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091要让全世界知道二皇子回京了

091要让全世界知道二皇子回京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太子不是人。”云长卿歪曲事实的功力很厉害,“回头等我见到他的时候,会帮你把话带到的。”

    祁悠然觉得这是他不满自己没说他名字的报复,撇撇嘴,她似笑非笑的说道:“阁主大人,人……有时也是需要面对现实的,对吧?俨”

    “嗯,对。”云长卿点点头表示对祁悠然的话赞同,“人生亦是如此,祁悠然,我会好好的看着你,是如何面对艰难的人生的。”

    祁悠然总觉得他这话里充满了威胁的味道,于是老实的闭上了嘴,她垂眸看了眼云长卿为自己包扎的伤口,一路沉默的回到将军府附近。

    “回去吧。”云长卿慢慢停下了脚步对祁悠然说道稔。

    祁悠然秀逗的扭头看他,问:“你不会是怕楚小白发现你所以不敢进去吧?”

    这话祁悠然刚一说出口,自己就后悔死了。虽然看不到云长卿的五官,可想也知道,那面具后面现在是怎样清冷的一张脸。

    “这深更半夜的,你想让我进去,做什么?”云长卿抓住转身想跑的人,声音低沉的问道。“难道,是看到人家洞房花烛,自己也把持不住了?”

    祁悠然真的很想说一句,云长卿你这话听起来真的和一个牛氓没什么区别,但她也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几个字,于是赶紧说了两句好话,等云长卿放了她之后,逃也似的回到了家中,钻进了房间。

    办完祁沫儿的事,也算是蛮重要的一步。接下来,就等着祁沫儿剩下的银子到帐了。

    想着云长卿不知为何出现在那里,祁悠然觉得倒真有可能是太子爷叫他过去帮忙的。又看了眼胳膊上那简直可以忽略不计的伤口,祁悠然倒头睡觉,第二天早上,是被楚云白给叫醒的。

    “二皇子,你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一大清早你跑来我的房间,干什么?”

    祁悠然一脸不悦的坐起身来,看着地上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的楚云白,冷声问道。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楚云白开门见山的问,“太子爷没什么事的话,可绝不会找我进宫去陪他聊天喝茶的。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我和太子就算真有什么事的话,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祁悠然笑了笑,提醒道:“二皇子你还是小心自己的身体,太子的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的了的。小心喝了,会拉肚子。”

    祁悠然的话说完,楚云白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她以为他为什么会早早的就从宫里回来?他是一晚上就没有睡着!几乎都在茅房里数着星星过来的!想他楚云白一向以神医自称,没想到竟会中了楚云逸如此下三滥的招数!简直丢人!

    “总之,爷心情不好,你今天要陪着。”

    楚云白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就走掉了,应该是回房换衣服去了。祁悠然长叹一口气,她这日子过的,有哪一点像是个病人?

    起床洗漱,祁悠然挺直着后背站在院子里等楚云白。可等了又等他也不见踪影,于是便去敲他的房门。

    屋里面半晌都没有反应,祁悠然慢慢把门推开走了进去,看到了已经在床上睡的不省人事的楚云白。

    祁悠然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怒火。直接在桌边坐下,祁悠然目不转睛的看着床上的人,指尖轻轻在桌上跳跃,发出清脆的声音。

    楚云白被祁悠然盯了不一会儿就醒了,懒懒的躺在那儿看着祁悠然,听着她指甲和桌面相触发出的声音,问:“你想干嘛?”

    “陪你啊,你不是说今天要我陪着吗?睡吧,放心,我不走。”

    “被你这种眼神盯着,能睡着才有鬼。”楚云白无奈的起身,身上果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走,陪爷出去走走。”

    祁悠然跟在楚云白身边,两人大摇大摆的从正门出去,一路来到冶海门。两人俊美的容貌,站在一块儿很难不吸引人注意。加上这里本来就有人认得祁悠然,所以一路上,他们都是在人们诡异的打量之下过来的。

    找了个地方两人坐下吃早饭,祁悠然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道:“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你也快离开京城了吧?”

