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十四章 郊外再遇

第十四章 郊外再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常青一贯没有表情的脸上此刻却是双目赤红,神色凌冽。?.ww. ?如同一头从荒原里奔来的狼,浑身散出生人勿近的气息。持剑架住数人刺过来的长戟,另一手紧架着刀刃,大喝一声,往前一推,十数人竟然被他推倒在地。

    一波倒下,另一波有大喝着摩擦着向他刺来。左手的鲜血滴了一地,常青回头看了一眼陈娆,却见她坐在马背上神色焦急的看着他,“快上来!”

    旁边的一个将士趁此机会刺向常青,而此时常青正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娆,大喊道,“快走!”

    “小心!”陈娆坐在马背上惊呼。常青一侧身子躲过偷袭,却被冷利的兵器划破肩膀。

    血迹斑斑,从左臂蔓延到手心,陈娆分不清他身上的血是自己的多还是敌人的多,只是不安的紧攥着缰绳,双眼模糊的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男人阻在门口,用尽全身力气保她一线生机。

    陈娆已经快要看不清楚,嘶哑着嗓子朝常青叫喊道,“常青!快上马!”

    常青没有转身,十数个将士将他围住,另有十数个人在盖勋的吩咐下绕过常青直奔陈娆。

    常青堵住院门,长啸一声,手中长剑向马臀一掷,那马匹吃痛抬起前蹄嘶叫一声就往前冲去,几乎将陈娆从马上摔下来。

    她在一片颠簸中紧抱着马脖子,不敢睁眼,也不敢回头。她似乎永远都只能被人追着逃,失去了陈嵩的庇护,陈娆突然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可怜,单纯无知。

    她一向受尽宠爱,周围的人没有不夸她灵敏聪慧的,她也就真的潜意识觉得自己当真是算无遗策了。可是这人情冷暖她却如何这般分辨不透,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将自己交到别人手中,却要让旁人为她的单纯丧命。

    常青……常青……

    脑海中蓦然想起那晚的大雪,还有雪地里那个温暖的身影。

    终归……还是要被自己的单纯葬送了么?

    顺着马匹倒下,陈娆浑身就像是散了架了般,头晕目眩。她倒在郊外的树林里,马已经精疲力竭再也无力起身。陈娆咬着牙想要站起身,左脚脚踝却是生疼。

    她呼了声痛,又跌坐在地。她捂着自己的脚踝,双目冰冷。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逃亡令陈娆精疲力尽。

    只是这一次她面无表情,再也没有在扶风遭遇盗贼的慌张和无措,心里一片冷漠。 ?

    如果不是随身带着弩箭,自己又交不出兵符,岂不是就要命陨当场了?

    当真命陨当场……至少……至少也不会连累常青。她闭上双眼,再睁眼时眼里的疼痛已经被冰冷掩去。

    簪已在颠簸中落下了。陈娆披头散,背靠着树干,心里一片疲累。

    为什么直到今日,她才猛然现原来自己一点也不懂。

    垂头树下枯坐良久,她拖着脚扶起树干起身准备离开,身后却一声惊呼,“姑娘?”

    陈娆转过头,却看到来人正是月前相遇的裴元让。她一愣,裴元让一身猎装,铜铃般的眼睛惊讶的瞪着她,似是不敢置信。

    陈娆愣神间,却见一人从裴元让身后打马而来。

    俊眉朗目,挺鼻薄唇。不是裴绍却是哪个?

    他也是一身墨色猎装,手持大弓,眸中深沉。一如既往的丰神俊秀。

    陈娆突然有些晃神,耳边突然响起熟悉轻柔的声音。

    “若有缘再和君相见,娆必衔环相报。”

    裴绍打马来到陈娆身边,神情似乎也是惊讶,问道,“姑娘什么时候也来了洛阳?”

