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49章

第49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日的午后,知了在外面不停的聒噪,有阳光从窗户上照射进来。

    赵婳坐在小榻上,手上抱着二皇孙,另一只手上拿着他找人改良过的奶瓶,正用心的给二皇孙喂奶。二皇孙身体弱,他的屋子不敢用太多的冰,只在屋角远远的放几块,但这并不能解暑。此时赵婳抱着二皇孙,更是觉得热得让人受不了。

    赵婳往自己脸上吐了好几口风,这才让自己稍稍凉快一点,然后低下头继续给小皇孙认真的喂奶。

    二皇孙已经十一个月大了,平常人家的孩子,若是聪颖点的,现在都能走会说话了。但二皇子如今连站立都还不稳当,说话更是连“爹”“娘”这样简单的字眼都还吐不出来,让太子每次来看他时,很是叹了口气。

    赵婳对他学说话走路倒不是很急切,对她来说,二皇孙越是平庸,对她对她以后的孩子越有利。只是在外面表现时,她却不能表现出对二皇孙这些方面不关心来,太子来的时候她会宽心太子道:“都说聪明的鸟最后叫,昹儿虽然说话晚,但以后一定是个聪明的孩子,殿下不用太担心。”,但另一方面,她则又会让伺候二皇孙的宫女故意在他面前多说话,表现得对二皇子不能说话之事十分焦心,希望宫女能引得他快点学说话来。

    这是一位多么善解人意的侧室和对养子有殷殷期望的养母啊。

    连赵婳都觉得自己的表现没有任何一点瑕疵。

    青心看着赵婳满脸的汗,心疼自家主子,试着开口道:“娘娘,要不再在屋子里加点冰?”

    赵婳看了青心一眼,严肃道:“昹儿受不得凉,万一受了凉生气病来,那便是大事。”小孩子生病最麻烦,何况本身还是个病弱的孩子,若是昹儿在她手上出了事,她这些日子在太子面前用心建立起来的那点信任便会坍塌。

    二皇孙胃口小,吃了几口奶后边不愿意再喝了。摇着头移开了嘴,却又放声哭了起来。赵婳只好抱着他站起来在屋子里走。

    他身体虚弱,哭出来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但耐力却不错,只是哭到最后却嘴巴打嗝,脸色也不像别的孩子那样越哭脸色越潮红,他是越哭脸色越苍白。

    赵婳一边帮他顺着胸口,一边温柔哄道:“昹儿乖,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告诉姨母。”

    到底是自己养了半年的孩子,便是养只宠物也该有感情,赵婳看着怀中哭得脸色苍白虚弱无力的孩子,心里不由生了几分心疼和怜意。

    只是这份心疼和怜意没有持续多久,赵婳又突然想到了二皇孙上辈子对原主赵婳做的事。上辈子李昹登基之后,沈章豫因为是大行皇后,李昹碍于国制和孝道,不得不封了她为皇太后,只尊不荣。而她这个辛辛苦苦养大他替他筹谋的养母,最后只被封了一个顺太妃,无尊无荣。

    其实上辈子的赵婳也没有贪图太后之位,只是无法令她释怀的是,是她亲生的儿子因为一个“结党妄行”的罪名从亲王被削成了郡王,女儿被远嫁联姻。后面她想去找李昹问个清楚,但李昹却并没再见她,直至五年之后她抑郁而终。

    只是无论是前世还是重生后的赵婳都太过窝囊,前世不顾亲子只顾养子,结果没个好下场,但重生后不想着报仇改变命运做人生的胜利者,结果却想着怎么避过要进东宫再次成为李昹养子的命运,甚至撺掇父母在四川那种小地方早日给她定下亲事。而她差一点就成了,只不过后来倒霉,上香的时候惊马摔下来死了,最后成了如今这个赵婳。

    赵婳再次低头看向怀中的孩子,提醒自己道,这个长大后就是个白眼狼,以前的赵婳蠢她可不能跟着犯蠢,于是赵婳又不由冷起了心肠,对旁边的奶娘道:“将二皇孙抱下去哄一哄,哄好了我赏你。”

