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暖妻在上 > 第143章 命运交响曲

第143章 命运交响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敬道夫妇俩都觉得苏致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却是说不上来。

    反正刚才他和简青在房间里面聊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眼圈儿都还是红的,两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是苏致却明显地变了。

    “这是要盘出去的水果吗?我来好了。”苏致笑盈盈地端起果盘,放在膝盖上,操纵着轮椅往客厅过去了。

    褚柳红还在那里发呆。

    她终于知道哪儿不对了。

    小致居然笑了!

    这孩子,从他们见面之后,就看上去很是阴郁的,现在居然会笑脸盈盈,乃至整个精气神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怎么说呢?就像是之前是暮霭沉沉的天空,积满了乌云和阴霾,但是现在却是锋锐的光芒破开了厚厚的云层照耀下来,整个人都仿佛脱胎换骨了!

    毫无疑问,这样的变化自然是好的。

    褚柳红很愿意看到六年前那个耀眼的孩子回来。

    她嘴角挂着微笑,也跟着去了客厅。

    几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吃水果看电视的场景,在褚柳红眼中是何等的难得。

    自从六年前知道小致出车祸之后,她自己心里难受不说,还总是能够看到老白突然就坐在那里发呆,然后重重的叹气。整个家里的气氛都沉重了许多,欢声笑语都如同上辈子的事情了。

    苏致的到来给他们家里注入了生气,而他的离开则好像把整个家的精气神都给抽走了。

    偏偏她跟老白都不敢打电话问苏致的情况,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偶尔能够从简青处得到苏致安好的消息,但也知道他的情况必然好不到哪儿去,不然也不会连面都不愿意露一个。

    日夜艰难的等待终于已经过去,接下来的日子,褚柳红又看到光明和希望了!

    白敬道显然也发现了苏致心情不错,便故意板着脸,说要考校考校他,看看他这几年退步没有,如果退步了,那肯定是要挨手板的。

    苏致知道打手板什么的纯粹是自家恩师的恶趣味,但他耸耸肩,表示您高兴就好。

    “弹什么?”苏致吃完一块苹果后,拍拍手站了起来。

    宽敞客厅的一处角落,就摆着一家白色的大三角施坦威钢琴,这只是白敬道家中三架钢琴的其中之一。

    很有钢琴家的风范。

    苏致虽然走得有些慢,但脚下还是很稳,缓缓到了钢琴前,坐下。

    简青等人都安静了下来,期待又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白敬道到了苏致身边,双手抱胸,沉吟片刻:“你自由发挥吧,选你拿手的曲子就好。”

    苏致思索了一下,便点点头。

    他手腕提起,眼眸微沉,好似想起了什么。

    这一刻,他黑色的身影衬托得白色的三角钢琴无比高大。

    “自作曲,《命运》。”

    苏致话音一落,双手便重重沉了下去!

    轰鸣一声,震撼般的音乐排山倒海而出,这雪白明亮的客厅场景转换变成了金色音乐大厅,而他们则都是听众。

    苏致沉浸在自己的钢琴世界中,挥洒汗水,淋漓尽致。

    第一乐章,光明。

    如同曾经的苏致,那是受到无数赞誉的天才少年,站在许多人一生都无法企及的人生巅峰,享受着掌声和灯光。他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最称为最有可能叩响音乐最高殿堂的少年!那时候,他的前途一片光明,坦坦荡荡!

    飞快跳跃的音符,还有绚丽灿烂的技术,就像是巅峰时期的苏致,睥睨众人的鬼才,有一种傲慢于世的不屑,这位孤寂的天才,带着疯狂的偏执,傲然独行于音乐之路!

    每一个音符都是他曾经的骄傲!

    每一个音符都是他才华的流露!

    酣畅淋漓!