    “祁悠然。”楚云白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你这伤换做别人,三两个月恢复好都算是快的,你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这还不是你的医术高超,治得好吗?”

    “我承认我是神医,但我不是神仙。”祁悠然的伤,如果不是他的话,早就死的毫无悬念了。已经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人,在短短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就能恢复成这样,这种人楚云白真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瞧你在祁府的日子过的苦兮兮的,要不要跟着我一块儿,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你这是在挖墙脚吗?”祁悠然夹菜的动作一顿,“跟着你我有什么好处?”

    “至少比现在要过的逍遥自在。”

    “可是我怕,我到时没有命享受。”祁悠然很直接的对楚云白说道:“你和那个人相比起来,我觉得还是他要厉害一些。况且请你回来医我的人也是他,我不能忘恩负义。”

    “可是他已经答应把你给我了,怎么办?”

    楚云白回想着昨晚自己和楚云逸说话的场景,他向楚云逸提出,只要把祁悠然给他,他就立刻离开京城。而楚云逸也毫不犹豫的就点了头,说了那么一句话。

    “想要她,你随时可以带走,只要你能带的走,只要她敢跟你走。”

    现在看来,那楚云逸是认定了祁悠然害怕他,所以一定会拒绝自己的提议。

    “那就让太子爷写张转让书,我的卖身契已经在他那了,这事儿你和他谈去。”祁悠然努力的不让自己掉进楚云白的陷阱里,低着头继续吃着饭。

    “祁悠然,我觉得你挺特别的。”

    这二皇子勾搭女人的方法能不能再老套一点?祁悠然慢慢抬眸看了他一眼,又慢慢垂了下去。好像有千言万语想对他说,但又觉得多和他说一句话都是浪费一样。

    “我吃好了,主子结帐吧。”祁悠然坐正了身子,擦了擦嘴角说道。

    “我没带银子。”楚云白回答的很干脆。

    “我也没带。”

    祁悠然一开始是觉得,楚云白说那话只是开玩笑而已。但后来才发现,这混蛋还真的没带!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坐在那儿,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你带我出来不带银子,怎么想的?!”祁悠然压低了声音,但依旧压不住怒气。

    “你要是不去打扰我睡觉,我也不会忘了这回事。”楚云白嘴硬反驳。

    “你好意思说这话?!”祁悠然已经很注意自己的措辞了,其实她现在是很想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一通的。

    两人剑拔弩张的瞪着彼此,最后楚云白小声的说了一句,“怎么办?跑吧。”

    “你最多一个月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离开京城了,但是我可是还要在这里活下去的。”为了这点银子就吃霸王餐跑路,他楚云白舍得脸,她祁悠然还丢不起这个脸呢!

    祁悠然斜睨了楚云白一眼,站了起来,说道:“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回来。”

    时间还早,街上的人还不算太多。想找一个合适的人下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还好,老天爷总算还是善待她的。不一会儿,就让祁悠然发现一个很好的目标。

    那肥头大耳的男人,很快就发现了祁悠然。贼鼠一样的小眼睛冒出贪婪的光芒,他身后的几个随从看到祁悠然后,也都不怀好意地的笑了笑。

    祁悠然扬起笑脸,略带娇羞的看了那男人一眼,朝他走了过去。

    “小娘子,这是要去哪儿啊?”

    男人果然伸手拦住了祁悠然,而在这短短的瞬间,祁悠然已经做了她想要做的事情。

    祁悠然笑而不语,想要走开。男人肥肥的爪子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道:“别走啊,大爷请你喝个茶,咱们坐下来聊聊天怎么样?”

