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4.04|

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拉克西利亚是条有分量的大鱼,而面对这样的大鱼,爱德蒙一向不会吝啬于使用有足够分量的鱼饵。他精心描绘了一副美妙的蓝图,布置好了足以干扰最多疑的恶魔的陷阱,这才在双面镜催命似的震动下,懒洋洋地趴在了空间门里。

    尤里西斯脸上带着漂亮的红晕,一头长发被整整齐齐地束在黑色的缎带里。他站在十几米外,伸手比划了一下,对准了门框上方来了个毁灭性极强的魔法。空间门轰然一声,塌了半截,空间乱流从门框的缝隙里冲了出来,又怪异地霎那收缩,地上之前没收拾干净的泥土、沙石和灌木枝叶一股脑儿地被吸了进去,填在了爱德蒙与门框中间的缝隙里。

    爱德蒙的皮肤上早已在察觉到危险的那一刹冒出了细密的白色骨鳞,对于人类而言十分危险的空间乱流没有对恶魔造成任何损害。只不过考虑到其他因素,他还是忍痛把一部分鳞片撤了回来,这具源于法则的脆弱身体顿时在飓风中刮掉了一层血肉,无数来自于异空间的物质被空间乱流携裹而来,贴着他高|ting的鼻梁滑过,在那张英俊的脸上留下了浓重的毁灭气息。

    感觉着效果差不多了,爱德蒙才转动了戒指,打开了自己的半位面,艰难地把小半个身子塞了进去。他mo出双面镜,粗暴地扔在了地上,光束还没在眼前投影成型,他便愤怒地吼了起来:“莉莉丝,你到底滚到哪里去了!?是不是你在第三领的小情|人榨干了你,才让你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尊贵的、可敬的、善良的领主被扔在异世?见亡灵的!你居然要我自己去做空间门!你让一条尊贵的深渊骨龙去做空间门?你还不如拿走我的所有财宝,和你的小情|人私奔算了!”

    摆好了姿势正准备出场的拉克西利亚:“……”事情好像和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啊!爱德蒙现在难道不是正应该在新位面里呼风唤雨、在金山上打滚、在美人崇拜的目光中挥斥方遒么!?眼前这个满头是血、狼狈不堪、看起来一点风度也没有的人类又是谁!?

    他禁不住迟疑了一下,顿了那么一秒。而就是这么一秒的功夫,爱德蒙已经看到了双面镜投射|出来的完整影像。他顿时脸色一变,眉头皱起,声音沉了下来:“色|欲领主?为什么莉莉丝的双面镜会在你手里!”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弄清楚新位面的问题再说。拉克西利亚按捺下心底的疑惑,仔细看了爱德蒙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我只是无意间得到了这面双面镜,听说它关系着一些很有趣的东西而已……没想到,居然在镜子的另一头看到了我们第七领的领主大人。不知道伟大的爱德蒙二世陛下,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

    虽然自己的年龄已经是爱德蒙的两倍了,但拉克西利亚丝毫也不敢在面对爱德蒙时掉以轻心。爱德蒙刚刚回到深渊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把他当成是一个威胁;但是仅仅两百年的时间过去,爱德蒙在瑞恩闯下的名头就逼得他们不得不去正视了。

    一条稀有的深渊骨龙不算什么,一名天生的高等恶魔也不算什么,但是一个背后有着契约之神做靠山的出身深渊骨龙的高等恶魔,手里掌握的力量可就不容小觑了。更可恶的是,爱德蒙不仅背景雄厚,还擅长扮猪吃老虎。在所有领主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居然摒弃了自己的灵魂本质,在瑞恩闯下了鼎鼎恶名——傲慢、贪婪、好|色、脾气暴躁……种种头衔都被堆到了爱德蒙的脑袋上,在这些恶习上面,爱德蒙居然做得比六名领主还要出名。

