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109章

第109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零九章

    又是一年春,春光明媚,日光正好。

    徐莺下了马车,然后兴冲冲的进了总兵府,回了自己的院子。

    院子里只有几个小丫鬟在,徐莺转头问旁边的一个小丫鬟道:“殿下和四皇孙呢?”

    丫鬟回答道:“殿下带着四皇孙去外院书房了。”

    徐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去了外院太子的书房。郑恩就站在门口,见她走来,连忙弯腰行礼,语气恭敬的道:“娘娘。”

    徐莺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公公,殿下在里面吗?”

    郑恩连声道:“在,在。”说着也不说要进去通报,直接道:“奴才这就给您开门。”说完亲手将门打开,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徐莺进了门,然后便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青色衣裳的四皇孙百无聊赖的在房间晃晃悠悠的西晃晃东晃晃。

    刚足一岁大的孩子,长得如雪团子一般毓秀可爱,漂亮的眼睛跟玉石一般熠熠生辉,胸前挂了一个玉石璎珞,额头前被人用朱砂点了一个红痣,看着软软糯糯的,让人看着便想抱到怀里□□一番。

    而孩子前面的书桌上,一身宝蓝色衣裳的太子正站在那里握着毛笔写着什么,看到儿子在书房里无聊的晃来晃去也不管。

    徐莺先是飞跑过来弯腰将四皇孙抱住,十分欢快的道:“小昭儿,娘的小乖乖,想娘了没有啊?娘可想死你了,来,给娘亲一下。”说着侧头在四皇孙的脸上重重的“啵”了一下。

    亲完也不再管四皇孙,放下他又飞奔到太子身上去了,趴到他身上甜丝丝的喊了一声:“殿下……”故意拉长的声音之后,又接着问道:“殿下,你想我了没?”

    可怜四皇孙,被亲娘的一番热情闹得还没反应过来,结果重色轻儿子的妈就将他抛弃找亲爹去了。被猝然放开的四皇孙一时站立不稳,突然噗通的一声蹲坐在了地上。他也没有哭,也不喊疼,只是伸手摸了一下被亲娘亲过的小脸,而后看到手指上沾到的口水,嫌弃的皱了皱眉。

    四皇孙是个有些洁癖的孩子,哪怕是亲娘的口水也不喜欢,将沾着口水的小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然后又用手擦了擦脸,再用衣服擦了擦手,这样来回三四次之后,皱起的眉头这才慢慢舒展开。而后自己站起来,用自己还有些不稳的小步子,晃晃悠悠的继续在房间里东走走西走走。

    而在另一边,太子握了徐莺环在自己腰上的手,道:“回来了?玩得开心吗?”说着放下手中的毛笔,伸手将她拉到自己前面来。

    徐莺继续靠到他身上,眼睛如玉石般璀璨的点了点头,而后再次道:“殿下,你还没说有没有想我呢。”

    太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不过是出去玩了半天而已,离开的时间连一天都没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离开了有多少年。

    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矫情的,特别是这一年多来过得顺心如意,被男人宠得无法无天的女人。

    太子道:“想。”

    徐莺又问道:“有多想?”

    太子道:“十二分的想,早中晚都在想。”说着刮了刮她的鼻子,道:“这下满意了吧。”

    徐莺甜甜的笑起来。

    太子又问道:“出去买了什么东西回来?”

    徐莺道:“买了很多。”说着用手一个一个的数给太子听,道:“有那种夷人的衣裳、有布料、有玉石、还有吃的米糕、药材等等。”

    正好要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太子牵了徐莺的手道:“走吧,我们去看看你搜刮回来的东西。”说着拉了她走下来,又伸手抱了站在地上的小不点四皇孙,然后回了内院。

    等进了屋子,徐莺便迫不及待的将让人将自己买回来的东西都搬了出来。

    东西满满当当的放了好几箱,的确是有不少东西。

    徐莺将东西一件一件翻出来,跟太子道:“我买了好多僮人的衣服,那些衣服漂亮极了。”说着将那些衣服一件一件抖开来给太子看,道:“这是我的,这是你的,这是昭儿的,还有这套,是给昕儿的……”说着兴高采烈的跟太子道:“你说我们一家四口穿着这一模一样的外族衣裳走出来,是不是会很威风?”

