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穿男之高手如林 > 第34章 镇宫尺

第34章 镇宫尺

作者:俺打的去埃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梓铭回头看了看阿唐,阿唐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似乎早就知道长生是女人。她上前一步,和黄梓铭楚荥并列,一同看着底下的长生和那个名叫花月的女人。

    “见到我,你是不是很失望?”

    “来这里,我便做好了打算。”长生说,“在外边,我不过是给千年等待的一个期盼。”

    “冠冕堂皇,我不是姐姐,说给我听,没有用。”

    “花月,我不会再走了。”

    花月看了看长生,突然笑了一声,“你舍得?”

    “最重要的人在这里,我对外边,没有留念。”

    长生说完这句话,黄梓铭看了看身边的阿唐,阿唐的神色低落了下来。

    “这里太脏了,杀了她们。”花月说,说完又看着黄梓铭躲避的洞口。

    长生的脸上有些迟疑,“我会让她们离开的。”

    “呵,你还说对外边没有留恋?”花月的声调提高,听起来极其尖锐。

    棺椁室也随之晃动了起来,棺盖纷纷被揭开。匪徒们倒退了半步,便被棺椁里伸出来的鬼手拉住了,手是极其枯瘦的手,不是骷髅。一大半的匪徒被拽了进去,只听见棺椁里嘎吱嘎吱的咀嚼声。老账见到这种情形,他的背脊有些发凉,他们刚才就是与这种东西共眠。居然是活的?而且看这种情形,这种东西似乎在吃人。

    黄梓铭躲藏的洞口也有了动静,无头将军摇摇晃晃的出来了,果然,是她们在悬棺那里遇见的无头将军。这个无头将军显然要比前些天遇见的要厉害。

    长生拧了拧眉头,“花月,你别迁怒她们。”

    “嗯?你在为她们说情?”花月惨然一笑,“那,她们更该死了。”

    突然地,殉葬地有一阵的地动山摇,花月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她环顾四周,让刀疤女人跑了。她一定是去了姐姐那里,花月扔下她们便走了,长生看了她们一眼,也跟着花月走了。

    地动山摇,晃得人脚不沾地。

    “我们别和粽子缠斗了,跟她们跑。”楚荥说着,从洞口跳了下去。

    她们刚出殉葬室,殉葬室便垮塌了。

    “该死,她一定是碰了镇宫尺。”阿唐脸上难得出现寻常人的表情。

    “镇宫尺?”

    “我们别跟着她们了,还是逃命吧?”老账上气不接下气,“这座宫殿保不住了。”

    “那你们走吧。”

    这时候甄苓如也苏醒了过来,她睁开了眼睛,“我们……这是……”

    李忠看了一眼背上的甄苓如,又开口,“你救了小如,我不能扔下你。”

    “我很好奇长生的身份,我也跟着你。”楚荥说。

    “她们都跟着,我不能看着她们出事。”黄梓铭也说道。

    “你们搞什么啊??”老账抱怨了,没办法,她们都不走,他也走不动,只能跟着阿唐了。

    花月和长生走得很快,等她们追上的时候,花月和长生已经上了悬浮台,刀疤女人拿着镇宫尺,和她们僵持着,似乎只要她们一动,她就把镇宫尺扔下去,底下是熔浆。

    “把长生不老药交出来。”刀疤女人挥着镇宫尺喊道。

    “没了。”

    “没了?”刀疤女人尖着声音,“我看了记载,地宫里还有一颗……给我……求求你们给我,我爱人得了癌症,他要死了……我不能让他死……”

    “我可以给你,你把镇宫尺给我。”长生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锦盒。

    “你打开……”

    长生慢慢地打开锦盒,女人便开始注意长生手中的锦盒了,锦盒还没有打开,女人便上前夺走了锦盒,她迫不及待地打开锦盒,没有,什么都没有。这时候,花月趁女人乱神之际,夺走了她手中的镇宫尺,女人晃神,摔了下去,她并没有摔进熔浆,长生抓住了她的手。

    “你救她?”花月蹲下身,看着趴在地上抓住刀疤女人手的长生。

    “她是可怜人。”

    “这就可怜了?”花月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了长生的手,“她冒犯了姐姐,要死的。”

    “花月,你不是这样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长生侧头看着花月,她以前认识的花月,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女孩子,别说罔顾人命了,即便是受伤的小兔子小松鼠,她也倍加疼惜。长生这一说,花月愣了愣,继而又是一笑,折断了长生的手指,刀疤女人摔了下去。

    “杀人如麻的冀州王,怎地如此心慈手软像个妇人?”