    这人虽然长的像头猪,但祁悠然不得不承认,他搭讪的方式是比楚云白好那么一点点的。不管怎么说,他身上带银子了。

    “不好意思,我夫君在前面等我,我得赶紧回去。”

    祁悠然说完,就装作害怕的往楚云白的方向跑。楚云白原本还在想,祁悠然是不是故意把他扔在这儿抵账自己跑了的,但是很快,他就看到祁悠然回来了。不过身后,还带了几个男人……

    “小娘子,这位就是你的夫君?”那穿着紫色长衫的男人,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楚云白,笑问道。

    祁悠然走到楚云白的身后,十分入戏的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看似胆小的躲在他身后,实际上已经把从男人那顺来的钱袋,转移到了楚云白的身上。

    楚云白感觉到了她的动作,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顺势扯过祁悠然的手,楚云白诡异的笑着,占着她便宜。带着她,想从那几个人的身边走过。

    紫衣男子一个眼神,几名家丁立刻就将他们围住。楚云白连位置都没有动一下,那几个人就纷纷倒了下去……

    祁悠然一瞬间睁大双眼,他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任何人看到楚云白出手,可他的的确确就是将那些人击倒了。紫衣男子一见这场面,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祁悠然目光尖锐的扫视着那几个人,却也没发现他们身上有任何的伤口。

    楚云白带着祁悠然结了帐,出了茶楼。

    “没想到,娘子你还有这一手。”楚云白掂了掂手上的钱袋,笑道:“你我夫妻俩今后若是浪迹江湖,也不至于饿肚子了。”

    “你怎么做到的?”祁悠然不理会她的调侃,问道。

    楚云白挑了挑眉,表示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而祁悠然却觉得,他是故意装不懂。

    “我没在他们身上发现暗器。”

    楚云白微笑着,不知何时手上已多了一根银针。那针和平常见到的相比要细很多,针尖泛黑,一看就是簇过毒的。

    “你当然看不见,因为暗器已经在他们体内了。”楚云白的话让祁悠然皱了皱眉,“娘子也真是的,明明自己可以搞得定,却偏偏要将我牵扯进来。”

    祁悠然没想到楚云白会出手如此狠毒,内功也会如此深厚。现在,她再也不会怀疑那些关于楚云白和太子之前,斗的你死我活的传言了。因为楚云白看起来,的确很有实力。

    杀了人,楚云白却依旧带着祁悠然在街上转悠着。一上午的时间就在两人散步中渡过,临近正午,他们正打算找个地方停下来休息一下的时候,早上的紫衣男子,却已经带着一群人找过来了。

    “就是他们!给我打!”

    他短粗的手指直指祁悠然和楚云白的方向,楚云白往后退了一步站到了祁悠然的身后,道:“打倒他们,一千两。”

    “说话算话?”

    “不算话是王八蛋。”

    祁悠然嘴角一翘,迎上前去。难得见有人出手如此大方,有钱不赚的,那是傻子。

    楚云白笑眯眯的看着祁悠然,觉得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真是不假。祁悠然干净利落的身手让楚云白大为赞赏,但同时,也有些疑惑。

    祁悠然在紫衣男子惊呆的表情之下拍了拍手,走回到楚云白身边,道:“一千两,别忘了。”

    “你的功夫是和谁学的?”楚云白看着她,好奇的问道:“我怎么看不出是师从何门呢?”

    “自学成才,有问题吗?”对付这些人,祁悠然用的不过是最基础的散打而已,他能看得出就奇怪了。

    “你、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那紫衣男子很明显已经害怕了,他大声的冲着祁悠然二人喊道。

    “你是什么人?”楚云白问道。

    “我可是户部侍郎家的大公子,你们惹了我,等着吃官司吧!”

    “哦,原来是户部侍郎家的公子。”楚云白嘴角的笑容扩大,“那请我去你们家喝杯茶,如何?”

    周围已经有很多人都围了过来看热闹,楚云白明知对方的身份,却还是说出这种话来,不免让人议论纷纷。

    “狗东西,你以为你是谁!?”紫衣男子愤恨的骂到:“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叫官府的人来抓你!”

    “狗东西骂谁?”祁悠然接话问道。

    “狗东西骂你们!”紫衣男子扯着嗓子回答,但随后围观人群的哄笑,让他反应过来祁悠然是在耍他。

    紫衣男子转身就往衙门的方向跑,楚云白靠在墙壁上,姿态慵懒的晒着太阳,好像真打算等他回来。

    围观的人有的认识那紫衣男子,于是劝他们快点逃。但也有认得祁悠然的,所以就等在那儿想着看好戏。

    户部侍郎的大公子对上将军府的二小姐,谁能更胜一筹?

