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4章

第4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章

    等太监宫女一走,徐田氏在屋子里到底放松了下来,然后便拉了徐莺在椅子上坐下,急急忙忙的问道:“你这几个月在这里过得怎么样?”说着又摸了摸女儿的脸,心疼道:“我看你这几个月都瘦了一圈。”

    徐莺道:“娘,其实我在这里挺好的,公公和姑姑们人很好,太子对我也好。”

    徐田氏很是叹了一口气,就算再好,进来伺候的是太子,只怕每日也得提着心,日子哪里真的能够过得轻松。

    当日知县老爷领了人上门,一进门就对她道恭喜,然后便将莺姐儿“请”走了。到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是太子来了郧阳视察灾情,知县老爷要在郧阳府选几个良家姑娘去伺候太子。莺姐儿因为自小长得好,便被知县老爷选中了。

    若只是知县老爷要人,她还能拼着将人要回来,但是太子要人,她又哪里有胆子敢去将人抢回来。

    徐莺这一走,便是三四个月都没了音讯,便是使了银子去打听也打听不出消息来,真正是连人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这几个月,担心挂念得她连头发都不知道掉了多少。

    直到昨日,知县夫人带了又领了一群人来,说是太子让人来接她去探望莺姐儿的,又满脸笑容的跟她说恭喜,道:“可要跟夫人道大喜了,你们老徐家只怕要出一位娘娘了,夫人可要准备好纸钱焚香好去拜祖宗了,我看着这整个龙梅县的青烟怕都全跑到你们老徐家的祖坟里去冒了。”

    她稀里糊涂的带了一双儿女上了马车,老半天之后才明白点了知县夫人的意思。

    想到这里,徐田氏又连忙问道:“莺姐儿,你跟我说,太子是不是要带你回京城里去?”

    徐莺点了点头,道:“听殿下的意思,应该是的。”

    坐在徐田氏旁边,眼睛转溜溜的望着房间四周奢华摆设,又艳羡又嫉妒的徐鸾听到这里,不由有些酸溜溜的道:“姐姐如今是发达了,这么好运能侍奉太子,如今姐姐有了前程富贵,可千万不要忘了我们。”

    徐田氏听着转过头来瞪了女儿一眼,接着在她手臂上拍了一巴掌,怒道:“这是你一个姑娘家能说的话吗,什么侍奉不侍奉的,没皮没羞。”

    徐鸾嘟了嘟嘴,身子一侧转过身去生闷气。

    自小就是这样,明明她才是亲生的女儿,可娘的心里却只有这个不是亲生的女儿,什么好东西,不管吃的穿的用的,都要先紧着姐姐。

    徐田氏有些失望的看着小女儿,心里恨其不争。她一生利落通透,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小心眼的女儿,一身的小家子气。在家中老是埋怨她偏心莺姐儿,但她也不看看自己的性子,倘若她有莺姐儿一半的聪明懂事,她也一样宠着她。

    徐鸾同样看了一眼这个只小自己两岁的妹妹。

    其实徐鸾自小并不大喜欢徐莺这个姐姐,其实徐鸾的心思徐莺也能理解。徐莺不是徐田氏亲生的,在徐鸾的心里自然认为她跟徐田氏才是更亲的,徐田氏应该对她更好就是。

    但徐田氏怜惜徐莺自小失了母亲,加上徐莺确实更加懂事令人心疼,所以徐田氏心里便更加偏爱徐莺一些。徐鸾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的时候,最爱说的也是“学学你姐姐”怎样怎样的。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样一来二去的,对徐莺这样一个抢占了母亲宠爱的姐姐,心里自然喜欢不起来。

    而以前的徐莺怕也知道徐鸾的心思,加上自己确实分了徐田氏的宠爱,心里对徐鸾这个妹妹便有些过意不去。虽说徐鸾一直不喜欢她,样样要跟她争先冒尖,还爱抢她的东西,但徐莺对这个异母的妹妹却是一直非常谦让且包容的。

    坐在徐田氏另一边,刚八岁的徐鸰突然开口道:“那这样,我们以后是不是不能常常见到大姐姐了。”