    太子看着她,眉目温柔的笑了笑。在莺莺的心里,她所指的一家人从来都只包括她和他,还有昕儿和昭儿,没有太子妃和其他的东宫嫔妾,也不包括东宫的其他孩子。

    太子也没有去纠正她的错误,点点头开口道:“嗯,是会很威风。”说着顿了顿,又开口道:“你要是喜欢,那等回了京,我们穿上试一试。”

    徐莺高高兴兴的道:“殿下说话算话,到时候可不能耍赖不穿。”

    说完又去翻其他东西去了,一件一件摆给他看,道:“这是根雕,我特意选了一个雕成笔洗样子的,以后摆在京里你的书房,这是绣球,还有绣花包,以后带回去给昕儿玩的,这是竹子编的小动物,是给昭儿的。还有这个,”说着用手抱出一个海碗大的黄色半透明玉石,继续道:“我用十两银子跟一个夷人买的,看看,这么大一块龙王玉,十两银子是不是很值?可惜这里没有好工匠,等回京之后,让人雕一个好看的物件给摆在你的书房。”

    然后又继续翻弄出一盒南珠,道:“这里的南珠又大又便宜,品质又好,这一盒南珠我只用了一百两银子,以后镶在簪子上用……”

    然后是药材、布料、茶叶等等,杂七杂八的,几乎什么都有。

    太子伸手将她拉了在自己的膝盖上坐下,笑道:“你是不是见着什么东西,也不管是什么,全都一股脑买回来了。”

    徐莺道:“这些东西好看呢,而且便宜。”

    说着想到了什么,又道:“哦,对了,我在那里还吃了一种米糕,很好吃,我还给你们带了一些回来。”说着转头吩咐了梨香几句,等梨香将装着米糕攒盒拿了上来,她拿了一块喂到太子的嘴里,问道:“好不好吃?”

    不过是普通的糯米做的米糕,里面放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肉馅,太子并不觉得好吃,反而觉得味道有些怪,只是看着眼前女子期待的眼神,太子只好违心的道:“好吃。”

    徐莺高兴起来,又塞了一块到正坐在桌子上面玩着小木马的四皇孙嘴里,四皇孙咬了一口,接着便皱着眉嫌弃的吐了出来,道:“不要。”

    徐莺哄骗他道:“小昭儿,给娘点面子嘛,这是娘特意给你带回来的。你要是不吃,晚上不许跟娘和爹爹睡哦。”

    四皇孙听得委屈起来,一双玉石般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徐莺,好像在控诉徐莺这个亲娘太狠心。

    徐莺又拿了一块放到他的嘴里,继续哄道:“来,吃一口,吃一口晚上就让你跟我们睡。”

    四皇孙却嘟着嘴巴将脑袋一扭,哼哼,本皇孙是很有原则的,说不吃就不吃。

    太子道:“他不喜欢吃便不吃吧,糯米做的东西不好克化,他小孩子脾胃弱,吃多了也不好。”

    徐莺这才有些讪讪然,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似乎是挺降格调的。

    等到了晚上,四皇孙还记着坏娘亲说的不让他跟他们睡的事,奶娘一给他洗完澡,他便滑溜溜的先跑到徐莺的房间里来了,拉着丫鬟的手要她们将他抱到床上去,然后溜溜的滚到被子里面去,还聪明的将被子卷起来,然后眼睛咕噜咕噜的四处转。

    等徐莺进来看到床上的他,他还有些得意的对她笑了笑,好像以为自己裹在被子里,徐莺就不能将他抱走了。

    徐莺见了故意将他从被子里面刨出来,他在被子里面一边滚一边哇哇大叫,等见到从门外进来的太子,用求救的眼神看着他,一边喊着:“爹爹,爹爹……”

