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62章

第62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莺坐在临窗的大炕上,炕下面垫了厚厚的锦垫,三郡主就被放在她前面的炕上。

    徐莺拿了一个大红彩绘描金的拨浪鼓,在三郡主的眼睛上面“咚咚咚”的摇了几下,笑着道:“来,昕儿看这里,看这里。”

    两个半月大的婴儿,正是对声音和颜色都好奇的时候。

    三郡主一边摇着自己的拳头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手中的拨浪鼓,看了一会儿便伸着那只沾满口水的手上来要抓。徐莺则在这个时候将拨浪鼓放到她的侧边,张着一双空空的手对她道:“没了,没了,昕儿找找看去哪儿了,昕儿的玩具去哪儿了?”

    三郡主看了一会她的手,又转头去看被她放在侧边的拨浪鼓,然后侧起一边的身子,想要翻身去够那个拨浪鼓。

    徐莺给她鼓掌道:“昕儿,加油,昕儿,加油。”

    只是三郡主总是翻到一半就不够力气,然后便又翻回去了。徐莺看得有趣,故意取笑她道:“昕儿好笨哦,翻身都不会。”

    三郡主翻了几次没成功,正觉丧气,又被亲娘打击,于是扁着嘴巴用眼神控诉:坏妈妈,不理你了。

    控诉完就将脑袋一转,给亲娘留了一个后脑勺,态度十分的傲娇。

    徐莺觉得今天也练习得差不多了,免得练多了对小孩子的颈椎不好,于是抱起三郡主一边哄她道:“哟哟哟,我们三郡主生气了。生气了不可爱了哟,生气会变丑哟。”说着将拨浪鼓拿到她面前,道:“妈妈将拨浪鼓拿给你,我们三郡主不生气了好不好。”

    不过人家三郡主非常有骨气,再次将脑袋一转,无视她手上的拨浪鼓。哼,刚才不给我,现在给我还不想要了呢。

    徐莺觉得这个女儿怎么看怎么可爱,不由低头亲了她一口,夸道:“我们三郡主好有个性哦,妈妈好喜欢你。”

    三郡主听得眼睛转了转,终于将脑袋转了回来。看在你夸我的份上,本郡主今天原谅你了。于是伸手去抓拨浪鼓上垂下来的小弹丸,然后拼命的扯。

    徐莺在炕上逗了一会女儿,等三郡主玩得累了之后,徐莺喂了她一次奶,哄睡了她,然后便将她放到自己房间里的小床上。

    三郡主睡得十分香甜,睡着了还不忘啧啧两声,仿佛是在回味刚刚吃到的奶水的味道。

    梨香这个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轻声对徐莺道:“娘娘。”

    徐莺怕吵醒三郡主,回过头对她作了个嘘的动作,用眼神示意奶娘看好三郡主之后,然后自己才领着梨香轻手轻脚的出了外室。

    徐莺坐到小榻上,问梨香道:“什么事,说吧。”

    梨香凑近了徐莺,悄声道:“太子妃今日请了大夫。”

    请大夫?太子妃的身体有什么不对吗?

    梨香自然看清楚了徐莺的疑惑,开口解释道:“听说太子妃上个月已经没有换洗了。”

    正院的篱笆扎得紧,太子妃的贴身衣物又是自己的贴身宫女来清洗的,所以有些东西难打听,但也不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出来。就比如说,太子妃在月事上有点小毛病,每到那几天都会疼上一疼,所以会令大夫开一些暖宫的药。但上个月,太子妃突然没有让人去外院找大夫开药了。东宫里谁不对子嗣敏感,特别最后进门的太子妃和赵嫔,几乎每个人都盯着她们的肚子看,所以初打听到太子妃上个月没有吃药的时候,她们就已经有所怀疑了。

    徐莺已经是过来人,自然知道没有换洗代表着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太子妃很可能是怀孕了。

    赵婳比她先进东宫三个月,没想到最后还是太子妃先怀上孩子,也不知道是赵婳运气不好呢,还是太子妃的运气太好呢。

    徐莺在心里对赵婳小小的幸灾乐祸了一把,然后便对梨香吩咐道:“传令下去,让院子里的人最近都低调点,别往正院凑,也少跟正院的宫女麽麽混在一起。”

    太子妃肚里揣着的是嫡出,要是儿子那便是嫡子,她对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没什么心思,但难保别人不产生心思,然后将脏水泼到她身上,然后来一个一石二鸟之计。

    这个时候,还是谨慎点、小心点以及老实点好。

    梨香拍着胸脯保证道:“娘娘放心,奴婢一定将下面的人拘得紧紧的,有那不听话的,奴婢最近正好学了两手处罚人的手段,正好排上用场。”

    徐莺拍了拍梨香的肩膀,道:“主子我相信你,好好干吧,加油!”