    徐鸾骄横霸道,还老是爱抢他的东西走,徐鸰不爱跟这个同胞的姐姐亲近,反而跟徐莺这个会照顾他又常常将好东西给他的长姐更亲近一些。

    若是姐姐去了京城那么远的地方,他们以后不能常常见面,他心里会很舍不得的。

    听到这里,徐田氏也是深深叹了一口气。

    都说宁为穷□□,莫为富人妾,一做了人家妾室,便成了半个奴仆,就算皇家又如何。

    莺姐儿模样长得好,性子聪颖懂事,加之她教导了十几年,管家理事方面也是能手,这样的姑娘也是很能拿得出手去的。她原本是打算就近给她找一户殷实的人家,多给她攒些嫁妆,等出了门子,手上有银,加之娘家里又有她看着,日子总是能过得不差的。但哪知半中间会岔出这样一件事来,将她的计划全都打乱了。

    只是现在让她说,宁愿太子将她遣送回家,她也不一定就觉得这样会更好。

    她带着一对儿女其实昨天就到了城里,太子派来接她们的人将她们安排在外院住了一晚,到了第二日才让她们进来看莺姐儿。

    她昨天在外院就听说了,说原来一起送来伺候太子的两个姑娘,如今已经被送还回家。她们从大门出去的时候,哭得好不伤心。

    其实不用别人说她也明白,那两个姑娘的以后怕也就那样的了。她们是伺候过太子的人,哪怕太子不要她们了,以后她们家中人也不会再让她们嫁人生子,最可能的结果,便是如尼姑一般,替太子守一辈子。何况她们就算能嫁,又有谁家敢娶。

    莺姐儿还这般年轻,一辈子余下的还有这么多的光阴,她怎么舍得让她像尼姑一般活一辈子。

    这样一想,能得太子眷顾被带回京中,以后侍奉太子,反而比被留在这里为太子守一辈子的强。

    徐莺穿越之前有个跟徐鸰一般大的侄子,那侄子最喜欢粘着她,穿越之后,徐莺看到这个同样喜欢粘着她,还常爱在她床边安慰她的弟弟,还是很有些喜欢的。至少比那个动不动给她甩脸子,还爱趁着徐田氏不注意就将她的东西往自己屋里搬的徐鸾要喜欢的多。

    后面姐弟两人生活了一年多,倒是培养出了一些姐弟情分。

    想到这里,徐莺笑着安慰徐鸰道:“没关系,我以后会给你写信的。”不知道东宫能不能往外寄信,她以前看电视和小说,说皇宫里为了防止后妃宫女跟外面的人私通有无,是禁止后妃宫女往外递信的,不知道东宫的规矩是不是也是一样。

    哎呀,不管了,大不了到时候写好了让太子的人看过,证明她没写什么不该写的东西,然后再寄出去就是了。

    想到以后不能常常跟姐姐见面,徐鸰脸上很是失望起来,低着头郁闷了一会,才道:“那你一定要记得给我写信哦,一个月要写三次,不,要五天写一次。我现在已经认识很多字了,姐姐写给我的信,我都能看懂。”

    徐田氏对儿女的期望都是很高的,尽管家中不多富裕,但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从五岁开始就请了人来教他们识字。在她看来,读书识字不说有其他的作用,至少以后不会轻易被人糊弄了。

    基于这一点,徐莺觉得徐田氏还是很有先见的。

    这个时候用的都是繁体字,徐莺以前常爱看台湾的小言,对繁体字倒不会认不出来。加上她以前练过毛笔字,在写字方面也是没有让自己露馅。

    徐田氏拉了女儿的手,叮嘱道:“以后去了京城,家里怕是没法能给依仗,你以后过得是好是歹,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但有一句话我要叮嘱你,以后你只管用心的侍奉太子忠心太子,别的事你能避着就避着,万不能掺和到一些阴私里面去。你得记者,能给你依靠,保你富贵无虞的就只有太子一人,其他的人,便是许诺你再多,那也是虚的。”

    徐莺道:“娘,我知道的。”说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我知道我的衣食父母是谁呢。”

    见徐莺神态轻松,徐田氏也稍稍放心了些。她虽知道女儿自小聪颖也看得清形势,但他们不过是小民出身,家中无半点势力依仗,徐秀才虽有秀才的功名,但这十几年跟李姨娘混在一起,再无半点上进,对莺姐儿几个的感情也就那样,根本就是个靠不住的。女儿身无依仗的去了皇家那样的地方,实在不能不令她担心。

