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十六章 血洗洛阳

第十六章 血洗洛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阳城中这几日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在讨论一件大事,阎国舅竟然伙同当朝司空谋反了!

    皇帝一个月前将此事交给裴绍审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桩谋反案后竟然牵扯了数百名朝廷要员!

    听说阎国舅谋反一事并无实据,只是梁大将军坚信他不是主谋,背后一定有人暗中指使,便主张彻查。 ?而裴绍更是从一个宫中内官的口中挖出了当朝司空。

    这一下子便不得了,当朝司空手握重权,更是三朝元老,素有贤名,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如此忠君爱国的权臣会策划谋反!

    但是此案已是板上钉钉,由不得人不相信了。裴绍抓住司空这一线索,顺蔓摸瓜,牵扯了司空背后大大小小的百余名官员。

    据说此事上达天听,龙心大悦,敕封梁冀为相国,裴绍为骠骑将军,凡涉事谋反者,皆腰斩,灭三族。

    据说行刑那日,以前的那些朝廷要员极其亲族乌泱泱跪了一地,当朝司空更是跪在刑场上大骂裴绍,秧及裴家三代,说他阉宦之后,狼子野心。

    据说行刑当日有人亲眼所见,说是腰斩之后人不能立死,众人行刑后,一层鲜血蔓延下去,另一层鲜血又覆盖上来,从台上流到台下,而司空就强撑着半个身子没有咽气,仍旧躺在血泊中对着监刑的裴绍大骂,足足过骂了一刻钟才逐渐僵硬。

    据说那刑场的鲜血,小吏们足足用水冲刷了三天,才逐渐洗尽。

    场面之惨烈,人们难以想象。

    陈娆一身男装,坐在洛阳的一处茶馆中,有些呆滞。只觉一片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女郎,茶凉了。”

    她回过神来,看着对面的戚姬,轻轻呼了口气,放下手中凉茶。隔壁的那人仍旧说的天花乱坠,甚至精确到了行刑的细节。

    “要说那裴绍啊,本家宇文。父亲被先朝的大宦官裴硕抱养,给改姓裴。虽说裴家当年也是京中一等一的权贵,却的确算得上是阉人之后。裴绍之前在朝为官,也不过是个骑都尉,此次搭上梁相国这座桥,一跃成了骠骑大将军,这晋升之路,竟也是踏着无数人的鲜血啊……”

    戚姬蹙眉厌恶的看着旁边吹嘘的那人,“女郎,市井泼皮之言不可尽信。???.ww. ?”

    陈娆眼中一片寒意。她来到裴绍府上已有月余,却没想到这个月会生这么多的事。想起那个丰神俊逸,眉眼深沉的人,蓦地心下有几分寒。

    “将军领的是皇上的圣旨,谋反之人本就该死。况且将军也在皇上面前为那些罪臣的家属求了情,赦免了那些贼人的奴仆家臣,不予追究,已是莫大的恩惠了。”

    陈娆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想到阿翁生前告诉自己的话。这朝廷大事,只怕早就不是皇上做主了吧……自己的父亲,临死不也是叛将的罪名么……说是谋反,国舅想要刺杀的究竟是皇帝,还是和他父亲一样,想要刺杀的其实是梁冀?

    裴绍名义上领的圣旨,却到底是为谁做事呢?此次谋反涉案的全是朝廷元老,却不是西凉将领……

    她紧握着手中茶杯,骨节白,眸中阴沉一闪而过。

    “女郎,我们走吧,不要理这些市井泼皮。”

    陈娆回过神,看着眼前气愤的戚姬,掩下眸中寒意,微微一笑道,“你只是容不下有人说你家将军坏话而已。”

    两人相处月余,也没了初见的陌生。两人都是孤身,很容易便在相处之间有了感情。戚姬只道陈娆如她一般家破人亡,居无定所,难免会有几分相惜。

    此刻听得陈娆打趣,自然嗔怒。美人一怒,小小的纱巾也是遮掩不了戚姬的风姿。眼见着已有几人向她们这边打量过来,她也不管戚姬的嗔怒,拉着她起身,“走吧,小祖宗。”

    却不料两人出了茶馆,便有一行人跟踪而上。尾行的人眼见两个姑娘在前面的街道转了个弯,当即追上去却不见了踪影。待跟踪的人离开,陈娆才拉着戚姬从侧面的小巷中走出来。

    戚姬面有不解,“怎么会有人跟踪我们?”

    陈娆心里万般思绪一闪而过,眼中沉静。回头却轻笑着勾了勾美人的下巴,学着登徒子子的语气调笑道,“自然是爱慕美人,想要一亲芳泽咯。”

    戚姬脸一红,毫不留情的打下她不安分的手,“你一个女儿家,怎么如此不知羞。”

    陈娆一阵恍惚,记忆中也有人那样说过自己。◆ ★

    你一个女儿家,怎么就不嫁人?

    戚姬见陈娆神情不负轻佻,眼中是浓厚的疼痛,心下黯然,牵起陈娆的手安慰道,“又想起你阿翁了?”

    陈娆轻笑,点点头。

    戚姬将她拉出巷子,两人相携着回府。戚姬拉着陈娆,有些感慨,“你还好啊,有你阿翁疼你。我就不同啦,从小父亲就战死了,我兄弟将我卖给教坊,从小就被逼着学我不喜欢的东西。”

    陈娆暗暗握紧了戚姬的手。

    “不过我不怪我哥哥。家里实在是没有钱吃饭了,恰逢那年朝廷征兵,我哥哥要入伍,母亲重病在家又没有钱看大夫,如果哥哥不这样做,哪里来的钱吃饭看病呢。”

    陈娆很奇怪,戚姬竟然可以如此淡然看待往事。

    “你竟然不恨么?一入教坊,永远都是贱籍,永远不能嫁于心上人为正妻,一辈子都只能为奴为俾。”

    戚姬一顿,神色苍凉,回头看着陈娆,“阿娆,这都是命……”

    陈娆一愣,竟然从她眼中看出了怜悯。

    她撇了撇嘴角,“我才不信命。”

    安慰了戚姬几句,不知为何,突然问了问戚姬,“你大哥叫什么名字?”

