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妾 > 第202章

第202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百零二章

    玉福宫里。

    徐莺拉着四皇子的手细细的观察着他的脸,然后点点头道:“好得差不多了,不走近了仔细的看,几乎看不出来了。”说着又道:“幸亏有杜大哥,要不然你脸上坑坑洼洼的多难看。”

    四皇子道:“我都说是母妃你太过多忧了,我是男人,又不靠皮囊吃饭,就算脸上多点瘢痕又有什么。”

    他说着,便突然感觉到有个皮球往他身上砸了过来,然后又落到了地上。不用想,肯定又是七皇子在搞怪。他转过头去看,果然看到七皇子正捂着嘴巴对着他咯咯的大笑起来,笑一会,又跑过去将皮球捡起来,然后继续往他身上砸,砸中了就在那里得意的笑,砸不中就继续捡球去砸。

    七皇子差不多两岁了,正是能跑能跳又调皮捣蛋的年纪,因他最小,上头的哥哥姐姐都惯着他,管得他无法无天的,脾气还很大,平时三四个宫女都看不住他。

    徐莺故意对他板起脸来,道:“晔儿,你又作怪。”

    七皇子却一点不怕,对着徐莺咯咯大笑起来,笑完还将双手将脸捂起来,然后又张开,再对着徐莺咯咯的笑,这是三公主平时最喜欢陪他玩的捂脸张脸的游戏。徐莺有些无奈,感情他还以为她是要跟他玩呢。

    四皇子弯腰将皮球捡起来,正要去牵七皇子的手。七皇子这下却不乐意了,他是个独霸王,他的东西就是自己不要也不许别人碰的,连忙从四皇子手中将皮球抢回来,然后跑开几步,又将皮球往四皇子身上扔。

    四皇子疼爱这个弟弟,便蹲下来陪他玩,捡起皮球也往七皇子身上扔,七皇子见了,马上也将皮球往四皇扔。兄弟两人玩传球的游戏,倒是将七皇子逗得咯咯大笑起来。

    徐莺见他们玩得起劲,也不管他们,转身吩咐梨香道:“小厨房里炖着汤,你去看看炖好了没有。”说着又转头对四皇子道:“等一下你喝碗汤再走,猪蹄花生汤,补脾胃养血的。”

    四皇子知道从去年那场大病之后,母妃便十分乐于捣弄汤汤水水的给他补这个补那个的,闻言也不愿意辜负母妃的一片心意,便道了一声是。

    等四皇子喝完了汤,四皇子抹了一下嘴巴,对徐莺道:“我约了邓愈打马球,我先走了。”

    徐莺点了点头,交代他道:“别玩得太晚了,晚上再到我这里来,我晚上还炖了虫草鸡汤。”

    四皇子摆摆手,道一声知道了,然后便转身不见了。

    等四皇子走后,徐莺让将给皇帝留的猪蹄汤用食盒装上,然后对正在玩拍皮球的七皇子,道:“走咯,我们去御书房找你父皇去。”

    七皇子抱了皮球,昂起头眉眼弯弯的笑起来,道:“找房房,找房房……”

    徐莺笑着点了一下他的小鼻子,然后伸手要去将他抱起来,七皇子却不要她抱,非要自己走。他走路又急,抱着皮球看不见路,摇摇晃晃的跑,几次差点摔下来,吓得梨香连忙在伸手护着他。

    等走到御书房的时候,徐莺正见到赵四老爷从御书房里走出来。

    赵四老爷见到他有一瞬间的怔愣,但接着便走过来给徐莺和七皇子见礼,道一声见过贵妃娘娘和七皇子。

    七皇子对他没有什么兴趣,晃晃悠悠的往御书房里面跑。徐莺对赵四老爷点了点头,道了一声:“是赵大人啊。”

    自从赵婳死了之后,赵四老爷好像老了几十岁,明明是还不到五十岁的年纪,但看着却像是六十好几一样,头发白了,背也佝偻了。

    赵婳是他和赵四夫人的独女,赵婳的死对他们夫妇不可谓不大。听闻赵四夫人从去年听闻赵婳的噩耗之后便病倒了,直至现今都还缠绵病榻,听说几次一脚踏进鬼门关,差点就跟着这个女儿去了,是杜邈妙手回春,又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其实去年病倒的不止赵四夫人一个,还有宣国公夫人,但宣国公夫人却是为了二皇子。不过宣国公夫人的命比赵四夫人硬一些,病了一二个月之后便渐渐好了。