    徐田氏又道:“我以后会拘着你弟弟好好念书,以后若是能考个功名做了官,虽说不一定能帮你多少,但有个做官的弟弟,至少能让你在太子府中底气足些。”

    徐鸰也马上跳起来,对着姐姐保证道:“姐姐你放心,我会好好念书的,以后当了官给你撑腰。”

    徐莺笑起来,掐了掐弟弟嫩白的小脸,笑道:“好啊,姐姐等着你给我撑腰。”

    徐鸾看着那一副母女情深姐弟友爱的戏码,不屑的撇了撇嘴。

    徐莺看到了徐鸾脸上闪过的不屑,徐田氏却没发现小女儿的异状,想到什么似得,道:“对了,”说着从袖子里抽出一叠东西来,递给徐莺,道:“这个你拿着。”

    徐莺将手上的东西翻着看了看,那居然是一叠的银票,一百两的有好几张,还有五十两的,二十两的,十两的,最小的面额是五两。叠在一起厚厚的一叠,徐莺大概目测了下,应该有一千多两的银子。

    徐莺不由狠狠的吸了口气,问道:“娘,你哪来的这么多银子?”

    她帮徐田氏管过家,家里的情形她最清楚,除非徐田氏将徐家的两百亩良田和两个小铺子都卖了,再加上徐田氏自己的嫁妆,若不然绝对凑不出这么多的银子。而很显然,徐秀才是绝对不可能允许徐田氏将家里的田地和铺子都卖了只给她一人的。

    徐田氏道:“这个你别管,银票你收着,以后在太子府中,万一发生什么事,身上有钱总能好办事。家里的情形就这样,能帮你的就这么多。”说完又从身上解下一个荷包来,荷包沉甸甸的,一看装着的就是银子。

    徐田氏将荷包递给徐莺,道:“这是换好的碎银,你也拿着,要用的时候就拿出来用。若是碎银用完了,你再让人将银票兑成银子来用。”

    徐莺一手拿着银票一手拿着荷包,看着徐田氏道:“娘,你得告诉我这些银子从哪里来的,若不然我可不要。”

    徐田氏看着女儿的样子,知道自己若不说个来历出处来,怕她真的不会要,便道:“好吧,好吧,告诉你也无妨,从你们姐妹二人小时开始,我便开始给你们攒嫁妆,加上我手头还攒下两个三十亩的水田,这次事急从权,我便将鸾姐儿的嫁妆先动用了,又将两片水田也都卖出去了。”

    徐鸾一听到动用了自己的嫁妆,不由睁大了眼睛看过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想到徐田氏,最终又闭上了嘴巴,只是整个人心里都不好了。心道,凭什么她的嫁妆要全给了她,她还是不是她生的,她才不是她亲生的吧。心里难受得简直让她肉疼。

    反之徐莺却想到,徐田氏的嫁妆顶了天也就五六百两,绝对没有一千两银子这么多。只是想到这是徐田氏的一片慈母之心,她不收下反而要令徐田氏担心,便不再说什么,将银子都收了下来。

    徐鸾以为徐莺怎么样都会推拒一番的,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将所有的银子都收了下来,那可是她的嫁妆……她不由更加肉疼加不满了。

    她从椅子上突然站起来,对徐田氏道:“娘,我想出去走走。”

    徐田氏一手将她拉着重新坐了下来,道:“走什么走,好好在这里坐着。”这里是什么地方,出去随便乱走只会给莺姐儿增添麻烦。

    徐莺看着徐鸾一脸憋屈的模样,想到自己还占了她的嫁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便想顺了她的意道:“那你就在外面院子走走吧,不要出院子去,免得冲撞了人,我让梨香跟着你。”说完将梨香叫了进来交代了一番。

    徐鸾不甘不愿的道了声:“谢谢姐姐。”说完便转头出去了,梨香对着徐莺和徐田氏屈了屈膝跟上。

    徐田氏看了看女儿的身影,摇了摇头,叹道:“这丫头都不知道怎么长的,没心没肝的。”说完想到还有话要嘱咐徐莺的,便也没再管她,转头跟徐莺继续说起话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