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210章 定会喜欢的大礼

第210章 定会喜欢的大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晟涵听后,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过头来,一颗心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袖儿,你方才什么?”

    柳怀袖盈盈一笑,目光似乎能挤出水来一般:“怀袖,这珍兽也谈不上有什么稀奇,别人喜不喜欢这个珍兽不打紧,但我们家王爷一定会喜欢的。”

    “诶哟~~”皇甫睿浑身一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杨晟涵摇头,但面色仍然是欢喜的:“不是这句!我听你方才所言,你苦心准备这赏珍宴,其实是我一人精心准备的?”

    柳怀袖笑了一笑,牵着杨晟涵的手往前走,她道:“不是为王爷准备的,那我该为谁准备?这宾客名单是徐大总管依着以前的名册拟定的,都是我不熟悉的人,我既然不熟悉他们,又怎么可能拿得出让所有人都喜欢的东西来?只有王爷是我最熟悉的,所以我也就只好退而求其次,只选一样王爷一定会喜欢上的东西来咯!”

    杨晟涵哈哈大笑,知道柳怀袖是不会轻易放下身段句情意绵绵的软话的,但他知道柳怀袖这场盛宴是独独只为他准备的,心里便就感到似乎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流过。“不管袖儿你要呈上来的是什么东西,我都喜欢。”

    柳怀袖笑道:“我要的可不是王爷你这种‘不论什么都会喜欢’的喜欢,王爷,你当我只是随便挑一样东西献给你么?我若要献上东西,自然就是最好的。”

    “这一点,三哥你大可放心。”皇甫睿侧头道,“我与三嫂子认识这么多年了,知道她是个性子要强的人。也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若是她觉得差的东西,她就绝不会拿出手;除非是她觉得可以了的东西,她才会拿出来,送给大家伙儿看。这也就是柳家长久不衰的缘由之一,因为所有人都信‘柳三姑娘’这个金字招牌,相信‘柳三姑娘’出品的。绝不会是劣品。今夜三嫂既然了只为讨三哥欢心。那三哥就一定会喜欢的!不仅如此,我想在场的宾客一定会很喜欢,否则。三嫂就不会拿出来了。”

    “嗯。”杨晟涵回皇甫睿时,心里总是有些不舒坦的,他只要一想到皇甫睿与柳怀袖是早早便就认识的,心里就不会舒服到哪里去。这两人虽是“认识”。但他总觉得他们都太过于熟悉彼此了。

    他转过头来,看着柳怀袖的时候。面色便柔和不少,道:“袖儿,你要拿出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王爷去看了,便就知道了。”柳怀袖微笑着卖了关子。

    所有人都走出了蓬莱阁。聚集在了蓬莱阁外的空地上。

    他们傍晚来时,这蓬莱阁外空无一物,但不想到。仅仅是一个晚宴的功夫,这蓬莱阁外已经搭建起了一个勾栏台。比起他们去听戏时见的台子还要大上十倍,这场面之大,更是勾起了所有人的心。

    柳怀袖与杨晟涵走过去,所有人都自觉地给他们让开了一个道,让他们走到了台前。

    柳怀袖停下脚步,拍了拍手。

    一个人跳了上来,他身材瘦小,就像是只耍杂技的一样、又像是只灵巧的猴子,打了三个空翻,跳到了台场的中间,拱手朝所有人拜了下去:“小的王隔壁,拜见所有大人!”

    “你是何人?”杨晟涵忍不住问道。

    那人回道:“小的名为王隔壁,受麟王妃之邀,做这场赏珍宴的台助,不瞒麟王爷,这次晚宴要献给诸位大人观赏的珍兽正是小老儿我不远千里,从深山老林里带来献给小王妃的。”

    杨晟涵道:“那看来应是个极为稀罕的珍兽了。小王妃了,这珍兽并非是前些日子谣传中的灵猴,那还能是什么珍兽?这世上又有什么珍兽能比一个会人话的猴子更来得稀奇?”

    王隔壁笑道:“难道王爷只想看一看会话的动物?”

    杨晟涵道:“那是自然,本王长这么大,可还没见过什么动物能人话呢。”

    王隔壁戏谑笑道:“难道王爷没有见过八哥?”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所有人哄然大笑,柳怀袖更是掩着嘴,忍不住轻声嘻嘻笑了出来。皇甫睿就站在他们身边,听后更是不留面子地捧着肚子哈哈大笑。杨晟涵脸顿时红了起来,尴尬道:“但会人话的猴子没人见过呀!”

    皇甫睿忽然扬起手来,不知甩了什么东西上去,大喊一声道:“看赏!”