    想到这里,徐莺有心想要问一问赵四夫人的身体,可是想到赵婳的死,又觉得没劲。不管怎么说,赵婳的死多多少少跟她还是有点关系,赵四老爷和赵四夫人未必不在心里怨怼她。

    徐莺和赵四老爷没什么话好说的,赵四老爷也趁机拱手与徐莺告辞,道:“娘娘若无事示下,微臣先告退了。”说完弓着身走了。

    徐莺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脚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皇帝坐在书案前,七皇子已经爬到了他的腿上坐着了,原本被他抱着的皮球被交给皇帝拿着,他则眉眼弯弯的用手比划来比划去,咿咿呀呀的正在跟皇帝不知道说些什么。皇帝对待他十分耐心,脸上带笑的低着头听他讲。

    见到她进来,皇帝抬眼看了她一下,柔声道:“来啦。”说着将七皇子放了下来,将手上的皮球交还给他,指了一个小太监去陪七皇子玩。

    徐莺将食盒放到书案上,一边打开盖子一边道:“怕你忙起来又不吃饭,给你带了汤。”说着用碗将汤水乘了出来。

    皇帝撩了一下袖子,然后从她手上将汤碗接了过来。

    徐莺低头时,却看到桌上摊开的一本折子,徐莺略了一眼,然后有些惊讶道:“咦,赵侍郎要乞骸吗?”这是赵四老爷请求致仕的折子。

    赵四老爷当官还是不错的,从前呆在四川一直没有挪窝,若不是宣国公府压着他便是他自己不愿意高升。后面回了京城,皇帝惜才,几次破格提拔,如今已是正三品的礼部侍郎。

    皇帝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道:“我已经准备准了他的奏请,我看他如今心不在朝中,强留下来也无意。”另一层考虑,也是不希望再给三皇子多一成助力。

    赵婳死的那日跟三皇子说了什么,皇帝自然清楚。皇帝恼恨赵婳临死还要怂恿逼迫三皇子,可是更担心三皇子自此会不会真的起了争储的心思。三皇子是好的,心里或许没有想当皇帝的心思,但有生母临终遗言在,皇帝却不得不防着万一三皇子想不通,会为此和四皇子对峙起来。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绝对不想再失去第二个,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剪去三皇子所有的羽翼。

    徐莺多少能猜到皇帝的心思,想到三皇子,徐莺也是叹了一口气。她是想不明白,为何赵婳临死还要用那种话来逼迫三皇子的,她不可能不想不到,没有皇帝的支持,凭一个宣国公府要扶持三皇子上位,机会根本是微乎其微,若她是真的为三皇子好,就应该让三皇子看清楚自己的现状。说到底,她爱自己和自己的执念怕比三皇子要多吧。

    七皇子和一个小太监滚着一个皮球踢来踢去的,将皮球拍得啪啪响,然后七皇子便咯咯大笑起来,然后又去追着球跑。皇帝见着,并不觉得吵闹,反而觉得这里该要热闹一点才好。

    皇帝招手让七皇子过来,抱了七皇子将碗里剩余的汤水喂了他。七皇子坐不住,喝了两口便抿着嘴巴摇摇头,用手将汤碗挥走,然后又重新从皇帝腿上滑下来,继续去拍皮球去了。

    皇帝就着碗将剩余的汤水喝完,见有人看着七皇子,然后便拉了徐莺到一边的榻上坐着说话去了。

    皇帝伸手握了握徐莺的手,白皙的手握在手上,滑腻无骨,皇帝握了一会,然后才开口道:“前几年是因为颖国公府守孝的事,后面又因为昹儿昭儿的事,晅儿的婚事一时无暇顾及,倒是耽搁了好些年。只是如今晅儿都二十一岁了,婚事再拖延不得。”

    徐莺听着点了点头,其实比起皇帝来,柳淑妃更着急大皇子的亲事。她如今在皇帝面前不怎么说得上话,好几次都放了身段求到了徐莺这里来,想让徐莺跟皇帝提一提,看他对大皇子的亲事是怎么打算。

    徐莺是知道柳淑妃看中了自己的娘家的一个侄女的,柳淑妃从前还是有心气的,对储位也有想法。但看着大皇子的性子,如今她这些心思也渐渐淡了。大皇子连买个花瓶都能被人骗去银子,除非皇帝是脑子锈掉了,才会将皇位传给大皇子。就算皇帝的脑子真的会锈一次,柳淑妃还怕儿子坐皇位坐不稳呢,被人从皇位上赶下来会是什么下场,柳淑妃不用想都知道,所以如今她也是舍不得再去强求大皇子什么的,只愿他平平安安的当个富贵闲王就好。

