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吉只觉眼前一花,还没有转过神来,两根鸡爪似的手指迎面一晃,向着黄吉双眼戳了过来,黄吉急忙移步避开,忽然间手上一抖,阿蜜已如泥鳅般直滑出去,此时看着这个枯瘦老头,道:“你捉住她干什么,快些放手。    ”眼看阿蜜落在这个老头手上,又不知他要打什么主意,心中一急,‘嗖’的一声,已似影子般逼近老头,径来夺他手中阿蜜,老头叫了一声:“有些名堂”。倏地一动,手掌直按过来,黄吉见手掌如影子随至。向后一跃,‘啪’的一声,胸口上被按了一掌,但并不觉疼痛,只听‘咿’的一声,那老头已跃退数尺,面上全是诧异神色,看黄吉年纪不过十六七,怎会有如此一身内功,刚才这掌名为‘钟馗盖印’,一经盖上,筋脉尽皆震碎,,可黄吉体内‘逍遥神功’应力反弹,老人只觉这力道充沛无匹,浩浩然然,似是无穷无尽。幸亏自己反应得快,立时卸了力道,此时惊疑不定,一手提起阿蜜,一看之下,已知是中了任贵‘王者自如决’,当下手指在阿蜜后颈一点,这一指不轻不重,只听‘嘤’的一声,阿蜜已醒了过来,这王者自如决只是令人暂时昏迷,此时见自己在一个老头手上,惊道:“你是谁?快放开我”。老头嘿嘿一笑道:“这容易得很,只要你情郎把逍遥神篇交出来,我这就放了你。”黄吉还没有说话,阿蜜脸上绯红道:“你胡说什么,这神篇早就毁了。”想到情郎二字,两人都觉心跳得厉害,不敢看对方。老头哼了一声,道:“你想骗我?”

    此时云里兽已近身边,大声道:“师父,这小子学会了‘逍遥神篇’,何不让他写出来,还不是一样。”。这老头正是魔兽门门主须卜子,他另有一个兄弟,名叫须卜之,以外使身份赴身中原,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须卜子寻逍遥神篇,哪知中途被盗,于是须卜子亲赴中原,此时响黄吉打量了几眼,笑眯眯地道:“我徒儿说的很有道理,你把神篇写出来交给我,我就在此地戳和你们成亲如何。”他见二人神情,便猜知二人定是一对热念中的男女,以自几的经念判断,这种成亲方法,对付相互倾心的少男少女,最具诱惑魔力。

    此时骆图与邙谷王刚好赶到,骆图道“是我们最先现陈大胆,若不是他说什么‘紫衣’‘鬼屋’,我们就不会找到双刀堂,这神篇大家都有份。”黄吉恍然大悟,这陈大胆神智失常,却是记得自己衣服颜色,脑中还留着双刀堂的恐怖,再记不得以往一切,只在这周围晃悠,正巧这几人听见他胡乱说话,自是分析到自己身着紫服,而双刀堂中一切却是惹人注目,这几人果然猜得正着,如不是‘五音不全’,自己只怕也落入了他们手中,须卜子嘿嘿一笑,道:“王爷此言有理,这神篇大家都有机会修炼”。此时打定主意,先把这小姑娘掳走,不怕这小子不乖乖就范,到时还不听我的话。只要神篇到手,自己远走高飞,只要练成逍遥神篇,与自己魔兽功力合而为一,正邪兼修,自必为武林放一异彩,那时身怀盖世奇功,还怕什么王爷。忽然间云里兽大叫了一声,像是从梦中醒来,几人都吓了一跳,云里兽怪声道,我师兄就是死在这小子手上,师父,你看该怎么办,虚卜子这才知道,心中恨极,不自露出一阵杀机,此时一伸手,就要去摸背后兵刃,突然眼睛一转,人死不能复生,练武人神功才是最为重要,只要这小子吐露了逍遥神篇,那时再杀一不迟,心中这么一想。手提着阿蜜,道:“小子,我先把这小姑娘带到魔兽门,你若想要她活命,就用神篇心法来交换。”足尖一点,纵身飞出。这只一闪现的杀机,几人都看再眼里,见他瞬间又恢复原壮,都自不解,

    黄吉见须卜子一纵身子,就要离去,此时一步跨出,已到须卜子身前,伸手一搓,说道:“喂,你这个坏老头,快把阿蜜放了”,须卜子大吃一惊,道:“好快的身法。”右手连闪三下。这一招叫着迎风三点头,此时他忌惮黄吉护体神功,这一手三点头只是一弹即回。便黄吉内功不能滋身反击。黄吉只觉如被毒针扎了几下,此时几人都已明白了,看黄吉连躲闪也不会,自必是只有一身内功,却不会一招半式,云里兽此时弯刀如月,疾掠黄吉后背,黄吉还未站稳身子,又兼不会躲闪,这一刀也要砍到背上。

    忽然间掌心一热,弯刀脱手落地。只听邙谷王道:“你如伤了这小子的性命,逍遥神篇我找谁要?”云里兽明白过来,暗叫一声糊涂,看着氓谷王的背影,心想,难怪氓谷王能西域称雄,一身内功自然中有王者之气,祥和平静。

