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97章 第一次见鬼儿子

第197章 第一次见鬼儿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韦净雪退出了柳怀袖的梦,柳怀袖也就醒了。

    她醒来,撩起床幔,依然看见夏梅和冬菁趴在案台上,睡得昏沉。

    她起身,走到夏梅冬菁的身边,轻轻地推了一推她们。她很担心韦净雪在梦里对她的话都是谎言,仍还存着害她的心,但庆幸的是,她轻轻一摇,夏梅和冬菁便就醒来了。

    “小……小姐!”夏梅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间瞧见柳怀袖身着亵衣,静悄悄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便就大吃一惊,赶紧跳了起来,还顺手掐了冬菁一记,将她给掐醒了。

    “小姐!奴婢错了!实在万万不该在小姐醒来的时候还睡着!”夏梅冬菁昨夜被韦净雪作了祟,所以映月楼里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杨晟涵和鸣翠在房间里进进出出的也都没有惊醒过她们,所以她们一点都不知道昨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醒来便就看见柳怀袖站在面前,自然是吓得手足无措。

    “小姐,我们这边就去给您打水来洗漱!”夏梅礼了一礼身子,见柳怀袖毫无责怪之意,便就慌张地拉着冬菁退出了屋外。

    退出屋外后,冬菁眼尖,瞧见在院子里打拳练身的杨晟涵,顿时喜上眉梢,扯了扯夏梅,喜道:“夏梅你看,那人是不是王爷?”

    夏梅看了一眼,果真是杨晟涵,顿时也吃了一惊,不知道杨晟涵是什么时候来的。但她对冬菁的喜色是感到十分不开心的,她拉下脸来,道:“王爷就算来了映月楼,你也不必高兴成这般模样吧!”

    冬菁笑道:“你想到哪儿去了?我这是为我们小姐高兴呢!我还以为自从那天晚上王爷走后,王爷便就不会再来了。而且还讨厌我们小姐了,可现在看来,王爷心里面还是有我们小姐的!”

    “是呀!”夏梅也忍不住微微一笑。

    她们手脚利索地打水回来给柳怀袖洗漱,一进屋子,夏梅便就开心地对柳怀袖嚷道:“小姐!你猜,我在院子里瞧见了什么人?”

    柳怀袖此刻坐在妆台边上梳头,听后。忍不住侧目:“是谁?”

    夏梅道:“是王爷!王爷回来了!”

    “他昨夜便就来了。”柳怀袖道。但杨晟涵竟然没有回去陪他的“儿子”,也确实是令她感到十分惊讶的。

    夏梅把水放在架子上,“咦”了一声。道:“王爷昨夜便就来了?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你们昨夜谁死了,雷打不动,猪拱不动。”

    夏梅和冬菁脸色一红,冬菁道:“小姐你这是在笑话我们睡得像猪一样么?”

    夏梅也道:“小姐你也莫要笑话我们了。昨夜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我们本来不困倦的,但忽然之间。似乎有一阵风吹到我的脸面上来了,这一吹,我瞌睡虫便就上来了,不知怎么的。就睡下去了!”

    冬菁“咦”了一声,吃惊地道:“我也是如此!”

    柳怀袖不用她们解释,也知道这是韦净雪昨夜搞的鬼。韦净雪要害她。所以就放倒了她们,如果不放倒她们。她又怎么敢放开胆子来害她呢?

    两人给柳怀袖好好地梳洗了一番,等梳洗干爽,长发盘起,夏梅发现柳怀袖脖子上的指印,不由得大吃一惊,低下头来查看:“小姐,你脖子上究竟是怎么了?”

    “没事。”柳怀袖摸了摸脖子,在铜镜里看到自己脖子上虽然还有指印,却比昨夜里淡了些,而脸上的红肿更是消退了,杨晟涵的法子竟如此的管用!

    “给我找件高领的衣裳,这痕迹可不能让别人看见了去。”柳怀袖吩咐道。

    “是。”夏梅冬菁给柳怀袖找来了一件高领的衣裳,这一打理清楚,昨夜里发生的所有痕迹都被遮掩了过去,谁也看不出来,柳怀袖昨夜里险些丧命了去。

    夏梅心疼地摸摸她的头发,道:“小姐,昨夜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呀?我方才给你梳头的时候,发现你有一些发尾似乎是被烧焦了一般!难道在我和冬菁睡着的时候,映月楼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吗?”

    果然还是自家的丫鬟最心疼自己!

    柳怀袖心道,想起昨夜鸣翠对自己怒目而视,便不由得唏嘘。

    她走出房门,果真看见杨晟涵在院子里打拳。

    这并非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杨晟涵本身就是一个武将,一个厉害的武将如若喜好睡懒觉,那便就不能成为一个厉害的武将了。杨晟涵之所以能能是战场上的常胜将军,那并非是浪得虚名的,他每日都是闻鸡起舞,在无名院里的时候,柳怀袖往往醒来便就能看见杨晟涵在院子里练拳了。

    只是,这一次却稍有不同。

    小邪竟然不惧清晨稀薄的阳光,跟在杨晟涵的身后,有样学样地跟着杨晟涵打拳。

    那小模样,竟然还学得十足十地像!

