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活寡 > 第124章 亲兄弟算糊涂账

第124章 亲兄弟算糊涂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七员外窘迫道:“囡囡,你莫再戏弄我啦!你明明知道,我这次上门来所为何事!”

    但柳怀袖眼睛一眨,却笑嘻嘻得没个正形:“爹爹上门来,难道不是来蹭饭吃的么?”

    前厅里忽然间就静了下来。

    他一张老脸因为尴尬,而涨得红到脖子跟。

    他看看麟王,只见麟王也在看着他,却没有吱一声的意思。

    看看儿子,儿子跟麟王抱作一团,睁大着眼睛在看着他。

    他感到待在前厅里伺候的丫鬟们也都在看着他,让他如坐针毡。

    静默许久之后,他无奈而又可怜地求饶道:“囡囡……”

    柳怀袖不为所动,他无奈,只好从底下伸出手去拉拉柳怀袖的衣袖,哀求道:“囡囡,你三天前在你祖父的灵堂上说出那样子的话来,那想来你早就知道柳家现在的情形了,心里也一定早就有数了。囡囡,你便就看在咱父女俩的情分上,再帮爹爹这一回吧!”

    柳怀袖却不留情面地推开了他的手,笑着问道:“爹爹,我且问你,女儿自出嫁之后,祖父的丧事都是由谁来操办的呀?”

    柳七员外道:“自然是我。”

    柳怀袖摇摇头,道:“主办的自然是你,除了你,谁还愿意做那个冤大头?”

    柳七员外脸一红,轻声责备道:“囡囡,瞧你这话说的,那毕竟是为父的父亲,你的祖父,替你祖父操办丧事,又怎么能说得上是……是冤大头呢?我知你对这几日的事情心怀不满,可这孝义是一个人的为人之本。不可废弃呀!再怎么说,那也是你的祖父,咱家出钱筹备丧事,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呀!这……这都是一家子人,谁来,不都一样么?”

    柳怀袖听父亲这副死不悔改的样子,便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问:“那爹爹。你给爷爷办丧事的时候,可有什么亲戚过来同你说,要买这个买那个。需要你支钱去给他们办呀?”

    柳七员外脸又一红,眼神游离,心里发起毛来了。其实他知道女儿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他不糊涂。也不是愚昧到可以由着他人当猴子耍的地步。

    柳老太爷过世的时候,柳七员外心里十分悲痛。一夜之间就失去了两个至亲之人,他颓靡了几日,什么事情都交给大管家去办。

    办丧的时候,大哥来和他说。想要给父亲打造一具最好的棺材,一定要用最上好的檀香木来做棺材,这样才能让柳老太爷的遗体能保持长久些。他想想,也是。怎么说他也就这么一个父亲,父亲生前他没能好好地在跟前服侍,那在死后让父亲用上最好的棺木也是理所应当的,于是便就点头允了。

    没过一会儿,二哥过来和他说,这烛火香油钱可不能少,父亲生前便就是梅州的大财主,这习惯了奢侈的生活,到了地底下,若是没有钱,一定过得不自在。他想了想,也是,父亲生前的时候,没少跟他伸手要钱过,那时囡囡未出嫁,手里抓钱抓得紧,每一年都固定这么个数额送回梅州去,父母亲二老没少因此而跟他抱怨过,说这点钱连塞牙缝都不够,让他多给点,可……可他口袋里的零花钱也是囡囡管的呀,自己都做不了主,又怎么能给父母亲二老做主呢?如今囡囡出嫁了,父亲也死了,他觉得自己平时太亏待自己的父亲了,所以没多想,便就点下头去,让二哥到帐房里去支钱去办烛火香油去了。

    二哥前脚刚走,三哥后脚就来了,对他说,办丧可不能少了做法事的和尚道士啊,若是没有一个得道高僧给咱的父亲念往生经,父亲在地下过得不安宁怎么办?这转世投胎的时候,没投个好胎,那又该怎么办?他想了想,有理,于是就让人带着三哥去帐房取钱去请高僧了。

    没想到,三哥刚走,四哥又来了……

    其实柳七员外呀,并不算笨。

    自己的这几个兄弟心里面想着些什么,其实他都是知道的!

    只是那时候,柳家还没有爆发财务危机,柳七员外心里还当着这些兄弟是一家人,心想,都是兄弟,兄弟们要什么,便就给什么吧,何必闹得个不愉快呢?结果没想到,这柳老太爷刚下葬,万事皆办妥当,大管家把账簿呈上来给他一过目——

    得得!

    顿时把他给吓得从太师椅上滑下去!