    等太子坐到床边,则直接滑溜滑溜的滚到太子膝盖上,双手攀着太子的脖子,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仿佛怕她将他抱走一样。只要她一伸手过来,便又哇哇大叫的更加抱紧了太子的脖子,将脑袋埋在太子的肩膀上,喊着:“坏娘,坏娘……”

    徐莺很有些不开心,明明平时都是她带他的时候多,怎么偏偏他就是跟太子更加亲近。她伸手轻轻在他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骂道:“臭小子,没良心。”

    等到睡下的时候,四皇孙见她没有将他抱走,终于慢慢放心下来,从太子怀里回过头来,眼睛亮亮的对她笑了一下。

    徐莺故作生气的瞪了他一眼。

    四皇孙好像是感受到了母亲的不开心,然后想了一下,又突然转过身来爬到母亲身上,在徐莺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便用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看着她笑。

    看到他这样子,徐莺哪怕真有什么心里怕都要化了,何况她本就只是假装生气逗他。徐莺用手指轻轻在他脸上点了一下,道:“臭小子,你怎么这么会哄人啊。”

    也不知四皇孙有没有听懂,但却知道母亲很高兴,于是又伸着脑袋在母亲的另一边脸颊上也亲了一口。

    徐莺笑道:“来来来,礼尚往来,让娘也亲一口。”

    四皇孙想到母亲的口水,却马上从她身上跑开了,重新回到太子的怀抱,将脸埋到太子的胸前,还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一副不让全身武装不让亲的模样。

    太子伸手抱住趴在自己身上的儿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道:“好了,别玩了,歇了吧。”说完又伸手将徐莺的手拉了过来,放到自己的腰上。

    一男一女,中间是小小的孩子,这注定又是一个甜蜜而温馨的夜晚。

    徐莺望着身边的男人和儿子,微笑着,甜甜的闭上眼睛。

    这样美好的,没有别人打扰的日子,也不知道还能持续到几时。

    到了第二日,太子早早就醒了,然后去了外院练剑,徐莺则带着儿子继续睡了一二个时辰,然后才起床洗漱。然后等吃早膳的时候,太子也回来了。

    三人照旧一起用过了早膳,然后太子突然道:“你准备一下,等一下我们出去春游。”

    徐莺听得高兴起来,道:“好啊,好啊,那我们戴上一些吃的,中午在外面野餐吧。”

    太子笑道:“你喜欢就让人准备了带上。”

    徐莺又兴高采烈的道:“那我们戴上几个风筝,到时候我们放风筝去。”说着便高高兴兴去准备了。

    徐莺起先还以为只是她和太子和四皇孙一起去,等出门的时候看到朱挺、杜邈和穆英等人时,才知道原来还有其他人啊。

    朱挺坐在马上,看着徐莺笑着道:“哟,哟,小表嫂该不会是不欢迎我们吧。”

    朱挺原先还是客客气气的叫她娘娘的,但这一年多大家熟悉了,朱挺便是一直“小表嫂小表嫂”的叫。

    徐莺还真有些失望的,这不是应该是他们一家人的出游嘛,多了一些外人,怎么都觉得被打扰了。只是徐莺面上当然不会这样说,开口道:“怎么会,人多热闹嘛。”

    徐莺这一年多大都是呆在总兵府的内院里,顶多就是出去偶尔逛逛街,但却还真没有去过山村野外的领略大自然的风光,此时有这样的机会,心里还是十分雀跃的。

    春光正好,大地回春。

    也不知道太子等人是怎么找来的地方,山坡满山遍地的野花,姹紫嫣红,十分漂亮。有春风徐徐吹来,鲜花的香味夹带着青草的香味,清新又馥郁。

    四皇孙自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门看到这样的景致,早就迫不及待的闹着要从马车上下去了,然后晃晃悠悠的在草地里跑来跑去,身后跟着的则是一溜的丫鬟和小太监。