    戚姬一愣,还是轻声说道,“卜易。”

    陈娆震惊的看着戚姬,说不出话。

    裴绍这一个月很忙,也没有见过陈娆几次。他忙着各种应酬,也忙着将谋反一案尘埃落定。经此谋反之案,朝中震荡。朝堂之上各方势力均衡的格局似乎也有打破之意。

    书房紧闭,矮几上全是些官员往来的信件,他挑起一封,竟然是说他勾结梁冀,早有不臣之心。

    嘴角一抹冷笑,随即将那书信扔到了一旁的火盆里。

    这些顽固终究还是想的太简单了,梁冀早知朝臣有不臣之心,只是苦于没有借口打压。这群人也就生生的把梁冀整顿朝纲的理由给送上去。

    若是真的能杀得了梁冀他自然没有话说,但是愚蠢的顽固之举却只会自寻死路。

    火舌卷起一封又一封的信件,慢慢的消弭在精致的火盆里。裴绍眼前又浮现出那人血泊之中半截身子爬到他脚下,阴测测的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说话的情景。

    “若是你不能除去国贼,辅佐汉室,老夫九泉之下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没有人知道他为何能在证据缺乏之下,这么轻易的牵出如此多的人。

    他自嘲一笑,又抽出一封信件,赫然是裴绍与死去的司空大人的往来私信!

    裴绍拿着这封信有些怔然,叹一口气,将信放入火盆,也不再翻找,只是静静看着火舌一点一点席卷,蔓延,将一切不为人知的秘密掩盖。眼眸中一片深沉。

    火光之后,裴绍唤进裴元固,让他将剩下的书信差人交给梁相国。裴元固收起几上书信,看着裴绍靠在几上,脸上一片疲累。他犹豫半响,还是安慰说道,“主公莫要多虑,这些人的血不会白流。”

    裴绍闭上双眼,轻叹道,“流了太多的血了……还会流更多的血啊……元固。”

    “以退为守,以暴止暴……”裴绍蓦地睁眼,眸中神色一闪而过,他抬头看着裴元固,“陈娆最近如何?”

    裴元固有些诧异,“她还是一如往日,上街喝茶,回府晒太阳,倒是和戚姬越走越近了……前些天好像说要学骑马。”

    裴绍疲惫的脸上也多了一股笑意,“不错,还是能忍的住。”

    裴元固看着自家主公脸上的笑意,有些莫名。

    “既然要学骑马,那就随我去马棚吧。”裴绍打量他一眼,仍旧笑着就起身出了门,裴元固眼中疑惑,却还是跟了出去。

    洛阳皇宫历经三百年,代代修缮,已然恢弘大气,金碧辉煌。这里也是整个王朝的权利象征,然而在这座皇宫最精致的宫殿里,却是一片冷意。

    梁冀坐在天子床前,冷冷的盯着天子身后一身狼狈的阎贵妃。天子将年长他几岁的人护在身后,目露哀求,

    “相国……朕……朕请求你……朕求你……阎国舅做的事情贵妃他不知情……朕求你……放过她……放过她吧……”

    少年皇帝眉目清秀,肤色苍白。褪去皇冠龙袍,一身白色常服,不像帝王,倒更像是个清俊的秀才。此刻眸中惊恐害怕,却仍旧护住身后的贵妃,满脸的哀求。

    梁冀不为所动。只深深的叹口气,“天子,你身为天子,更应该分辨忠奸,明辨是非,不应该被小人蒙蔽。”

    刘封心中暗恨,却不敢流露,目光仓皇。

    “斩草要除根的道理,陛下你应该比微臣更懂才是。臣怎么会容许这样的危险再您身边呢?”

    两旁甲士上前就要带走贵妃,阎贵妃疯了一样紧紧的抱着皇帝,满脸惊恐泪痕。

    “皇上!皇上救我!”

    刘封紧紧的抓着贵妃手腕,骨节白,痛苦的看着梁冀,眼睛都不眨的就跪在梁冀身前,“相国!阎贵妃已经有了朕的骨肉!求求你放她一命!相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要这皇位我也给你!只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堂堂天子,却是他人脚下玩物。

    宫殿里没有人可怜那个少年天子,都冷冷的看着他跪在梁冀面前。宫人甲士各司其职,目不斜视。只有阎贵妃挣开束缚,疯了一般扑上去要扶起天子。

    “皇上!皇上!……您是皇上……他们怎么能如此对你!他们怎么能如此对你!”

    梁冀不为所动,看着俯在他脚边的天子,冷笑一声,凑到刘封耳边,轻声说,“怀孕了又如何?你想留下那孽障么?”

    刘封脸一白。梁冀扶剑起身,冷哼道,“带走。”

    两旁甲士神色冰冷,上前架起伏在皇帝身上的贵妃,拖至门口。

    “皇上!”

    刘封仍旧俯跪在他的大殿里,径自颤抖。宫人关上殿门,掩住了屋外的阳光。

    凄厉的叫喊响彻整个皇宫,刘封跪在冰冷的阴影里,痛哭流涕,却不敢出声。

    他知道,他救不了她,也救不了自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