    灵魂本质代表着最接近的法则力量,对恶魔而言,更是一种另类封神的手段。如果爱德蒙不是出于演技、而是出于本性才做到了这样的程度,他就无疑是触犯了领主们最为在乎的一样东西。相比之下,领主们更愿意相信爱德蒙是个狡猾的人。作为试探,他们把原本答应给爱德蒙、却始终霸占着没有腾出来的第七领真正送给了他,而如果不是爱德蒙在得到领地后就兴高采烈地进|入了沉睡,哪怕是拼着让契约之神发怒的风险,他们也要把爱德蒙给打回蛋壳里。

    而且说起来——拉克西利亚恶意地揣测着,爱德蒙一世失踪的时间可比爱德蒙的年龄要长多了,虽然还要计算怀|孕时间、孵蛋时间和破蛋日,但谁知道爱德蒙二世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爱德蒙一世是骷髅魔皇和巨龙的子嗣后代,可没听说过还有第二条深渊骨龙可以让他进行种族繁衍啊!没准这一切,都是契约之神为了入侵深渊布置的阴谋呢!

    ——和他有着同样想法的领主不在少数,甚至因为每人的性格特质,他们的想法还要更千奇百怪一点。所以虽然嘴上说着不能轻视爱德蒙,几百年下来,领主们心底早就忘了之前的警惕了。反而是爱德蒙,因为时常陷入沉睡之中,脑子里塞的记忆没有那么复杂,对自己一开始来到深渊时的目的,还记得清清楚楚。

    爱德蒙脸上阴云密布,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他冷冷地道:“我在自己的半位面里游玩,用得着你的关心吗,拉克西利亚?莉莉丝的双面镜为什么会在你手上,回答我!”

    拉克西利亚啧啧叹息,半蹲下来,充满怜悯地看着爱德蒙:“可怜的、可悲的、可爱的爱德蒙二世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你以为自己现在还有什么权力来质问我,伟大的色|欲领主么?你的管家莉莉丝?我怎么知道她在哪里?兴许是正在哪个骷髅的肋骨上快活呢!我只是‘无意间’得到了这面镜子,又‘偶然地’看到了镜子对面的你而已,你有什么疑问么?你还有资格提出什么疑问么?”

    他手里忽然出现了一枚拿破仑,轻轻松松地用手指一弹,闪耀着光芒的金币便滚落在了地板上。拉克西利亚喟叹道:“多么美丽的金子啊,爱德蒙。我们都喜欢金子,可是也要有那个能耐去花才行。”

    爱德蒙神色阴沉地盯着那枚金币看了半晌,忽然间笑了起来。他轻松地道:“喂,色|欲领主,你说得没错。我们现在不要纠结金子和镜子的问题了,我给你你想要的东西,你先把我从这个该死的地方拉出来如何?”

    终于达成了自己的目的,饶是拉克西利亚定力惊人,此刻也不由得松了口气。爱德蒙的松口就代表他将会从其他领主的围攻下解脱出来,取而代之的则是爱德蒙成为那个真正的靶子——而作为六领主中第一个接触新位面的人,他必定会在这块蛋糕里分得最大的利益。

    他微微舒展了眉头,微笑着道:“那么,你的半位面坐标又在哪儿呢?”

    爱德蒙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嘲弄地道:“把自己半位面的坐标交出去?你以为我是傻|子么,拉克西利亚!你怎么不把自己的后面交出去呢!?半位面是我最后的退路,万一哪天我被你们从第七领赶出来了,还指望在这儿度过余生呢,你居然要我把半位面的坐标交出来?得了吧!通向半位面的途径只有我和莉莉丝能打开,如果你想知道新位面到底在哪儿,还是先把莉莉丝找到再说吧!”

    顿了顿,他冷笑着道:“反正,她也正是在你手下的某个骷髅的肋骨上跳舞呢,不是吗?”

    ……虽然重点完全错了,但是简直会心一击!

    拉克西利亚脸绿了,下意识地挪了挪屁|股。他脸色阴沉地合上了双面镜,从地上跳了起来,骂骂咧咧地一顿魔法把摆设都毁了个遍,这才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莉莉丝呢?把她给我找过来!!”

    -

    双面镜的光芒消失,从空中跌落在了地上。爱德蒙伸手扒|开了半位面的通道,转身又返回了基督山岛。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把尤里西斯叫了过来,交头接耳地嘱咐了几句话。

    尤里西斯的脸色顿时怪异起来:“……你确定要我这么做?”

