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主公妖娆 > 第十九章 顾家有言

第十九章 顾家有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人在那童子引路下进了正门,陈娆一路打量,觉这山庄虽不大,却是典雅精致。?.ww. ■屋舍俨然,茂林修竹,其间竟还有溪流瀑布穿行而过。

    潺潺水声,三人离正屋更近了,陈娆隐约闻到了一股极其幽远的香味。再一走近,却见正屋阶下苔痕遍布,草色帘青。雾色中听得房中传来一阵琴声,时而恬淡,时而高旷,时而激昂。有人以诗词相和。

    “大道夷且长,窘路狭且促。

    修翼无卑栖,远趾不步局。

    舒吾陵霄羽,奋此千里足。

    迈绝尘驱,倏忽谁能逐。

    贤愚岂常类,禀性在清浊。

    富贵有人籍,贫贱无天录。

    通塞苟由己,志士不相卜。

    陈平敖里社,韩信钓河曲。

    终居天下宰,食此万钟禄。

    德音流千载,功名重山岳。”

    吟唱之人正是伍炀,他声音愈加高亢,而琴音却逐渐转为平淡。琴声悠扬,曲终一片潺潺流水,鸟语花香。

    “哈哈哈。”奏罢,有人朗声笑道,“朋逸心中自有沟壑,可是这吟唱的也太激昂了些,倒是和不住恺之这收放自如的旷达之音啊。”

    “区区在下,不敢和恺之相提并论。”

    说话的正是山庄的主人崔先生和伍炀。那总角小童领二人进入正堂,陈娆跟在裴绍身后来到屋内。

    屋内炭火烧的正旺,火上烧着的茶水微微沸腾,一种极其淡雅的茶香充盈着整个房间。房内设施简陋却精致,随意却典雅,茶盘边堆积了几卷古籍,墙壁上挂了一柄宝剑。

    陈娆向堂上望去,坐在主坐的是一位白面长须的老者,想来必是崔先生。伍炀坐在一旁,摸了摸自己的小胡须笑着。

    却见另一人坐与一张古琴前,修长的手指尚在琴弦上放着相比是还没有收回来。 ?陈娆抬眼一看,却见一个青年墨倾泻,素衣垂头。远远一望便觉气质高旷,温文尔雅。

    他见二人进屋,抬头向陈娆的方向转过头。眼眸对视,他轻轻点头示意。陈娆蓦然一滞,惊为天人。

    此人低头之时就觉气质不俗,抬头看来更是眉目清秀,眼中淡雅。周身如暖玉一般清冷,却又温文柔和。

    陈娆心下想起小时候诗经里的那句话。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伍炀见二人进来,起身将二人带到席前坐下介绍道,“这两位是在下在洛阳结交的朋友。陈娆。”

    他指了指陈娆,几人见礼。复又指向裴绍,“裴……”

    裴绍接过话头,“裴绍。”

    崔公抚了抚胡须,“可是洛阳裴子桓?”

    裴绍笑着点头道,“正是。”

    几人见礼,崔公点头不语。伍炀随后又道,“你们面前的这位便是崔公。另一位是崔公的贵客,顾恺之。”

    陈娆看着方才那个青年。他坐在陈娆对面,此刻拥炉围裘,嘴角微笑,静静的看着他们点了点头。

    裴绍眼里一喜,讶道,“莫不是琅琊顾家三郎?”说着便拱手一礼,“在下久仰阁下大名。”

    顾言拱手回礼,笑道,“言见识鄙薄,让将军见笑了。”

    裴绍挑眉,“哦?先生识得裴某?”

    “自然。”顾言面色不变,径自笑道,“经过几日前的谋反案,还有何人不识得将军?”

    陈娆一愣,仿佛觉得这顾三郎对裴绍有种莫名的敌意。她抬头打量顾言,却见他突然又转向目光看着她。

    她一愣,疑惑的看着他时,他却已经将目光移开了。

    陈娆莫名,崔公已经开口,呵呵一笑道,“相逢即是有缘,寒舍简陋倒是委屈了贵客,稚子看茶。★ ■”

    立于一旁的小童连忙上茶。裴绍端起茶杯以敬崔先生,“叨扰崔公了。”

    伍炀捋着胡须坦然望向裴绍,“方今世道变迁,裴将军身居汉职,统领兵马。责任重大啊。”

    陈娆想起伍炀方才所吟唱的那诗,语调激昂,诗词诉志,分明是有一腔抱负不得施展。此刻如此问裴绍,怕是投石问路吧。

    裴绍举杯,只道,“大丈夫生于天地间,本就该立志报国。不仅仅只是裴某,伍先生的责任同样重大。”

    伍炀叹了口气,“可是如今大汉已有乱向,外臣当道,如何报国?”

    崔先生一愣,忙给伍炀使了个眼色。伍炀只当做没看到,只是静静盯着裴绍。

    裴绍毫不在意的笑笑,说道“乱世岂不更出英雄?”

    伍炀心下会意,仍旧问道,“何解?”

    “汉室不幸,皇岗失统。贼臣祸加至尊,虐流百姓。天下大乱只是迟早的事情。届时纠合义兵,除奸扶汉,如何不能成就英雄伟业?”

    陈娆心下一惊。

    伍炀却蹙了蹙眉头,“大乱根源在于朝内,清束朝廷,轻赋变革,同样可以变乱为治,如何需要纠结义兵,刀兵相见?”

