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十一章 京都洛阳

第十一章 京都洛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娆三人逃出京兆尹的当晚,陈饶便大病一场。『≤,数日的奔波一直压在陈饶心头,如一跟紧绷的弦,她强迫自己不能倒下。可是家破人亡还是成为了压垮一个人最后的稻草。当她们逃出京兆尹,心里稍稍一松,陈娆便一病不起。

    因着病情耽搁,走走停停月余,三人才来到了洛阳郊外。陈饶少时来过洛阳,在她的印象中,洛阳是世间最繁华,也是最美丽的地方。何为香车倾一顾,惊动洛阳尘?她曾经一度沉醉与这样的回忆。

    可是却不曾见过沙场残阳红似血,白骨千里露荒野。

    山头少闲土,尽是人旧墓的情景还是让人心生悲凉。

    “洛阳当年也是千年繁华的地方,自梁冀进京后,却是一日比一日萧条了。”伍炀感叹道。常青没有说话,一如往常的沉默。

    陈娆掀开马车帘子,看着洛阳郊外的处境,为数不多的面黄肌瘦的人,弥漫的荒烟与黄沙,隐约可见的路边枯骨,突然说不出话。

    冬日寒风阵阵,正哆嗦间,坐在车辕上驾马的常青已经放下了帘子,隔了荒原的风霜。

    常青旁边的伍炀看了一眼常青,对着帘子说,“荒原风大,你大病方愈,就不要吹冷风了。”话还没落,帘子里一阵咳嗽,陈娆哑着嗓子叹了口气,“没想到洛阳城郊如此的破败荒凉。”

    伍炀转过头,“听说梁冀手下西凉军残忍嗜杀,暴虐成性,经常借百姓之头以充军工,荒野许多的无辜人家都不能幸免。”

    “世人都道梁冀是乱臣贼子,他权倾天下,没有人可以制衡他么。”

    一路上伍炀都会给陈饶讲一些她所不知道的,阿翁也从来不教她的东西。伍炀是并州名士,往往见解独到,一番交谈陈饶和常青往往都深有感悟。相处月余,三人都有惺惺相惜之感。

    “梁冀虽然暴虐,但是在西凉军中却极得军心。●? ■西凉地处蛮荒,风俗彪悍,至今还有茹毛饮血的习惯。当年以何将军为的外戚势力与宦官斗的火热,双方僵持不下的阶段,何将军密诏当时还是藩王的梁冀进京除宦。没想到梁冀还没有到京城,何将军就被宦官给害死了。”

    陈饶叹道,“那时候梁冀怕是并没有如今这般举足轻重吧。”

    虽然知道陈娆看不到,伍炀还是点了点头,“那时候梁冀手上并无实权,可是他做了一件事,一件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

    陈娆哑着嗓子说,“他立了新的皇帝。”

    “是啊,他扶持幼帝,把皇帝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上,也就是把权力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上。在这样的乱世,拥有一支凶悍的西凉军队,和至高无上的权利,还有什么是不能得到的呢?”说罢伍炀又叹了口气。

    “咳……咳……”压抑的咳嗽声过后,伍炀听见车帘内幽幽的声音,“伍先生,有一件东西,是梁冀不能得到的。”

    伍炀愣了愣,应激性的问道,“什么东西?”

    “是人心啊……”

    荒原上烈烈大风呼啸而过,这片大地上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麻木,他们面黄肌瘦,沉默的倒下,又沉默的爬起来。伍炀听着帘内不时的咳声,看着身边沉默的抿着薄唇的常青,听着路旁婴孩的啼哭,突然又想到了自己。

    心里似有所悟,叹了口气,点点头,“女郎说的对,在下受教了。”

    马车内的陈饶裹在一床被子里,捂着嘴轻咳两声。梁冀权倾天下,早有不臣之心,可是他又不敢取汉家皇帝而代之。大汉虽乱,却未亡,天下士子之心仍旧向汉,朝中忠臣依然只认刘家,如阿翁这样的朝臣,伍炀这般的名士,都是不容小觑的政治力量,也是牵制梁冀的力量。

    名不正,言不顺,天下必伐之。

    陈娆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她敛了眼睑,掩下眼中的泪意。()攥着被子的手越来越紧,心里却一片寒冷。

    大汉虽乱,却未亡,人们还是向汉的。陈娆突然有些理解,为何陈嵩会选择殉国。他的死,点燃了让天下义士的怒火,那种以前深藏压抑的不满和痛恨的怒火。

    所有人都认为,选择沉默就能保全自己,若是有一天,继续的沉默只能换来凌辱和屠杀呢?

    阿翁,你此生没有做到的事情,娆必定为你完成。

    此时的洛阳城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香车四顾,人们倒是多了些麻木与叹息。城中商铺市集也平添几分冷清,找不了几处清净之地。三人还没进城,就变卖了马车和一些用品,陈饶也还是换作男装的打扮,低调的入了洛阳城。

    伍炀早年游历,此次月余的路途上也多亏了他一路打点。三人兄弟相称,在伍炀的安排下入住了一家客栈。经过这么多天的风霜雨雪,陈饶的脸上也多了几分风尘仆仆。她靠在客栈的浴桶里,敛着双眼,热腾腾的水雾朦胧了脸颊,掩住了疲惫的表情。

    她没有忘记自己来洛阳的目的。可是要做到却是毫无门路。独身一人,前路迷茫。脑海一片混沌中突然想到了陈嵩的至交,京兆尹盖勋,如今正在洛阳!