    王隔壁伸手一接,抓住了那物,摊手一看,竟然是一块金灿灿的元宝!他顿时开心地跪下来,朝皇甫睿磕了三个响头:“多谢睿王爷的打赏!”

    皇甫睿笑道:“本王也是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当面拿麟王开玩笑的,勇气可嘉,理应有赏!”

    杨晟涵顿时气恼地瞪了他一眼,皇甫睿却笑嘻嘻地,不把他的怒视当作一回事儿。

    那王隔壁拜谢过后,又站起来,笑吟吟地对所有人道:“今日小王妃要献给诸位大人观赏的珍兽实在凶险,胆儿大的可以往前十步,胆儿小的儿可得退后十步;男人可以向前十步,女人、小孩、老人家可得退后十步;身体健康的可以往前十步,患有心疾的可得退后十步;身手不凡的可以往前十步,身手迟钝的可得退后十步!”

    此言一出,便就有人问道:“什么往前十步,退后十步的,你这珍兽还能称得上是珍兽吗?我瞧是个凶兽还差不多!”

    王隔壁哈哈笑道:“这是小王妃要献给麟王的大礼,这什么样的人便就配什么样的珍兽。诸位若是觉得麟王像个猴儿一样可以逗乐亲近,那小老二带来的珍兽便就是只猴儿,可你们觉得一只猴儿配得上英明神武的麟王爷吗?”

    那王隔壁看起来就是一个干瘪的小老头,就像乡间里饱受风吹雨打的老人家,满脸刻满风霜。但他又是十分精神的,一举一动充满干劲,一字一句字字铿锵。这在场的人大多数是名列官场的高官,可是他面对这么多人,却能侃侃而谈,显然胆子不小。

    杨晟涵便就是喜欢这种有胆魄的人。

    他往前走了十步,道:“这既然是王妃送给本王的大礼。那本王可便就不能退怯了。快快把你们的珍兽送上来吧!本王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珍兽才能配得起本王这个人!”

    王隔壁拱手拜了一拜。满是敬佩地称赞道:“王爷果然好胆识。”接着又起身对其他人道:“还请诸位掂量着小老儿方才过的话,自己是怎么样的人就怎么样去办,可千万不要为了逞一时之气。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呀!”

    所有人迟疑了片刻,老人、小孩、女人都退了一步,留在前方的便就只有男人的,但留下来的人又是大半停留在原地的。没有几个人敢往前走十步,走到杨晟涵的身边。

    柳怀袖仍然留在原地。皇甫睿亦是。

    “我以为苏小三爷会往前走呢。想苏小三爷胆识过人,应该往前走才是。”柳怀袖低声道。

    皇甫睿笑嘻嘻道:“我得替我三哥盯紧你呀!我知晓你的全部计划,若是让你就这么逃脱了,便就是太对不起我三哥了!”

    “那小三爷你便就不为自己可惜?”柳怀袖抬眼瞧他一眼。眼角之处波光粼粼,竟有不出的魅惑。

    皇甫睿心一动,差点儿便就被那眼神给勾了去了。他笑道:“他毕竟是我三哥。他从小待我情深意重,我肯定不能对他不起。”他虽是如此。但心里不免大吃一惊。在他眼中,柳怀袖是个青涩的丫头,娇艳而明媚。但一个丫头和一个女人是不一样的,仅仅只是几日不见,柳怀袖竟然散发着一个成熟女人的韵味,时不时地撩拨着他。

    若是以前的柳三姑娘,一定不会用眼神去撩他,也更不会出这样*裸的情话来的。

    “所以,你便就放弃我啦?”柳怀袖没有察觉到皇甫睿的心里话,仍然咄咄逼人地问道,“上次我去再来赌坊之时,苏小三爷对我过什么样的话,难道现在全都忘记了?”

    皇甫睿叹道:“也并非如此,我并非忘记了那日的话。只要你还在麟王府一日,那你便就是我三哥的妻子,我便就不能做对不起我三哥的事情。但你若是离开了麟王府,那就证明我三哥没有留住你的本事。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的!”

    柳怀袖道:“那看来,便就是只要我一离开麟王府,我便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毕竟,你知晓我所有的计划,我要往哪儿逃,你全都知道,不论我怎么逃,都是你的囊中之物!是也不是?”

    皇甫睿点头道:“是。”

    柳怀袖道:“你不守承诺!”