    梨香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然后抬头挺胸的出去了。

    她最近正觉得自己在娘娘身边一把手的位置快要被杏香挤下去了,如今正是她表现的时候,她怎么都要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徐莺这边知道了太子妃很可能已经怀孕的事,那一边赵婳自然也知道了。

    赵婳最近急得有些上火,身边有个来自同乡的徐莺虎视眈眈,另一边自己几次想要争得太子的喜欢却不成,这一边明明比自己还后来半年的太子妃都怀孕了,自己却还无动静。她只觉得自己从知道徐莺也是穿越女开始,无论做什么都没有顺的。

    她不由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徐才人仿佛跟她天生是克星。自己原来觉得很简单自己必能做到的事情,现在也有些不确定起来。

    就如徐莺担心因为赵婳而让自己变成炮灰一样,赵婳同样担心自己也担心因为徐莺而成不了那个人生赢家。

    本来嘛,假如这个时空只有一个穿越女,这个穿越女自然最有可能是主角是成为人生赢家的那个人。但同时出现了两个,一山难容二虎,赵婳就再怎么自诩自己不比徐莺差,也免不了担心自己会成为炮灰的那一个,特别是如今太子有越来越宠爱她的趋势,而自己几次想要插入他们之间却不得。

    而这次太子妃有孕,越加令她的担忧扩大起来。

    自古皇家立嫡立长,她的儿子排行越后,以后的优势就会越小,何况太子妃生下的孩子是嫡出,若是儿子,那必定便是自己以后儿子的大障碍。

    虽然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太子妃最终生下的是女儿,甚至她一生都没能生下儿子,但是却也由不得她不担心中间会不会出现不同上辈子的状况。原本应该死的徐莺都最终没有死,不仅没有死,还是个跟她一样的穿越人士,上辈子的事情怕早就发生了蝴蝶效应,作不得准了。

    万一太子妃生下儿子呢,嫡皇孙,嫡皇孙,嫡子,嫡子……

    赵婳越想越觉得焦急上火,嘴角都几乎要长出泡来。

    赵婳不由想,既然徐莺也同她一样是穿越人士,必定也是想要做人生赢家的吧,不知道她是不是也会如同她现在一样焦虑。

    若是徐莺能出手就好了,最好出手还能成功。她清楚太子的性子,绝对不会喜欢伤害他子嗣的女子,若太子因此厌了她,而太子妃的孩子也因此没了……

    赵婳想到这里,连忙止住自己的想法,在心里道,赵婳啊赵婳,你好歹是从现代文明社会二来的,怎能视人命为草芥,太子妃从进门自今,并无做过十分过分的事,自己怎能对她有这样毒辣的心思。

    可是,若是想要让自己摆脱如今的困境,这却仿佛又是最好的情形……

    赵婳来还未来得及继续往下想,青盏这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对赵婳屈了屈膝道:“娘娘,恭王妃来了。”

    赵婳不要拍了一下脑袋,她怎么忘了这一茬,她昨天令人送了信给恭王妃,说自己今日想要见她一面的。

    恭王妃便是皇长子妃,姓常,为户部侍郎常大人之女,是个嗜钱如命的女子。

    恭王的生母何惠妃当年被查出残害朱后而被赐死,连带着娘家也被斩光,恭王虽然占了长,但在永安帝面前十分不得宠,听说几个已经封王的儿子中,恭王这个皇长子的府邸是最小最差的,娶的王妃出身是最低的,上朝办差是从来没有他的份的,连内务府的奴才都敢给他脸色瞧的。

    可能恭王自己也知道自己虽然占了长,但在不得圣心又没有外家岳家帮衬的情况下,若能侥幸上位,那也是除非下头的弟弟全死光了。所以恭王从来不掺和争储这趟浑水,人家热衷的是和老婆一起楼银子。上辈子的恭王夫妇趁着别人争储的时机发家致富,等到新帝继位,人家早就连儿子花的银子都挣到了。

    恭王妃虽然嗜钱如命,但在挣钱上也确实是一把好手。

    赵婳虽然是以侧室的身份进门,但也是带着嫁妆进来的,从前她要花精力照顾二皇孙,没有闲暇打理自己手中的产业,但自从上次在三郡主的满月礼上被宣国公夫人训斥之后,赵婳越来越觉得,许多事不能依靠宣国公府,就如上一世,二皇孙登基后冷待自己这个养母,那时已经是皇帝外家的宣国公府可没有一人为她说过半句话。