    裴绍勾了勾嘴角,“有人说过,以暴制暴,兵事也能救人。”

    陈娆端着茶杯的手一滞,想起那次初见,篝火暖人。她侧头看了看裴绍,却见他正含笑的盯着自己。

    她没有想到自己当时顺口而出的话竟然被他记到了现在。

    一看见那双幽生莫测的眸子,陈娆心下慌乱,连忙侧过头不看他。

    裴绍轻笑一声,端起茶杯。伍炀并没有注意到两人异常,只是蹙眉沉思。

    崔先生抚须大笑,“年轻人一腔热血,可叹老夫却已垂垂暮年,愚性闲散,无意功名了。”

    陈娆看的那崔先生清奇古貌,又志趣高雅,结交名士,不似等闲之辈。她突然想起小时候阿翁带着她寻访山中隐士时说的话。

    “如今宦官擅权,官场黑暗,许多能人异士不是弃官而去,便是隐居山林了啊。”

    那时候的陈娆并不能分辩何为贤士,何为隐者。

    陈娆跪坐席间,静静的打量对面的那个顾家青年。他只是垂头调弦,并不曾接话。

    陈娆没有听说过顾家三郎,也不知道他出身望族,在士人之中也颇有威望。只是隐约间觉得年长他许多的伍炀和崔先生言语中竟然对他颇为尊敬。

    陈娆悄悄抬头看他,如墨的长倾泻了一身,素白的衣襟上绣着银色暗纹。衣服宽大,做工典雅。他端坐一旁,淡漠疏离,竟有高山流水之意。

    陈娆从来没有见过如他这般的人。她自小跟着陈嵩,出入军营,接触古籍,却不曾见过如此文质之人。他只是静静坐在那里,就无端的让身边的人觉得舒适。

    崔先生转头看着他,轻声笑道,“我是老了,天下,倒是还需要恺之这样的囯士。”

    顾言抬头,微笑道,“如何当的崔老谬赞。”

    言罢他又看着裴绍,轻笑,“不过,要说天下,乱象已成,天命不可违。将军言变乱为治,却不知是本着仁心,还是妄谈霸业?”

    裴绍一愣,眼中神色莫测。

    顾言却径自边泡茶变似乎自语道,“自古以来,治乱无常。高祖斩蛇以来,诛秦立汉,由乱入治,建立的虽是王霸之业,却也是顺天应命。至哀,平之世,民治久安两百年,王莽篡逆,由治入乱。光武中兴,重整基业,复由乱入治。民安已久,至今朝廷积弊百年,干戈四起。此虽治乱未定之时,却并不到以暴制暴,干戈天下的关头。”

    裴绍挑眉,“恺之之言,天下又该如何由乱入治?”

    顾言拿着茶杯的手一顿,眼中竟然有些悲凉萧索的味道,他暗叹一口气,放下茶盏,郑重的道出十二个字。

    “锄奸臣,举大义,肃朝廷,复人心。”

    陈娆不曾插话,只如往日静静的听着。听到此处,她心下一惊,忽然有些明白了,裴绍行的是霸道,顾言奉的,却是王道。

    裴绍是想在天下大乱之时屯钱粮,募兵士,揽英才,复河山。顾言却想的是趁天下未乱之时锄奸臣,举大义,肃朝廷,复人心。短短十二个字,却是为朝中众人指了一条明路。

    寥寥数字,让陈娆对眼前这个顾家三郎心生敬佩。

    崔先生心下叹息,却抚须一笑,“两位乃当世英杰,所言颇有道理,凡事只要顺实事,应天命,自当水到渠成。且看这天下局势如何变化吧。”

    几人点头,却也不再言及时事,只是品茶谈诗,一时气氛和睦,仿佛先前的谈话只是错觉。

    顾言在茶间抬头,神色恬淡的看着自己对面那个不曾言的姑娘。虽然一身男装,却总是让他觉得眼眸狡黠,暗藏韬晦。

    伍炀突然提议道,“方才的琴声动人,至今耳边仍有余音,不知凯之可有意再奏一曲?”

    顾言轻笑点头,旁边的童子上前焚香。顾言抚琴沉吟半响,思忖过后,他抬手,微笑着勾起琴弦。

    琴音由缓入急,仿若清流急湍,石髓入云,急促中又带着一丝柔和。

    陈娆耳听着琴音,竟然不由得叹道,“峨峨兮若泰山。”

    裴绍一诧,转头看着她。她仍旧沉浸在这难得的高旷之音中。

    顾言手指一挑,琴音渐渐低沉,空灵绝谷,鸟语馨香。陈娆微微笑道,“洋洋兮若江河。”

    连一旁的伍炀与上座的崔老也都诧异的侧目看着陈娆。一曲终了,顾言抬头看着陈娆,微微一笑,倾国倾城。他轻声叹道。

    “子之心而与吾心同。”

    陈娆心下惊艳,裴绍却不知为何觉得心里莫名的有些膈应。

    顾言也点头,“不曾想女郎对音律也颇有造诣。”

    陈娆有些赧然,“哪里,只是从小喜欢听,自己却不会弹。哪里称的上造诣。”

    顾言却笑意盈盈,言道,“娆乃知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主公妖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里并收藏主公妖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