    第二乐章,绝望。

    就像是自由翱翔的雄鹰,忽然被折断了翅膀,从天空上狠狠坠落,每一个音符都在述说着他的不满、偏激和绝望。

    悲伤,哀鸣,还有无处不在的黑暗。

    这足以引发人心底最深处的那份伤感,眼泪不受控制而出,每一个人都能体会到钢琴家手指颤动间带来的震撼。

    第三乐章,煎熬。

    这一段的乐曲十分的诡异,仿佛在彰显着他心灵的变化。

    介于光明和黑暗之间,游走在希望和绝望之间。

    那种于世不羁的态度,就像是剑走偏锋的剑客,每一剑都是速度,每一剑都是凌厉。

    巨大的鸿沟,将这个天才与其他人隔绝来开。

    而乐曲深处隐藏着的孤独,也是他心情最真实的写照。

    第四乐章,希望。

    这曲《命运》本来就是苏致为了抒发感情所作的曲子,前面三乐章,都是他近几年心情的写照。只是在今天之前,本没有的第四乐章。

    对他来说,没有希望,没有未来,前面只是一片黑暗和迷雾。

    但是,和简青的一番谈话,激起了他心底的傲气,也重拾了希望!

    他再次看到了一条金色的辉煌大路在他眼前缓缓铺展。

    第四乐章希望,也是他的有感而发,也是他心情这一刻最真实的体现!

    辉煌!壮丽!

    音色如此明亮辉煌,喜悦而积极向上!

    钢琴被称为乐器之王,不是没有理由的。

    现在苏致就用自己的双手,在这小小的客厅中,演奏出整个交响乐团的震撼!

    人越少,受到的这份震撼就越强!

    包括白敬道在内,他们的心情都随着这高氵朝起伏着,好似亲眼见证了一个勇士手持刀剑,披荆斩棘,一往无返!

    山来,劈山!

    水来,斩水!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碍他的前行!

    白敬道眼前一阵恍惚,仿佛看到的那位音乐上的巨人贝多芬,坐在他的面前,在演奏着自己的《命运交响曲》。那也是他对生命的抗争和不懈。

    同样名为《命运》,却是不同的命运。

    白敬道忽然觉得自己想错了。

    苏致不成为贝多芬,他只会成为苏致。

    独一无二的苏致。

    他白敬道何其有幸,能够成为这样一位未来大师的恩师?

    白敬道连站到最高殿堂上享受着全世界的掌声时,都没有此刻的激动澎湃,就好像他一生的夙愿终于达成,人生终于圆满了似的。

    白敬道激动得眼睛都有些红了,他甚至感觉到了眼角的湿润。

    当苏致的演奏终于结束,客厅中一片寂静。

    简青和褚柳红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连小琰也是睁圆了眼睛,看向舅舅苏致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苏致虚弱地吐了口气。

    以他的身体条件,要完成这样庞大的演奏,无疑是一种负担。

    他的衣服几乎被汗湿了,整个人都险些坐不稳,直接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敬道终于缓过神来的时候,注意到他的情况,便一步上去扶住了他。

    看到苏致靠在自己身上,白敬道满心的欣慰。

    他从小就被人称为天才,但是在看到苏致,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天才!

    就算对钢琴近乎荒废六年,他的技艺也没有任何退步,反而因为经历了磨练,心境得到洗练,而更加不一般。

    这就是天才。

    普通人练习十年也未必达到的境界,天才轻轻松松便达到了!

    在钢琴一道上最重天赋,也更是如此。

    苏致毫无疑问是被上天眷顾的那群人。

    只是做老师的,当然不能只知道夸奖。

    白敬道担心苏致会被夸坏,就故意沉吟板着脸:“嗯,这首曲子还不错,写得很好。但是你的技艺还有不足,没有把真正的情感表达出来,这还需要无数的练习!接下来这段时间,你就别想着轻松了!还有,你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怎么弹个钢琴就累成这样,明天开始运动!一天都不能懈怠!”