    爱德蒙浑不在意地道:“不演得逼真一点,那群狡猾的恶魔是不会相信的。”

    尤里西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拖长了声调:“哦——?所以之前在对待我的时候,你也是演得很逼真了?”

    爱德蒙:“……”

    说逼真也不行,不逼真也不行,伴侣什么的真是太磨人!

    他面不改色地亲了尤里西斯一口,一脸“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声音低沉暧|昧:“以后想要我对你更重视一点,只要直说就可以了,尤里西斯……我是不会介意你爱我爱得无法自拔的。”

    尤里西斯:“……”脸皮也太厚了吧喂!!

    巡游界石现在已经基本完工了。爱德蒙对巫妖们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启动了岛屿上的魔法阵。海水一寸寸地下降,岛屿带着水流和砂砾浮空起来。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他对着尤里西斯点了点头。

    尤里西斯站在结界之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缓缓地合拢。四周的光线仿佛受到了什么吸引,迅速地以他为中心聚拢起来。

    海水猛然卷起,如风帆般向着天空鼓荡。以基督山岛为中心的五百里内,光线从天幕斜斜洒下,却照不亮这片海洋。尤里西斯身上仿佛诞生了一个黑洞,贪婪地掠夺着一切明亮。就连巫妖们随手摆在一边照明的白骨蜡烛,也悲鸣着扭曲了身体,向着尤里西斯没去。

    成神以来,这还是尤里西斯第一次大规模地运用神力。神格结晶急遽地在精神海中旋转着,当中轰然燃起了一朵小小的金色火焰。他竭力追溯和回忆着自己所触mo|到的位面本源,睫毛微微颤动,忽然间松开双手,任那聚合的光芒向着四面八方散射而去!

    漆黑的空间里刹那间被点燃了星火,无数团大大小小的光球或明或暗地浮现在黑暗之中,旋转腾挪,如同微缩的星云。如果有人能站在银河系的边缘俯瞰整个宇宙,他会发现,自己所看到的景象与尤里西斯的描绘分毫不差。

    这是只有神祇才能做到的奇迹,也是唯一能够同时欺骗到深渊领主们的东西。

    尤里西斯落了下来,喘了口气,神色疲惫:“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这片星空可以持续三天,但要想让这片海域不被人发现异常,只能保证二十个小时的时间。”

    爱德蒙温存地在他额上啄吻一口,道:“足够了。”

    尤里西斯瞪了他一眼,转身又走出了结界。爱德蒙则是进|入了自己的半位面,估算了一下时间,当感到莉莉丝的气息接近半位面后,他伸脚在地上踹了踹,把一条腿踹出了位面壁障,随手又在自己身上多劈了几道伤口,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的腿,做出了一副正在拔腿的样子。

    莉莉丝用爱德蒙给她的钥匙打开了空间门,恭敬地将色|欲领主请了进去。本来人越多才越保险,但拉克西利亚亲眼看到了爱德蒙的悲惨状况,内心也并不信任傲慢领主,所以挣扎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是选择了自己悄悄前来。只不过,考虑到半位面的特殊性质,他谨慎地使用了投影分|身,以免爱德蒙做什么手脚。

    半位面又被某些贤者称为“小世界”,是一种自成一体、却又独立于位面范畴之外的存在。它们大多只有一个星球大小,少数甚至只有一块可怜巴巴的陆地,其成分也都不尽相同。野生的半位面是有衍化成位面的可能性的,但自从一千多年以前瑞恩大陆上的贤者们破解了半位面的构成秘密,人工制造的半位面就忽然间暴涨起来。

    爱德蒙的这块位面则是介于人工和天然之间的。几百年前他听说了一个位面的王子的美名,特地从沉睡中醒来过去抢人,不料抢亲半路上忽然看见了这块从大位面里分离开来的半位面,顿时动了念头,就在那片虚空中结合着自己领悟的法则,把半位面炼制成了自己的本命空间。

