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狼录 > 第六十章 庄中险情

第六十章 庄中险情

作者:书香鸟飞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脑中想到狼王数番相救,那粗犷悍野之样似乎出现在眼前,鼻中似又嗅到那野狼似的气息,只听释凡厉声喝道:“玉儿,今日是非寻常,还不快跪下”。  释凡从未动过如此大火,小玉微微一怔,着眼处孙秀姑已是柔声道:“玉儿,听爹爹的话”,不觉双脚一软,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释凡环视了几人一眼,此时情急,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一切应该从才是,大声道:“皇天在上,今日释凡、孙秀姑二人将小女嫁与徒儿6子风”。王歙见释凡与小玉几人说话,他身为麒麟堂主,平日一呼百应,哪曾受到如此冷落,还以为是在商量将小玉如何送到长安。这才耐着性子,眼前金剑银枪自顾张罗,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竟在自己几人面前行这婚礼,简直就是与自己作对。

    脑中只这一想,不觉火冒三丈,大声说道:“反了,反了,巨统领,给我拿下小姑娘再说。”人影一晃,巨无霸已横空一步跨了过来,一张巨手,是硬抓向小玉,只听两声怒喝:“住手!”剑枪一晃,两道寒光闪处,已一起刺向巨无霸。巨无霸人在高空,双手箕张,就已捏住了两般兵器。金剑银枪兵刃刚一刺出,只觉得手上一麻,剑枪已是一起脱手,只听巨无霸一声大笑:“你这种三岁孩童的玩意儿,也在某家身前献丑”。说着随手一抛,两般兵器望空飞上,几是直入云端。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得两声破空声大作,剑枪尖端朝地,似冰雹一般呼啸落下,那羽山老道羽扇一摇,道:“不得了,”惊得面如土色,已跃退十余丈处。这剑枪从高空中落下,威势实是惊人,自是怕殃及无辜,释凡孙秀姑眼见巨无霸这般神力,已是面色苍白,呆立当地,一时间竟作声不得。

    只见巨无霸向空微一伸手,就已接着落下的剑枪,那神情便如接鸡毛一样,直如无物。手已是顺势调转两般兵器,柄短向着金剑银枪,道:“拿着你们的兵刃,我们只要你们的女儿”。竟是丝毫不把金剑银枪放在心上,金剑银枪接过兵器,此时已是惊魂未定。巨无霸一挥大手,直望着小玉一把抓了下去,金剑银枪已被自己吓住,这一刻已是志在必得,‘砰’的一声,巨无霸背心上已是着了狠狠一掌,然而他皮肩坚肉厚,这一掌直是浑然不觉,就手往后一挥,已是拽住了一人,正是6子风。奇道:“我怎会看不见你到我身后?”6子风见巨无霸就要擒住师妹,一使镜花水月,就已到了巨无霸身后,这一掌集全身劲力,对着巨无霸后心狠狠击出,准以为巨无霸不死已是重伤,那料这巨无霸直如无事。反给他大手一抓,顿时骨软筋酥,不由得颤声道:“快放下我”,巨无霸道:“你是我的手下败将,还要向我偷偷出手,怎不知我全身刀枪不入?”

    话刚一说完,双手望空一抛,6子风已是凌空飞起,甫又落了下来,巨无霸接住他的双腿,倒提起来,只道了一声,“我把你撕成两半,这世上就少了一个偷袭的小人”双膀一较劲。就要活撕了6子风。小玉已这时已从地上站起,见这巨无霸就要动手,望着巨无霸说道:“住手,不然我就一死”,此时神色绝然。眼见这,6子风就要死于非命,自己怎能忍心,当下已是置生死于不顾。巨无霸微自一怔,眼见小玉神色坚决,自必是言出必行,自己虽然恨这小子不够光明正大,可也不能看着这姑娘寻死,说不定还会因此惹恼王歙,落下一个逼死没人的罪名,当下连忙说道:“有话好好说,我放了他就是”,轻轻往后一掷,他不觉自己力大,这一掷之下,6子风势夹劲风,倒撞了出去。

    金剑银枪望着6子风就要死于非命,二人已为巨无霸神力所慑,刚自从惊愕中醒过,听得6子风这一撞出的风声,已是大惊失色,要想上前拉住,却哪里还来得及,眼见6子风头就要撞落地上,“扑”的一声,6子风已被一人接在手中,6子风已是睁开了眼睛,望着抱住自己之人,口中叫了一声:“爹”。来者正是6腾空,他自在狼谷不见了6子风,想到少年心性,这6子风钟情小玉,怕他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于是随后跟来。这时正好到得毒菇山庄,眼见6子风被巨无霸抛出,急忙飞跃上前,双手接住,这才救下了6子风的性命。然而这巨无霸只是轻轻一拂之力,威力已自非同小可,6腾空将儿子接在手中,这一大力从6子风身上传出,已是无法站稳,禁不住后退了十余步,方才站住身子,放下了6子风。

    看着将6子风扔出的巨无霸,只这轻描淡写一抛,已是令自己站立不稳。6腾空心中已是大为惊惧,就手放下了6子风。眼睛骨碌碌不住转动,想着眼前之事该如何出手,才能胜得对方。释凡孙秀姑甫见6腾空,想到他为人竟是这般歹毒,心中实在是鄙其为人,虽然这时面临大敌,也不想求他援助。两人双目一视,已是想到了一块,除非自己二人身死,万不能让女儿落入王歙之手,心意已决,身子反而为之一松。只听得羽山老道哈哈一笑道:“你们何苦如此打来打去,只要把这小姑娘交给我们,不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了吗?”只见他衣袍一鼓,人已是越过了巨无霸,右手一挥蒲扇,左手径直向小玉抓了过来。释凡大喝一声,“放手”双脚点地,已到羽山老道身前,手中金剑一抖,直向羽山老道心口疾刺过去,羽山老道蒲扇一挥,拂开释凡金剑,左手还是照小玉抓下,手到处却是一空,羽山老道咦了一声,人已一跃退了下去。望着对面抱着小玉的人,眼中露出惊奇之色,释凡一觉面前无人,已是收剑跃退。这时方才看到,小玉已落入一人手中,孙秀姑已怒声喝道:“又是你!”