    “知道了。”苏致当然听得出来老师语气中难以掩饰的骄傲,却偏要用这种方式表达,也是无奈地摇摇头。

    缓了一会儿,他的力气也逐渐回来了。

    陆琰突然跑过来,扑在他腿上,惊讶地说:“舅舅你好厉害啊!”

    苏致笑眯了眼睛,心情无比的愉悦。

    还有什么能比得到小外甥的赞美更让他值得高兴的呢?

    简青赶紧过来扶着他坐到了轮椅上,顺便给他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眼睛明亮得满满都是对他的骄傲。

    苏致笑咧着嘴,心情好得连中午饭都多吃了一碗。

    下午的时候,简青就带着陆琰告别了。

    褚柳红依依不舍地搂着陆琰让他常来玩儿,回过头又不忘在苏致面前絮叨,让他赶紧早点结婚,生个小孙子让她带着玩儿。

    苏致也不知道师母是怎么突然想到这茬的,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心里也是暖暖的。

    是啊,有的人他不必当成母亲。

    而他的老师和师母,又何尝不是他另外的父母?

    他这一辈子已经没什么好遗憾的了,只要继续沿着这条路走,然后好好孝顺老师师母就行了。

    打这一刻起,苏致是真正从心眼儿里开始把老师师母,当成了自己的爸妈!

    简青一路回去的路上,都还忍不住畅快地心情。

    “小琰,舅舅是不是很厉害?你以后想学钢琴吗?到时候就让你舅舅教你!我们家小琰弹起钢琴来,一定很帅,不知道迷倒多少女孩子!”简青自己说完都忍不住欢乐地大笑起来。

    陆琰连连嗯了几声,又嘀咕着:“舅舅很厉害,爸爸也很厉害……妈妈,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爸爸啊?”

    简青晃了一下神,手下方向盘一个不稳,差点儿撞到旁边的护栏上去。

    还好这边的路上车子不多,才没出什么大事,车内也依然平稳,陆琰似乎都没有察觉到刚才的失误。

    简青回头确认了一下陆琰的情况之后,才重新收敛心神。

    她还在回想之前苏致告诉自己的话。

    “好,妈妈带你去见爸爸,一起去见爸爸。”有些事情,她也很想跟陆司墨说清楚才是。

    想到要去见陆司墨,简青心头竟然紧张了一瞬。

    少女时期,那些期待见他的心情仿佛又回来了。

    简青摸着额头,暗笑自己的不沉稳。

    因为简青说了要去见爸爸,所以陆琰一路上都很开心地哼着歌。也不知道他这个小脑瓜子是怎么记住这么多歌的,反正简青总是能听到他在哼不同的童歌。每次唱歌的时候,也代表他心情很好了。

    简青的心情也随之愉悦,一路上平稳地到达了南国一品之后,简青没有急着下车,而是给陆司墨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居然接通了。

    简青也没想太多,开口就是:“陆司墨,我是简青。你在什么地方?”

    可电话那头却不是陆司墨的声音,虽然时隔久远,但依旧有些熟悉:“简青?是你?”

    简青回忆了一下:“刘泽?陆司墨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

    她无比奇怪地问道。

    刘泽来不及回答,急切地问:“小琰跟你在一起吗?”

    “当然,他上周就被陆司墨送到我这儿了……出什么事情了吗?”简青直觉发现了不对。

    她下意识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上的陆琰,担心影响他,便推开车门下车到车外继续通话。

    刘泽也有些崩溃:“司墨不见了,都好几天了,也联系不上人,听他的秘书说,他似乎交代了自己要去什么地方,然后就一个星期不见人影了。喏,连他手机也扔在家里没有带走。”

    “一个星期?”简青皱起眉。

    那不正是她上次送陆琰过来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吗?