    他,能够相信么?

    她睁开双眼,伸手拽下旁边宽大的白色衣袍,转身展臂一裹,又走到镜前拢了拢还在滴水的头。沉思良久,又起身拿出纸笔,伏案书写。

    等到落笔时,房间又响起了敲门声。她折了书信放入信封,披了件披风打开了房门。

    门外常青端着点心和热茶,看了她一眼便低头将托盘递给她。

    “你来的正好,我有一封书信,你能帮我送到盖府么。”

    常青疑惑的接过书信,迟疑了一下,说道,“女郎,你的身份不可暴露,这里只会比京兆尹更危险。”

    陈饶叹了口气,“父亲和盖勋伯伯是世交,若不是扶风的消息传到京兆尹之前,他就被皇上召入京城,我相信,他不会像盖平那样的。如今我们来到洛阳,毫无根基,若无人相助,很难接近梁冀。”

    “女郎……”

    “放心,我有分寸的。你先把信送过去。”

    “……诺。”

    常青走后,陈饶便梳了男装,又戴上笠帽,压下帽檐出了客栈。

    洛阳的雪稀稀疏疏的落着,落到人们的脚边却化为一摊水渍。北风一吹,寒意透过衣袖直钻进人的骨髓里。陈娆扯着披风,站在那座老宅门口的青石路板上,抬头看着昏黄的天空下,几盏红色的纸糊灯笼挂在门前,在这冷意刺骨的冬日里,平添几分暖意。

    陈娆站了许久,始终迈不出一步。她心里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后退几步,踉跄着就想返回。

    此时老宅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出来一个拿着笤帚的枯槁老人。他驼着背,行动迟缓的打扫门前的落雪。

    老人已经很老了,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他却做的十分吃力。闷咳两声,他又继续把地上的积雪扫开。似乎没有注意到僵立在不远处的陈娆。

    陈娆突然觉得眼眶一热,双眼模糊的喃道"赵伯伯……"

    老人这才抬头,看着不远处戴着笠帽的陈娆。

    他浑浊的双眼多了一分精明的警惕,看着眼前阴影里的陈娆,沉着声音问道,"小兄弟可是认错人了?"

    陈娆伸手取下自己的斗笠,从阴影中走到温暖的灯光下,轻轻的拿过老人手上的笤帚,

    不多时便将积雪扫到了阶下。

    她转过身,看着老人眼中警惕渐退而双目晶莹,哽着嗓子,"阿爷,阿娆没有认错人。"

    赵伯听完,也不多说就将陈娆拉进了门内,又探头看了看,四下无人,便松了口气,串上了大门,回头看着一旁的陈娆,怒道,"你这丫头!怎么到了洛阳!随我到里屋去!"

    陈娆在洛阳举目无亲,唯有陈府以前的管家赵伯独自在洛阳生活。当年陈娆随陈嵩迁出洛阳,只有赵伯留了下来,一留竟然也是许多年。

    陈娆不知道陈嵩有没有和身在洛阳的赵伯联系,但是直觉告诉她,眼前的人知道的,肯定比自己多。

    陈娆一直不明白,陈嵩明明有机会可以离开,为什么会选择殉国。如果不是愚忠至此,有没有可能是有别的原因?

    陈嵩一向正直,虽说做出殉国这种事情符合他的脾性。但是陈娆不相信他会因为愚忠而这样丢下她,离她而去。

    陈娆抚上胸口,那里贴身藏着陈嵩临走前交给她的娟帕。

    她不相信。

    厅上的火烧的极旺,不时噼啪的崩着火花。温暖的房子,仍旧驱不走陈娆心里的冷意。赵伯听着她讲如何辗转来到洛阳,眼里泛着泪光,握住了她的手,"为什么不远走它地,却来了这是非之地呢。"

    “天下之大,去哪儿又有什么区别呢。”她喉头一哽,眼中冰冷,“阿翁身死,扶风城也是回不去了。”

    赵伯叹了口气,浑浊的眼珠中俱是心痛,“扶风城的事情我早有耳闻,将军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如何不痛。本以为陈家已无活口,没想到苍天怜见,把你从那地狱里送了出来。如今你却身处狼穴,你九泉之下的父亲难道不会心痛么。”

    “阿爷……”陈娆抬头,眸色复杂,顿了顿,只说到,“父亲还没有完成心愿。我也不能让他白死。”

    陈娆轻轻伏在赵伯的膝上,眼底深处一片森然,“让我这样日复一日的苟且偷生,生不如死……”她抬头,竟然微微一笑,眼神中却没有笑意,“我宁愿来洛阳杀了那梁冀狗贼,为我父亲,为我陈府报仇雪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