    陈娆没有想到此刻竟然能在郊外再遇裴绍,叹了口气,“此事一言难尽。”

    裴绍看了看他身旁倒下的骏马和她狼狈尘扑的姿态,眼中几分了然。他下马扶起陈娆,立于一旁,轻声说道,“姑娘既然来了洛阳,裴某可有幸请姑娘入府一叙?”

    陈娆抬头看着裴绍那双真诚的眸子,脑海一片空白,突然想起他曾说阿翁对他有恩,也救过她的性命。

    他,可以相信么?

    裴绍看着看着眼前的姑娘,心里有几分好笑。为何每次见她,她都如此狼狈,如此警惕?仍旧是熟悉的打量他的眼神让他觉得有几分有趣。

    裴绍暗叹一声,“前日里郭厥回京,我才知道恩师的遭遇。实在痛心。我心知姑娘无处可去,鄙人舍下虽然简陋,也姑且可算作姑娘容身之所。”

    陈娆心下已然是万般思绪,只抬头打量他,眼中一片清明,问道,“你和我阿翁是一路人么?”

    裴绍一愣,似乎不解道,“从何说起?”

    陈娆低头不再答话,裴绍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微笑,目光赞赏。 ▼

    陈娆思忖着如今自己也是孤身一人,无人可以依仗,眼前的人毕竟与自己有救命之恩,姑且也算作欠他的。万般思量,陈娆点点头道了声好。

    裴绍爽朗一笑,将弓交给裴元让,扶着陈娆上了自己的马。

    陈娆回过神来人已在马上。陈娆坐在马上扶着马鞍,裴绍却是在下面为她牵马。裴元让大惊,“主公!”

    陈娆看着他俊朗的身姿,也心下惊讶,“小女子何敢让恩公牵马?”

    裴绍只是握着缰绳,目光坦然,“在裴某眼里没有恩公,只有一个腿脚不便的美人,如何牵不得马?”

    裴元让一脸气愤,看着陈娆也没了好气,哼一声转过头不看她,也下马和裴绍步行。

    陈娆却蓦地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呆滞间却被裴元让给瞪回了神。

    陈娆在马背上静静看着裴绍,只是越想越觉得此人捉摸不透。他行事坦荡,目光真诚,倒是像是个正人君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娆却总觉得这个人的笑意没有到达眼底。

    她心里明白,朝中诸人反对梁冀的绝对不止陈嵩一人。说白了,她心下很清楚,洛阳有陈嵩的同党。当时陈嵩密谋刺梁,此事陈娆绝对不相信是陈嵩一人所为。只是陈嵩从来没有告诉她,她便凭着感觉猜测很可能是陈嵩的至交盖勋,所以才一进洛阳便邀盖勋见面。

    可是她不明白。

    如果是盖勋,他为何又要杀自己。如果不是盖勋,阿翁又为何要将她送去京兆尹。

    至于眼前的人。

    ……

    陈娆敛下眼,只觉得眼前的人浑身上下让她觉得莫名的危险。

    几人一路说笑,不过半响,陈娆已经跟着他们走出了树林,来到一片空旷的平原上,却见平原上竟然驻满大营,巡防的都是些官兵将士!

    陈娆心下一惊。

    “此处为何会有大军驻营?”

    “这你都不知道?”裴元让不满的嚷嚷,“正值寒冬,梁将军率军队来此行猎,你算是跑到皇家的猎场来了。”

    陈娆还待再问,却见远处一群人簇拥着一人而来,不过三十岁上下的年纪,却是胸前玄铁护甲,披一件貂皮大氅,五官立体如刀刻,浓眉下一双眼睛如鹰一般锐利摄人,隐隐寒光。

    论长相倒不像是纯粹的中原人。

    他只站在那里,浑身都是上位者的贵气和威势。他打量着裴绍,走近朗笑调笑道,“子桓追着花鹿而去,却没想到带回来一个美人。”

    裴绍拱手一礼,也笑道,“美人自是比花鹿要金贵的多,世人都爱美人,裴某当然不例外。”

    那人哈哈大笑,打量着马上略显狼狈的陈娆,却见她眼神沉静,一身男装打扮,却是风流俊逸,气质天成。

    那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伸手拍了拍裴绍,叹道,“此女竟是与凡俗不同。”

    陈娆背后一阵凉意,心下一惊,故自镇定。

    那人又转头看着裴绍笑道,“子桓好福气。你爱美人,改天回宫了我再多赏你几个美人如何?”