    长手捂着自己的手指,花月沿着悬浮台上去了,她将镇宫尺妥帖地放在了石崖上。

    “走。”长生看着阿唐。

    “她已经变了,她不是你的花月了。”阿唐神情激动,她朝长生喊道。

    黄梓铭被眼前的一切弄懵了,花月到底是长生的谁?

    楚荥低着头,似乎也想到什么,“花月,华越王妃,是冀州王的正妃。”

    “长生是冀州王?”

    “不,如果记载没错的话,华越王妃是第三代冀州王的王妃,而长生是第四代。”

    “这……”黄梓铭见花月转身过来了,她赶紧上前拉住阿唐,“阿唐,我们赶紧走。”

    黄梓铭能够感受到花月身上的杀气,这时候长生也站直了身子,她拦住了花月。

    “我不能走,花月已经不是花月了,长生会死的。”阿唐说着,推了一把她们,“你们赶紧走,再不走地宫就出不去了。”

    “我们不能丢下你。”

    “放心,我会脱身的,相信我。”

    李忠看了一眼背上的甄苓如,如果留在这里,小如也出不去,“好,我在外面等你。”

    老账和东叔也跟着出去了,只留下黄梓铭和楚荥,楚荥耸了耸肩膀,“我无牵无挂,你多一个人,也多一个帮手。”

    “为了甄苓如,我已经翻越了两个墓葬山,我不想再翻越了。”黄梓铭也表明了态度,要是阿唐失踪了,她们的征程又要开始了。

    阿唐看了她们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呵,留多少帮手也没有用。”长生不敢伤花月,自然被花月甩了出去。

    “花月,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长生的表情有些痛苦。“你放她们走吧。”

    “你为什么要护着她们?”花月抚摸着长生的脸颊,“你既然想着她们,为什么要来找我?”

    “花月,我知道你生我气,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重新开始?”

    “是的,重新开始。”

    “那姐姐怎么办?”

    “你就是姐姐,花月,我一直找的是你。”

    阿唐的下唇有些颤抖,她看着眼前相互依偎的两人。

    “长生已经做出选择了,阿唐。”

    阿唐低下了头,这时候,长生的胸前露出了刀刃,刀疤女人没有摔下去,她虚与委蛇,她手里拿着短刃,从悬浮石爬了上来。

    血,殷虹的血,花月将刀疤女人的头拧了下来。晚了,已经晚了,刀已经穿透长生的胸膛了。

    “长生……”花月露出了无措的神情,“你不会死的……我去拿药……”

    “我给她们了。”长生一张口,血不停地涌出,“花月,没有关系的,千年前,就应该是这样。”

    “长生……你别丢下我。”

    “花月……对不起,我后悔了。”长生说,“你千年前问我,我就后悔了,我不应该把你献给……父王……我……喜……”

    一千年了,终究……意难平。

    长生似乎“睡”过去了,花月露出了如孩童般无措的神情,“长生,你睡了吗?你怎么不和我说话了……”

    花月抬手,镇宫尺飞了过来,花月牢牢的抓着,接着又看了阿唐一眼,将镇宫尺扔了出去,阿唐接住了。

    花月蹭了蹭长生的脸颊,“那好吧,我们一起睡吧。”

    地宫开始剧烈地摇晃,阿唐似乎想去拉花月和长生,楚荥抱住了阿唐,“阿唐,别上去,悬浮台要掉了。”

    “不,我不能让她们掉下去。”

    “阿唐,花月不会出去的,她……把镇宫尺扔给你,是她把镇宫尺扔给你。”

    黄梓铭回头看了花月和长生一眼,长生已经死了,她忍住了内心的酸涩,合力将阿唐从悬浮台上拉了下来。

    “我不能让她们留在这里。”

    “放过她们吧,阿唐,这是她们的归宿。”楚荥说着,她似乎很了解这段历史。

    楚荥这么一说,阿唐没有挣扎了,她垂着手。

    回到地面,她们已经精疲力竭,还是李忠他们把她们给拉上来的。

    “她们呢?”李忠问道。

    楚荥垂着头,她知道李忠问的是谁。“地宫塌了,她们……”