    可怜那位王子本来做好了精心的准备要诱捕恶魔,却足足苦等了二百年,骨头都化成灰了也没看到爱德蒙的影子,反而又白白赔上了一堆貌美如花的孙子和曾孙……

    拉克西利亚是知道这件事情的,现在再看到这片半位面,不由得感叹起了爱德蒙的好运气。可不是嘛!如果不是运气太好,又怎么会发现一个无主的新位面呢?只可惜他还太年轻,做事还不够全面,换了是拉克西利亚自己,发现新位面后绝不会用让金币在其他层那里流通来栽赃嫁祸,只把目光放在深渊算什么,应该找一个荒僻的小位面买下一块地盘,在那里把金币上所有显眼的标志都加工掉才对嘛!

    一边批判着爱德蒙的冒失和年轻,拉克西利亚一边打量着半位面的环境,拍了拍手:“阿西狄亚,我亲爱的后辈,你不打算出来见一见我吗?”

    半位面的特质就是相当于主人的精神化身,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事都无法瞒得过爱德蒙的眼睛。拉克西利亚一到这里,爱德蒙就锁定了他的位置。当发现他居然是一个人前来的时候,爱德蒙不由得也由衷地感叹起了他的愚蠢。

    所以说,名字这种东西真是太能体现恶魔的本质了。色|欲领主拉克西利亚,他的大脑难道一直都长在下|半|身么?

    之前爱德蒙只有六成的把握把他们都拖下水,但现在,这种把握已经变成了十分。他恼火地叫了起来:“别叫我这个名字,拉克西利亚!该死……你把莉莉丝带来了么?”

    莉莉丝抬起头来,带着几分惊慌、几分惊喜地叫道:“陛下!啊,我亲爱的领主大人!您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感到您的力量变得那样微弱?”

    莉莉丝是和爱德蒙签订了灵魂契约的人。按照这种深渊最常见的契约的规定,作为臣属的那一方,她是能够感受到爱德蒙力量强弱的。当爱德蒙的力量衰弱到一定程度后,莉莉丝就可以单方面地解除掉这种契约。所以拉克西利亚毫不怀疑,莉莉丝说的是真的。

    他玩味地叹了口气,道:“哎呀,我亲爱的爱德蒙二世,我本想来看看你,送你一桩好处的,但是现在看来,你似乎连自己的奴仆都很难掌控了?”

    “……闭嘴,莉莉丝!”爱德蒙愤怒地道,“就算我再衰弱,我也依旧是条深渊骨龙——拉克西利亚,你不想得到那个坐标了吗!”

    拉克西利亚轻轻松松地笑了起来。他肆无忌惮地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在半位面里扫了一圈,发现了仍在原处的爱德蒙。他的这种行为原本是极其失礼的,半位面的主人甚至有权把他驱逐出去,但现在爱德蒙有求于他、甚至小命还有不保的风险,拉克西利亚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他带着莉莉丝瞬移了过去,落在了爱德蒙身边,“惊讶”地高呼道:“你这是怎么了,爱德蒙二世?你看起来好像很狼狈的样子。嗯……让我看看,空间乱流的气息,光系魔法的气息……你怎么成为了一个人类!?”

    说到最后一个词,他的声音忽然间诡异地变了个调,见鬼似的跳了起来。而爱德蒙的神色则又平静下来,冷笑道:“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拉克西利亚?”

    何止是满意,简直满意到说不出话来了。

    有时候是因为任务需要,有时候是因为个人的喜好,恶魔们常常会假装成|人类,混进各种各样的世界中。但无论是出自何种原因、伪装得再怎么到位,他们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他们天生的那部分力量无法改变,后天却可以通过完成一次次的契约来进行提升,所以无论对哪个恶魔而言,身体都是极其重要、不可舍弃的。

    至少在拉克西利亚漫长的生命中,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恶魔会愚蠢地舍弃自己的身体、钻进一个人类的身躯里。让天生和魔法元素沟通毫无障碍的恶魔去指挥污浊的人类躯壳,无异于是给自己套上了一层沉重的枷锁。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爱德蒙,甚至无礼地用自己的精神力扫视了爱德蒙的一条手臂,却没能够发现任何异常——爱德蒙的确是成为了一个人类,他强大的灵魂被艰难地塞进了这具人类的躯壳里,却偏偏融合得十分完美,像是他本来就是个人类一样。