    裴绍坦荡一笑,双手一揖,“某自当笑纳。”

    “哈哈哈。”那人拍了拍裴绍的肩膀,大笑着走了。裴绍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仍旧微笑。

    待一众人离开了,裴绍才拉着陈娆的马到了他的营帐。他将陈娆扶进营帐,待她坐下才道,“我先去为你找个大夫,你先留在我的营帐里,有元固元让在此照应。待明日大军拔营,冬猎结束,再随我回府吧。”

    陈娆想说些什么,裴绍却看出了她的顾虑,只是说,“你腿伤不便行走,暂留此处也便于养伤。”

    陈娆看着自己的脚踝,只得无奈答应了。

    没有坐多久,裴绍便带着大夫进了营帐。胡子花白的大夫检查一番对裴绍说道,“只是脱臼,稍微有点骨折,好好将养自当无碍。”

    裴绍点点头,大夫便替她正骨。他手法娴熟,下手果断,一阵剧透从脚踝传来,陈娆咬牙,并不呼痛,只是额头渗了几滴冷汗。

    裴绍静静的打量眼前的姑娘,心下暗叹月余不见,此次见面她却没了初见的那股青涩,多了几分他所熟知的狠决。

    陈娆抬头,却看裴绍脸上没了笑容,一脸平静的细细打量他,眸中深沉。蓦地她忽然觉得此刻的他才无比的真实。

    她忽然开口,声音低沉沙哑,“恩公能否遣一人去西边的驿站看看,我当时走的急,将军当日赠我的弩箭该是忘在后院了。”

    裴绍只是打量他,也不点破,笑道,“好,我还有点事先离开,你安心在此修养,明日带你回洛阳。元让。”

    门口的元让掀帘而进,“主公找我?”

    裴绍叹了口气,“阿娆姑娘将一副弩箭落在了西边驿站后院,你去瞧瞧,找到了就来回禀姑娘。”

    裴元让不可置信的看着裴绍,“主公!我不去!”

    “恩?”裴绍转头看着满脸不情愿的裴元让。

    裴元让感受到他语中的威胁,缩了缩脖子,“我去……我去……”

    裴元让暗暗瞪了陈娆一眼离开营帐时还嘟囔道,“女人就是麻烦……”

    裴绍离开后,陈娆独自坐在营帐里,有些紧张的等着裴元让回来。日头渐过,树荫东移。在太阳的最后一缕阳光沉下的时候,裴元让没好气的一脸不满的进了营帐。呆坐的陈娆蓦地抬头看着他。

    “将军可有找到什么?”

    裴元让一脸不耐烦的看着陈娆,“没有找到你什么劳什子箭。”

    “咳……”陈娆不自然的咳了咳,“那院子里可有什么人?”

    裴元让疑惑道,“什么人?”

    “那驿馆里没有什么奇怪的事么?”

    裴元让想了想,“有人说白日里好像有人聚众生事,不过没多久也散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陈娆目光一闪,诺诺道,“没什么……”

    裴元让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陈娆轻轻叹了口气,声音逐渐消失在空荡的营帐里。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吧……也许……也许他是逃了……

    裴元让正准备离开,陈娆忽然叫住了他,“将军……白日里那个贵人是谁?”

    裴元让愣道,“你是说梁将军?”

    陈娆一怔,忽的抬头,紧紧的盯着裴元让,“他是梁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