    偏偏四皇孙步子还不稳,又是在凹凸不平的山坡上,走几步就要摔一跤,吓得跟着他的丫鬟太监们恨不得能自己替他跑了。偏偏四皇孙性子拗,摔倒了也不要人抱,自己爬起来又继续咯咯笑着跑来跑去,跑着跑着又继续摔倒,而徐莺也发了话四皇孙自己愿意走的时候就让他自己走,不用抱他。

    这却苦了照顾四皇孙的丫鬟太监们,这不要抱四皇孙的话虽然是主子说的,但这万一四皇孙摔伤了哪里,受主子责罚的还是他们这帮下人们。所以四皇孙每摔倒一次,他们在心里喊一句“祖宗”。

    徐莺也从马车上下来,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在院子里被关得久了,她都差点忘了外面大自然的味道了。

    下人们忙忙碌碌的安顿马车,打开遮阳伞,布置桌椅,摆上茶水点心。

    穆英坐在马上看着远处的森林,突然对太子道:“殿下,我们跑一场吧。”

    朱挺驾着马跟着跑上前来,道:“加我一个加我一个。”

    太子道:“那走吧,说着先夹了马肚子驾了马出去。”而后穆英和朱挺跟上,一转眼三人就已经进了远处的森林里,再也看不见了。

    杜邈慢腾腾的从马车上下来,看着他们远处的身影悠悠的道:“这大好的天气,晒晒太阳吃点东西多好,跑什么马呀,真是浪费了好春光。”说着转过头来问徐莺道:“徐妹子,你说是吧?”那语气里,多少有些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味道。

    忘记说了,杜邈虽然会骑马,但文弱医生一个,马术不行,所以从来不敢跟太子等人比跑马。

    徐莺笑着道:“是。”说着也不管他,指挥丫鬟在草地上铺上蓝布,然后将带来的点心、水果、肉铺等吃食放到白布上面。

    既然是春游,自然是直接在草地上铺块布,将东西摆在布上面才有意思。

    杜邈直接在他餐布前面席地坐下,然后用手指掐了一块糕点来吃。除了吃食之外,徐莺还带了喝的东西,其中就有徐莺自制的奶茶。

    杜邈倒了一杯喝了一口,而后对徐莺道:“你倒是会享受。”

    徐莺笑道:“过奖。”而后让小太监将跑得满身大汗的四皇孙牵过来,替他擦了汗,又喂他喝了半杯的羊奶,这才放他继续玩去。

    过了没多久,穆英和朱挺陆陆续续的回来,马上还顺手带了几只猎物。朱挺看了看周围,而后笑着道:“没想到殿下是最后一个回来的。”语气里多少有取笑的意思。

    穆英没有理他的话,提了打回来的猎物下了马,朱挺悻悻然,也提着猎物下来。

    穆英打回来的是几只雉鸡,朱挺打回来的是几只兔子。杜邈提了提雉鸡,又抓了抓兔子,然后用一种你们好残忍的语气道:“你们还有没有点爱心,众生皆平等,小动物也是有生命的,不能因为人家比较弱小就将人家抓了来吃。”

    穆英道:“既然这样,那等一下你不要吃了。”

    杜邈马上转头招手让小太监过来道:“欸,你们去找些木材来生活,我们烤雉鸡和野兔吃。”说完又转头对穆英道:“不过呢,这弱肉强食也是自然规则。”接着又问徐莺道:“你带了调料来没有?”

    穆英看着,只觉得这哪里是神医,简直是一个逗比。

    等小太监将柴枝抱回来,太子此时也刚好回来了。穆英见了问他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慢?”

