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20章 童言无忌萌萌哒

第120章 童言无忌萌萌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名院。

    刚回到无名院,柳怀袖远远便就看见小邪坐在主房门前的台阶上,若不是主房里透出烛火的光,黑夜早就将他的身影给吞没了。

    她走到台阶前时,停了一下,转过头去吩咐左右:“你们分开从边上走,别从中间走。”

    冬菁歪着头问:“为何?这路中间有什么脏东西吗?”说着,便朝着小邪坐的地方张望,可是却看不见任何东西。

    柳怀袖道:“莫问,莫管,你们只管照做就是。”说罢,便绕过小邪,从他身边走进了屋子里。

    这是主子的吩咐,下人们面面相觑,虽然心里面觉得奇怪至极,可是还是照着做了。冬菁贴着左侧台阶走上去时,又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台阶中央,只见台阶上一尘不染,并无什么奇怪之处。

    回房之后,忙了不少琐事,下人们开窗通风,点起屋内照明灯,换上热茶点心。

    有人端上汤药:“王妃,今日你还不曾服药,现在药已经重新温过了,您现在可要服用?”

    柳怀袖看了那药一眼,道:“放在桌上,过会儿我便喝。”

    “是。”于是那药便放在了桌上。

    有人又问:“王妃,你可要现在便就沐浴净身?”

    这个时辰也不早了,柳怀袖点头道:“就现在吧。”说完,她看了看小邪,在她进屋之后,小邪便也跟着进屋了,现在就坐在桌子上,撅着小嘴,不甘心地蹬着双腿玩。

    屋里人多,她也顾不上小邪。

    沐浴精神时。屏退了其他的下人,夏梅锁了房门之后,冬菁便就把搁在桌子上的汤药端去倒入盆景中——柳怀袖现在是还在服用着调养身子的补药,可是今天一整日,平时里亲手为柳怀袖熬药送药的林老良医都在锦瑟居内救治韦沁华,那今日的药便就不是由他亲自监督熬制的了,不是林老良医亲自熬的药。柳怀袖是万万不敢随意喝的。

    等她沐浴净身后。这才找了理由,将屋里的下人都支了开去。这时候小邪已经不在屋子里了,而是在门外。低着头走来走去,看样子还是很不开心。

    该怎么把他给叫进来呢?

    柳怀袖想了一下,依旧是没是有什么好的方法。她走到小邪的身边,夏梅冬菁也跟着过去了。

    “小姐。屋外凉,你多披件衣裳!”夏梅说罢。就将手中的外衣给柳怀袖披了上去。

    柳怀袖方沐浴过,身上穿的就是单薄的睡衣,就算夏梅给她披上了外衣,也依旧觉得有些凉意。

    她看了看小邪。发现从第一次见小邪起,小邪便就是这个样子了,光着屁股。身上只有一件婴孩穿的小红肚兜。

    他会冷吗?

    人是会觉得冷的,鬼会不会觉得冷呢?

    这时候。夏梅忽然说道:“小姐可是打算在这儿等王爷回来?”

    她看了夏梅一眼,心道自己无缘无故地站在房外,看样子也的确像是在等夫君归来。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偏房,那是杨晟涵平时歇息的房间,里头虽然点起了烛火,可是里头却是没有一个人影的。

    冬菁也在看着杨晟涵的房间,她叹了一口气,失落而惆怅地道:“王爷在我们院子里已经待得够久了,不知道他今晚会不会再来!以前在柳府里的时候,老爷……便就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姨娘房间里头待上十天……那怕连着待上三天,都不曾有过!”

    夏梅斜了她一眼,嗔道:“你这傻丫头!怎么能拿小姐和姨娘相提并论呢?我们小姐可是正妃!”

    “有什么差别吗?”冬菁闷闷不乐地道:“不管是正妻、还是姨娘,在男人的眼里,都只是女人!”

    夏梅瞪她:“你……!”

    柳怀袖忽然笑了一声,插进来说道:“冬菁你怎么替我先难过起来了?”说完又转头对夏梅说道:“冬菁说的恰好正是我想说的。这正妻姨娘在男人眼里的确都是一样的,都是女人罢了。若说要有区别,那也是在下人与外人看来才有区别的。有时候,一个姨娘在家里受宠,也能享受与正妻相差无几的用度……只是,名不正言不顺罢了,迟早有一日是会荣宠皆失。”

    但,细细说来,王府又与柳府是不一样的,柳府里只有正妻与姨娘,所有的姨娘都是相同的位分,也一世不得扶正,否则世俗难容;而王府里,则是将女眷等级分得细细的,差一个等级就是天壤之别,而侧妃扶正也是极有可能的。

    她就站在门外等了一会儿,直到小邪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走到她面前看了她好一会儿,她才用眼神告诉他,让他跟她一起进屋里去——这小邪一整日都被她给冷落了,所以她站在小邪身边站了一盏茶的时间,小邪这才注意到她有事要与他说。

    她转身回了屋。

    冬菁着急地问:“小姐,不等王爷了么?”