    “怎么,你有什么情况吗?”刘泽赶紧问道。

    简青便把自己一个星期前带着陆琰过来找他,却没有找到人的事情给刘泽说了。

    “这家伙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不声不吭的。听他秘书说,前几天还用邮件在处理公务,但是这几天却是彻底联系不上人了。秘书一开始还觉得正常,但慢慢也觉得不对劲,这才联系上我。只是他们家里也没人,常去的地方也没踪影,我们这边都快急死了。”

    简青忽然想起蒋玥告诉自己的,陆司墨曾经去过她家楼下,并且听说了她爸爸已经去世的消息。

    从那之后,他就变得奇怪了。

    难道说,他听说了些什么?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来找你。”

    “南国一品,陆司墨家里。”

    “那我就在楼下,等我带着陆琰上来。对了,你们待会儿不要声张,我怕吓着陆琰,他年纪小,不懂这些事儿,就不要告诉他了。”简青没忘记嘱咐。

    刘泽当然也明白:“行,我们就在家里等着。”

    简青挂了电话之后,又愣了一会儿,才转身打开了后座车门。

    陆琰还天真不自知,开心地问她:“我们要去找爸爸了吗?”

    简青扯出一个笑容,安慰他:“你爸爸现在在公司呢,先送你回家,大概晚上或者明天,就可以看见你爸爸了?”

    陆琰虽然有些失落,但还是乖巧地哦了一声,张开双手让简青抱。

    简青抱起陆琰,锁了车,便直接从地下车库上了陆司墨家所在的单元。

    整个南国一品的地下车库都是相通的。

    简青到陆司墨家门口的时候,他家大门敞着,刘泽就站在门口等着。

    “刘叔叔!”陆琰显然和刘泽不是第一次见了,还很熟悉地跟他挥手打招呼,还带点儿小傲娇地跟他介绍,“这是我的妈妈!”

    简青拍拍他的后背,冲刘泽一笑:“刘泽学长,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刘泽也挤出一个笑容,说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何等的复杂。

    简青带着陆琰进了门,唐阿姨也在,很快便带着陆琰去玩具房玩儿了。

    陆琰不在侧,简青和刘泽总归是能好好坐下来谈一下了。

    还有一人也在,据刘泽介绍,是陆司墨的秘书,叫做唐迟。

    三人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简青环顾了四周一圈:“你们说,他是一个星期前就开始联系不上人的?”

    唐迟解释道:“只是没有露面,但还是能联系上的,boss把手头最紧要的几件事情处理了之后,用邮箱发给了我。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简青沉吟了一下:“陆司墨……他是不是让你调查了什么?”

    刘泽听出端倪:“你知道什么事情吗?”

    简青垂着眼睛:“没什么,我只是怀疑他知道了一些过去的事情而已。唐迟,能麻烦你说一下吗?”

    唐迟本来迟疑着不敢说,毕竟是boss的嘱咐,但是看现在这情况,却是不说也不行了。

    “一个星期前,boss让我去调查一个叫做简经国的男人,尤其是查他的医疗记录。那些资料我没有详细看,直接交给boss的。”唐迟说着,也逐渐回忆起来,“对了,在我告诉了他一个消息之后,boss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好像从那之后,他就有些不对劲了。”

    刘泽面露喜色,终于找到了线索:“什么消息?”

    “那位叫做简经国的先生已经去世了。”

    简青抿了抿唇。

    刘泽却觉得这个名字陌生:“简经国?没听过啊……简经国……简……简……”

    “没错。”简青忽然开口,“是我爸爸,他已经去世了,肝癌。”

    唐迟又诧异又觉得理所当然地惊叹看着简青。

    而刘泽,而是完全一片愕然。

    简青的父亲去世了?还是肝癌?

    这是他完全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

    ------题外话------

    刚去医院输液回来,不过早上我在置顶里面说过,不知道看见没?

    话说我的账号也不知道丢什么地方去了,找也找不回来,郁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暖妻在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姬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朔并收藏暖妻在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