    这一人开一个口,不知不觉中,竟然就没了整整十万两银子!

    一个丧事办得再风光,顶多也就几千两的银子,哪儿需要花去这么多银子?这其中的猫腻如何,谁都心知肚明。

    但是柳七员外还是念着亲情的,心想这钱出出去了,便就出出去了吧,再跟亲戚们讨要回来,那像个什么话呀?罢了,便就由着他们去吧,他也不去向他们讨要了,反正丧事已经办完了,没过多久,这些亲戚也都该回自个儿的老家去了吧?

    但人算不如天算,第二日,柳府上门讨债的人是一个接着一个……

    柳怀袖见自己父亲脸红红的,顾左右而不敢直视自己,心里便就猜个*不离十了,心里对自己的父亲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谈了一口气,问道:“爹爹,你回答不上不要紧,那我可问你,大管家可有将丧事的开销记下来?”

    “囡囡,丧事是丧事,眼下我们柳府的难事是难事,两回事儿根本就搭不上边!你便就不要再问了,还是……还是解决当前的难题最紧要呀!”柳七员外无奈地道。

    柳怀袖嘲笑一声,道:“爹爹,你这是不敢让我看账簿了?你这么心虚,想来这笔‘开销’定当非同小可。”

    “咳、咳!”柳七员外尴尬地咳了几声。

    柳怀袖没好气地道:“我知晓你对此事是怎么想的,无非还是那滥好人的腔调,莫要再和我说什么都是邻里亲戚、血浓于水之类的荤话了!你有钱的时候他们把你当亲戚,你没钱的时候他们把你当条狗!莫怪女儿说话说得难听,女儿至今都忘不了爹爹第一次带女儿到梅州去和亲戚团圆时,那些人对我们一家摆的是什么样的嘴脸!爹爹,此事你便就当一个教训,女儿已经嫁人了,日后自然是不能再抛头露面去为家里打点生意了,弟弟还小,还不能继承家业,往后的几年自然都只能靠你自己啦!你若不争点气,还这么任人强取豪夺的,也不知道十多年后,到才儿手中还能剩多少家业!”

    “咳、咳!嗯!”柳七员外咳是咳,但最后还是用力地应了下来,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暗道:囡囡说出这番话来,自然就是不会再计较这回事了,她现在还肯训斥我,那便就还是心疼我的,还念着我们之间的情分的,只要还记着我是她的父亲,她自然会帮我的。

    柳怀袖现在是不气,那是因为她根本还没有看到家里的账簿,没看到那短短七日内支出去的十万两银子!她若是看到,定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坐得这么安定。

    柳怀袖气得喉咙发干,抓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润润喉,心里的气才压了些下去,她问道:“爹爹,方才你说,跟你一起来的还有什么叔叔婶婶?”

    现在柳七员外可是把柳怀袖当作一家人的救命稻草了,一点都不敢怠慢柳怀袖,柳怀袖一发问,便就赶紧说道:“你五伯、十三叔一家,还有你七婶、八姑,和六婆都来了!”

    柳怀袖听得瞪大了眼睛:“他们现下在哪儿?”

    柳七员外赶紧道:“都在院子里候着。囡囡,要不要把他们都叫进来?他们都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啦!”

    柳怀袖道:“不见、不见!来的这些人,嘴皮子可厉害了,个个说话溜得跟绕口令一般,我说话不如他们快、不如他们急,要是他们急起来在我这儿瞎嚷嚷,我可受不了!”

    柳七员外一听可就不爽快了:“囡囡!怎么说他们都是你的长辈,你这话可就太不对了!哪有把长辈拒之门外的道理?”

    说罢,他便偷偷地打量着坐在柳怀袖身旁的杨晟涵,他是平民老百姓,自然是没有胆子在麟王的面前瞎嚷嚷的。他知道就他坐下来和柳怀袖说的那几句话,就足够让他在麟王的面前颜面扫尽了,这颜面扫尽不要紧,他和囡囡吵成这样,会不会让麟王觉得囡囡是个尖酸刻薄的女子呢?他们可才新婚不久,便就落下这么一个不好的印象,那以后还怎么过日子呀?

    哪知道柳怀袖最烦的就是看到自己父亲这副不争气的软弱模样,一看见便就气昏了头,压根儿收不住自己的脾气,怒气冲冲地说道:“他们来了就算不说话,我也知道他们想说些什么,我不想跟他们争吵,也……也不想帮你们什么忙。爹爹,你可莫要忘记了,三日前,女儿回门,祖母可是当着所有亲戚的面子,把女儿给逐出家门了呢!”

    ——end&continue(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活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冰逸o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冰逸ok并收藏活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