    楚云白等了又等,衙门的官兵总算出现了。祁悠然往那边一看,竟然看到了两个眼熟的身影。

    上一次花贼案件,让祁悠然和衙门的人有了些接触。现在为首的那两人,就是李明志身边的人。

    他们走近一看,马上就认出了祁悠然的身份。停了下来,有些尴尬的和祁悠然打着招呼。

    “祁二小姐,您怎么在这里?”

    “什么祁二小姐?她就是我说的那个贱女人!”紫衣男子气势汹汹的骂道。

    这些官兵认得祁悠然,但并不认识楚云白。他在离开京城之前虽然也算名声显赫,但是因为长居宫中,所以知道知道他长相的人,少之又少。

    “死胖子,你再和我说一遍,你是谁?”这时,一直懒散的站在那里的楚云白开口问道。

    “我是户部侍郎家的大公子,秦……”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喉咙便被一枚银针刺穿,没了声音。片刻过后,他肥大的身躯倏的倒地,眼睛还没来得及合上。

    银针太细,伤口太小,连血都没有流出来,人就已经死了。

    周围的人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楚云白冷眼望着地上的人,缓缓说道:“你是户部侍郎的大公子,我还是当今皇上的二儿子呢。骂我是狗东西,那皇上是什么?辱骂圣上,悠然,你说他死的冤不冤?”

    户部侍郎的官大,镇国将军的名气大,可是,谁也不可能有皇上大……

    楚云白的身份一亮出,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回二皇子,不冤。”祁悠然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她已经明白楚云白的用意了。

    楚云白浅笑着穿过人群,在走到那批官兵身边的时候,轻声说道:“帮我带句话给户部侍郎,就说二皇子今晚打算去他家吃顿饭,给他儿子奔丧。”

    楚云白说完,就带着祁悠然走远了。留下一群官兵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种突发事件。

    “二皇子这一招用的,可真是绝。”远离热闹的人群后,祁悠然戏谑的和楚云白说道。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今天的麻烦,可是悠然你给我惹来的。”楚云白装傻的和祁悠然说,又恢复到以往那吊儿郎当的模样了。

    “少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扣。”祁悠然嗤鼻一笑,道:“我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二皇子你离离开京城的日子也就不远了。皇上当初下旨,命你永生不可再踏入京城一步,众人皆知。而你此次回来,虽然有几位大臣知道这事,但却都不敢往外传。今日一事,想必很快,满朝文武大臣都会知道你楚云白返京的事情,就连民间的百姓,也会拿你杀了户部侍郎儿子的事情当作茶余饭后的讨论话题。皇上的‘君无戏言’,这一次很明显是失效了。所以二皇子下一次再回京城,在外人看起来也就是理所应当、顺其自然的事了。”

    祁悠然缓缓道出楚云白心中的算盘,他今日不过是借自己之手,恨不得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楚云白回来了而已。这种夸张狂妄的作法,倒也符合他的性情。

    “悠然,你这么聪明,让我又舍不得放手了,怎么办?”楚云白目光灼灼的看向她,“我还是立刻进宫,求皇上把你赐给我吧。”

    “我要是皇上,知道了这事的话,绝不会赐你一个美人儿,而是会赏你二百大板,打的你死去活来,然后扔出京城的。”祁悠然调侃的笑道,她似乎已经预见楚弘清在知道这件事后,大发雷霆的样子了。

    两人没有在外面吃东西,而是回到了将军府。楚云白大闹了一场,神清气爽,躺下就睡着了。祁悠然被他当了靶子使,拿了楚云白丢过来的两千银票,有种认识土豪真是好的感觉。

    楚云白当街杀人的事情很快就传进了宫中,楚云逸在得知此事后,明白这是楚云白在向自己挑衅。嘴角浮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楚云逸开了口,对手下人说道:“我知道了,退下吧。”