    一切都需要靠自己,而靠自己的前提是手上有银,这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这里都是通用的道理,她也该好好为自己打算一番了。何况她一直困在东宫这个小天地里,打理家事论不到她这个太子嫔,她根本没有施展才能的余地,她不能露出自己的本事来,太子便不能高看她一眼,她在太子心中自然也跟别的妾室没什么不同。

    而要挣银子,恭王夫妇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

    所以她悄悄令人送信给恭王妃,信上写了一个挣钱的法子,而恭王妃是喜爱黄白之物的人,果然今日就上了门。

    想到这里,赵婳对青盏道:“你请恭王妃到偏殿里面坐着,我很快就到。”

    青盏道是,很快就出去了。

    赵婳让人伺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又盛装打扮了一番之后,然后才准备去偏殿与恭王妃说话。

    结果刚刚走到门口,青心却跑了过来,对赵婳道:“娘娘,不好了,二皇孙又发烧了。”

    赵婳有些不耐烦的道:“怎么又病了。”说完才发现自己的语气不大好,连忙住了嘴,然后叹了口气,吩咐青心道:“马上去将外院的孙大夫请进来,再让人马上去宫里请几个太医,去禀报太子妃一声,再令人去二门等着,太子一回来就将他请过来。”

    等青心听了吩咐下去之后,赵婳又吩咐旁边的一个宫女道:“你去偏殿告诉恭王妃一声,就说今日二皇孙病了不能招待她,能下次再请她来喝茶。”

    吩咐完之后,才脚步匆匆的去了二皇孙住的屋子。

    赵婳到的时候,*和奶娘正围在二皇孙的身边,*抱着他,手上一块帕子一块帕子的换着替二皇孙擦着汗,脸上是焦急而心疼的神情。

    而二皇孙躺在她的怀中,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如同昏迷了一般,脸色苍白无色,嘴唇干裂。

    见到她进来,屋中的人俱都站起来对她屈膝行礼,唯有*仿若不知道她进来一般,毫无反应的继续替二皇孙擦拭着脸。

    赵婳知道现在不是跟她计较的时候,便走过去开口问道:“昹儿如何了?”

    奶娘见*没有回答,只好开口道:“回娘娘,小殿下的身子一直发烫,若一烧下去,只怕要将小殿下的身体给烧坏了。”

    赵婳蹙了蹙眉,接着眼神冷冽的瞪了奶娘一眼,怒道:“你们是如何照顾二皇孙的,枉你们说将二皇孙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结果二皇孙烧成了这样你们才发现,这样不尽心侍奉主子的奴才,我留你们何用?”

    奶娘皆知赵嫔是故意说给*听的,赵嫔跟*这个先太子妃身边的第一干将,明里暗里为二皇孙交手了几次,赵嫔有太子嫔的身份,而*有先太子妃留下的人马,两方相博,各有输赢。

    而这次,赵嫔只怕也是来数落*的罪状的。只是她们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然却不能反驳,纷纷跪下来请罪道:“娘娘恕罪。”

    *自然也知道赵嫔趁机想整治的人是自己,心里叹了一口气,抱着二皇孙直接跪下来请罪道:“是奴婢没有尽好照顾二皇孙的责任,求娘娘恕罪。”

    赵婳道:“你自己知道错了就好。*,你是姐姐留下来的老人,我敬你几分,但你仗着姐姐的余势在东宫为所欲为,有什么事又拿姐姐来做挡箭牌,我平日姑且念你是为了昹儿才如此。但如今,你连昹儿都服侍不好,你说,你如何对得起姐姐的在天之灵。你既然照顾不了昹儿,我看你不如去给姐姐守灵吧,也算是你对姐姐的忠心了。”

    这便是指责她仗着先太子妃的势力作威作福,却辜负了先太子妃的信任没有照顾好二皇孙了。*心中有气,她对先太子妃忠心耿耿,又怎么会辜负她的所托不照顾好二皇孙,这世上除了仙逝的太子妃,只怕没有人能比她*更担心二皇孙的了。

    只是这时候却不是跟她争辩的时候,只要多耽搁一会,二皇孙就多危险一分。

    *道:“娘娘,您要打要罚奴婢都好,请您先请了太医来给二皇孙诊治,只要二皇孙能好起来,娘娘说什么奴婢都认。”

    赵婳哼了一声道:“你放心,我可不是你,我已经着人去请太医和孙大夫了。”说着伸手又对他道:“将昹儿给我吧,我看看他如何了。”