    金剑银枪这时都已认出,这突然出手之人,就是林中出现的狼影。一想到这野兽也似的鬼影,忘了眼前还有王歙、巨无霸、羽山老道,着眼之处,小玉被这人抱在怀里,此时去路已为几人所封,正自缩在墙角之处,眼睛看着几人,如临大敌一般,似在寻找可离之机,又要将小玉劫走。这人身披兽皮,正是狼王。

    二人剑枪一闪,已是同时向狼王刺了过去,这一下怕伤着小玉,释凡剑刺狼王的面门,孙秀姑枪刺小腹,这一招同时出手,名为天堂地狱。这一招为两人互相练招之时,偶然想出,只觉这一招同时使出,甚有威势,因此时常习练,已是使得纯熟无比。剑枪一上一下,枪尖甫至之处,只见狼王凌空一翻,已就势躲开了二人的剑枪,危急之中,仍是没有放开小玉。忽地‘砰’的一声,后心已重重挨了一拳。这二人兵器一惊走空,此时已是无法转身,已各自顺势往后反劈了一掌。

    狼王身子刚自空中落下,这一掌自然无法躲过,只听砰砰两声之中,身子已照前直跌了出去,忽地只觉怀中一空,释凡这当儿就地一滑,身子已直如陀螺也似,一转,已将狼王怀中小玉夺了过来。突然间只觉眼前一花,狼王头下脚上,已是凌空向自己头顶飞扑下来,双手似飞爪一般,指甲上磷光闪闪。这一下释凡手上抱着小玉,已是不及换势,眼见这一下狂狼飞扑,孙秀姑脸色陡变,连惊叫已是都忘了。只听小玉叫了一声,“不要伤我的爹爹”。狼王爪子已近释凡头上,一听到小玉声音,说也奇怪,爪子凝在空中,竟已不再向前伸出。释凡只觉头顶劲风直下,已是自知必死无疑,一觉风声尽息,狼王已自站在自己的面前,想也不想,‘忽’的一掌,已是照狼王击了出去。

    这一掌当胸击出,狼王此时正看着小玉,眼中柔情脉脉,对释凡这一掌竟是视而未见,一声剧烈的‘砰’声响起,狼王已是直飞出去,跌在一丛紫色蘑菇之上。只听王歙大喝一声“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些动手抢人”。巨无霸与羽山老道齐应一声,直照释凡抓了过去。狼王甫一落入紫色蘑菇之上,只觉千针万刺一起刺入身体之中,闷哼了一声。他自小在深山野林之中长大,摔跌滚爬,身体早已经得住任何尖利之物。然而不知这些蘑菇之上,却是长着肉眼看不见的小刺,一入肌肤,便即直钻了进去。

    狼王虽感全身针孔,但仍是站了起来,只觉有极多的针刺附在骨上,只微一动,便似身受万针之苦。只见6腾空一步跃进,道:“你若告诉我你所护之物,我助你得到美人,如何?”此时释凡双手环抱小玉,手似五指山般直压下来,羽山老道右手蒲扇一挥,左手已就蒲扇之下倏出。孙秀姑大喝一声,手中银枪中间一分,挡了过来。只见羽山老道蒲扇一摇,一道大力斜斜扑到,孙秀姑身子一歪,和枪跌倒在地。就只这一瞬之间,狼王已见着小玉绝望无助的目光,此时冷目一闪,已自点了一下头,道:“好!”6腾空见他答应,心中一喜,当下一转身子,正见着释凡大叫一声:“师妹!”

    他直奔向孙秀姑,但觉手上一空,小玉已就势脱了手,身子一个踉跄,斜栽过去,释凡扶起孙秀姑,正要转身去寻小玉,忽觉一道巨风闪过,巨无霸已一步跨上前来,向着两人当头一掌击下,掌风凌厉声中,只见巨无霸身子晃了一下,就此不动。羽山老道正自手挥蒲扇,要去捉拿小玉,只觉一声风声激烈响处,脑上已是一痛,手中羽扇已随着甩在地上,蒲扇停在半空,跟着一声大笑,释凡、孙秀姑一齐倒了下去,都是脑间一痛,这几下连人影都没看清,几人就此着了道儿,这时人影初定,几人方才看见,原来就是6腾空,此时正回头看着6子风,沉声道:“子风,看到了么,这就是镜花水月的神威”。

    他一得狼王肯,立时使出镜花水月,这一下几人都在激斗之中,怎会防得了6腾空突然出手,全都遭了毒手。只听王歙道:“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伤我朝廷中人”。6腾空闻声回头,已见着王歙专横跋扈之样,他只一眼便已看出,王歙肉松骨散,全是一副文人之样,一身鳞袍玉带,已知必是朝中大臣,自己正想攀附权贵,以便从中取事,这一事正是天赐良机,此时却是不动声色,微一躬身道:“这位大人是...”,王歙见他,知他一定已知自己是朝中权贵,因此方才谦恭。眼见这人适才这一手,竟是人影也不见,已知这人是个非常人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龙狼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书香鸟飞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香鸟飞绝并收藏龙狼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