    奶娘接过她手上的孩子,屈膝道了一声是,然后抱着孩子下去了。

    而奶娘抱着孩子刚走不久,青盏从外面匆匆的走了进来,令屋里其他的宫女都下去之后,然后才悄声对赵婳道:“娘娘,徐才人那边要生了,不过情况有些不好,好像才人的胎位有些不正。”

    赵婳问道:“这么说,才人这一胎只怕十分危难了。”

    青盏道:“极可能是的。”

    赵婳心里小松了口气,看来她是逃不过上辈子的命运,最终还是要死于这场产厄之灾了。

    按说她跟徐才人无冤无仇,不该这样盼着她死的,何况她是接受过现代的教育的,知道人的生命权高于一切。只是太子这样宠爱她,她若活着,对自己的变数实在太大了,她也没办法走进太子的心里去。

    赵婳又在心里说服自己道,自己并不曾出手害过她,她死是命中注定好的,实在与自己无关,自己不该愧疚。顶多等她死后,她多给她烧点纸钱,诚心祭拜于她了。

    赵婳想通了之后,果真心里没有了负担,又问青盏道:“如今徐才人院里是谁在守着,有人出府去通知殿下了吗?”

    青盏道:“如今西院只有芳姑姑在那里守着,芳姑姑已经令人去找殿下了。”

    赵婳点了点头,然后便坐在小榻上不说话了。只是她仍是有些心神不宁的,徐才人生孩子,她心里却也十分紧张,心里焦虑的很。

    赵婳对青盏道:“你继续去打听徐才人的情形,有什么情况来告诉我。”

    青盏道是,然后出去了。

    而另一边正在宁昌公主府里喝妹妹的喜酒的太子在听到郑恩的通报了徐莺的情形之后,人虽没有失态,但手上用筷子夹住的一块肉却掉了下来。

    太子沉吟了一会,才开口道:“你回去告诉芳姑姑,说我将才人托付给她,务必将才人和孩子保下来。”

    郑恩听着太子的话,心里都在为芳姑姑为这样的苦差事叫苦。什么叫做务必将才人和孩子保下来,天要收才人或小殿下的时候,哪里是芳姑姑能阻止得了的。芳姑姑原就是被拔过去伺候才人的,才人若是母子平安,那是芳姑姑的本职,若是才人或小殿下有一个不好,那就是芳姑姑的失职。更何况,万一大夫问起“是保大人还是孩子”来,这让芳姑姑敢做谁的主,无论是说保大保小,最后她都讨不了好。

    太子心里也在焦急,府里不过是个妾室生孩子,大不过亲妹妹成亲去,何况女人生孩子男人本就要避着些的,他若此时离席回府并不妥当。照料妾室生产是主母的责任,太子妃回去看着倒是不会有人说嘴,但万一太子妃早早的一句“保小”吩咐下去,莺莺只怕就没了命。皇家的子嗣比生母珍贵,到时候他就是想问责都站不住理。

    他思来想去,还是不能让太子妃回去,让芳姑姑看着更好。芳姑姑是经过事的人,也照料过女子生产,她就是为了自己的命和前程,也会竭尽全力将莺莺和孩子保下来。

    想到这里,太子又将行礼准备告退的郑恩叫住:“等等。”

    郑恩连忙停住,等待太子的吩咐。

    太子闭了闭眼睛,又睁开,最终道:“若实在不行,让芳姑姑保下才人。”

    如今东宫子嗣并不多,孩子正是珍贵的时候,但郑恩对太子的决定却半点惊愕都无,施礼恭声道是,然后退下去了。

    郑恩走后,太子的心不宁起来,对着一桌子的佳肴没味,却什么滋味都没了,心里慌得如被滚水烫着。

    府里的大夫产婆每三日便会看一次莺莺的肚子,一直以来都说是胎相良好,原先新昌的算计也没有造成影响。为何临到生产,却会突然发生胎位不正的事情,是不是府里又有人在算计,还是真的只是这么巧。