    柳怀袖知道了小邪是天资聪慧的,但看他一学就会的样子,便忍不住心想:也许小邪天生就有练武的天赋吧,若是他真的能生为麟王的子嗣,也一定能像麟王一样成为人中佼佼者,名震天下。

    她哪儿知道,小邪并非是第一次跟着杨晟涵学拳,而是前生,从学会走路起,就喜欢跟在爹爹的身后,爹爹做什么,小邪就做什么;爹爹打拳,小邪就学打拳。这小小的娃子,从连走路都站不稳,话还咿咿呀呀,就跟着爹爹学打拳,到长大后,打起拳来虎虎生风,也是经过了不少年的锤炼。

    她坐下来,看着那对父子在树荫下一板一眼地练拳,不知不觉中,一抹柔意浮现在脸上。

    她有个孩子,若是前世没有遇见她,那也应该跟小邪一样大了吧?

    她苦涩地想着。

    她坐在屋檐下,静静地看着杨晟涵和小邪练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拳,直到阳光变得猛烈了些,小邪身上的黑烟被驱散了不少,这才难耐地跑回屋檐下来,冲她乖巧地喊了一声“娘亲”!

    若不是有人在身旁,她真想掐着小邪的脸蛋问他昨晚上上哪儿去了,害得她差点儿丢了性命。

    小邪没有留意过她的脖子,现在她穿的又是高领衣裳,自然就更看不见昨夜的痕迹了,若是他看见,那一定会翻遍整个麟王府也会把韦净雪给揪出来,然后剥皮扒筋,扔进滚烫的油里面炸了!

    不一会儿,杨晟涵便停下了练拳,走了回来。

    “见过王爷!”柳怀袖起身,对他行了一礼。

    杨晟涵擦擦汗,对她柔柔笑道:“袖儿,你醒啦?”

    柳怀袖笑道:“太阳都晒屁股啦,我自然得起身了!”

    杨晟涵“咦”了一声,奇怪地打量了柳怀袖一下。

    柳怀袖这般倔强、而又喜欢得理不饶人的丫头,今日对他话竟然会这么柔软?太不像平日的她了!难道……是因为昨晚那个鸡蛋的功劳?

    “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杨晟涵关怀地问。

    柳怀袖道:“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了。王爷,我还以为你昨夜等我睡下之后,便就回行吟楼去了呢!”

    杨晟涵道:“没到天亮,我又哪放得下心,离你而去?”

    柳怀袖道:“但现在天已经亮了,王爷不也是没有离开吗?”

    小邪挠挠头,和夏梅冬菁一样,露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心道:这两人话怎么这么让人听不明白呀?真是要多肉麻,有多肉麻的!

    杨晟涵尴尬地道:“我还有些事情想问你呢,在没问清楚之前,我又怎么舍得离开?”

    “诶哟……”小邪浑身一震,摸摸手臂,上面全都是鸡皮疙瘩!

    柳怀袖苦笑极了,低头瞅了一眼小邪,便就知道这一次是逃不过去了,于是便道:“王爷还是先去换一身衣服吧,大白天的穿着一身夜行衣,也不怕别人将你当贼了?”

    “咳咳!”杨晟涵脸一红,尴尬极了。幸好他前些日子都住映月楼,映月楼里还留了几件他的衣物,所以他下去换好了衣物便就回灵堂里来见柳怀袖了。

    他一进屋,便到柳怀袖的身边坐下,从怀里面如视珍宝地掏出了一个瓶子。他从瓶子里倒出了几滴液体,涂抹在了眼皮上。

    柳怀袖奇怪地问道:“王爷,你在做什么呢?”

    杨晟涵担心柳怀袖还会对自己谎,便也就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近来眼睛不太好使,林老就给我开了点眼药水,是保养眼睛用的。”

    柳怀袖取笑道:“王爷正值壮年,眼睛就不好使了?那老了以后该怎么办呢?”

    “老了,你便做我的拐棍呗!我老的时候,你应该还很年轻。”杨晟涵道。他抹完了“眼药水”,眼睛里不容沙,自然也容不下其他东西,所以他滴完“眼药水”,自然也不好受,于是便就闭目养神了一会儿。

    他感觉到,有一个呼吸轻轻地喷在了自己的脸上。

    那一定是柳怀袖。

    没想到柳怀袖竟然会贴得自己这么近!

    杨晟涵顿时春心萌动了。

    他深吸一口气,张开了眼。

    顿时吓得翻了椅子。

    “奶奶个熊的,怎么这么黑!”

    ——end&continue(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