    大概也是为了跟徐莺示弱,柳淑妃如今跟徐莺走得倒是比以前亲近些了,也没了以前那样爱跟皇后或徐莺别苗头的心思,对徐莺也恭敬。只是偶尔还是会忍不住酸溜溜的叹气道:“人再要强都强不过命,臣妾的福气终是及不上娘娘。”等等之类的。

    徐莺也不爱跟人为敌,柳淑妃愿意化干戈为玉帛,徐莺自然没有不接受的道理。想到这里,徐莺笑着问皇帝道:“那皇上对大皇子的婚事是怎么想的?淑妃可是好几次都托我问皇上大皇子的婚事是怎么打算的呢。”

    皇帝道:“你觉得让晅儿聘了孟文敷的嫡幼女如何?”

    徐莺道:“你说的是丽婧?”

    皇帝并不晓得孟文敷的幼女叫什么名,听徐莺说变知道丽婧大概就是她的闺名,闻言点了点头。

    徐莺倒是有些惊讶,孟文敷一共二子三女,两子都是庶出,三女却都是孟宋氏所出。长女次女都已经出嫁,幼女孟丽婧今年十七岁,待字闺中。徐鸾在夫家跟孟宋氏的关系不好,跟孟丽婧这个孟宋氏所出的侄女关系却不错,为了抬举这个侄女,徐鸾进宫的探望的她的时候,偶尔也会将孟丽婧带上。在徐莺的印象里,孟丽婧是个十分文秀乖巧的姑娘。

    只是徐莺没想到皇帝会想到这么一个人选,但再多想想,又觉得意料之中。皇帝既然选定了四皇子为继承人,那便是希望他和异母的大皇子三皇子的关系越紧密越好的,徐孟两家是姻亲,孟家一向是站在四皇子一边的,让大皇子娶了孟家的闺女,既不会让大皇子身边多出一些别有心思的助力,又让大皇子和四皇子的关系紧密几分。徐莺甚至觉得,若不是因为徐家已经没有了可嫁的女儿,皇帝甚至会让大皇子娶了徐家的姑娘。

    徐莺再想到孟丽婧已经十六岁,平常姑娘这个年纪都该已经嫁人生子了,但孟文敷却并没有给她定下亲事,更是一点都不着急闺女会变成老姑娘。徐莺想,孟文敷怕是早料到这个女儿要做王妃了的吧。不管怎么说,与皇家联姻对孟家来说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徐莺叹道,都是一群老狐狸啊。只是不知道柳淑妃会怎么想,柳淑妃是想让娘家侄女来做儿媳妇的。

    皇帝继续道:“还有景儿,她也十五岁了,该考虑驸马了。”

    徐莺却是知道皇帝对二公主的婚事早有打算的,当初大皇子娶颖国公府的姑娘娶不成,却是让皇帝在颖国公府里发现了一个驸马的好苗子。二公主性子有些怯懦,不适合嫁到强势的人家,颖国公夫妇敦厚,颖国公府的情况也简单,,皇帝早两年便暗示了颖国公,让他家中次子保持洁身自好。

    皇帝再道:“还有昕儿,也是十四岁了,明儿、晥儿都是十三岁,过不了几年也都是出阁的年纪了。”说着又感慨道:“一眨眼,连孩子们都大了,我也老了。”

    徐莺笑道:“皇上年轻着呢,一点都不见老。”

    徐莺说并不是安慰话,皇帝今年三十八,但因为保养得宜,看着也就三十岁左右,实在说不上老。

    皇帝笑了笑,拉了拉徐莺的手。两人继续说了一会儿女婚事,然后徐莺便告辞了。七皇子因为玩得兴起,哭闹着不肯走,皇帝便将他留在了御书房。

    徐莺出了御书房,回玉福宫时路过御花园时,却正看到远远的假山旁的小道里,四皇子正跟三皇子说些什么。四皇子背对着她看不到表情,但从她的方向上看过去,却可以看到三皇子的表情有些冷淡疏离。

    徐莺叹了一口气,赵婳的死,到底在三皇子和她们之间造成了隔阂。无论是三皇子对他们,还是她们对三皇子,再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相处。

    三皇子不知说了什么,接着便跟四皇子拱了一下手,看样子像是打算告辞。他抬头之时,眼睛看到了她的方向,他的眼神顿了顿,终是垂下眼睛去,也没打算过来行礼,接着便带着身边的太监离开了。

    而四皇子却还站在那里,一直望着三皇子离开的背影。哪怕背对着她,徐莺也可以看到他眼神里面的怅惘和失落。

    徐莺走过去,喊了一声:“昭儿。”

    四皇子回过头来,有些惊讶的喊了一声:“母妃。”说着转过头又看了看三皇子离开的方向,这才走到徐莺跟前来,又道了一句:“母妃是去见父皇回来?”