    骆图此时已经逼近,正好看见黄吉背对自己,知道是他怕须卜子伤了那个叫阿蜜的小姑凉,正好趁这机会擒住他,心念方起,“嗖”的一声,向黄吉扑力过去,此时双手微曲,如十字环抱,这是塞外有名的“十字擒拿手。”这两爪看着黄吉抓出,一正一反,双爪还未落下,面前早已就没了人影,骂了一声,“见鬼”只见乌龙正站在黄吉身后,一掌照头拍下,将近头顶,忽地缩手不前,在这一瞬之间,他已想到刚才被黄吉反震的苦头,黄吉此时才一转身子,正好与乌龙照了一个面,乌龙还以为他知道自己偷袭,立时后跃数步,双手作势,以防黄吉突然上来动手,这小子内功厉害得很,千万不要让他打着,那可真是吃消不起。

    哪知黄吉并不理会骆图,此时如大鸟一般,只一折身子,已到了须卜子身前,双手起处,直指须卜子双眼,须卜子闻听指风劲急,一仰脑袋,躲开了黄吉的手指,突

    然间,黄吉已是抓住了阿蜜肩处,一股内劲如潮水一般,须卜子暗自一惊,此时抓住阿蜜的手一送一退,“嗤”的一声,黄吉抓住阿蜜的手只是抖了一下,已被须卜子如脱衣服一样甩脱下来,手上只抓住一片衣衫,须卜子甩脱黄吉,抓住阿蜜肩头,黄吉用力过胜,不及收力,竟将阿蜜衣衫扯了下来,肩膀上一只小蜜蜂,正在鼓翅飞起,只见粉状玉琢,灵秀可爱,这已只一刹那之间,须卜子也没仔细去想,此时见黄吉手中拿着一片衣衫,正自愣,须卜子“嘿嘿”一笑,道:“好小子,你还真会偷学老夫的本事。”黄吉脸上一红,原来他见到阿蜜在须卜子手上,自己又不是老头子的对手,忽然想到须卜子从自己手上夺去阿蜜的手法,他本就悟性聪慧,此时稍一思想,已是回忆起须卜子的动作,虽然大不合其要领,可也是似模似样,如不是须卜子这样的武学行家,这一招样画葫芦,就已得了手。

    须卜子一纵身子,口中道:“恕老夫不奉陪了”,人已是远远跃出,他想到这边上氓谷王几人,这几人各怀心事,多留一刻也是危险,黄吉叫到:“放下蜜姐姐,”此时随身纵出,氓谷双杰大声道:“站住,你要想一个人独占么?”就要动身去追须卜子。黄吉只见人影一闪,云里兽喝了一声:“谁想追师傅,就从我云里兽尸体上踩过去”。这魔兽门弟子极是忠心,此时云里兽见师傅已捉得人质,自愿为其断后。

    邙谷双杰怎肯示弱,骆图一声大叫,向着云里兽就是一拳,云里兽已是魔兽门最厉害的弟子,此时豁出性命,以示忠心,但此时已没了趁手兵刃,当下捏紧拳头,对着骆图拳头‘呼’地揍出,双方都是鼓足了力劲,两个拳头若是碰在一起,必是一团稀烂。人影闪动,乌龙此时已是稍减了疼痛,一拳向云里兽背心猛生挥出。云里兽就算挡得了骆图,也避不开乌龙这一拳。然而塞外胡人天性悍勇,此时不顾身后乌龙,拳头仍是照前直出,忽然间‘腾’的一声,三人一起向后跃开,云里兽面色微变,看着面前锦衣裘服之人,道:“王爷”。邙谷王道:“现今正是用人之际,大家同出一处,何苦以命相搏”。此人胸怀大志,心想,不可为了小利而坏了大事,魔兽门又是同属西域管辖,日后自有用其之处。邙谷王一见不对,立即跃进这三人打斗圈中,王者自如决不轻不重,刚好将这三人分开。云里兽微一躬身子,道:“在下一介江湖草莽,鲁莽得紧,就此谢过王爷”。望着须卜子方向,疾奔而去。

    邙谷双杰道:“王爷难道就让他们这样得了神功?”邙谷王一摆手道:“一个人若是要做一番事业,武功只是其次,人心才最重要”。邙谷双杰大惑不解,当邙谷王既已说出口,哪还有半点异议。邙谷王又道:“现在要之事,就是要召集兵马,与姓吕的里应外合,杀了牧根,夺了钩町城,以图中原”。此时邙谷王神色坚毅,钩町城唾手可得,一时间踌躇满志,似乎天下也尽在掌握之中。

    须卜子运起轻功,如飞一般疾奔而出,他手上虽提了一人,却如若无物。此时回过头来,只见黄吉如影随形,口中还在叫到:“坏老头,放下蜜姐姐。”脚下毫不滞带,心中暗自骇异,自己的轻功已是挥得淋漓尽致,方才能如此快,这小子年纪轻轻,轻功却如此了得,且奔行中喊叫,也是毫不碍事,这当然是逍遥神篇的缘故。他早已知道黄吉身法不错,这才故意引他同行,只要到了魔兽门地界,就算他插了翅膀,也不能飞过魔兽门之下。但越是往前跑,心中越是担心,看这小子似乎越跑越有劲,时间一长,只怕要给他追上来。此时脚下一紧,身子陡然加,就似青烟一般。黄吉眼看就要逼近,只见须卜子身子一滑,眨眼间已是拉长了距离。心中一急,大声道:“蜜姐姐”。阿蜜听得黄吉呼叫,待要挣扎,怎奈须卜子五指抓住,就似生铁箍住一样,动弹不得。她全身受制,头却能动,此时头微一偏,狠狠地在须卜子手上咬了一口。须卜子一个冷不防,手背上着了一口,一抬手掌就照阿蜜击下,忽然间想到这小姑娘关系逍遥神篇,一收手势,点了阿蜜额上穴道,叫她再不能咬自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