    皇甫睿道:“我与你还有什么承诺?你十三岁那年,我输了你三个承诺,第一个承诺是你要我撩起帘子,让你一睹真容,我做到了;第二个承诺是你要一万两黄金救急,我也立马拿出一万两金子送给你了,而且还附赠了十个大箱子、一辆马车,十个保镖,护送你回家了;第三个承诺,你是要一瓶毒酒,我也给你了。我与你的三个约定都已经用尽,此时你我之间已经再无牵绊。”

    柳怀袖叹了一口气,低声道:“那想来,我便就只有两个选择了,那便就是你和麟王,我只能选择其一,是不是?“

    皇甫睿颔首:“是。但我不会轻易让你离开麟王府的,我不能太对不起我三哥。”

    “唉……”柳怀袖无奈地叹气。

    这是个死局,从一开始,就是她自己作死了自己!

    只是那个时候,她并不知道苏小三爷就是皇甫家的最不成器的那个王爷,更不知道苏小三爷是杨晟涵的六弟,若是如此,她绝不会傻傻地将自己送上门去。

    可是她别无选择。

    十年了。

    她从十年后回到十年前,十年前有什么人、什么事,早在时间的洗礼中,从她的脑海里渐渐淡去,她几乎记不起来有多少人能为她所用。只有苏小三爷是她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个人,她除了能去找这个逍遥在黑暗中的苏小三爷之外,还能去求谁?

    “我现在就只剩一个问题了。”柳怀袖压着声音,幽幽地问:“陆以申在不在你手上?”

    皇甫睿道:“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

    柳怀袖笑了。

    她知道皇甫睿这么,便就代表了陆以申不在他的手中。皇甫睿重义气,所以他不会帮助她逃跑,但若是她在他的监视下。仍然能逃出麟王府。那便就是代表着这个麟王府锁不住她,那他为杨晟涵尽的义气也算是尽到了,那他也就可以大大咧咧地接下柳怀袖这个人了;他也不会捉住陆以申来要挟着她、强留她在麟王府中。因为他也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万一柳怀袖最后真的还能逃出去呢?

    人心总是贪的,总想着两全其美。

    只要陆以申不在皇甫睿的手中,那她便就放心了。

    ——————【偶是场景切割线!】——————

    所有人都退后了。杨晟涵回头看了所有人一眼,见自己身边的人寥寥无几。这也并非是他们不敢往前走十步,而是有些人出于敬意,而不会与他并肩。

    一个人走到了他身边。

    是平王皇甫德。

    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在习性上有大多数是接近的。

    杨晟涵回头看见柳怀袖与皇甫睿站在一起。心里略有酸意,但是又很快便就想到:六弟平日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但身手却是不错的。由他护着袖儿,倒也不错!

    他回头对王隔壁道:“人都已经退下去了。你便就把那珍兽领上来吧!我倒想看看究竟是有多么凶险的一头恶兽!”

    王隔壁拱手礼道:“王爷你一定会喜欢它的!”

    完便就回过头来,对台下自己的人招手道:“抬上来吧!”

    他自己入场时是翻着跟斗的,却没想到,招呼珍兽上场时,竟然是让人抬着上来的,杨晟涵还以为珍兽会跟王隔壁一样,是以一种精彩的方式上场,却没想到,只是四个打着赤膊的壮汉喊着“一二一、一二一”地抬了上来。

    他没看得到是什么样子的珍兽,只见四个壮汉抬出了一个用黑布罩着的四方盒子,也瞧不见里面是什么样的东西,兴许是一个大箱子,又兴许是个大铁笼。

    四个壮汉小心翼翼地把东西放在了王隔壁的身边,似乎会弄出太大的动静,惊扰了里面的珍兽。

    王隔壁握住那块黑布,对杨晟涵道:“王爷,你可得瞧清楚咯!可不要被吓到哟!”

    杨晟涵挺起胸膛,道:“这世上能让本王感到害怕的东西怕是还没有出生!你便就扯吧,我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头珍兽,能吓坏那么多人?”

    王隔壁呵呵一笑,蓦然扯下黑布!

    “吼——!”

    伴随着黑布的掀开,忽然响起了一声地动山摇的野兽吼声!

    那吼声充满震慑力,但闻此声的人都忍不住心与胆猛地一跳,充满了恐惧!

    这一声,分明就是老虎的吼叫呀!

    只见,一头吊睛老虎跃然人前。

    一只老虎也没什么稀奇的。

    但是这只老虎浑身皮毛通白,是一头白虎。这老虎本就是深山老林里的猛兽,常人不易见到,更何况还是一只白色的老虎?

    那白虎个头也不小,它是趴在地上的,却有一个成年男子的高度,若是站起来,那还了得?