    晚上,楚云白很守约的去了户部侍郎的家。祁悠然留在府中,知道楚云白已经很快就要离开京城了。

    “小姐,水已经烧好了,你什么时候沐浴?”霜儿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现在吧。”祁悠然低声开口,等霜儿把一切都准备完之后,脱下衣裳,慢慢进入浴桶里。

    后背的伤在遇水的时候还是会痛,但这点伤痛对祁悠然而言,已经算是家常便饭,不在乎了。霜儿在服侍她的时候看到了那一大片青紫,是的,祁悠然体内的毒被楚云白引出来后,还有一些附在伤口上,所以整个后背看起来都是青紫的。

    “小姐,还疼么?”霜儿的手有些颤抖,不敢触碰祁悠然。

    “没事了。”祁悠然闭着眼睛坐在那儿,“你出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好。”

    霜儿走出房间,想着祁悠然的伤,便觉得难过。屋内,祁悠然闭目养神,短暂安逸的日子过去之后,就一定会有暴雨袭来。所以她很享受也懂得利用这养伤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的状态,为接下来和祁震的恶战,而做准备。

    “悠然!”

    不知过了多久,水温已经开始慢慢变凉了。楚云白的声音突然响起,让水中的祁悠然顿时身子一僵。

    脚步声很快就到了门口,却不见霜儿阻止的声音。房门被推开的声响让祁悠然眼底升起两团怒炎,楚云白刚一推房门,还没看清屋内的场景,就见到板凳朝着自己飞了过来,随后,是祁悠然无比愤怒的吼声。

    “你给我滚出去!!”

    楚云白动作敏捷的往旁边一闪,险些就被那凳子直接打在了脸上。

    “我K!”他小声骂了一句,站稳之后,看到屋内有一个浴桶摆在那儿,而里面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自己又错过了什么。

    “啧啧,真是可惜。”楚云白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大好的风光就这么被他错过了,早知道,他就忍痛接住那凳子好了。

    屋内,祁悠然脸色很不好看。身上仅裹了一件长衫,因为身体还没有干的缘故,那长衫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身上,完美的曲线暴露无遗。

    她站在屋内,心脏猛烈的跳着。不是因为险些被楚云白看光,而是……

    拜良好的听力所赐,楚云白骂的那句话,她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自己之前荒唐的猜想被验证成为了事实,这种感觉让祁悠然的后背发凉。

    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呢?楚云白怎么可能也是穿越者呢?

    祁悠然在这种时候不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快速冷静下来后,她擦干了身体换好了衣服,来到了楚云白的面前。

    楚云白还站在屋外,没敢进房间一步。见祁悠然出来,他斜睨了一眼那已经摔碎了的凳子,道:“你下手可真是够狠的,怎么,想把我的脑袋砸出血来才满意?”

    “就算出血那也是二皇子你自找的。”祁悠然下巴微扬,神情肃穆的看着他,“进别人房间之前要先敲门,没人教过你这个礼数吗?!”

    楚云白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不好意思,还真就没有。”他满不在乎的笑道:“反正又没有看到,你急什么急?要不重新来一次,让我饱饱眼福,你再来砸我的脑袋,如何?”

    “二皇子你长脑袋是干什么的?难道也是为了看起来高才长的吗?”祁悠然咬着牙,这句话她还真没想到会第二次用上,而且还是用在他二皇子的身上!

    “霜儿!”祁悠然提高了声音,让站在远处,已经吓的浑身颤抖的霜儿立刻缩了缩脖子。“把屋子收拾了,我跟二皇子出去走走,有话要说!”

    话毕,祁悠然便率先走出了院子。

    楚云白迈步跟了上去,问:“想跟我说什么?”

    “说说二皇子在宫外过的那些年,如何?”祁悠然转眼间已经换上一副笑容,变脸速度之快,让楚云白咂舌。“我有点感兴趣,甚至,已经开始觉得,若是能跟你一起,也是件不错的事。”

    楚云白眉头紧皱,不明白祁悠然怎么变的这么快。难道刚刚是被刺激到了,脑袋短路了?

    “悠然啊……”楚云白咽了咽口水,“刚才的事情是我过于鲁莽,我给你道歉。”

    “道歉有用的话,要官府要衙门干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