    “不等了。”她本来就没有等杨晟涵的意思,他爱来不来,与她没有多大的关系。

    回了屋之后,她转头看见小邪进来了,夏梅冬菁也都跟着进来了。

    有人在,总不方便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

    柳怀袖道:“你们两人都到房外去守着,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理一理今日发生的事情。”

    夏梅冬菁奇怪地看了她一下,这才行礼慢慢地退了出去。

    待房门掩上,她这才松懈了下来,冲小邪招招手,轻声招呼道:“小邪,过来!”

    小邪听话地蹦了过去,乖乖地贴着桌子坐了下来。

    “你今日可是生气了?”柳怀袖轻声问,“气我没有把郝夫人就地正法,没有替韦沁华伸张冤屈?”

    小邪鼓着脸,这憋了一天,终于爆发出来了:“的确是你不对!为何要放过坏人?也不给好人好报?今日早晨你让我跟着韦沁华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说韦沁华是个好人,她还救了我,不管她最后是否救成功了我,但是我都应该回报她的恩德,不是吗?为什么到了你身上,你就不这么做了呢?”

    柳怀袖脸一红,顿时哭笑不得。

    她确确实实地说过这样子的话来。却没想到这才一天不到。便就结结实实地被小邪当面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她该怎么和小邪解释呢?

    好像人就是这样子的,习惯了将道貌岸然的大道理教给了孩子,自己却是做了与之相反的事情。即使如此。也依旧想要在小孩子的面前摆出一副“我是正确”的模样。

    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小时候,父亲答应过回家就给她买一串冰糖葫芦,可是那一天。父亲回来了,却忘记买了。她很生气。生了好多天的闷气,不管父亲和她说什么“囊中羞涩”,她便就是不听。直到后来,父亲以为给她买一串冰糖葫芦便就能安抚下她的火气了。可是,就在她吃上冰糖葫芦的时候,她对父亲的埋怨依旧没有消退下去。从那以后起。她就握着小拳头发誓,以后要赚很多很多的钱。给自己买冰糖葫芦吃,再也不吃父亲买的了!而且她也不要再跟父亲一样,做个违背信义的人。

    在很多年后,小时候埋下的誓言,她都做到了。

    可是那串冰糖葫芦带来的怨怒,却是久久不息。

    她看着小邪,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和父亲。

    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想摸摸小邪的头,却被小邪撅着嘴避了开去。这一避,她才想起来,小邪不是寻常的孩子,而是一个浑身充满戾气的鬼魂,凡人接触到他身上的戾气,是会损坏人的阳气的。

    她讪讪地收回了手,无奈地对小邪说道:“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你莫要再和我赌气了。”

    小邪道:“你有什么道理?什么话都让你说了去,再歪的理到了你嘴里边,都成了‘道理’!”

    “你这孩子!”柳怀袖顿时气得不轻,张张嘴,想替自己辩解一番,却又立即意识到:小邪是个不一样的孩子,脑子非常的灵光,就像自己小时候,不论爹娘用什么谎话来诓自己,自己都能一下子就拆穿了他们,自己现在再编一些什么道貌岸然的借口告诉小邪,也就只会和自己小时候拆穿爹娘的话一样,被小邪拆穿了去。

    她无奈,说道:“今日之事,我确实是藏有私心了。小邪,你现在还小,只问对错,不问其他。可是我却不是小孩子了,今日这样的安排,只是为了谋取我所想要的利益,不问对错。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在很多事情上,是万万不能只问对错的,人为了活下去,往往会选择牺牲许多东西,包括,自以为是的正义。”

    小邪扁着嘴,瞪了她好久。

    她无奈,再退一步,说道:“你莫要再生气了,明天我让人送些上等的补品去给韦沁华,让她早日调养好身子,成与不成?”

    小邪哼了一声,拧过头去,显然对柳怀袖的弥补依旧是不满意的。

    柳怀袖道:“你知道我也是没办法的,这个王府里,我并不是权力最大的人,生死也捏在别人的手中。光是依赖着麟王,在这内宅之中,是无法长远的。等麟王对我失了兴趣,我便就算是失了宠,便就只能任人宰割了。今日的局面是我最期盼的,在自己没有扶植出自己的势力之前,依附强者是目前最便捷的法子了。现在郝月婵有把柄捏在我的手里,日后行事对我便就会多加顾忌几分,日后若是云姬想要下手除我,她也会出手帮衬我的。我答应你,等云姬倒台之后,我便就替你下手除了郝月婵,替韦沁华出口恶气,行不行?“

    小邪又是哼了一声,气呼呼地看着别的地方,就是不看柳怀袖,分明就是没有认同她的话。

    一股无力之感油然而生,柳怀袖还想再解释,开了口却又放弃:“我同你说这些算什么呢?你又听不懂。”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小邪却忽然不服气地说道:“我懂你的意思!你无非就是想说现在那个姓郝的女人对你还有利用的价值,所以你才要护着她的,不拆穿她的。可是……可是我就是气不过!气不过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做,为什么要和坏人一起合作?你跟着坏人在一起,迟早有一天,你也会变成坏人的!”

    柳怀袖怔住了。

    孩子的话虽然显得无知,可是,孩子却是这世间唯一没有蒙尘的镜子,倒映着这世间的善与恶。

    就在柳怀袖无言以对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叩门声:“袖儿,我回来了。”

    “你爹回来了。”柳怀袖低声说道,说完后便撇下小邪,落荒而逃,逃去给杨晟涵开门去了。

    ——end&continue(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