    徐莺点了点头,问道:“你不是去跟邓家大公子打球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四皇子道:“邓愈的妹妹突然出水痘,马球打到了一半,邓愈便匆匆回去了,所以我便先回来了。”

    说完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徐莺知道他在为三皇子的态度伤心。徐莺不由跟他道:“在宁妃的事情上,我们无愧于心。三皇子不能谅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四皇子叹息道:“我知道,其实我只是有些同情三哥。”宁妃临死的时候还要将自己的执念加诸在三皇子身上,其实他本不该这般幸苦的活着的。

    四皇子顿了顿,又接着道:“我听说,三哥最近跟宣国公府走得有些近。”

    徐莺不说话,这种事情谁也没有奈何。

    徐莺道:“走吧,跟我回玉福宫去。”

    四皇子点了点头,然后虚挽着徐莺的手走了。

    而在另一边,已经走远的三皇子停下来,回头看着他们远走的方向,驻足顿了一会,终是垂着头,然后再回头慢慢的离开。

    等回到玉堂宫,三皇子换过一身衣裳,然后便走到书桌前准备写字。可是准备拿宣纸出来时,却突然翻到一张没有写完的大字,上面是龙飞凤舞的一个“昭”字。

    三皇子将这张宣纸抽出来,这是四皇子从前写的字,以前他们感情好,两人爱凑在一起写字看书。四皇子爱作怪,学人家习狂草,在宣纸上胡乱的写了一个昭字,还大言不惭的跟他道:“看我写的,跟前朝的狂草名家张素怀比也不遑多让了吧?”

    想到这里,三皇子的表情黯然起来。

    他将这张纸小心翼翼的折起来,然后找了一个大匣子,将它放进了匣子里面去。又在书桌上翻找了一番,将四皇子所有留在这里的东西都翻了出来,然后全部扔进匣子里,然后便看着匣子里的东西发呆。

    恰在此时,五公主突然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一看到三皇子,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道:“你知不知道,外祖父要致仕了?”

    三皇子看了她一眼,然后一边合上匣子一边对她道:“这是朝堂之事,不是你一个公主可以置喙的。”

    五公主急道:“你怎么能一点都不着急,肯站在我们一边的势力本就不及四弟和贵妃一系了,若是再少了外祖父,我们就越加势微了。”说着又抱怨道:“外祖父也真是的,这时候更应该全力辅佐我们才是,怎么能抛下我们一走了之。”

    三皇子不说话,像是根本没有认真在听她说了什么。

    五公主看着他这不在乎的样子不打一气来,恼道:“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听我说话,你忘记母妃的死了,忘记母妃临终前的遗言了?”

    三皇子眼神暗淡下去,他当然记得,母妃临死前都还让他一定要做皇帝。

    一定要做皇帝,其实他一点都不觉得做皇帝有什么好的。那个位置真的有这么好吗,让母妃到死都念念不忘,甚至生前为了它做出许多不该做的事情来。三皇子有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他不想要让母妃死不瞑目,可也不想要和四弟去争那个位置。他心里清楚,其实四弟才是更适合那个位置的人。

    今天在御花园里看到四弟,他故意对他表现得冷淡疏离,可是没人知道,其实他心里很难过。他并没有将母妃的死怪到四弟和徐庶母妃头上,他清楚,母妃的死怨不得任何人。他只是觉得惭愧,不知道怎么面对四弟和徐庶母妃。

    五公主还在身边絮絮叨叨的念着:“……是四弟和贵妃害死了母妃,二哥的死怎么能怨到母妃的头上,明明是贵妃的马车冲撞上来让药摔掉的,是贵妃想要害二哥,可父皇却受贵妃蒙蔽处死了母妃。你是母妃的儿子,你要替母妃报仇。”

    三皇子听到这里,连忙训斥她道:“你住嘴,母妃的死怨不得任何人,你不要再胡说八道,免得遭来口舌之祸。”说着转头去看书房周围,见四周并没有外人,这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五公主却气急了,看着他伤心道:“你还在帮他们说话,是了,你自小就跟他们亲近,只怕在你心里,恨不得自己是贵妃生的。母妃真是白养你也白疼你一场。”说着看到他手里拿着的匣子,不由将它夺了过来摔到了地上,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转头跑了出去。

    三皇子叹了口气,然后看着散落在地上的物件,重新一件一件将它们捡起来,然后放到了匣子里。(www..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皇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姚桉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姚桉桉并收藏皇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