    楚荥这一说,大家都有些沉默。等甄苓如醒过来的时候,她们已经抵达无州了,一行人都有些疲惫,特别是阿唐,阿唐整个人都消沉了。

    “楚荥,你和我讲讲冀州王和花月吧。”

    “嗯。”

    第一次见到长生,是在青楼,没错烟花之地啊。长生是冀州王的长公主,不爱儿郎爱红妆,在冀州城是出了名的。父亲来冀州述职,我随父亲来游玩,哥哥一来冀州便扎进了“美人醉”,气得父亲将他五花大绑了回来,只要一会没见,哥哥便又跑去了“美人醉”,咦?有这么稀罕吗?于是,我和阿无来了“美人醉”,真的,我看了“美人醉”的花魁,还有隔壁楼的花魁,还好诶,真的,我这不是女人的嫉妒心,我只是觉得……她们没有我想象中的惊艳……或许是哥哥见过了大家闺秀的矜持,所以格外消受青楼女子的轻佻,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再重申一下,我这不是女人的嫉妒心,我保证。

    长生下来的时候,是和花魁一同下来的……她是花魁的入幕之宾,这个花魁是好看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长生下来的时候,我的眼睛就移不开了,长生,长生,这就是长公主吗?长生看到了我,她认出我的女扮男装,自然言语轻佻,戏弄了我一番。要换作别人,我肯定是恼怒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长生,我是羞恼……羞……

    留在冀州,成为了长生的丫头,父亲有些唉声叹气,但还是尊重了我的选择,他没有办法,长生是君,父亲是臣,长生要我,父亲只能听命。我以为可以陪伴长生了,可没想到的是……长生从床榻上下来,她穿着衣服,对我说,“父王要你进宫。”

    从那一刻起,我便知道了长生的野心,长生不想当长公主,她要天下。

    长生步步为营,外界看来,她不过是游手好闲,有着磨镜之癖的长公主,她暗中算计,结党营私,很快便把巧立名目中饱私囊的太子拉了下来,冀州王很喜欢我,我学了很多东西,包括怎么取悦男人,我,努力地成为长生的棋子。长生疼爱我,除了不能碰我之外,她什么都满足我,可我只想她抱我,她告诉我,再等等,等她成为冀州王。

    她说女子也能当王,表率从她开始,我不懂她的宏图大志,只是觉得她说这些的时候意气风发,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再到后来,我成为了她的母后,她更加谨慎了,也不来见我。冀州王死后,要我殉葬,长生说了一句“好”,这一声好让我多年的等待成了灰烬,其实在冀州王弥留之际,长生不老药便已经研制出来了,我服了药,然后画地为牢,冀州王待我不错,死之前更是拉着我的手,“我都知道。”

    我心中有愧了。

    “不是的。”阿唐在一旁听着,摇了摇头,“长生醒来以后,一直在找她。”

    “什么?”

    “长生设了局,她想让花月假意下葬,只是没有想到……她们被她父亲算计了。”阿唐说,“你们还记得太极山瀑布后的石碑吗?”

    “记得,我当时拓印了。”东叔说道。

    “你那里还有吗?”

    “有,我一直带着,就怕其中有什么玄机。”东叔递给了阿唐。

    阿唐将纸倒了过来,递给了她们。

    倒过来,密密麻麻的字,变成了几个大字,长生,死。

    “长生醒来以后,便一直入不了太极山。”阿唐说,“直到遇见你们,她隐藏在你们中间。”

    “为什么我们可以进入?”楚荥问道。

    “不是你们。”楚荥看了一眼黄梓铭,“是他,他的体质。”

    黄梓铭作为重生者,本来就是逆天而行的产物。

    “不对,那甄苓如是怎么进去的?还有她身上的画?”

    “你们问她吧,等她醒来。”

    “阿唐,你是怎么遇见长生的?”

    “几年前,我进入了她的棺椁室,她醒了。”阿唐说,“长生当时救不出花月,占了卦象,千年后才能破解,她便服了药。”

    楚荥叹了一口气,“她们……在一起了,只不过以另外的方式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女穿男之高手如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俺打的去埃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俺打的去埃及并收藏女穿男之高手如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