    她越想越不安心,恨不得马上就回到东宫去亲自给她坐阵。

    最终太子拿着酒杯连喝了十几杯酒,找了个不胜酒力的理由,最后还是提前出了公主府,然后驾马往府里奔去。

    而此时在东宫里,芳姑姑听到郑恩传回来的话后,很是为自己叹了口气。但接着又打起了精神来,进了徐莺的产房。

    然后便看到徐莺跪俯在床上,手撑着床,那姿势十分的有些不雅,如今却也是顾不得了,她的脸上有些冒汗,产婆跪在床边,一直在帮她揉着肚子调整胎位。

    她现在还只是开始阵痛,并没有发动,但徐莺觉得自己真的好倒霉。

    明明之前太医大夫和产婆都说,她的胎位良好,产婆还奉承她说“奴婢见过那么多妇人的肚子,就娘娘的胎位最正,娘娘放心,到时候娘娘生产一定会十分顺利的。”来着,结果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胎位不正,她没生过孩子也知道这种情况在顺产的时候是多么危险,若是在现代,这只能剖腹产。难道真的是她被赵婳这个疑似同乡惊到跳起来时,才导致自己转了胎位。

    这是一个多么坑爹的时代,她真的不想再死一次的,没发育好就替男人生孩子,那是一件多么亏本的生意。求现代产科大夫穿越,求现代产科大夫俯身。

    佛祖、菩萨、玉皇大帝、太上老君,求救命啊……

    徐莺见到芳姑姑进来,急切的开口道:“去找了殿下没有,殿下回来没有。”

    芳姑姑镇静的道:“殿下脱不开身,不过娘娘放心,殿下已经发了话回来了,让奴婢全力保下娘娘和小殿下。”

    什么叫全力保下娘娘和小殿下,那若有万一,到底是要保下孩子还是保她,这句话说了根本跟没说一样。皇家的子嗣高于一切,到最后说不好他们还是只会牺牲她保下孩子。

    徐莺想哭,然后她就真的哭了,眼睛湿湿的。

    她此时也知道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反而还会增加产婆和宫女的负担,让事情变得更糟,所以她抽了抽鼻子,最终还是将眼泪忍了回去。

    这个时候,一个产婆用手在她身下试了试,然后对正在给她调整胎位的另一个产婆道:“得快点,娘娘的宫口就要开了。”

    给她调整胎位的产婆也焦急起来,宫口一开,羊水很快就会破了,若是在羊水破之前没有将胎位调整过来,那就真的是十分凶险了。她咬了咬牙,眼睛一闭,揉肚子的动作重了几分,然后过了一会,她在徐莺的肚子上又探了探,最终松了口气,然后笑着道:“好了,胎位正了。”

    屋里所有人的松了一口气,徐莺紧紧绷着的弦在此时也松了开来,她听着产婆的吩咐在床上躺平,没过多久,她只觉得身下一湿,一阵一阵的疼痛如箭雨一样袭来,她知道这是羊水破了。

    宫女给她咬上软木,肚子越来越疼,她不由自主的就将要将肚子里让她疼痛的那个小东西往外推。

    产婆一声一声的道:“娘娘,深呼吸,小殿下就要出来了。”

    “娘娘,再用点力。”

    “娘娘,再加把劲,老奴看到小殿下的头了。”

    徐莺却在这个时候疼得想骂人,她在这个时候有点怨上了那个让她这么疼的人,然后就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而在这时,她却听到产房外面有匆匆的脚步声传来,他甚至隐隐约约听到了他带着焦虑的声音。她有心想要报复他一下,让他愧疚一下,于是吐了口中的软木,大声的撕心裂肺的喊叫起来。