    太子道:“去干了点别的事。”说完从马上跳下来,左手从马上拿了一束石榴花,右手提了一只猕猴的幼崽走过来,将手上的石榴花递给徐莺,道:“给你的。”

    徐莺顿时感动得脸都红了,这是太子第一次送她花啊,虽然只是石榴花。她将花接过来,笑容满面的对太子道:“花真好看,谢谢殿下。”

    太子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真是傻样。”

    杜邈对石榴花不关心,但对太子提着的猴崽很感兴趣,在小猕猴的肚子上抓了抓,道:“这猴子抓得好,我长这么大,什么都吃过,就是没吃过猴子的肉。”

    太子却是瞪了他一眼,拍掉他的手。

    杜邈悻悻然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开开玩笑嘛。”有点幽默细胞行不行。

    太子没有理他,找了根绳子套在猕猴的头上,然后牵了四皇孙过来,将绳子交到他手上,又交代伺候四皇孙的人,道:“小心看着,不要让它伤了四皇孙。”

    四皇孙对这只小猴崽十分的好奇,蹲在地上左看看右看看的打量着猴崽,一会捏一捏他的耳朵,一会又抓一抓他的尾巴。那小猴子大概还是太小的原因,十分温顺,看着四皇孙十分警惕,但却不敢走。

    四皇孙看了一会小猕猴,见他既不敢动也不跟他玩,很快就失去兴趣了。然后走到太子身边,拉着他的手要往马的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道:“驾驾,驾驾……”

    太子问他道:“昭儿是不是想要去骑马?”

    四皇孙点了点头,又拉着他继续道:“驾驾……”

    太子抱起他道:“好,爹爹带你去驾驾。”

    徐莺却有些担心,道:“他还小呢,可别摔下来了。”

    太子道:“没事,有我呢。”

    说着抱着四皇孙跃身上了马,然后一只手拉着马绳,一只手抱着四皇孙,“驾”的一声就骑着马走了,远远的还能听到四皇孙咯咯的笑声。

    太子带着四皇孙跑了一圈回来,等要抱他下马的时候,四皇孙还不愿意,拉着缰绳不肯下,太子低着头神色温柔的不知对他说了句什么,四皇孙这才有些不甘不愿的放了缰绳,随着太子从马上下来。

    太子将四皇孙交给了朱挺,然后招手让徐莺过来,道:“走吧,我带你也跑一圈去。”

    这是两人单独约会?

    徐莺高高兴兴的跟在太子后面过去了,太子先上了马,然后再伸手将她拉了上来,接着驾马往远处跑去。

    杜邈看着他们的背影,难得深沉的说了一句:“殿下对徐娘娘倒甚是宠爱。”

    朱挺毕竟是从深宅内院活过来的,楚国公府的家风算是好的了,妻妾之间也少不了明争暗斗,想得也就比杜邈多些。闻言不由摇了摇头,道:“一不是正室,二没有家世,这份隆宠对她来说,未必是好事。”

    在这里没有什么,太子想宠就宠,相爱就爱,但回到京中却不一样了。徐莺那样纯真小白的性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给撕了。就算现在有太子护着,也不一定能够护得了一辈子。

    说着又想到了早几年太子就扔到了他们家的徐鸰,又觉得自己多虑了,他此时担忧的事,太子未必没有为徐莺考虑过。

    徐鸰在楚国公府里很努力,而且习武很有天分,并不是抬举不起来的性子。何况,徐鸰跟楚国公府沾上门徒之谊,徐家少不了和楚国公府也能扯上点关系。自来天地君亲师,师徒之谊也是一种政治资本。

    朱挺跟徐莺相处了一年多,加上徐莺性子温和亲切,像是领家妹子一样惹人疼,因此朱挺对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感情的,自然不希望她的下场不好,此时也只是希望以后太子真的能护得住她。

    杜邈听得没说什么,只是往火里添了一根柴禾,心里却在沉思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感冒,头晕得厉害,码字也奇慢。本来想码个九千字一直写到太子和莺莺回京的,但是不行了,今天先到这吧,明天再继续。明天身体允许的话,会有一万字的大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