    白虎摇摇尾巴,漫不经心地低吼着,它似乎只是吼叫,没i有别的意思:没有不满被囚禁在笼子之中,也没有不满被人从老家里扛到起千里之外的帝都城里来,也更没有不满被人拿出来给人观赏。

    皇甫睿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一只老虎的确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我三哥绝对会喜欢!这只白虎,我三哥一定会把它拿下当作宠物来养,但若是送给了我,我肯定把皮剥了来铺床!”

    柳怀袖好笑又好气地斜了他一眼。

    皇甫睿嬉笑着,不动声色地更加接近了柳怀袖的身边,他有种预感。这只老虎的出现绝不仅仅是供人观赏、讨他三哥欢心那么简单,绝对是另有玄机,柳怀袖的逃跑秘诀定是藏在这只老虎的身上了!

    杨晟涵一见到白虎,眼睛一亮,果然便就忍不住喜欢上了这只大家伙。他欣喜若狂地跳上台上去,绕着笼子转了三圈,把那只老虎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三遍。一边打量便就一边忍不住地称赞道:“好家伙!好一个漂亮的大家伙!这毛色当真是美极了!多少头老虎都比不上他呀!”

    王隔壁笑吟吟道:“麟王可喜欢这份大礼?”

    杨晟涵道:“喜欢。喜欢极了!”他见老虎乖巧,他走到哪儿,那只老虎的视线便就跟到哪儿。似乎通人性一般。他在打量它,它也在打量他。于是便就忍不住问道:“这只老虎吃人吗?”

    王隔壁道:“吃。”

    杨晟涵吃了一惊。

    王隔壁道:“只不过今日小老儿已经给它喂了五十斤牛肉,它已经吃饱了,不会再吃人啦。”

    “那便就好。”杨晟涵放下心去。问道:“那能不能打开笼子,让本王摸一摸它?”

    王隔壁道:“当然可以。”完。便就让人拿来钥匙,把笼子门打开了。在打开笼门之前,王隔壁道:“王爷,我这只大虫比平常老虎大上三个个头。我在老林里捕获它的时候,它似乎极具灵性,能听得懂人话。我瞧它应该是修炼了数个年头的灵兽了,所以才能这么听得懂人话。我饲养它的这些个日子。它从不闹事,我和它话,它也好像听得懂似的。它也从没伤过人,所以王爷大可放心。”

    杨晟涵点头,“嗯”了好几声,已经迫不及待地等王隔壁放开笼子门,摸一摸老虎的皮毛了。

    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条缝。

    人群骚动起来了,不少人忍不住往后退了一两步。

    王隔壁却是不管他们的,哈哈笑着把门给打开。

    “妖精,你出来吧!”王隔壁柔声对那只白虎道。

    白虎站了起来,背都顶到了笼顶,它只能矮着头,慢吞吞地走了出来。

    “好,好!”杨晟涵欣喜若狂,那只白虎一站起来,差不多有两个人高呀!

    白虎走出来,脑袋凑在杨晟涵身上好奇地嗅了嗅,却没一点恶意。

    杨晟涵忍不住摸了摸它的身子,只感觉到掌下一片柔滑,这白虎的皮毛不仅漂亮,还十分干净柔顺,不像一般的深山野兽,皮毛都脏得打成了结。

    “好家伙。我喜欢。”杨晟涵见白虎乖顺,便就忍不住摸了好几把,从它的脑门上,摸到背,又顺着背摸到了屁股上。

    “这个大家伙不知道是公是母?”杨晟涵忍不住握起白虎的尾巴,就要掀起来一看个究竟。王隔壁吓坏了,赶紧伸手去阻止道:“王爷!万万不可!常言道‘老虎屁股摸不得’!这只白虎脾气虽好,可却也不能触犯它的禁忌呀。”

    杨晟涵问:“那你可知道它是公是母?”

    王隔壁道:“不知,小老儿还不够王爷您胆子大,敢摸老虎的屁股呀!”

    杨晟涵道:“那你们退到一边去,我就要看看这只老虎究竟是公是母!”

    “王爷三思呀!”王隔壁终于不再像之前那样镇定自若,着急地劝道。

    杨晟涵却是不理,打了个眼色,让自己的人把台上的人都赶了下去,就在他要掀起白虎尾巴一瞧究竟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瞥见柳怀袖吐着血倒在了皇甫睿的怀里!

    (n觉醒来,晚上9点!跪!不要问我今天睡了多少觉……偶只记得起来吃了两餐饭……tat今天二更合并在一起咯~!请大家原谅。这个王隔壁……木有错,是大家想象中的隔壁老王!哦呵呵~~这个老虎,修炼成精?难道就是传中的【妖精】?.)

    ——end&(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