    就该让他知道她为了生下他的孩子遭了多少罪,他以后才会心疼愧疚。

    产婆以为她嘴里的软木是不小心掉的,拿起来又塞到她的嘴里,徐莺又将它吐了出来,然后叫喊得越加大声。重复几次之后,产婆自然知道她是故意的了,于是相互对视了一眼,又看向屏风外面的芳姑姑,不知道该怎么办。

    芳姑姑看了叹了一口气,道:“娘娘不愿意咬着就算了吧,只是小心着,别让娘娘咬了自己的舌头。”说完出了产房。

    而外面太子确实被徐莺叫喊的声音给吓到了,声哑力竭的叫喊,撞到他的心里,让他好不容易稍稍放下去的心又跟着紧张起来。见到芳姑姑出来,他连忙问道:“不是说胎位已经正了吗,为何才人还会叫成这样。”

    芳姑姑心道,后宅女人的小把戏,是想要惹你心疼呢。不过嘴上她却说道:“殿下放心,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的,疼的。”

    太子仍是有些焦虑,背着手在厅里面不断的转圈。

    然后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屋子里的哭喊声夏然而止,婴儿的啼哭声却跟着响了起来,在产婆“母女平安”的报喜声音里,太子紧张的心情终于松了下来。

    太子抬腿想要往产房走去,芳姑姑却拦住了他道:“殿下,屋里血腥气重,殿下不如在偏厅稍等一会,等屋里清理过了之后,您再进去看望娘娘和小郡主。”

    太子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接着往偏厅去了。

    府里的消息散播得快,徐才人平安生下小郡主的消息也很快往各个院子传去了。

    柳嫔和杨选侍听到消息时显得既失望又庆幸,失望的是遇到胎位不正居然还让她平安生下来了,庆幸的是她生下的只是个小丫头片子。

    江婉玉听到消息小愣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的,无论如何她和徐莺都是一同进的府,徐莺对她无情但她对她却有几分情谊在,听到她生产不顺的时候她也的确为她担心。但等她真的平安生下孩子,她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高兴。假如,她真的死在了这次难产里,没了她的专宠,太子是不是就会重新看到她们这些人……想到这里,江婉玉连忙摇了摇头,制止自己再想下去,她怎么能有这么恶毒的想法。

    刘淑女听到消息时她正在对着菩萨祷告,知道徐莺母女平安,她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着菩萨道:“多谢菩萨保佑,信女会依言每日三炷香,每日吃斋茹素。”

    而赵婳一开始听到青盏说徐莺产下了一名小郡主时,还以为如同上一世那样,只是保下了孩子。心里有了几分怜悯,感叹道:“可怜了三郡主,早早没了母亲,殿下怕很伤心吧?”

    青盏小心翼翼的看了赵婳一眼,然后道:“娘娘,徐才人是母女平安。”

    赵婳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砰”的一声像是什么坍塌了,喃喃道:“怎么会?”

    青盏道:“是真的,太子殿下如今在给才人身边伺候的人打赏呢。”

    赵婳跌坐在椅子上,显得有些不可置信,这个对她真的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她太知道什么叫做蝴蝶效应了,一个变化便会引出无数个变化,徐才人存活了下来,那她以后还能像上辈子那样得到太子的信重吗,以后争储的道路上又会出现一个劲敌,而且,如果因为蝴蝶效应让未来发生的事都发生变化,那她利用上辈子记忆对未来事情的预知,也会变得没那么准确了。

    为什么跟上一世不一样了,是哪里出现了问题?难道这位徐才人也跟她一样有过一番境遇,所以让她躲过了这次的祸灾。

    赵婳沉下眼来,慢慢的陷入了沉思。

    不管东宫各路人马对徐莺平安生产的看法如何,而如今在徐莺的屋子里,境遇却是另一番的融洽。

    徐莺生产的时候遭遇了几番波折,但生完孩子之后,徐莺却觉得自己的精神十分足,只歇了半个时辰就缓过来了,且激动得有些睡不着觉——她竟然还活着,她竟然还活着,真他妈的太好了。