    拉克西利亚无法想象,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爱德蒙才会落到这样的处境。没错——在他看来,简直不可能有比这更糟糕的处境了。但是通往新位面的通道就掌握在爱德蒙手中,管他到底遭遇了什么呢,当然是越落魄越好、越倒霉越好!弱小得连自己的仆人也掌控不住的爱德蒙,当然才是拉克西利亚最想要见到的爱德蒙!

    拉克西利亚迅速地调整了自己面对爱德蒙的方针。他伸出了一根手指,深紫色的魔力从指尖涌|出,轻而易举地将爱德蒙从空间裂缝里拔了出来。空间乱流从空洞间穿过,卷走了一团尘土,又重新闭合消失不见。

    爱德蒙的那条腿上早已鲜血淋漓。他脸色阴沉地坐在了地上,从空间戒指里mo出了几瓶治疗药剂,一股脑儿地倒在了腿上。那些效果好到离谱的药剂倒在他的腿上,几乎是立刻就泛起了青烟——脆弱的皮肤承受不了专门为巨龙设计的药力,滋滋地发出一阵声响,鲜嫩的肉味就这么飘了出来。

    拉克西利亚向后退了一步,嫌恶地捂住了鼻子——看来的确是没错了,爱德蒙变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人类!

    他心里的最后一丝犹疑也烟消云散了,态度反而亲切起来:“可怜的阿西狄亚,你刚刚遭遇了这样的灾难,大概还没有准备好合适的药剂吧?我这里有几瓶疗效非常完美的药剂,就送给你用好了。”

    他不知道的是,爱德蒙也在一直观察着他。当发现拉克西利亚心跳和血流的变化之后,爱德蒙同样挥去了最后一丝的不确定因素,满意地微笑起来。他带着满脸虚假的笑容,劈手夺过了色|欲领主手上的瓶子,咬牙切齿地道:“非常感谢——这真是具脆弱的身体。”

    拉克西利亚温和地笑了。他仿若无意地道:“的确,人类的躯体总是脆弱的——我不明白,阿西狄亚,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具身体呢?难道要到达新位面,就必须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不成?”

    爱德蒙脸色阴沉地哼了一声,把那几瓶药剂收进了空间戒指里,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他心里有些意外,拉克西利亚居然没能猜到他是因为契约法则才得到了这具身体……难道他并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况吗?

    爱德蒙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从前在契约之神的神殿里翻到的卷轴上是有这样的记录的。恶魔和人类达成契约,如果遇到这种需要代替契约者完成愿望的情况,就会由契约法则为恶魔重塑一具合适的躯体。自从降临那个世界以来,爱德蒙一直以为这种情况是十分正常的,可是拉克西利亚作为一名活了数千年的恶魔领主,居然丝毫也没有朝这个方面想过……

    ……难道这里面还会有什么内幕吗?

    爱德蒙把疑问按捺下来,开始考虑之后的对策。他原本的计划是依托于拉克西利亚得知了他是通过契约才发现了新位面的基础而展开的,如果拉克西利亚发现了这一点,他就可以借机展现出自己对新位面的有心无力,好诱导拉克西利亚独自前往,然后和尤里西斯相互配合着拿下他……但现在色|欲领主并没有猜到这一点,甚至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再把话题向这边引也就不合适了。

    不过好在他之前为了防止其他人的出现,实现做好了两手准备。扮猪吃老虎如果不行,那就只有从软柿子下手去捏了。如果拉克西利亚是和别人一起来的,爱德蒙恐怕还要掂一掂分量,但是就他自己嘛……

    他迟迟没有说话,拉克西利亚也不着急,只是笑yinyin地看着他。爱德蒙静默了半晌,才慢吞吞地抬起了眼睛,看了他一眼:“把位面坐标交给你,我有什么好处?”

