又亮,四蹄颜色如雪,肌理呈现的纹路完美地展示了它健壮有力的肢体。当真是一匹稀世罕见的威猛坐骑!

    只是,为什么是头牛?

    “那你要那马鞍做甚么?”显然这青牛的体型可不是那寻常的马鞍能够驾驭得了的,莫非……“你怀疑马鞍上被人下了引魂香?”少年很快反应过来。

    “虽不能十分肯定,但昨夜这马鞍的确是挂在那马厩柱子上的,略为可疑。”随手收起了马鞍,神秀点了点头回答。

    “对了,这是什么牛……臭和尚你到底还有多少宝贝是本座不知道的?”少年有些生气,既然两人的关系如此亲密,那为何他对和尚的一切都如此陌生,难道真是伤到头之后都忘了的缘故?

    “这便是贫僧的坐骑,五色神牛……”

    “五色神牛?听着好似大有来头……”少年一举跃出木桶,走到那青牛跟前,细细打量了一番。有和尚在,他甚至懒得费力气去想这生猛的怪牛是不是会因此而攻击他。

    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那怪牛见他靠近,并没有显出任何不安或焦躁的情绪,而是温顺地侧过头,好不叫头上的犄角冲着他,还伏下了身子任他在自己背上摸来摸去。

    “它叫什么名儿?”不错,倒是很识时务。少年满意地拍了拍牛头,又摸了两把牛角,转身冲着和尚问道。

    “……‘戒色’。”神秀犹豫了一会儿才作答。

    果不其然,少年听了这名字,露出不到一秒的惊讶之后便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来。

    “哈哈哈……你说它叫什么?”

    “阿弥陀佛,它叫‘戒色’……”和尚有些无奈,受门规所限,尽管玩家的坐骑各有不同,但各派高级弟子的坐骑都需按照系统设定的那样论资排辈,少林中轮到他这辈正好是个“戒”字,而他又一时不查,随手点选了五色神牛中的“色”之一字,待回神想改回来的时候,早就是尘埃落定。

    本想着佛门原就有“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说法,这“戒色”二字也就颇具深意,师傅也夸奖他这名字起得很好,寓意不错。但大部分人乍听到这名儿的时候,还是会挤眉弄眼,嬉笑不止。尤其是,叫这名字的坐骑搭配着一名俊秀的佛门弟子……

    “‘戒色’,戒色,难道是臭和尚你色心未泯,故而起了这名儿来告诫自己?”少年笑嘻嘻地凑到神秀跟前,仰着脸看向他,剪水双瞳里写满了调侃。那笑容明艳动人,衬着少年的倾城姿容,愈加叫人移不开眼。

    神秀一时有些呐呐,痴痴地看着少年样貌的东方小美人失神了许久,那温柔又专注的眼神不加掩饰,反倒令少年有些不自在起来。他转过身子,几步走到五色神牛那里,侧坐在它背上,拍了拍那厚实的皮毛示意它站起来。

    “快走吧,那姓厉的师傅同那徐家小姐想必已经了等不少时候……”丢了一句催促的话语,少年便假装低头拨弄五色神牛的耳朵,直到三只刚睡醒的花团子从和尚背后的桶里飞过来同他戏耍,才转移目标,放过了神牛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皮毛和耳朵。

    ……

    红色的衣摆在五色神牛背上铺开,几缕清风吹起了少年的发丝,在空中招展。少年两颊上粉粉的,颔首微垂的模样温婉可人,白衣的俊美僧人在一旁缓步而行,不疾不徐地跟着,一美一俊的模样如此般配,皆是一派雍容闲雅的气度。在小树林里的一干人等眼里,两人相携而行的风景宛如诗画,意韵美好,因此皆是一动不动地睁大了眼睛,久久不能回神,直到他们走到众人面前,才有些如梦初醒地迎了上去。

    “大、大师,有劳大师出动座驾……”厉师傅看了眼东方不败座下的青牛,有些忐忑地说道。这青牛如此威武,四蹄踏雪、利角冲天,生就一副奇珍异兽的模样,想来定是天上的神物,来头非同小可。用它来驾车,当真是有些暴殄天物啊!阿弥陀佛,菩萨莫怪、莫怪……

    到了目的地,少年便从牛背上滑了下来,走到和尚身边,悄悄把掌中的花团子都丢进木桶里,又一个纵身跃了进去。

    厉师傅见大师的娘子下了牛背,就对着随从吩咐:“阿德,小顺,去套车,千万仔细些,别惊了大师的神牛……”

    “好嘞,厉管事。”

    “您就放心吧。”

    小顺和阿福你一句我一句地应道,心情颇为激动,这般神骏的青牛他们可从来没见过,更遑论有机会驾上一驾!不愧是高僧的座驾,果然非同一般,一看就知绝非凡马所能企及。只是……“大师,咱那马鞍……”

    “用这个吧,那马鞍小了一些,并不合适。”

    小顺和阿福接过大师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一副皮鞍,刚入手就能感到这皮质绝对不是一般,鞍具比寻常的马鞍和牛鞍都要大上许多,正好配合这青牛的体型,应是量身定做的吧?

    神秀并不知道两人对那皮质鞍具的各种评价,这皮鞍只是五色神牛早先用过的初级皮甲,因为卖相最为朴素,因此才被神秀拿出来使用。要知道那套被隐藏起来的武神甲实在太过骚包,走哪儿都会引起一阵轰动,还是低调些的好。

    徐小姐恭敬地谢过神秀二人之后,就在丫鬟的搀扶下,转身登上车去。说起来,她今日的模样似有些奇怪,脸上也没多些什么或是少了什么,但就是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原本清秀可人的脸庞似是变得有些平庸起来。难道她原本就是这样,今日只是因为没上妆的缘故?

    少年感到有些疑惑,他从和尚身后盯着徐小姐看了好几眼之后,就对着和尚传音说了几句:“喂,和尚,有没有觉得这家小姐的脸上怪怪的?”只是他一时也说不清究竟怪在哪里……

    的确,神秀仔细看了几眼之后发现,徐家小姐的面容变得有些怪模怪样的,似是丑了不少,但又看不出明显的妆粉印子,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

    难道是易容之术?

    可瞧着又不像……真是古怪的紧!

    不过采花大盗在前,徐家想方设法地备些后手也是不难理解的。

    而徐家老爷也确实是这样想的,他觉得多做几重防范措施总是不会出错的,若万一真的不幸被那淫贼寻到了,希望这般不标志的样貌,也足以打消他的色心,灭了他的欲念。

    待众人套好了车,准备出发之际,小顺见大师默默地从怀里摸出一条面纱,递给身后的小娘子,也不知是何用意。有那层层的纱幔遮盖,小娘子还用得着带什么面纱吗?

    而木桶里的少年见到面纱,嗔怪地瞥了一眼和尚,便乖顺地接过带上。

    厉师傅则在一旁暗自感叹,大师,这就是您不对了啊!何必如此直白地明示,有小娘子在,淫贼又怎会瞧上他家小姐balabala这样的意思……太不厚道了啊喂!

    作者有话要说:码字一旦过了零点就会打瞌睡,迷迷糊糊地……按出来一排“得得得得得”= =

    不过好在还是骂完了,今天周末回家,码字比较晚,但愿明天下午能够顺利多码一点,晚上好早点发。

    好了我去,睡觉了,大家晚安or早安吧~

    要留言嗷,偶要看乃们说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东方不败之贫僧不是秃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城云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城云少并收藏东方不败之贫僧不是秃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