    *有些防备的抱紧了二皇孙,迟迟不肯动。

    赵婳冷了冷眼神,厉声道:“*。”

    *也知道自己一个奴婢没有立场不将孩子交给她,只得慢慢的站起来,将孩子交到她手上,但眼睛却一丝一毫都不肯眨,就怕她趁着她不注意,会对二皇孙做出什么事来。

    而赵婳抱住二皇孙后,先是摸了摸二皇孙的脸,感受到那上面滚烫的温度后,不由皱了皱眉头。

    她对身边的宫女吩咐道:“去找些酒来,越烈的酒越好。”

    *不知道赵婳要酒干什么,直到宫女将酒端了上来,赵婳让人将酒倒进了碗中,然后用帕子沾了酒在二皇孙脸上和脖子上擦拭起来。

    *吓了一跳,她知道生病的人是不能喝酒的,酒气能熏人,在她认为,生病的人自然也不能闻到酒味,于是连忙喝住赵婳道:“娘娘,您这是要干什么?”

    赵婳瞪了她一眼,道:“你放心,我不是要害了昹儿,就算是害,我也不会蠢到当着你的面来害。”

    说着继续拿帕子沾了酒精擦拭在二皇孙的脸上和脖子上。心里却在想,不知道这酒里的酒精有没有用。

    但*却是不相信她的,尽管所有的人都称赞赵婳对二皇子尽心尽力,就是生母也不一定有她的周到了,但*却对她越来越不放心。赵婳表现得太好太完美了,完美得令人不放心。她不知道,是不是太子也对她的完美不能全然放心,尽管赵嫔几次拿了她的错处想要将她调离,但太子却仍是留下了她。

    *却还记得,在有一次无人时,她不小心看到赵婳看二皇孙的眼神,充满怜悯的,同情的眼神,但那怜悯同情的眼神却像是给一个将死的人的。

    虽然那眼神只停留了一瞬间,她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却足以令她不得不防备。赵婳是有野心的人,倘若她的野心想要通过辅佐二皇孙来得到,那便没什么,可是若是她是想要通过自己的亲生儿子来得到呢。尽管在她生下亲生儿子之前,她不会对二皇孙做什么,因为她还得靠二皇孙来站稳脚跟,但若是有万一呢?她不敢冒这个险。

    二皇孙万一有了事,她又怎么对得起仙逝的太子妃。

    就在她焦急的想着,要不要动手去抢下赵婳手上的二皇孙的时候,外面的太监已经传唱太子和孙大夫到了,*这才放松下来。

    太子是一回府的时候就听到东宫里的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太子妃怀孕了,坏消息是二皇孙又生病了。

    太子甚至没有多犹豫,然后便与刚好从外院进来的孙大夫一起来了东院。

    东院的宫女麽麽纷纷对他屈膝行礼,他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吩咐赵婳道:“将昹儿放到床上,让大夫给他诊治。”

    赵婳应是,然后将二皇孙放到了床上。

    太子望闻问切了一番,然后问赵婳道:“敢问娘娘,您刚才给二皇孙擦拭的是什么?”

    赵婳指了指桌上的碗道:“是酒,怎么,大夫觉得这个有妨碍?”

    她是知道酒精对退烧有很好的作用的,但她就怕这大夫不识货,万一说出什么令太子误会的话来就不好了。

    但显然孙大夫还是有些才能的,对着太子拱了一下手,道:“这酒对退烧似有些作用,我看二皇孙似好了些。”

    太子看了桌上的酒一眼,又看了看赵婳,最后问孙大夫道:“那这酒可能继续用。”

    孙大夫道:“自然是可以的,只是小孩子的皮肤娇嫩,受不住烈酒,最好将这酒兑些温水后再用。”

    太子道:“那孙大夫等一下和太医商量着看该兑多少的水,兑过后再给昹儿用吧。”

    孙大夫道是,然后太医来了,等看过了二皇孙的身体,又看了赵婳给二皇孙用的酒,然后如孙大夫一样赞了酒的好处。

    两个太医并孙大夫围在一起,商量过要给酒兑多少的水,又商量出了一个方子,交给太子亲自看过之后,接着孙大夫又亲自熬了药,看着给二皇孙服下。然后便每隔一个时辰给二皇孙的身体擦拭一次兑过的酒。

    一群人在东院一直忙活到了半夜,直到二皇孙的体温终于降了下来,大家才松了一口气,而两位太医和孙大夫也在此时才被放走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今天更新得有些晚了。

    今天双十一,大家淘到了东西没有。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淘东西,然后将一整个月的工资都花进去了,真的好想剁手啊。

    好了,下集预告:先太子妃中毒的真相要出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