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多菱圆镜

第三百五十三章 多菱圆镜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杜吴就数干之上,用匕首划了两行大字,‘白衣会丧心病狂,同心盟惨遭灭绝。’左白衣见到罪证,岂有不悔之理,自己就可从边上逃脱。姬明齐舞都觉这一招甚好,均赞杜吴心思周密。杜吴便向两人问清左白衣身形特征,当即前往路上等候左白衣,此时既知是白衣会主所为,杜吴不会武功,终于思得此计,将自己做生意所得的珍宝装了一皮袋,这般奇珍异宝,任谁见了也会发呆,又想到怕跑不过左白衣,当即将圆镜装饰在衣服上,作逃命时让左白衣产生错觉。就衣袖中藏了匕首,当能杀的左白衣,如是一般武林人物,杜吴此计定然奏效,可左白衣能为一会之主,当是何等厉害,如非杜吴却是寻常之人,定会早有准备,杜吴哪得逃脱。幸得多菱圆镜,还真把左白衣迷惑了。

    白衣人极是少见,何况为白衣会主,气度神态自是大异平常人,果然给杜吴撞着,这时却改变主意,左白衣随在身后,自己如往陷坑边上绕过,左白衣自然生疑心,圆镜只能迷住一瞬之间,给左白衣瞧出身影所在,自己怎逃得过毒手,死倒一了百了,自己还没寻着马适求,难道就让王莽逍遥法外,左白衣横行无忌,招贤馆的仇再无人报得。

    杜吴为生意之人,任何事都瞻前顾后。想到这里,杜吴就跑往另一个方向,顾不得和两人之约,引左白衣到陷坑之处。左白衣提了珍宝,不觉间走在路上,直是啼笑不得,自己枉为白衣会主,竟被庸俗之辈耍弄,扔也不是,提着又觉俗气,此时抬起头来,就见着不远树身中间,是刀尖划着的两行粗犷大字。‘白衣会丧心病狂,同心盟惨遭灭绝。

    这时间左白衣看着树身上字迹,忽地想到杜吴说话,看来杜吴还怕无人知道,竟要将此事公诸于世,让天下人都鄙夷自己。心中暗称侥幸,此事如被马适求发现,还不是拔刀相见。左白衣心中惊骇,此时身子一跃,就也近了树身,只手便向字迹处抓落,整块树皮立时拿在手中,这时人在空中,手望天一抖,树皮当即成为飞灰掉落。身子缓缓着地,忽地脚下一松,竟是一个陷阱。地上全不着力,原来也踏着陷坑,左白衣手一松,皮袋登时落入陷坑,这时性命要紧,正好舍了这黄白之物。双脚就空中微微一曲,借着一曲之势力,又向前进了一段,满以为此处也实,就此落下,谁知又是悬空,左白衣却是了得,这陷坑存心是要左白衣之命,因此挖的极宽。这时间身子前扑,就要往侧面转到。

    忽地两个声音,“太子门客姬鸣齐舞,为主人报仇。”陷坑两面同时跃起二人,各执一把长枪,枪尖泛出碧绿之色,一看就知是剧毒之极,姬鸣毒枪照左白衣前心刺到,沟道却从后心穿至。左白衣这时身子弯转,正好暴露在两柄毒枪之下,此时再无借力之处,眼看就要为毒枪刺上两个大洞。忽然间身后一声清啸,左白衣但觉一道真气迫近,后心已着了一掌,这掌劲恰到妙处,刚好将左白衣推出陷坑范围,左白衣这时双脚着地,就听身后扑通两声,此时回过身子,两名门客这时间齐落坑底,都被毒枪刺穿,也是皮开肉绽。这枪上剧毒之厉,可想而知。左白衣看得心惊,如非此人赶上推了自己一掌,自己就成了此刻的两个门客,

    左白衣也是完全明白,原来这两人是王临门客,以王临这般小人心性,居然也有如此忠心门客,虽是没能杀的自己,但其舍身全忠却是天下少有。这时间随着鸡鸣沟道落下之势,陷坑边泥土石块全数倒塌,将两人和皮袋都封得紧紧实实,左白衣也觉离奇,这两人还真有福气,多半是忠心主人之故,老天爷借自己之手送来珍宝,让这两人得无价之宝陪葬。只这刹那之间,就听身后之人道:“左会主,马某得你凤令躲过劫难,如今让你免了毒枪陷坑的机关,也算还了左会主之情。”

    这人正是马适求,这时间想到余大雄四人所言,对左白衣也生疑心。此时和柔儿也到此处,正看到左白衣遇险,自己虽为汪会君脱险,可没有左白衣凤令,也没那么轻松脱难。立时一提真气,当即跃到陷坑之上,看准陷坑边缘之处,照着左白衣一推,就将左白衣送出陷坑,两个门客枪快势猛,立时各被对方毒枪洞穿。马适求来不及解救,眼见门客中枪落下陷坑,只微一叹息之间,就借着一推左白衣的力道,立时跃出陷坑之外。

    左白衣眼见马适求神情冷漠,与农庄时判如两人,心中即时为之一凛,马适求莫不是也知道自己所做一切,此时故作不明,只道:“马大侠,你怎地如此说话。”马适求欲言又止,柔儿却不忌讳,说道:“马大侠也是得知,左会主是当今皇上太子。”左白衣突然省悟,自己和瓜田仪之事,余大雄四人当然一清二楚,原来马适求刚才分别一忽间,是去救这四人,自己怎想的到。

    正要向马适求解释和王莽之间的关系,这时间也是想到,自己先时只想到马适求与朝廷为敌,却没料着其人并非盲从之辈,方才令汪会君营救,看来马适求只对汪会君有好感,如今汪会君自尽,同心盟又毁于自己手上,倒和马适求分开为好,以自己的身手,自可杀得王莽,只是不好控制混乱皇宫局势,皇位自不易到手。但这时再想不了许多,当先报王莽火焚白衣会之恨,至于谁坐江山,就听任命运安排了,一时间傲意陡生,当即往皇宫赶来。

    王莽正在观花楼上,此时饮着醉翁茶,观赏白衣会运来的醉翁吟,其间波涛阵阵,直如沧海之雄壮,无可比拟。王莽忽地心血来潮,传命鸳鸯蝴蝶见驾,何怖平,孟南花自叛王临之后,深觉为王莽立了大功,王莽却没有封赏官职,因此甚是不满,常对多福多禄抱怨,说如非自己顺从皇上,王临就也成事,自己必是高官后禄,王莽听到多福多禄禀报,却是装聋作哑,随后便令两人火烧自己府邸,说事成之后,必定重赏。这时间听得王莽传唤,就知道是好事到了,心中欢喜之极,不一忽儿就也赶至观花楼,齐道:“皇上,我们已遵皇上圣意,将太傅府烧得干净,就等着皇上赏赐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