    听到正事开场的讯号,莉莉丝便悄悄退了下去。拉克西利亚对她的离场也没怎么在意,因为接下来的事情,的确很不适合有别人在场旁听。

    “你让我蒙受了很大的损失,爱德蒙。”拉克西利亚轻柔地道,“四个位面的领主同时向我开战,我耗费了很大力气才争取到了剩下那一个的帮助。我的领民大批地死亡,我的财富源源不断地损失,我甚至失去了其他人的友谊,而这仅仅是因为你的一场冒失举动……你让我背了黑锅,那么作为赔偿,也是应有的道理,你就应该让我落实这个罪名才行。”

    爱德蒙冷笑一声:“你想要新位面的全部利益?”

    “新位面?不不不,它应该改名叫做色|欲位面。”色|欲领主愉快地笑了,“属于我的位面,这就是你应该补偿给我的损失。”

    爱德蒙又静默了片刻,缓缓地道:“你难道就不好奇,我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原因不同的伤口么?以我的力量,哪怕是被塞进了这具人类的躯壳,从空间乱流里逃脱也不是难事,你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猜测,我为什么会变得那样狼狈么?”

    拉克西利亚笑容可掬:“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亲爱的阿西狄亚?你遇到了敌人,那是你不够小心,而我,只需要知道位面的坐标是什么就可以了。”

    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爱德蒙上上下下地扫了拉克西利亚一眼,轻蔑地扯开了唇角。他站了起来,慢条斯理地在自己手臂上拍了拍,黑色的闪电从指尖没出,眨眼间游走了全身。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光声响,他身上那些鲜血淋漓的伤势被全部修复完毕。只有手臂上的一处焦痕仍然保持着原状,甚至在他魔力游走过去的时候还闪过了金色的光芒,散发出了几乎令人心悸的圣洁气息。

    “你的脑浆难道是长在盆骨里的吗,拉克西利亚?”爱德蒙似笑非笑地道,“所以才会变得越来越少,以至于让你的智商和那些初生的骷髅没什么区别?我手臂上的伤痕究竟是什么造成的,难道你真的认不出来?一个本土的、唯一的、拥有着几乎半个位面信仰的年轻光系神祇,他会允许深渊的力量侵入他的领域?一个崭新的位面,哈,利益的确丰厚得让人不得不眼红,我为了守住深渊的秘密,不惜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甚至舍弃了自己原本的身体……”

    他的话音忽然戛然而止,脸色又阴晴不定起来。

    ……舍弃!?

    拉克西利亚不禁心里一跳。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爱德蒙的新身体,和他灵魂的融合几乎毫无瑕疵!这样的一具身体,凭借其他的手段是无法制造的,除非爱德蒙是在法则的见证下重新从那个世界出生,慢慢地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而他舍弃的那具身体又被放在了哪里?为什么他以人类的身份长大,还会被神祇发觉追杀、甚至狼狈地卡在了空间缝隙里?拉克西利亚回想起了自己之前打开双面镜的时候,爱德蒙咒骂莉莉丝让他独自一人制造空间门,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爱德蒙在那个位面上花费的心血未免也太多了。作为恶魔,拉克西利亚清楚恶魔的秉性。如果危险高于利润,恐怕爱德蒙早就把新位面的消息高价售卖出去了;会发生这种情况,只有可能是利益远远地高于风险,这才让爱德蒙不惜耗费巨|大的代价小心翼翼地潜伏数十年,意图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

    ——这样的一份利益,究竟有多庞大?

    拉克西利亚怦然心动,却又不得不按捺下了自己的心动。诚然,这份利益十分可贵,但如果一切都如同他猜测的那样,恐怕之前想要趁着爱德蒙衰弱的时候逼着他说出坐标的打算就要落空了。主动舍弃身体和被动放弃身体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如果爱德蒙真的筹谋已久,那他原本的那具身体,就一定还放在半位面中……只要一念之下,他就可以回到自己原本的身体里,到时候就算拉克西利亚本体前来,并不以战斗力出名的他面对瑞恩世界有名凶恶的深渊骨龙,恐怕也只有望风而逃的下场了。

    一念及此,拉克西利亚顿时改变了态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尾八爪九条命并收藏[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