    而此时,她看着用大红色的襁褓包着放在她床上的小婴孩,皮肤红红皱皱的,徐莺很是嫌弃的道:“好丑,你们是不是将我的孩子给换了,都不像是我生的。”只是话里虽然这样说,但手还是小心翼翼的抚了抚她的脸,又去握了握她的小手。

    太子此时就站在旁边,听到徐莺的话,不由轻斥道:“胡说,哪有这样说自己的孩子的。她现在是还没张开,过几天张开了就漂亮了。”说着笑着看着襁褓里眼睛正咕咕转的孩子道:“我们的三郡主可是个聪明的孩子,一出生就会睁眼睛了。”

    徐莺对太子训斥自己这个刚给他生完孩子的产妇很不满,不由委屈的扁起嘴来。本来打算跟太子别扭一阵的,只是听到他说孩子已经睁眼了的事,又忍不住十分好奇的凑过头去看。

    然后发现女儿果然是睁着眼睛的,一双眼睛大大的亮亮的,眼珠子像葡萄一样,十分的漂亮。

    徐莺看着她,只觉得所有的幸苦都值得了。

    徐莺包着她的小手轻轻握了一下,忍不住道:“喂,小丫头,你娘我可是十分幸苦才将你生下来的,以后要好好孝顺我,要不然我揍你。”

    三郡主似有回应般,眼睛轻轻转了一下。

    太子却不满的瞪了她一眼,道:“她这时候懂什么,她也不是故意累得你遭罪,哪有当娘的像你这样说话的。”说着又神情柔软的看着女儿,十分温柔的道:“我们三郡主这么乖巧懂事,长大后自然是个孝顺的孩子。”

    好吧,这个东宫第一宠妃要失宠了,抢了她宠爱的丫头片子还是自己带来的,果真是自作虐不可活。

    太子又逗了一会小女儿,接着说起道:“对了,我刚刚看你睡着的时候,一直在说着奶瓶,又喊着赵嫔的名字。你可是也不想让奶娘直接喂养孩子,所以想学赵嫔?”

    徐莺吃惊了下,她睡着的时候竟将这件事都说了出来了吗,她没说出其他的话来吧,她有些担忧的想,可别让人发现她是异世魂魄俯身,然后让人当做妖虐给收了。

    太子却将她一时的吃惊当做了默认,拉了她的手安慰道:“赵嫔不是昹儿的生母,她担心昹儿跟奶娘太过亲近跟她生分不足为奇,但我们的女儿却是你亲生的,以后最亲近的自然是你这个母亲。”所以用奶瓶什么的真的没必要。

    徐莺却已经从吃惊中回过神来了,连忙跟太子解释道:“我没有想用奶瓶来喂,我不过是之前听说了赵嫔发明了这么一件东西,有些好奇吧。然后在睡着的时候就说了出来了。”

    说到喂奶,徐莺马上想起了另一件事,跟太子道:“殿下,其实我听说,小孩子喝生母的奶水才是最好的,这样的小孩子不容易生病,容易长得健康。”

    太子笑道:“你那是从哪里听来的歪理。”

    徐莺严肃道:“我这是真理,而且我们那边都有这样的说法。”反正郧阳山高皇帝远的,太子不可能真的去求证有没有这样的说法。徐莺为了增加可信度,继续道:“你看那些没钱请奶娘的农户家里的孩子长得那么健壮,多半就是因为喝了生母的奶水的缘故,所以这话肯定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太子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你想干什么呢?”

    徐莺狗腿的凑过去,抱住他的手臂,请求道:“殿下,你让我自己奶孩子吧。”

    太子一口拒绝道:“不行,皇家没有这样的规矩。”

    徐莺皱了皱眉,不满起来,她就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同意。不过管他呢,不让那她以后偷偷的喂。

    孩子要喝过了母乳才有好的免疫力,在这个医术这么不发达的时代,她得将她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健健康康养大才行,要不然对不起她遭的罪。

    作者有话要说:求撒花,求评论~~

    PS:推荐一下基友的文

    基友的文:

    也是古言穿越文,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一看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